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电视剧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 第三十六章 强者为尊应让我,英雄至此敢争先!

昆仑山。
险峰密谷外,任以诚从时空门中走出。
穿过山中那条狭窄的隧道,前往山谷中的天井。
这是他昔年跟随玉鼎真人修炼,成仙得道的地方。
当初在天廷,任以诚与如来打赌之前,曾与杨戬等人约定好,让他们蛰伏在此地,静候时机。
叮!当!
任以诚刚从隧道里走出来,还没见到人,就先听到了兵器交击的声音。
“出事了?”
他眉头微皱,连忙闪身来到天井中,就见两道人影闪转腾挪,三尖两刃刀与火尖枪正斗得激烈。
却是杨戬与哪吒在练功。
任以诚见状,登时放下心来。
杨婵站在洞口观战,全神贯注之下,忽见眼前多出一人,先是一怔,眨了眨眼睛,旋即大喜。
“大哥!”
她话一出口,杨戬和哪吒瞬间停手,齐齐转头看去,一见任以诚,欣喜若狂。
“徒弟回来了?”玉鼎真人急冲冲的从山洞里跑了出来,左手拿着竹简,右手握着一杆玉笔。
任以诚迎了上去,笑着招呼道:“师父,二弟,哪吒,三妹,让你们久等了。”
玉鼎真人围着他打量了一番,点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让你们担心了,师父,您这是在研究什么呢?”任以诚看着玉鼎真人手里是竹简和玉笔,不由好奇。
玉鼎真人哈哈一笑,颇是得意道:“没什么,为师是在记录平日里悟到的那些道理,待日后整理成册,也好流传三界,造福众生。”
任以诚拱手道:“那就提前恭祝师父您名垂青史,万古流芳了。”
杨戬问道:“大哥,你到底去哪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任以诚道:“天外有天,我去了更广阔的世界寻求新的力量,待日后有暇,我带你们一起去见识一下。”
他顿了顿,问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玉帝有没有来找麻烦?”
哪吒傲然道:“给他玉帝老儿两个胆也不敢来昆仑山放肆,我和二哥没事做,只能练功。
大哥你要是再不回来,兄弟我就要闷死了。”
任以诚呵呵一笑,揽着哪吒的肩膀:“委屈我兄弟了,大哥这就带你去好好玩儿上一把大的,二弟和三妹也一起。”
“去哪儿?”哪吒那颗本就不安分的心,登时变得愈发躁动起来。
任以诚负手于背,洒然道:“桃山。”
杨戬和杨婵闻言一震。
后者捂着嘴,看着任以诚,难以置信道:“难道……”
任以诚颔首道:“时机到了。”
“太好了。”杨婵话说一半,已喜极而泣。
杨戬亦虎目泛红,激动不已。
玉鼎真人的脸上隐带三分谨慎之色,问道:“徒弟,你真的有把握?”
任以诚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师父,放心吧,这一次,谁也拦不住咱们了。”
玉鼎真人见他自信满满,当即不再多言。
随后,四道祥光掠出了天井,破空而去。
不多时,来到了桃山脚下。
杨戬和杨婵,凝目望着山壁,似要将桃山看穿。
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任以诚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三妹,为防万无一失,借你的宝莲灯一用。”
杨婵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绪,依言取出了宝莲灯。
任以诚接着又道:“二弟,哪吒,我们一起把法力借给三妹,启动宝莲灯。”
言罢,四下相互对视一眼,脚下举起祥云,飘然飞上半空。
面对桃山,杨婵高举宝莲灯,心中默念口诀。
任以诚、杨戬、哪吒,站在她背后,各自运转法力输送了过去。
哗!
宝莲灯猛然亮起。
恍如耀日当空,放出万道七彩光华,洒落在桃山之上。
霎时。
地动山摇,乱世崩塌,风云变色。
桃山某处角落,分别从石壁和地面中钻出了一个身如铁塔的高壮大汉,一个五短身材的耄耋老者。
他们正是负责看守桃山的山神和土地。
两者看着晃动的桃山,皆是惊恐万分。
土地神失声道:“大事不妙,快去禀告玉帝。”
说完,他们化作两道轻烟消失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
桃山摇晃的愈发剧烈,山峰上不断有乱石崩落。
须臾。
整座山突然变成了一颗巨大的桃子。
一股狂风吹过,桃子立刻化成齑粉,四散纷飞之下,露出了内中桠桠叉叉,纵横交错的天规所化成的牢笼。
黝黑,冰冷,坚不可摧!
在下方正中央的地方,有座石台,锁链集中在台上,锁住了一个容貌秀美绝伦的白衣女子。
“母亲!”杨婵美目含泪。
杨戬的呼吸也变得沉重。
“不许分心。”任以诚感受到两人的异样,出言提醒的同时,默默加大了法力。
他已经将十六颗舍利子尽数炼化,法力已不在无天之下。
轰!
宝莲灯神光爆绽。
霎时间,天规所化的牢笼,犹如烈日之下的积雪,迅速消融殆尽。
“成了。”任以诚收了法力。
杨戬兄妹再也按耐不住,飞身冲下了云端。
三十三重天之上。
瑶池。
正悠然饮酒的玉帝,倏地脸色大变。
王母娘娘诧异道:“陛下,发生什么事?”
玉帝脸色阴沉道:“有人毁了朕镇压瑶姬的桃山。”
王母娘娘惊道:“一定是杨戬那群妖孽。”
砰!
玉帝猛地一拍身旁案几,怒道:“来人,召集众仙,速去找西方太极大帝借调五极战神。”
下界。
桃山被破,杨家终得团聚。
瑶姬却顾不得享受天伦,忧心忡忡道:“孩子们,你们太冲动了,快逃吧,玉帝很快就会来对付你们的。”
任以诚笑道:“伯母,不必担心,要逃的不是我们,您且安心看着就是。”
哪吒一抬手,火尖枪指向苍穹:“大哥,我们直接打上天廷吧,杀了那个老玉帝,给杨伯父和杨大哥报仇。”
“不急,我们往西边走一趟,然后再找玉帝算总账。”任以诚目光转向了遥远的西方灵山之处。
大雷音寺。
大雄宝殿。
四大菩萨,四大护法金刚,十八罗汉……等佛门众圣分列殿中两旁。
如来高坐莲台,宝相庄严,正在宣讲佛法。
但闻禅音阵阵,虚空中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倏尔。
大殿中凭空出现一朵黑色的莲花。
佛门众圣见状,尽皆侧目。
黑莲徐徐转动,绽放开来,化为一座黑色的莲台。
人影随之浮现。
赫然就见任以诚盘坐在莲台上,悬在半空中,与如来高度平齐。
杨戬,杨婵,哪吒,瑶姬站在他身后,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这西方佛界,他们从前闻所未闻。
两人对视良久。
如来率先开口:“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非来不可,你佛家最讲因果,今日任某前来,便是要还你当日在天廷的那一掌。”
“大胆妖孽,竟敢扰乱灵山圣境!”
四大金刚中的大力金刚怒喝一声,连同永住金刚、泼法金刚、致胜金刚,合力围攻而上。
任以诚袍袖一挥,卷起一道罡风,顿将四大金刚掀飞出去。
见此情形,十八罗汉齐齐而动,各自施展神通法术。
然则,任以诚依旧不动如山,挥手间便将他们震退。
四大菩萨对视一眼,同时出手。
一时间,佛光粲然。
“圣莲化大千。”
任以诚不疾不徐,座下钨金黑莲的莲瓣猝然绽放,轰然一声,佛光湮灭。
四大菩萨尽皆身子一晃,险些被反噬的法力震下莲座。
“如来,任某非是不讲道理的人,当日你拿山压我,今日我也还你一座山。”任以诚话音甫落,大雄宝殿外忽然传来惊天巨响。
原本被金光笼罩的大殿,也随之变得一片幽暗。
佛界众圣施法查探根由,赫然发现雷音寺的大门外,竟多出了一座五指山。
山高万丈,遮天蔽日。
“此山为界,天上五百年内,擅自出入者,后果自负。”
任以诚双目凝视如来,钨金黑莲忽地幽光一闪,带着杨戬等人离开了大雄宝殿。
佛界众圣纷纷看向如来。
“阿弥陀佛,此乃劫数。”
迦叶尊者问道:“佛祖难道搬不动那山么?”
如来沉声道:“搬山易,但对付此人却难,他的法力不再我之下。”
天界。
南天门。
紫色的幽光伴着迅猛的风声,从守门神将眼前狂卷而过。
眨眼间,已一路冲过三十三重天,来到了瑶池。
“玉帝,我又回来了。”
任以诚一步步朝着玉帝和王母走去。
这两位主宰三界的统治者,此刻正坐在宝座上,脸色阴沉欲滴。
小金乌、天蓬元帅、卷帘天将等人各自亮出兵器,率领天兵护驾在侧,神情凝重万分。
其中还有五个陌生的面孔。
任以诚哂然笑道:“五极战神!玉帝,这就是你的倚仗吗?”
玉帝冷哼一声,厉喝道:“五极战神听令,速将此贼拿下。”
“遵旨。”
五极战神拱手领命。
“杀!”
看着犹然脚步不停的任以诚,天空,大地,人中,南极,北极,五神联手,悍然扑杀而出。
却见任以诚泰然自若,步履之间,脚下生莲,一步一朵,竟无视了五极战神的兵刃,从他们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叮!铛!哐!
兵器脱手,五极战神砰然倒地。
玉帝悚然大骇。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朕拿下他。”
小金乌、天蓬元帅、卷帘天将,正在震惊任以诚的法力,闻言皆心神一凛,虽明知不是敌人的对手,但君命难违。
“我不想与诸位为难,你们还是老实的在边上看戏吧。”任以诚轻轻一拂袖,欲要出手的众仙登时停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来到宝座前。
任以诚悠悠道:“玉帝,还有什么手段吗?你若指望如来,那就大可不必了,他这次可没工夫管你的闲事儿了。”
玉帝脸色立刻又凝重三分,他确实有这个念头。
“混账,退下。”玉帝猛地大喝一声,虚空中突然生出一股莫大法力,往任以诚身上撞去。
轰!
钨金黑莲浮现。
任以诚脚不动,身不摇,稳如泰山,半步未退。
“金规玉律,口含天宪,压箱底的本事都出来了,可惜,你的德行都败光了。
运去英雄不自由,天道昭彰,就算你是玉帝也难逃此理。”
“你……”玉帝终于变了颜色,不由仰天大喊:“谁来帮朕?谁来帮朕,谁来救朕——”
“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帮你了。”
任以诚嗤笑一声,手中幽光闪烁,飞出两朵钨金黑莲,分别压在了玉帝和王母娘娘的头顶。
俨然封住了他们的元神法力和三花五气,就此与凡人无异。
任以诚转过身来,笑道:“二弟,哪吒,给陛下和娘娘换个座位。”
两人依言而动,将玉帝和王母拎下了宝座。
“大哥,干脆杀了他们得了。”哪吒握着火尖枪跃跃欲试。
任以诚走上宝座,坐了下来。
天廷众仙神见状,不由目光一缩。
任以诚道:“留他们一命吧,万一死后搞个转世灵童出来,到时候又是个大麻烦。”
他话音落下,忽然看到玉帝的眼底有惊讶一闪而过。
“啧!还真让我猜对了。”
杨戬问道:“那大哥打算如何处置他们?”
任以诚想了想,忽地伸手往瑶池外一指,凭空点化出了一座大殿。
殿上有匾额,写着名字。
杨戬讶异道:“披香殿!”
任以诚端坐在宝座上,朗声道:“查,当今玉帝王母为一己之私,摆下金乌大阵,放出天河弱水,至令凡间天界死伤无数,失职失德,神人共愤。
今吾替天行道,特设下披香殿一座,供他等修身养性,待殿中的鸡吃完了米,狗舔完了面,烛火烧断了铜锁,自可重登天位。”
言罢,他挥手解开了众神的禁锢,问道:“尔等可有异议?”
“……”
瑶池中一片默然。
任以诚淡淡道:“既然没人说话,那各位就是默认了,二弟,哪吒,送陛下娘娘前往披香殿。”
玉帝、王母脸色一片死灰,任由两人将他们带走。
少时。
两人回返瑶池。
杨戬正色道:“大哥,家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是这茫茫三界。”
任以诚点头道:“言之有理,那就由二弟你暂代玉帝之位,你是他外甥,也算是名正言顺。”
“不可。”杨戬断然道:“兄弟我本领低微,不及大哥法力无边,这位置非大哥莫属。”
哪吒附和道:“大哥,二哥说得对,况且你都已经坐上去了,索性就别起来了。”
杨婵也出言劝道:“大哥,非你不足以服众啊,天廷无主,三界势必生乱,为了亿万生灵的福祉着想,还请大哥莫在推辞。”
“……”任以诚一时无语。
好家伙!
怎么突然就有种黄袍加身的感觉。
他完全没想过要当这劳什子的玉帝,坐上来只是为了过把瘾而已。
他还打算带着家里的两位娇妻去花果山定居养猴儿呢。
可没想到,现在居然下不去了。
算了,就当体验生活了。
任以诚叹了口气:“也罢,为了三界众生,那我就当仁不让了,诸位,你们有谁赞成?有谁反对?”
“我反,唔……”卷帘天将话刚出口,突然被天蓬元帅捂住了嘴。
天蓬元帅讪笑道:“一切全凭大仙吩咐,我等绝无异议。”
“一切全凭大仙吩咐,我等绝无异议。”瑶池中众神躬身行礼。
连玉帝这样的三界至尊都败了,他们这些小神还能怎样。
左右也不是自己去坐那个位子,换谁当家作主其实都一样。
天界时间,匆匆过去了两个时辰。
任以诚当上玉帝的第一件事就是修改天条。
他依旧禁止仙凡结合。
但若有动了凡心的仙人,可以选择封印法力,成为凡人,待日后堪破情关之后,才能再次位列仙班。
神仙与神仙之间,亦然如此。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除非有足够的本领,可以脱离天廷的掌控。
又或者甘愿放弃仙职,去下界做个无根无源的散仙,如此也可摆脱天条束缚。
大宋,庐州城。
林诗音和楚楚正在院中喝茶。
任以诚忽然驾着祥云,从天而降。
两只手上分别拿着一颗九千年才成熟一次的紫纹缃核的蟠桃,放在了她们的面前。
“我回来了,再也不走了。”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