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现代言情 > 帝国时代III猎爱狂野骑兵 > (宸少篇No262)只要有我在的一切

第262章:
如果我们不是面对面.............
*
其实,相当于也没有散场,毕竟,只是轮盘赌而已。
而路卡斯这等人离开后,龙禹宸就被旁边的摇滚型男,注视着,深深地开始打量他,一开始还鄙视的呢,现在倒是乐呵呵的说:“没有想到,你能打败路卡斯?”
龙禹宸还站在此处,此刻,听他这么说,稍微倪了一眼摇滚中年男,随机潇洒的打了个响指,侍者上前恭敬的询问:“May i help you?Sir?”
“全换成货币。”龙禹宸轻轻一推,仿佛兑换的不是他的钱。
“Ok!”?侍者从头到尾淡淡的应声,将龙禹宸的筹码整理后为他去兑换了钱币,过程中年,他都没有理会摇滚中年男,只见,那男人的确很尴尬的坐在那里,明显身子僵硬了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忽视了而低下头。
兑换了后,龙禹宸明显不想多留,只是淡淡的牵起烟纯心,随即也淡淡的说道:“.....我们走吧。”
他们渐渐的离开热闹的大厅,只留下淡漠的背影。
就在龙禹宸走出赌场之际,背后的暗处有一个诙谐的人影,淡淡的注视着他,嘴角莫名其妙的勾着诡异的笑意,微微眯眼时,他手上有一把银色的M-3在手里,对着龙禹宸的背后,只听他坏笑的说了“砰”的枪声,模仿完杀人游戏后,随即将枪插在后面,他薄唇一侧轻挑,眸光好似要撕碎他一般的有些凶猛的强烈!
“啊哈....我抓住你了!”空气中留下这抹优雅的嗜血,好似寻仇。
龙禹宸只是将烟纯心带离赌场,然而他并没有走原路返回,而是自然的登上船,在沿着大河,一路向西行驶到,当初拉塞尔两处都是岛屿和河畔的地方.....
“路卡斯到底是谁?”烟纯心全程看着他,忍不住好奇的问。
龙禹宸手中晃了晃红酒,轻睨了一眼烟纯心,只见她还是不放心,冷而浓的眉浅浅的一挑,薄唇一侧微调了一个淡泊的弧度,才淡淡的说,“就是Black Jack手下的其中一个,5年前他收了不少学徒,路卡斯就是其一最出色的,另外还有一位不成气的诺里斯......”
“诺里斯也学会了赌术?”烟纯心瞪大眼睛,仿佛眼底印着诺里斯的名字?
“他喜欢旁门左道骗人,并不是路卡斯这种学院派的性格!”龙禹宸淡淡的说道,“不过,Black最得意的也是这几个人,还有一个太小还拿不出来不符合国际年龄,诺里斯算是被绑架了,半推半就,他和路卡斯一样,是资质最好的其中两个,不过,对于赌,诺里斯没什么兴趣,他就是喜欢玩一玩,也就是出老千骗人,有人说他师弟的老千出手很快,就Black都拿他没办法。”
“那路卡斯这么牛逼?你还和他对比?”烟纯心的脑子简直短路,她一个劲的仿佛只想知道到底路卡斯和诺里斯谁更厉害一点?“刚才你输了,你就要听这个路卡斯的!”
龙禹宸一脸黑线,忽然转头看着她,目光阴沉沉的仿佛深不见底的幽洞,他侧身压着一道斜线,眸光渐渐变的星碎,在黑空下越显得灼灼耀眼,此刻人的身子仿佛紧绷的再隐忍着什么的可怕的气息传过来。
“小宸,你这辈子真的没怕过什么吗?”烟纯心不怕死的接着问,明明看见龙禹宸黑透了脸,却依然在清澈的眸子里有着淡淡的忧伤,抬头看他,“说实话,你只是开赌场的?你又不懂得如何赌?要是你刚才不出那一手,我恐怕你真的要听Black学徒的,你真的甘心吗?”
“我就问你,是不是都很担心我??”龙禹宸一半挑眉,邪肆的问,
烟纯心皱眉,微微仰头看着他,眼中都是他刚毅两条的五官:“我担心过你,你高高在上,如果被人牵制着鼻子走,你这个人一定会暴走!而且它会在你生命中留下一一笔不可抹去的耻辱!像你这样的性格.........?”说着时,烟纯心的眼眶已经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霓虹下,闪烁着灿烂到迫人心肺的赤芒,眼中噙了散漫的嘲讽笑意,却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讽刺龙禹宸,“我不过陪他走个过场,我又不可能失去什么?你又何必呢?”
龙禹宸直接暴走,他一把推开烟纯心,鹰眸斥了血,冷冷的看着她:“烟纯心,你脑子是不是真的就不能改正?你真的觉得走走过场吗??你不想成为赌注,不是吗?”
他恶狠狠的嘲笑她,“5年前,只不过是有心人利用你,把你当做筹码将你引到月光岛,你就真的以为你能在那个晚上见到我?爬上我的床吗??如果不是那样,我和你真的会沦落到今天需要用禁锢的份上吗?”他接着冷哼,眸光沉沉的盯着烟纯心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在嗤笑:“没有人愿意自己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成为一个赌注,而你更怕这些始料未及的事情会勾起与我在你眼底不堪的回忆,烟纯心,这么久了,你就真当我龙禹宸是个傻子,不知道你心里到底在盘算什么?”
“5年前,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闻小冉早就不知不觉联络西折原,再逼我出月光岛,你才可以遇见我,与我纠缠?你到底懂不懂?”
烟纯心忽然摇头,看着龙禹宸这样拒绝,她眼底有着深深地排斥,却还在为自己狡辩:“你说的不对!”话落,她眼泪终究滑落,整个人悲愤到颤抖的回答道,“我是不想成为赌注,可是,如果跟你断手比起来,那我陪一下又如何??如果跟让你卑微的站在别人后面听别人使唤,那我就算成为赌注又如何?龙禹宸,你也不懂吧,就算你不爱,就算我恨你……但是,我从来都没有要你为我送性命,更加没有让你为我撇下你的傲气......”
龙禹宸很沉的注视着她,一寸一寸的目光紧凝视线,路过烟纯心每一颗流掉的眼泪,仿佛想要珍藏,他觉得过几次就没有机会看见她为他流眼泪了,他抬手想要去给她拭去泪水,可是,烟纯下却吓得半退了好几步,自己抬手擦掉眼泪。
龙禹宸一眯眼,看着烟纯心如此反方向排斥,此刻,心,真的涩的不停,每一次,他都是维护她而保护她的心境,为什么,得到的反馈总是背道而驰.........反应如此让他心酸而心痛。
难道,真的是,他对她好的方式错了吗?
这些年,一直在想,只要对她一个人好就可以了,后来,也想过,只要她不走,他可以永久对她很好......
可是......龙禹宸自己也心疼自己的心,始终和烟纯心反方向而走。
“小宸,”烟纯心又反控诉,可怜的目光注视着龙禹宸。“我求你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为我做这些!”我很害怕,如果我信任了你,这些终究会反噬我,成为伤害我的主导,我怕你对我好,我再也放不下那些号,我很害怕你伤害我的那天以信任开头,如果,那样,我会害怕离不开你,更加会害怕再也无法离开你,如果,他们都是根源的话。
烟纯心戳了戳自己的手臂,眼泪朦胧的往后退,可怜竟然哭了出来。
有些人翻个白眼,都很奇怪的看着这女人,她是不是有病,这男人正在跟她深情表白,她却一副闹哭的样子,说实话这种沉浸在幸福里的女人,总是没事找茬闹别捏,有的人替龙禹宸感动惋惜和同情啊!!
龙禹宸的鹰眸越来越深壑,有时候,他不知道该怎样对待烟纯心。
如果,他表达一个字,一个眼神都是错.............
那么,龙禹宸走上前,看着哭的绝望而崩溃的人,深深地凝视了她好一会儿后探出长臂将烟纯心的手臂抓住,而手腕的劲儿使力猛然拉近了自己的胸前,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背,低沉暗哑的说道:“好了......我们已经领证了,我如果不出手对你,难道还要把机会让给别人?”
“不.......我们不是夫妻?我也不是你老婆!”烟纯心倔强的哭诉,直接将龙禹宸胡乱的推开,边哭边指责,却在站起来的那一刻闻到他身上男性的气息时,贪婪的汲取着他熟悉也充满了安全感的味道,竟是忽略了她一直不是想要借着花心果而妥协答应她的强迫和别捏关系。
龙禹宸轻声的抚慰烟纯心,安静的船上和风声中紧紧的听着她的抽噎哭声,墨瞳闪烁着奇异的光芒,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委屈,他都知道,也许是她本能的耍脾气,可是.......他曾经也说过,他可以宠一个女人,却不允许她耍脾气太久。
“路卡斯虽然是得意门生,可是,他的眼睛并不能计算,而我虽然没有赌术的天分,可是,预判这种事情不是每一次都会输?你懂吗?”背后,传来,龙禹宸一贯安全感十足的磁性嗓音,幽幽的响在夜空当中,只听他解释道,“俄罗斯转盘靠得眼力和手劲这没错,可是,其实还是要靠心算,在投掷了弹珠后,根据速度和转速来猜测会停在哪个数字上,我虽然没有经过Black的指导,但是,我的手劲可以控制弹珠的转速这一点自信还是有的,所以,在我路卡斯的PK中,他无法抢占先机,如果是梭哈,扑克,那我肯定会输掉这场比赛。”
烟纯心听着同时默默地哭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进去龙禹宸的话,但是,耳边传来他的低沉:“总共算起来,他在这里驻场好几天,吸引了人玩轮盘赌,设下五局胜负后,成立一对一的赌局不过就是在等我现身,与其说他想要让你陪他走过场赌一赌,不如说他想要打击我,让我分神.......这是一种战术而已。”
烟纯心边哭边听着,其实也没有对龙禹宸的话深层次的去想,只是混沌的哭了好一会儿,就在路过的人议论她的声音和同情龙禹宸的声音中停摆,她才注意到周围竟然有许多人开始围观他们看热闹........刹那时,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畏首畏尾的缩了起来,害怕周围的眼光.........
龙禹宸扫射了一眼,即刻拥起烟纯心,眉头一蹙,淡淡的说:“我们回去。”
烟纯心又是一阵害怕和迥异,连忙退出龙禹宸的怀抱而单独走的很快,一个人直冲的往前,甚至没有等龙禹宸。
龙禹宸淡淡的看着她离去,脸色有点难看,却依然双手插袋,潇洒的离开围观的人群,走到夹板下面,烟纯心没好气的转头瞪着他,眼中冒火而生气的咬牙切齿的愤怒:“你为什么要让我丢脸?为什么不提前走?”
龙禹宸头也没抬,继续走,“怕什么?这里的人又不认识我?”
“……....”烟纯心仿佛被说中了,脸霎时一红,她刚才只注意周围人的眼光,却没有想到这里,眼睛瞪大的同时,也看着龙禹宸,这个和有没有人认识有关系吗?这个是跟很丢脸有关系好不好?她怎么和这个男人没有办法沟通啊?
就在烟纯心气愤时,龙禹宸忽然停下,眸光深邃的看着她,逐渐变淡变冷,或许,连龙禹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不炙热,只是轻声的说:“只要你心里不想成为筹码,那么就没有人能够逼得了你?只要我龙禹宸在场?”
你,懂不懂,我都有期待.........
龙禹宸心里打气加油的如是想着,是他天生在龙家有着天生的乐观,而烟纯心是自主悲伤,但是,他也不允许任何人逼得了她,也不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让人伤害她,这是他的承诺。
烟纯心看着龙禹宸眸光里闪烁着的认真,不自觉的惊讶,刚才那些话很快随着河边的风飘散,可是,却重重留下痕迹,他说什么?只要她不想,没人能逼得了她?那么也包括龙禹宸自己吗??下意识的烟纯心不想再去深究,拒绝去问,去思考龙禹宸带来沉重的话给她造成心理负担。
龙禹宸眸光深不见底,大掌快速压下,当他菱角分明的俊颜欺进,薄唇快速碰触到烟纯心的唇时,烟纯心才瞪大眼睛,刚要推开却也为时已晚,当她本能的想要退开的时候,那个胸膛逐渐压下。
“烟纯心,一个吻代表一个承诺!你真是比5年前更加笨蛋了!”龙禹宸异常不悦的口气,从薄唇中划出,指尖淡淡的捏着烟纯心的唇角,继续压进的说:“不要总想着离开我.......不要.......”
................
K市
日月光百货区域
英茵看着龙星辰和季索索,没想到他们也来到K市,这下子,两兄弟和两位夫人都聚齐了。
“索索,你不想看看花心果吗?”英茵满嘴都是笑容。
季索索反应尴尬的笑了笑,她每次见英茵,都觉得她无比的骄傲和自豪,身上散发的励志和她的安全不一样,英茵的行为完全不受年龄的困扰而打消她对世界美好的想象,这一点她永远做不到,“据我所知,连你都没法自爆身份,更何况是我,我可不想小宸怪我们参合,害他搞不定烟纯心。”
季索索的话充满揶揄,英茵一下子哈哈的笑出来,笑的眼角都有褶子,唉,不过,她挺担心月月他们的,却只能看着龙星辰促狭的说:“你们连你们自己儿子都搞不定......还怪小宸搞不定一个烟纯心?”
这个世界上,有谁敢触怒Rian啊,恐怕只有他们家的大家长了吧,不过,大家长现在忙着呢!!
龙星辰有点无语,沉沉的叹了一口气,他家儿子不喜欢他家老子,他老子的孙子又不能明面上去处理,忽然间,他对KK有着很深的埋怨,“哥?怎么说你都是老大,现在到你儿子不如我儿子?英茵是这个意思吧?”
“是吗??”龙古狄眸光深沉,逐渐深邃的倪着龙星辰,才暗暗的道,“兄弟之间谁来拿走花心果我都不管,还有一个人的意见非常重要?如果你们能搞得定花无幽,我想,花无幽不会不听烟纯心的,所以,重点还是烟纯心的话?”
一席话,都让各位都为难了,大家都看着龙古狄,只见,龙星辰蹙眉的同时也落下一抹疑问,看着他,淡淡的浅笑,暗叹道:“哥?你不是不知道那关系有多复杂,我不去碰得话,难得清闲!”
这话,到是让所有人都笑了出来,其中程度不同,也是,谁喜欢去碰花少玺那个妖男.........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抹黑。
英茵不禁笑道:“也是哦!所以?星辰为了避免龙都那儿有人等你找麻烦?不如和索索在K市多呆几天?”
龙星辰摇摇头,直接说:“恐怕没时间了,这次索星集团还在F国有预存,我要和索索去那边一趟,来K市,不过也是联络一下......”
季索索听到这儿,有些苦闷,先不说索星集团内部建筑有多严谨,就只是5年前合并的也留下了一部分投外建设,她哭笑的说:“我们也不准备去太平洋.......只是苦了你们不能多回龙帝国。”
“零一恐怕也在F国?”季索索的淡淡的提到,随机龙星辰蹙眉耸肩的说:“零一让他自己搞吧......我和索索不会插手他和暮氏的恩仇........”
季索索看了看龙星辰,眼底冒出疑问:“...........”
................
随着,大家的沉浸,恐怕不知道一场变革即将来临,夜在墨空下投入阴影,曾经四个人的天下,如今都化成了流年泡影,有的只是家人的分担和想念还在维系,只要爱足够,记忆永恒,家人永远和平。
...............
与此同时
海的另一边
经过5年的变化,拉塞尔果然华丽,美好的朝霞从海天一线上缓缓绽放,当那一抹圆蛋渐渐浮升,霞光直接投射在海上,而印了每一道波痕,都将是崭新的浪花,一抹一抹泡沫就像记忆,终究铺平而来...........
烟纯心闻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被霞光注视,享受着清新和干净的早晨,这里不同于K市,虽然都是海边,可这里的空气质量,真的好清澈.......
享受完晨曦的舒爽,泡了一下澡,整个人干干净净的清清爽爽的,烟纯心就从二楼的露台上下来,龙禹宸早就出去跟人商量,从昨晚开始,他这次很忙,忙的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烟纯心只好照往常一样,自己弄早餐,可是又在考虑着,他会不会在期间回来一下下,也总算给他也备一点吃的.......吃完饭,她就上楼换了全新的衣服,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行李箱里,居然连一块钱都没有............
烟纯心眨巴着双眼,她明明记得,出门之前有带了卡,“卡呢?”那些卡都是龙禹宸给她的,看着将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都是空空的没有一张卡,她努力的回想,猛然见提紧心神,好像,卡在背包里,那个背包竟然落在龙禹宸的车里?
在K市,还没有出发的时候?
她气恼的别别嘴,一股脑儿的坐在边上扔掉了包里翻出来的东西,都散落在床上,微眯眼缝,真的觉得自己好笨啊,真是马大哈..........
手机叮铃铃的响了,烟纯心一愣,瞬间冲散了她正在郁结的心情,慢吞吞的拿过电话,看着来电显示,原来是龙禹宸的电话,这时,她表情暂定了郁闷,眼睛亮了亮,瞬间就接起电话,还不等龙禹宸开口说话,她就控诉道:“我没有带你给我的卡,我现在没有钱,我想买点菜放在家里,你能不能给我点钱?”
龙禹宸深深地暗想了一下,才幽冷的益出:“我让彻彻给你带过去!”
“哈哈!谢谢你,小宸!”?随后,顿了顿,“你要回来吃饭吗??”
龙禹宸停顿了一下,接着如是的说道:“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待会,可能晚点,等我忙完了,我们在一起去酒店吃饭?”
“哦!”烟纯心闷闷的回传道,可是心里却十分开心,开心什么呢?她也不知道自己开心什么?
龙禹宸游刃有余的告诉她周边需要注意什么,阳光食品,国际连锁,龙家的超市在哪里?就淡淡的挂了电话。
彻彻看着他,不由得蹙眉,宸少这是喜笑颜开?从早晨出门开始?他心里暗暗忖思了一下,宸少认为是快乐的,那么他也会认为,他和烟纯心在一起是快乐的,其余的...........
“彻彻?”
彻彻眼睛一亮,随即走上前:“宸少?”
“去给心儿放点钱在身上!”龙禹宸如是的说,随即,又点了点钢笔:“等一会她去阳光食品,你办几张超市的充值卡!”
彻彻点头,却冷着脸,看宸少的目光说的理所当然仿佛没有疑虑,不像以前......他觉得昨晚开始后,会是好的方向发展。
这里毕竟隔了时区和经纬度不一样,他们的早晨很早,可是晚上却来临的很快,能想象才下午4点钟,这里已经很冷的气温,那夕阳已经躺平在海天一线。
烟纯心就在海景公寓,哪也没去,边调着鸡蛋,边看着电视上正放着龙帝国集团投建的新闻,各种各样的投资,已经目不暇接。
忽然间,海螺的门槛边响了声音,烟纯心猛然瞪紧目光看着门口,期待着眼里的人,双脚赤裸的就走了过去....打开门时,一看眼前的人,她整个人被雷击中,仿佛对他有着排斥,更是失落的划过眼底。
烟纯心望着彻彻,嘴角一别,本能的不开心,等的不是她想要的人。
“这是晚餐的卡,宸少要我来接您!””彻彻面无表情的传话,冷淡的脸色将手里的盒子给烟纯心,接着淡淡的说道:“宸少要您用的!”
烟纯心脸色不太好,但是也顺着接过这些礼盒,淡漠的点点头,嘴角一别,尽快的快速笑起来掩饰了心里的失落感,她眸光超前笑了笑的用尽力气深呼吸说:“好吧,你稍微等等我,我很快下来!”
彻彻淡淡的应声,一动不动的站在门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