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预又是问了两句,总算是搞明白了。
这就是年轻的家主突然离世,留下了孤儿寡母,受到了叔伯兄弟排挤,谁也不愿意让寡妇稚子当豆卢氏的主事人。
“原来是这样,朕倒是更像见识一下了!”
刘预却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一盘散沙的豪强之家,可要好掌控的多!
刘预想要见豆卢氏的当家寡妇,却是不太方便现在就见的。
毕竟,马上就要天黑了。
“宇文逊泥衍,你安排一下,明天我要见到这个莫兰。”刘预说道。
“遵命陛下!”宇文逊泥衍连忙答应。
“不过,这件事情要先低调,不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刘预又是说道。
刘预一听,立刻就是感到一阵别有深意。
他心中暗暗想着,刚才晋王陛下询问我情况,按理说应该是不知道豆卢氏的情况啊,现在却是要低调的见,辽州城谁都知道守寡的莫兰可是有天仙一般的美貌啊,难道陛下有想要一亲芳泽的意思。
刘预再三的强调,自己本身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目的,就是为了一个公事而已。
次日。
在辽州使司中,刘预见到了这个豆卢氏的当家人莫兰。
莫兰的年龄一点儿都不大。
刘预高高坐在主位上,下面跪着一个穿着素衣的女子,正是莫兰。
不过是二十三四岁的年纪,长得明眸皓齿,端端是一个美人。
刘预这才明白,怪不得昨天宇文逊泥衍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原来这个莫兰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
“民妇窦氏,拜见陛下!”
这些鲜卑部落都是汉化,平日里虽然使用旧称呼,但是都有相应的汉姓汉名。
莫兰跪在地上,心中十分的忐忑。
现在豆卢氏部族为了下一任家主,争抢的是不可开交。
几乎要出现四分五裂的情况了,她一个妇道人家,带着一个幼子,勉强维持着家产的架子不倒,已经是非常辛苦。
今天,却是忽然得到部落大人宇文逊泥衍的命令,说是有要事想商量。
她起先还以为是大人要裁断豆卢氏的纠纷,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陛下要见自己。
而且是孤男寡女相见,一时之间莫兰不自觉的紧张。
“你就是豆卢氏的家主?”刘预冷冷的问道。
“启禀陛下,妾身只是豆卢氏大宗,还不算正式的家主,等到几个叔伯兄弟定下之后他们才是!”莫兰轻轻的说道。
“你是大房,又有儿子,不是你们继承家主,难道还要给别人?”刘预故意问道。
“陛下,辽州各家都是大族,豆卢氏也不免例外,我们孤儿寡母,就算是大房,那又如何。”莫兰说道。
“朕要是帮你,或者说是帮你儿子将来坐稳豆卢氏家主之位,你可愿意?”刘预问道。
“什么?陛下,为何要帮民妇?”莫兰问道。
其实,她的心中一阵又羞又恼。
面前的陛下年轻力壮,与自己无亲无故,要这么帮自己,恐怕除了自己的姿色,再也想不出别的了。
“朕知道,你们豆卢氏家族,在草原上各部都有人脉,通行数十个部落,都是毫无压力,所以朕打算带着你们豆卢氏,做一笔新的买卖。”刘预说道。
“新的买卖?”莫兰一愣。
豆卢氏家族有家传的相马手艺,往往能在草原马群中挑到非常好的马匹。
但是这种买卖规模很难做太大,不过是笼络权贵的一个手段罢了。
“没错,就是一个新的买卖,你们豆卢氏一家有人脉,说出的话在草原各部有信用,要是你们出头露面,能省却不少麻烦。”刘预说道。
莫兰闻言点了点头。
这话倒是不假。
那些草原深处上的游牧部落,一个个都是又穷又狠。
如果没有深厚的根基,要想空口白牙的去根他们做生意,那一定是麻烦不断。
“不知道陛下想要做什么买卖?”莫兰问道。
“羊毛!”
“什么,羊毛?陛下,草原上的羊毛除了做粗糙的毛毡,根本没有大用啊。”莫兰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不懂,朕已经是有了更好的工匠和技术,能够变废为宝,把不值钱的羊毛,变成软黄金!”刘预自信的说道。
“软黄金?”
一听到这个称呼,莫兰顿时就是瞪大了一双杏眼。
面前的陛下,可是执掌天下的大人物,连凶恶的诸胡六夷人都是连连战败。
这么一个大人物,自然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