雅文小说 > 同人网游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26. 你的好友苏失智已上线!

青玉神色平静的凝视着前方。
胡定并不知晓他是什么时候被宋白夜拖入诡域,但她却是看得非常清楚:在第一道刀气被宋白夜挡下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被宋白夜拉入到自己的诡域,之后所有的一切战斗自然也是在诡域爆发。
宋白夜并非人类。
事实上,就某种程度上而言,他其实比裂魂魔山蛛还要更加危险。
因为裂魂魔山蛛,包括它的子嗣,都是可以通过拔除源头来做到灭绝。
例如,二代寄生体和三代寄生体,虽然危害性不小,但只要解决了初代寄生体的话,那么这些二代寄生体、三代寄生体便也会跟着陨落。而只要能够杀死裂魂魔山蛛的话,那么所有的初代寄生体也会跟着一起死去,毕竟它们都是从裂魂魔山蛛的神魂分裂寄生从而“诞生”出来的。
可宋白夜不同。
它,或者说他,其本身就是诡异,是一种哪怕玄界至今都无法理解的特殊存在——有些诡异,可以通过破坏某种核心构造从而做到将其彻底消灭的程度,但有些诡异却是只能通过封印的手段来暂时压制。就本质上而言,其实诡异与精怪、鬼修、尸修是有一定的共同之处,但也仅仅只是相似而已。
像精怪,一旦化形之后,那么就拥有了“本体”的概念,而只要其本体被破坏的话,那么其自身也必然会死亡。
但宋白夜不同。
哪怕它如今变成了他,但其本质却依旧是诡异,而并不像精怪那般转化成了“人”的存在。
想要彻底杀死宋白夜,那么便只能进入他的诡域,找到他的核心将其彻底破坏,才能够将宋白夜杀死。
但问题是,且先不说能不能在诡域里找到这个核心,目前不管是天元秘境还是玄界,能够对诡异形成有效压制手段的,便只有雷法或阳火之类的功法,除此之外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对诡异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损伤——或许某些灌注了心神的特殊手段也可以起到效果,但这类功法终究是少数,并非人人都能够掌握。
所以,青玉知道胡定是不可能打赢宋白夜的,更不用说将其杀死。
而当宋白夜将胡定拉入到自己的诡域那一刻起,胡定的下场便已经注定。
青玉自然不会同情胡定。
从一开始双方的立场就是彼此敌对,而青玉也从来就不会对自己的敌人抱有什么仁慈的想法。
她此时没有离开,仅仅只是因为现在的王都已经变得相当的危险,青玉很清楚自己能力尚有不足,一旦离开的话就很有可能会陷入到危险里,所以还不如就待在这里等宋白夜解决了胡定后再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青玉的目光,不由得望向了悬浮于半空中的苏安然身上。
此时此刻,苏安然的气势已经彻底达到了巅峰。
在他的身后,有着足足一百道气息恐怖的巨大剑气。
并非是无形剑气,而是每一道都有着接近百米长度的猩红色剑气。
苏安然并没有将身体的控制权彻底交付给苏捣蛋。
事实上,五只幻魔都有不同的缺陷和毛病。
像苏诗韵,如果彻底放任身体的控制权,那么苏诗韵在取得苏安然身体控制权的第一时间便会掉头逃跑,根本不会考虑与敌人作战的可能性;而如果是苏捣蛋的话,那么取得苏安然身体控制权的一瞬间,它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顾一切的导弹洗地,整个王都恐怕都会被它彻底摧毁。
唯有苏失智,在取得苏安然的身体控制权时,它才能够整合另外四只幻魔的能力,然后全力以赴的与敌人拼斗。唯一的毛病,就是它不会顾虑苏安然的身体状况,只要能够杀死敌人的话,就算要断掉苏安然一只手,它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所以此时,苏安然虽然浑身都散发出一种癫狂的气息,但那也仅仅只是因为苏捣蛋接管了苏安然的真气控制而已,身体的主导权并未完全交付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苏安然的身边有着无数的剑气导弹,但却并没有“发射”的原因,因为苏安然还没有下令攻击。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剑气凝聚成型,恐怖的气息甚至已经扭曲了周遭的空间,整片天空都开始散发着森冷的剑意。
如此又过了一小会。
失去了一半控制权的苏安然,甚至都不知道,这座王都有一段城墙已经彻底崩塌,而小屠夫更是已经结束了属于自己的战斗;宋白夜的气质形象也有了全新的变化,这让他变得更加像是一个人类,且他已经重新与青玉汇合。
当然,苏安然此时更家没有发现,原本等带城外的那支队伍,已经偷偷绕过了青玉,进入到了王都之中。
此时此刻的苏安然,所有的心神都已经集中在了眼前的这座王宫建筑群上。
他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在身后,超过一百五十道的猩红色剑气,终于开始晃动起来。
看起来就好像是苏安然的力量已经无法再约束这些剑气一般。
下一秒,猩红色的剑气终于开始升空。
先是第一道,然后是第二、第三、第四道,紧接着便是同时有三道、四道、五道剑气开始逐渐升空,几乎是眨眼间功夫,便是近十道剑气同时升空。
整个天空,都开始布满了这些猩红色的剑气。
王都里,此时汇聚着几乎整个北岭的所有高阶修士,虽说这里面没有上仙第九境的强大修士,但第七境、第八境却还是有一些的,而且他们也并不认为自己就会比第九境差多少。但直到此时,在感受到天空中弥漫着的那股恐怖剑气之后,这些修士也才终于意识到,自己和上仙第九境的修士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事实上,他们并不知道,哪怕就算是上仙第九境的修士,遇到苏安然也是凶多吉少的。
剑气升空的过程,看似缓慢,实际却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当十数道剑气开始同时升空的时候,最开始升空的那几道剑气,已经开始从高空中俯冲,直直的落向了奉安国王都这片庞大的宫殿群落。
当第一道剑气开始触及到一座宫殿的屋顶时,整个屋顶就仿佛是融化一般,在这道猩红剑气所散发出来的剑气肆虐下,彻底化作了齑粉。甚至这些颗粒状的齑粉不过才维持了一秒的时间,然后便瞬间气化,也不知道到底是分解成了什么玩意,反正哪怕是以修士的感知,也完全无法捕捉。
然后,第一道剑气终于贯穿了屋顶,落向了地面。
“轰——”
距离的爆炸声,瞬间响起。
猩红色的剑气转眼间便化作了血红色的风暴气流,迅速扩散而出。
被这道剑气所砸中的宫殿,顷刻间便被彻底摧毁了。
瓦片、木块、石块、碎屑,瞬间激荡而出,朝着四面八方轰射出去,其威力几乎不亚于炮弹。
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修士,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这道剑气有多么的可怕——若是他们身处其中的话,恐怕结果也不会比这些建筑好多少。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抵挡得住的攻击手段,甚至这道剑气所产生的波及范围之广阔,更是让他们心生绝望,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速度并没有剑气化作的风暴气流所扩散的速度快。
但最可怕的一点,是这第一道剑气落下,仅仅只是宣告这场破坏的开始。
在天空中,那可是有超过一百五十道这样的猩红剑气!
当第一道剑气彻底摧毁整座宫殿的时候,紧接着落下的便是第二道、第三、道四道剑气,这些建筑几乎每一道都能够彻底将一座宫殿化作废墟,但却未能真正的破坏这片宫殿群落的地面。
但苏安然既然已经彻底出手,又怎么可能只会如此?
随着开始接连有三道剑气、四道剑气同时落地,肆虐开来的剑气风暴威力顿时又再上一层楼!
如果说,之前随着四道剑气的破坏,风力大概达到了五级、六级,那么当开始有四道剑气同时落地的这一瞬间,风力瞬间便已经达到了十级的程度!
整个宫殿群,几乎是在这一刻便彻底化作了齑粉,而不再是像之前般还有所残缺和保留。而且伴随着更多的剑气逐渐加入,血红色的剑气风暴范围更是开始再度扩充,很快就彻底覆盖住了整个宫殿群落——此时此刻,如果这片宫殿群落内还有其他活物存在的话,那么也只会变成这片剑气风暴的一部分。
看着这宛如末日般的血红色剑气彻底席卷一切,无数名修士都感到两股战战,面上一片苍白。
这种破坏力,完全可以说是已经彻底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空间。
……
“咔嚓——咔嚓——”
小屠夫坐在一处还没有被彻底破坏的城墙上,晃荡着双腿,一边啃着手中的一柄青色长剑,一边眯着眼睛望着那片血红色的风暴气流,她的神色显得有些惬意舒适。
“真好吃。”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怪……怪物……”一声虚弱无力的呻吟声,在小屠夫的身后响起。
小屠夫回头望了一眼。
顾一青的右手齐肩而断,身上有一道狰狞恐怖的剑痕,透过剑痕甚至能够看到顾一青体内的内脏。大量的鲜血从伤口涌出,不仅染红了他的衣裳,也在其身下汇聚成了一个血泊,若非他已经不再是人类,拥有远超正常修士的生命力,光是胸腹处那道能够看到内脏的剑痕就足以毙命。
“咔嚓——”
小屠夫咬下一口剑身,一边咀嚼着,一边开口说道:“怪物?你们才是怪物呢,我们又不会危害到此界的生灵,只有你们这种与此界生灵势不两立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怪物。”
顾一青一脸怨恨的瞪着小屠夫。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输,而且还输得这么干脆利落,几乎是在对方开始展开反击的那一刻,他就彻底落入下风。
剑技、剑气,所有与剑道有关的一切,都被全面压制住,哪怕他超水平发挥,可最终结果却依旧是自己身负重伤。而且更让顾一青无法接受的,是他和小屠夫的交锋居然连三十招都没走过,就被重创。
但此时,让他更加惊惧的,却是远处宫殿群落那边爆发出来的剑气。
这些剑气的气息之恐怖,远超他的想像。
所以他的这一声“怪物”其实并不是在说小屠夫,而是在说苏安然,只是小屠夫误解了。
但就在此时,小屠夫的神色突然一凝,猛然回头望向宫殿群那边,沉声说道:“来了……”
……
宋白夜就站在青玉的身边。
在周围还倒下了十数具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体征的尸体。
尸体尚未冰冷,显然是刚死不久。
只不过这些尸体却并不是宋白夜所杀,而是青玉自己解决的。
“你变了。”青玉若有所思的望着宋白夜。
作为灵兽,青玉对于气息的变化最是敏感。
此时,她离宋白夜又是最近的,自然而然也就能够发现宋白夜的变化。
“嗯。”宋白夜点了点头,脸色显得格外的高兴,“胡定真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
“女人?”青玉微微一愣。
“是的,她是一个女人,只不过她的家族更需要一个男孩,所以从她出生之后就一直被当成男孩来养,所以从未有人知道她的真实性别。”宋白夜摇了摇头,“她也是一个很可怜的人。”
闻言,青玉沉默了一小会,然后才开口说道:“你把她吃了?”
“不,我不会吃她的。”宋白夜摇了摇头,“她是我的战利品,她会永远成为我的纪念品,我会让她一直活在我给她编造的世界里,直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青玉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她和宋白夜都很清楚,一旦裂魂魔山蛛死亡,那么作为初代寄生体的胡定,也必然会跟着死去,这一点便是因果牵连的结果,哪怕胡定被宋白夜安放在自己的诡域里,也无法避免这一结果。
但青玉知道,宋白夜并没有对自己说实话。
他将胡定的躯体保存在自己的诡域里,必然有着他的想法,只是他并没有打算将这个想法和打算公之于众。
不过青玉也不在乎。
只要不会危害到太一门,不会危害到苏安然,那么有自己的一点小秘密自然不算什么事。倒不如说,正是因为宋白夜有了自己的私心,所以这才让他更加像是一个人,而不似此前给人的感觉那般冷冰冰。
“开始了……”
就在此时,宋白夜和青玉两人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一般,齐齐望向奉安国王都的那片皇宫建筑群。
……
所有的猩红色剑气,终于全部落向了整个皇宫。
本来依旧维持着某种平衡状态的血红色剑气风暴,在最后十道剑气落下的那一瞬间,仿佛引起了某种质变一般,瞬间化作了一道冲天而起血红色光芒。
随着血红色光芒的升腾,大地开始传来了极其剧烈的颤动。
下一刻,轰鸣炸响的剧烈震荡中,已经被彻底摧毁的行宫群地面终于承受不住剑气的肆虐,彻底塌陷了。
一个巨大的凹坑,清晰的暴露在了世人的面前。
如末日浩劫般的恐怖气息,于这个陷落的地坑里冲天而起。
甚至职阶将血红色的光柱和剑气风暴都给彻底震散。
“吼——”
惊怒交加的凶兽嘶吼声,冲霄而起。
紧接着,便是一道遮天蔽日般的巨大身影,缓缓于陷坑内立起。
那是一只数百丈之高的巨型蜘蛛。
随着这只巨大的蜘蛛从行宫土坑内爬了起来,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彻底爆发而出,距离这片皇宫位置稍近的数千名修士,当即就在这股气势的震荡下,直接双眼翻白,瞬间昏厥倒地,不省人事。
苏安然自然也难逃这股恐怖气势的横扫。
只是他的意志力、神识显然都要比此界的修士更强,所以他只是略微感到了一瞬间的刺痛感,然后便彻底恢复正常。
但此刻,不同于王都内无数修士的惊慌,苏安然的脸上却是露出了兴奋的喜色。
因为他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此前一直潜伏着的罪魁祸首。
裂魂魔山蛛!
虽然这只蜘蛛的体型变得更加的庞大,远超他记忆中的形象,而且气势上也明显强大了不少,说是处于此界实力天花板层次的存在也毫不为过。但苏安然可不会因此便有丝毫的担忧和害怕,因为他找了这只裂魂魔山蛛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只要他能够顺利解决这只裂魂魔山蛛,那么他突破到彼岸境的一切障碍和枷锁,便也会从此消失。
裂魂魔山蛛,就是横亘在苏安然登临彼岸的最后一道障碍。
这一点,直接注定了彼此双方绝不可能有任何妥协。
他们的双方必然将会以其中一方的死亡而作为彻底结束。
这,便是因果!
这,便是苏安然最后的枷锁!
“吼——”裂魂魔山蛛再一次发了咆哮声。
很显然,它也已经认出了此刻悬浮在半空中的苏安然。
“死!”苏安然怒喝一声,眼眸中的神色再度一转。
睥睨天下的气势,猛然爆发而出。
你的好友苏失智已上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