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公子威武 > 第0450章 顺风处急务

赵玉林说真是瞒不住她这位情报大总管。西北军训练了那么久,也该拉出去检验一下实战效果啦。
他用头轻轻撞了撞女人,叫睡一会儿,路途长着呐。
女人还抚摸着他的脸颊说欢喜得紧呐,睡不着。伸过右手环到他胸脯轻拍着叫哥儿先睡,奴家守着。
赵玉林真是无语了。
雨琦和他同岁,出个门还像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样兴奋的不要不要的。他稍微挪动了一下躺好,当真靠在雨琦身上假寐起来,不多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成都中枢院,国主赵飞燕正在和诸公议事呐,草原王庭议定了莱玛珍主事之后,这位女帝看到国库空虚,才晓得当家难了。
她的宫廷财务女官是个精明的女商人,告诉她忘了西蜀还有一位女帝赵飞燕吗?她的老爹就在咱们手里,正好用来换银子花。
女帝马上想到遥远的南方新宋国,那里也有一位全民拥戴的女国主,哼,这个国主是百姓推举的不假,但是她的老子在朕手上呐。
女帝立即出手,派出一路使臣前往西蜀找事来啦。
女帝提出三点要求:一是解付草原王庭所需的宋帝、宋臣旅居费五百万贯新币,还注明了其中一半必须支付银币,因为草原人还是觉得银子币耐磨,不容易坏掉。
第二是要求新宋退还郑州、徐州、开封和洛阳,因为那里早在宋帝主政时就已有定论,且王庭将这一地区都划做了图雷家族的封地。新宋要是占着不走,不排除两国继续兵戎相见。
第三是两国可以协商解决宋帝羁押滞留草原事宜,新宋需尊草原帝国为上国,建立郎舅关系,宋帝永远都以侄儿的身份尊草原帝国国主为舅舅、舅妈,每年上贡岁币三百万贯银币,蜀锦二十万匹,清城、峨眉、西湖龙井和天香玉露香水等贡品级茶叶和极品五谷丰若干。
这就将中枢院的臣工气炸啦。
都察院正使华岳当先发言,大骂北蛮不知天高地厚,都啥时候了还在做这样的春秋大梦,要地、要钱、要银子,咱们就是一样都不给。
但是,国主赵飞燕就非常纠结呀,上面一句句、一条条全都射向他的老爹,前朝皇帝老官家,她的脸色早就变啦。
范钟和杜凡靠得最近,看的最清楚,两人都不说话。
而且,这些人过去在临安朝廷时别说是面对老官家,就是官家发下的圣旨都是三叩九拜,涉及交换官家和被掳走的臣子如何能轻易表态?
孟公见他们都不说话,轻咳两声说有曹国主和赵指挥使坐镇江东,咱新宋无惧蒙军再袭扰中原,北蛮真敢来,定会被打得头破血流的滚回去。
范钟见孟珙开了头,接着说交战咱无惧,新宋的神威军定能守护国土。只是这次可恶的北蛮进城来就四处宣扬他们要以土地银钱交换官家和被掳走臣工的自由,已经闹得满城风雨啦。
老百姓都说官家乃是当世国主的上皇,割地赔钱都该救回来呀。金人横行之时,前朝先皇帝为了到开封祭祖,还割让了土地以求和平呐。
范钟讲的这个故事,说的是南宋皇帝为了祭奠先祖给金人统治下的开封皇帝陵扫墓做的荒唐事,临安朝廷竟然以割地求和作为交换条件,求得金国开恩,准许临安使团拜祭安葬在开封的皇家陵园。
央金听到范钟讲到这些,晓得必须制止住了。否则,朝堂上要讨论是否也学着前朝的临安朝廷,割地求和迎回赵飞燕他爹,那个糊涂老官家。
她马上接住范钟的话题发言,大批先朝割地求和的错误做法,若是曹国主和赵指挥使在此,决不会同意向蒙古帝国低头。
她认为那是不拿老百姓的死活当回事,无视万千忠勇将士为夺回国土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命流血。
她说:先贤芸,民为贵,君为轻。诸公都是一起为天下百姓谋福祉的,新宋的朝廷并非单为某一人做事的朝廷,蒙古帝国要想用区区几个人来要挟咱们,那就是在做梦。
央金振振有词的发言,立即让诸公清醒过来,坚决不同意用土地换取草原帝国放人。
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啦。
赵飞燕艰难定下主意:着礼部尚书李梁全权办理此事,新宋可以支付一笔所谓的旅居费给蒙古帝国,也是不要承诺,不要文书,立即将来使给她打发走。
赵玉林哪晓得锦官城的臣工吵闹,他在船上睡了一觉,醒来看到雨琦像小鸟依人似的一直守着愧疚了,换过位置让女人躺下休息。
雨琦却不要他抱,拢了拢他盖上的薄被说出去看看吧,船儿快到鄂州啦。
赵玉林守着女人甜甜的闭上眼睛后出舱来到甲板上,卫队长柯镇邪告诉他到鄂州了。但是觉得鄂州的治安状况很不好,隔着码头港口老远就有三条小船在咱们的大船边上你追我赶的穿梭,船老大还凶巴巴的向他们比划呐。
他说正事要紧,别理这些泼皮,注意行船。咱们就不停靠鄂州补给了,继续往前赶路。
赵玉林和吴雨琦这次都是化装成商旅秘密出行,所带的随从也不多,身边就只有两条快船,不足三十人的小队呢。
决不能节外生枝。
船队来到汉阳上游三十里的一个小码头,柯镇邪说这里的云集了不少商船,咱们正好吃饭打尖。
赵玉林走进船舱扶着雨琦下船,码头上一个简陋的草房饭店前搭起两张巨大的长条木板桌,居然坐下了不少船家食客。
柯镇邪跑去张罗,几十个人的饭菜叫店家立即收到一笔巨大订单。人家还只有主事的上岸占用他的木板桌子用膳,其他随从都在船上吃用。
掌柜的欢喜啦。吆喝着小二飞快的忙活起来。
他扶着雨琦走到东头空着的位置坐下,旁边一位穿着短褐,约莫五十岁光景的精瘦老汉儿笑呵呵的问话:客官一看就是豪族富家公子,却来这里的茅店用膳,定是也晓得汉阳太乱才委屈到这荒野小店来的吧?哎。
老汉儿随即发出一声感叹。
赵玉林当即一愣,看着雨琦又指指身上的衣衫笑哈哈的问她:像吗?
雨琦微微一笑说老翁说咱是就是呗,哥儿一身新装,还真像个富家公子呐。
老头儿笑了,指着柯镇邪放在他们面前的五谷丰说调侃老夫呐,都吃五谷丰了还不是大户人家,那老夫就只能是个讨口的啦。随即乐呵呵的问他俩是从西蜀来的吧,听口音像是蜀地的呐。
赵玉林点点头说:正是,初到贵宝地,还请老公公多多关照。
老头儿又叹息一声说啥照顾不照顾啊,出门在外都是互相关照,看他们也是干着长期在外行走的差事,够警惕的啦。
只是咱都是新宋了,咱还是不一样的天呢?
他喝下一口水酒说汉阳有土匪、水匪,还有恶人霸占着码头收银子,停船打尖吃个饭也要收取一贯钱的船位占用费呐。
赵玉林稍微一愣神说:宜宾的翠屏山码头也在收取泊位占用费嘛。
老头儿连连摆手说那不一样,人家宜宾是修造起上好的码头了得,长时间占用才会收钱,从来就没听说啥吃个饭都要收取停船费的。
大公子见过汉阳的码头没?几根条石堆起在岸边,一块木板搭脚上岸就要一贯钱。
一贯钱呐,可不是小数。
还有,客官上岸必须去他们指定的饭庄吃,一盘炒黄豆就是五贯钱呐,贼贵贼贵的。不去,马上就有恶人拿着棍棒来请,那就叫皮肉受苦啦。
格老子,还有这种请人吃饭赚钱的招。
还有更甚的呐。
老汉儿继续说:若是像赵玉林这样的富家上岸,会有更高级别的招待,店家会推出几个娘子左右伺候,叫哥儿掏光衣袖里的全部银钱。
玛德,还有这种开黑店、强迫消费的勾当。
赵玉林愤怒的一拍桌子问道:官府就没人管?
老汉儿苦笑一声说管啥管?据闻这后面的主儿乃是当今新宋副国主孟大将军的亲卫,此人护主有功,在战场上断了一腿,鄂州人称矮脚虎。
那鄂州知府也是当年和孟大将军一起抗击北蛮的部属同僚,他们成天在一起吃酒逛窑子,咋可能替老百姓做主?
仙人板板,问题在这里呀。
赵玉林郁闷了,这事牵涉孟珙孟大将军,还不是他雷厉风行就可以办了的。他心里不爽,抓起一把炒黄豆来一颗颗的往嘴里送,寻思着该如何下手。
正在这时,下游岸边突然飞起三支响箭,刺耳的哨笛声破空传来。掌柜的马上出来喊快些收拾走人,水贼上来啦。
他一边吼一边慌不迭的算账收钱,吆喝着快些走人。
赵玉林冒火了。
马格逼的,这叫啥了,还在大江上呐,隔着汉阳这么近吃个饭都不得安宁?他站起来大吼一声:诸位都别怕,他来收拾这帮恶贼。
掌柜的却是央求快走,哆嗦着说:大侠倒是可以将这帮狗腿子收拾了,他的小店就没法开下去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