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血修士 > 第一百四十二章 你这癖好不好

“嚇……哈……游龙式。”
老者真元之力喷薄而出,金色的拳影愈发浓厚起来。老者的性格很是直接,没有过多试探,直接弹跳而起,身形好似一条游龙锁定着范遥。在他看来一个初入金丹期的年轻人就算再天才也不是自己进入金丹中期多年可以比肩的。
范遥看着让自己避无可避的对手,他相信就算不断躲闪对手还是会将自己盘住,与此同时还会遭受那恐怖的拳劲。
下一刻,范遥直接将自创的《五禽戏》发挥到了极致。熊的力量加上自身力量加持也使了出来,“噔噔噔……”范遥接连退了好几步才勉强格挡住了老者的拳劲,这才知道了老者起手的一击有多么强横。
“哼……龙摆尾。”
老者轻哼一声,以拳为轴踢出了拳劲无法超越的一脚。这一连招更胜过先前的那拳,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范遥甩了甩麻木的双臂,看着越来越近的一脚想躲闪却怎么也动弹不得,老者轻哼声带着莫大的威压,使得范遥浑身瞬间布满了冷汗。
“噗……”
范遥终还是承受了老者实打实的一脚,体内血液一阵翻涌,嘴角更是溢出了鲜血。
看着萎靡了的范遥,老者说道:“蝼蚁要有蝼蚁的觉悟,不要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我还以为周定国找了多了不起的人物来带队,切,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而已。真是浪费时间,现在就让我结束这场闹剧吧!”
“破龙爪。”
老者跟随姬梧礼的大伯在军中生活深受熏陶,做起事来无比干练,再加上自身阴狠的性格,所以丝毫没有给范遥喘息的机会。在他看来除了自己人包括对手在内就只有敌人。
范遥看着老者饱含威势的爪印奔来强打起了精神,随着真元的运转,识海之内的晶核更是被老者霸道的气息刺激得巨震起来。五脏内的晶核被这变故也带动起来,五彩真元犹如实质一般外放于周身,形成了一层斑斓的罡气。
“哧……咔咔……”
老者的爪印刺破了外放的罡气,洞穿了衣服却停留在了范遥的皮肤上发出了一阵阵嘶哑的摩擦声,却再也难入分毫。
“范教官,你没事吧?姬警卫还不住手。”
正在打斗之时,顾安邦带着一队人寻着范遥的打斗声音赶了过来。
“呦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小子,怎么?你以为你面子很大吗?周定国那小东西在我面前都不会和我这么说话。还是说你以为凭借这些草包就能把我怎么样?现在演习还没结束,我要干什么还用你来教吗?等下,你说这小子是谁啊?范教官,饭桶,哦哦,我说我觉得漏了点什么,梧礼和我说过的有个废物新到了749,不会就是你吧?哎呀呀!真悲哀……”
“姬警卫,你要知道有些话是不能随口说出来的。”顾安邦看着对方停了下来不禁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切,废物终是难登雅堂。不废话了,你这小子还是挺经打得,这么驳杂的真元没爆体而亡也算你运气不错。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游龙盘珠。”
老者对刚来的几人丝毫未做理睬直接将自己擅长的《霸龙诀》后面的大招使了出来。在他功成之后已罕有敌手能接下这招。
“范教官,小心。这是姬家近身威力颇大的招式。”
顾安邦在这威压下,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得说道。看着攻击愈发犀利的老者,顾队长更是陷入了回忆,
那还是二十年前,他以全军大比冠军的身份第一次进入到了特殊部门。身为才俊的他被周定国带着见到隐秘部门的切磋擂台,每一位出场的武者都颠覆了他以往的认知,甚至将他高傲的内心不断捶击。这二十年间,自己已经数次观摩那不属于凡人之间的比斗,每一次都令自己震撼无比,这位姬家的护法更是军中屈指可数的高手。
同样陷入思绪之中还有在不远之外钱塘的周局长。
“大哥,你说他真得能创造出奇迹吗?”
说话之人正是风妙音的爷爷,老人眉目中写满了化不开的忧愁。
周定国双眼望向了金陵方向的夜空,深邃的目光中折射出了一种岁月沉淀下来的沧桑。
“奇迹……不,我们要的不是偶然,而是敢舍掉一切换来的必然。知道我为什么毫无修为却能执掌这一部门?”
周定国转过头来,看向风妙音的爷爷继续说道:“很多人也许会说凭借着昔日的那点成绩。不,不,要论战功你我二人哪有二弟多?论修为我哪有你孔武有力。但是偏偏这副重担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也茫然无措过,我也惶恐过,直到遇到那个傻小子,我仿佛看到了我们年轻时候的那些日子。天虽然是昏暗的,但是无数的星光漫撒下来那就是希望。对的,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希望。”
“你的期望会不会太高了?”
“呵呵,这就是我现在还能发挥余热的关系,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
“唉,要是我族圣器还在或许也不能这般无奈。”
“三弟,这我可要说你几句了,人生哪有那么多也许。要是你们的东西再次现世,姬家那帮狼崽子还能留下你们吗?”
“唉,是我的错。没想到那小畜生真得敢……唉……”
“刀山火海都过来了,实力为尊的道理还不明白吗?我已经告知过李局长了,只是不知道还要多久,要不是他闭关冲击瓶颈,我们岂能这般被动?”
“对了,大哥你说你打发他提前演习,不会再出什么问题吧?”
“这能有什么问题,我好像并没有遗漏什么吧?要说遗漏……不可能……我不信那小子会不知轻重。”
“你是说兴武?糟了,那小子就没有他不敢干的。要不姬家那位也不会甘心矮他一头。唉……”
“行了行了,这一天只听你叹气了,我去给他打个电话。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你也知道演习期间的特殊性。”
一番交谈后,周定国也被风妙音的爷爷惊出了一身冷汗。本想打发了那小子,等李局长来解决。希望那风小子不要再捅篓子。
演习树林中,范遥色彩斑斓的罡气再次被老者抓破,掌印结结实实地印在了胸口。
“咔……”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范遥遭遇了迄今为止最为难缠的对手。一个照面直接动用大招,丝毫不留余地。要不是范遥的肉身强悍,仅仅这一掌,换作普通人内脏早就成为一滩烂肉了。
“咦……”
老者对自己这一击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感到了诧异。不过,并未做丝毫犹豫。“游龙盘珠”最为注重的就是“游”和“盘”。所谓“游”是指步伐犹如蛇行一般灵活,而“盘”则是掌上的功夫,在爪与掌之间变换发力,再配合姬家特有的霸道龙气使得对手挣脱不得。
范遥刚想祭出符来护身,却发现了五脏内的晶核更加活跃起来。平日里互不干涉的真元之力,在识海内的那枚晶核的刺激下直达四肢百骸,那几条卡在瓶颈上没有疏通的经脉在这攻击之下竟然开始松动起来。
“噗…噗…”
老者须臾之间再次欺身而上,掌掌贴肉而击,真元之力透体而入冲击破坏着范遥周身的经脉。这大开大合的近身攻击既有着大地的包容与柔韧,又有着地脉拔地而起的霸道与压迫。
“啊……”
范遥因疼痛而发泄的声音宣泄而出,在林中渐行渐远。
顾队长满脸尽是流淌的冷汗,张开颤抖的嘴唇说道:“姬,姬警卫。别忘记约定,点到为止。”
“哼……我还不需要你来教我做事。放心吧!让我打爽了,自会停手。”
老者心里暗道:“梧礼早就和我打过招呼,要我有机会好好招待一下这个愣头青。这个难得的机会我哪能放弃。不过,这个小子到底有何本事能让周定国那个小狐狸这般重视?”
顾安邦的话虽未劝动老者,却也让老者收起几分力道。在老者看来真要把749局的人打废了还是有些麻烦,但是让他在床上躺上个把月倒也是可以的。
范遥面对着老者连绵不断的攻击,直接开始享受起了锻打一般的掌击。自从穿越过来以后,大小数次战斗范遥在法宝与符篆以及特殊体质的辅助下倒也磕磕绊绊地走了过来。而今面对这位善于近身搏斗,境界仅比自己高出一阶的对手,范遥放弃了动用其他手段,直接凭借着肉身开始本能地回应着。
“噗…噗…”
掌与前胸,掌与后背,掌与掌的碰撞声不断响起。范遥发现那些损伤的经脉在水元力的滋润下修复着,由木元力不断滋养增韧着,随后在火元力洗涤下不断滤去杂质,再由土元力不断凝实催化,最后竟然泛起了金色的光泽。
“嚇……你竟然还有还手之力?看来你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不过这也仅仅说明了你在废物中还有点用而已。让你见识一下修真者的威能,飞龙撼地九连击。”
老者这一招学自姬家本宗之内,更是在进入金丹中期获得了进入内宗胜地修习一个月的资格。所谓的胜地就是化龙池地上的一处迷室,每一位姬家子弟在境界晋升或者立大功之后都会获准进入修炼,时间因人而异。老者本不想动用此招,只是见范遥久攻不下一时见猎心喜,没有什么能比遇到一个可以放开手脚对打一番的对手更令人开心的事了。
“第一击,轰……”
老者旋转而起,倒立而下,一掌印在了范遥胸口。霎时间,范遥衣服四散碎裂飞离。
范遥强忍疼痛,捂着胸膛咬着牙说道:“你还有这癖好呀?变态。”
“噗哧……”
本来准备着地借力发动第二击的老者听闻后脚下更是一个踉跄,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什么……啊……气煞我了……第二击。”
老者前翻借力,两掌一左一右再次拍向范遥。
范遥感受着腰部两侧的几处穴位有了痛痒之感,刚才快要通了的几条地煞之脉再次卡住了瓶颈。范遥知道之前的力道不一定能破开,于是扭动着腰身以极其妩媚的姿势冲着老者继续喊道:“我真得没这个癖好,不要找我啊!”
“呃…这,这是周定国找来的?这是来带队的,还是来逗比的?够恶心的,可恶,你是在羞辱老夫。不可饶恕。”
老者一时间红了眼睛,双掌齐齐印在双腰之上。
范遥感受着那里正在修复的经脉发现还是差了一些,紧接着扭动着腰身调整角度,眼中的复眼不断捕捉着老者的攻击着力点。
“噗哧……噗哧……”
第三击,第四击,第五击……
范遥微不可查的移动着身体的角度,老者掌掌都落在了腰部。要是平时老者定会发现蹊跷,此时老者已然动了怒气失去了理性。
“还说你没有不良癖好,掌掌都摸我腰。你这癖好不好,赶紧承认错误,改正了错误才是好同志。”
“你竟然在戏耍老夫,怎么可能?你如此年纪怎么会有如此强横的肉身?你究竟所修何种功法?难道是因为吸纳不同元气的关系。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吸纳不同的元气。”
“你这癖好不好,所以孤阳不长。”
“啊……可恶……第六击,第七击……”
老者涨红了脸颊,掌力不自觉得加大着。
“你竟然都摸到屁股了,你这癖好真不好。”
范遥嘴角的鲜血已经淌了下来,虽然可以借助这疯狂的捶击来打通经脉,但是与此同时带来的伤害也是不可避免的,境界的悬殊不是可以轻描淡写来化解的。特别是刚才的第八击,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范遥更是也在赌,赌自己强横的恢复力够快。
“这小子真够古怪的,我明明要攻击后腰,不知道为何就打到了屁股上,就好像这屁股长了眼睛一般自己凑了上来。”老者在心里暗暗思索后喊道:“少呈口舌,第九击……”
老者已经动了真格,一系列连击之后的最后一式竟然引动了地面的重力形成了压迫之势。
范遥压制着体内翻涌的气血,强忍断骨之痛,心里也是暗暗惊叹古老家族的底蕴,这招式竟然可以引动地面的重力。
“轰……”
范遥再次不可避免得被击倒在地,更是喷了一口鲜血昏了过去。
老者这一招使出也是脱力得瘫坐在地上,望着狼狈不堪的范遥轻蔑地说道:“能败在我这招下,你也可以自傲了。此招在我姬家也是上品武技,我姬家所修《霸龙诀》本就可以利用地脉之力。你们几个也看到了,是他挑衅在先。”
老者说完后盘膝而坐开始恢复起了真元。
“咔咔……咔咔…,”
范遥诡异得站了起来,脖子咔咔作响朝后不断拧着,身体更像是拧麻花一样扭曲摆动着。
“范教官不会死了诈尸了吧?”顾安邦身边的一个队员惊悚道。
《血修士》是17K小说签约首发作品,感谢大家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