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大荒河图 > 第七百一十八章 终?

南离第一老医仙乃是深藏不露的九品上!
这则消息一经传出,姬无影的名声便是在整个南方大陆都是掀起了一番波澜。
而随之其后的,便是有关于姬无影身死中原,作为天下四大剑道圣地之一的金陵剑阁,记名弟子死伤大半。
与之一同的,更是南离羽林卫折损双十与当场。
而这些,都不是最为重要的。
最为重要的。
南离帝国周王世子周不疑,剑圣风不平三大弟子之一的爱徒苦木,皆是下落不明,失踪与中原大陆。
这则消息一经流出,整个南离,乃至于是整个中原大陆上的诸国,皆是因为这则消息,而顿时变得魂不守舍了起来。
中原诸国的国君,尤其是以赵魏寒三大国的君主,更是在得知这则消息之后,更是勒令麾下军队开展了搜查。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找出来周不疑,以及苦木的下落。
这两位虽然年纪不大,尤其是周不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罢了,但是,他们二人的身份地位,可实在是不容小觑。
如今这二人可是在中原这片地界上发生的意外,即便是赵魏寒三大国与此事毫无任何关系,他们也能够拿出来自己绝对不是这件事主谋的证据,可,这也是无法有任何的弥补。
他们现如今啊,就可谓是有苦说不出,跳进黄河,那也洗不清的地步。
尤其是寒国的血滴子,在统领花辞树的一声令下,血滴子更是将所有的力量尽数都是投放在发生意外的地域附近,没日没夜的进行搜查,想要从其中查出来一些踪迹。
不过,直到如今,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却始终都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就是了。
反倒是这则消息,中原诸国也是无法隐藏下来,在好生的将青檀等一行人送回南离之后,这件事情,自然也就是无法再隐瞒下去了。
一时之间,近乎是半个天下,皆是因为两个小辈的失踪,而搞得不少人茶不思饭不香。
不过,现如今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
通过姬无影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姬无影乃是被人以一招击毙与当场的。
而姬无影的修为也是被纰漏了出来,他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九品上,甚至于,已经是隐隐约约的触碰到了至强劫的地步。
这样的一位修士,想要将他一招击毙,出手的,最低那也是当代至强一样的人物,纵然是一些寻常至强修士,都不一定能够以这般的手段将这个老家伙击毙当场。
要晓得,这个老家伙的轻功,那本身就是闻名于南方大陆,如今修为泄露出来,那是否也是可以证明,一些寻常至强,哪怕是全力以赴出手,都不一定能够留下他?
而偌大的一个中原大陆,除去一个朝不休可能突破至强以外,也就只剩下寒国的那个老太监了,然而这二人无论是谁,显然都是没有这份实力的。
不过,南离可并不会因为这则原因而轻视与这件事。
反正,就如今的事情处理上看来,南离因为这件事情,甚至于是不惜暂停了与西坤王朝的战事,而西坤王朝,也是在坤帝的倡议之下,愿意派出一部分精锐,以至强修士带头,前往中原大陆协助寻找周不疑等人的踪迹。
这自然是示好,因为如今的局势之下,哪怕是黑袍圣君也是不得不承认,就从如今的战事大局上来看待的话,他们西坤也已经是无力回天了。
光是南离周王麾下的那汇聚的重重大军之中,那可都已经是黑袍圣君如今心中无法拔除的一根钉子了。
可。
又是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有关于周不疑和苦木的消息,却始终都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无论是中原诸国,还是南离帝国,哪怕是北艮方面,也是在北艮小皇帝的提议之下,在北艮五大世家的牵头之后,派出了一支精锐前去协助搜查。
可,却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
刹那之间,有关于周不疑和苦木失踪的传闻也是在一时之间席卷了近乎整个天下,在这段时间里面,有关于他们二人的传闻,那可是说什么的都有。
但是传的最为厉害的,那就当属是有关于中原腾蛟以及剑神山这两方势力联合出手而为之的传言
而也正是因为这则传言的传出,所以这也就使得了中原腾蛟以及剑神山这两大势力在这段时间里面也是不得不亲自向南离登门拜访,就为解释此事。
不过,至于后续的事情发展?
那便是中原腾蛟的底牌尽数展露在南离眼皮子底下。
中原腾蛟隐世且盗窃天机而稳固而来的至强修士,如今身处金陵城内,只为将己身腾蛟与此事摘干净。
而至于剑神山?
剑神山,以剑神山大长老为首,将敖字辈优秀弟子尽数带去金陵城内,自设圈禁,纵然是高傲如剑神山大长老,在这般的事情之下,也是委曲求全的想要避免南离的怒火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但,待得年底到来。
雪花飞落,天地之间,在此刻也俨然是被蒙上了一层白色的面纱。
在一处庭院内,一青衣束发男子正盘膝而坐,而在他对面的,则是年纪稍长,有着些许白发的老者双眸浑浊的看向摆在他们二人正中央的一张棋盘。
这棋盘也是有所不同,与常见的十九路不同,这张摆在他们二人面前的棋盘,乃是罕见的二十一路。
青衣男子指尖捏子,双眸有些恍惚的看向已是死局的棋盘,他咬了咬嘴唇,捏子的手掌,在这个时候都是有些颤动。
即便是此时此刻亭外乃是飞雪落下,可在青衣男子的额头之上,却是能够发现些许的汗珠浮现。
那白发老者干巴巴的一笑,手掌盘弄着自己腕间的佛珠,原本浑浊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了一抹清明,他抬起头来,有些狡黠的看向青衣男子,有些戏虐的口吻对其说道“败局已定,李承乾,这般的垂死挣扎,可实在是不像是你这般人的性子啊。”
原来,这束发的青衣男子,竟然便是如今南离的二皇子,李承乾。
不过,这个时候的李承乾,面色看着却是有些苍白的毫无血色,他听着老者的这话,原先准备落子的手掌,却是又颤抖了起来。
不过,颤抖一二之后,李承乾却始终还是选择落子边角,定下了一线生机。
看着棋盘上的这微妙变数,白发老者只是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是迅速落子,再度封杀了李承乾的这一线生机。
“何必呢?这样做,能有什么意义呢?”
“我只求一问。”
然而,在这时的李承乾,却是闭上了双眸,道出了这话。
“若是有关于周敦颐的事情,李承乾,你应该去问你老爹,而不是来找一个行将就木,只能呆在皇陵讨酒打滑的老头子。”
白发老者讥讽的一笑,随后在李承乾落子之后,便是不再给对方
留有任何逃窜的余地,一子落,胜负分。
“皇权,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让人神志不清的权力,纵然是执掌与圣人之手,亦是如此。”
白发老者起身,草鞋踏入雪地之中,一道冷风刮过,老者的白发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可他们是兄弟。”
李承乾双眸死死的盯着棋盘,双拳紧握,仿佛对于老者所说的这话,他有着百般的不认似的。
“皇帝,可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私的生物了,小承乾,别说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纵然是同父同母,自小亲昵无边的兄弟,又能如何呢?与皇帝讲情感,本就是与饿虎结伴同行,他周敦颐聪明一世,本就知晓此事最终结局,可他在那日被扣押之时,可曾有过任何不忿?他早就猜出会有这么一天的了,兄弟?他周敦颐若只是一无权无能的空头王爷也就罢了,那般的猪喽,偌大之南离,还会养不起他?呵,可他不是,无论是先前近乎执掌了整个南离的兵权也好,还是如今震烁天下也罢,既然他有能,他就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
老者看向天空,也不转身,只是一人站在雪地之中,口吻则是有些落寞的,阐述出了这般的,可以说是残酷的实话了。
“杯酒释兵权,如太祖一样不好吗?这般的图穷匕见,对父皇声名,究竟会有何好处?”
李承乾的拳头爆出了青筋,他着实是不敢相信那一日自己所亲眼看到的那一幕。
数之不尽的红袍骑兵,一脸冷漠的将周敦颐浑身甲胄卸下,毫不给对方留有余地的,就将对方押了下去。
“杯酒释兵权?呵,太祖之事,自是不错,当今陛下,也确是与太祖相像不少,然,周敦颐呢?与当初石守信,王审琦他们又有几分相似?呵,周敦颐乃是皇室血脉,他的身上,本就流淌着属于南离皇室的血脉,在加之当初先帝驾崩之时,他周敦颐本就可以临阵登基,这般的往事摆在眼前,李承乾,你觉得,杯酒释兵权之事,与周敦颐身上用下,能有几分用处?呵。”
而在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之内,南离国内发生的事情,也是再度震惊了天下人。
在西坤王朝割地赔款,与南离签下了休战条约之后的没多久,身为南离军方主帅,刚为南离立下了赫赫军功的王爷周敦颐,竟是被离帝李敦民以诏书将其勒令下狱,还未等军中将校反应过来之时,周敦颐便已是被一群红袍骑士押解金陵。
而为了防止军队哗变,白家老帅,也是在这个时候被离帝搬了出来,一番周折之下,也算是稳住了军队。
不过,作为此战头灯功臣的周敦颐,如今却是押解金陵,生死不知。
而这件事情刚刚传出没有多久,在新年即将到来之前,南离方面,则是再度传出了一则消息。
叛贼周敦颐,以下犯上,拥兵自重图谋不轨,妄想颠覆皇权,贬为庶人,赐毒酒。
短短的一句话,却是出自离帝的诏书之中。
而也正是在新年的前一天,在金陵皇宫内。
一身白衣的周敦颐,看着面前托盘之中的金杯酒,也是苦笑一声后,手握金杯,一口将杯中酒水饮尽。
而极为讽刺的则是,就在托盘中,金杯酒所垫着的,便是那份加盖了印玺,对周敦颐的诏书。
“吾儿,为父最终还是未能将前路铺好,前路迷茫,可这腐朽不堪的南离,真的太需要有一个人去改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