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大荒河图 > 第七百一十七章 世子失踪

夜幕降临,在路上行进的南离这一行人,也是选择在路旁找了个地方原地扎寨准备休整一番,篝火升起之后,苦木他们这些年轻人也是各自都安排好了守夜的任务。
而周不疑这个时候,面色则是异常冷静清醒的坐在篝火旁,双眸就这么盯着篝火,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但是,从他的眼神之中,却总是能够看出来一些异样。
一旁的姬无影看到这里,也是感到有些奇怪,于是走上前来伸手拍了拍周不疑的肩膀,而后便是坐在了周不疑的身旁,对其轻声问道
“世子这是在想什么事呢?想的这么入迷。”
周不疑微微的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是怎得,自从离开了洛阳城之后,我总是感觉,心中有些空荡荡的,并且,总感觉事情并不只是如此一样。”
“哦?”
听到这里,姬无影也是眉毛一挑。
这倒是有些意思了。
“世子这啊,可能就是因为前些阵子睡眠太多了,导致许多的事情皆是积压了下来,如今在清醒之时,诸多烦心事便是接踵而来,所以才会导致如此的心理变化的,老夫的意见也很简单,那就是,世子殿下对于这件事情,最好还是放宽心一些,待得不久之后,便是可以回到南离了。”
“希望如此吧。”
周不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一对眸子里面,这个时候则是充满了对此事的担忧。
他是真的越发的感觉心里面有些慌慌的,就像是,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这种感觉,实在是不太好受啊。
“殿下。”
这时候,刚刚与张无忌交接完的苦木也是看见了周不疑的身影,紧接着,他便是走了过来。
“是有什么事吗?”
双腿盘坐在周不疑身旁,苦木认真的看向周不疑。
随后的,周不疑这便是将自己的心中所想,与苦木说了一遍。
“哦?”
听到这些,苦木也是感到有些意外。
殿下他,如今竟是如此的对此事感到忧心吗?
“师傅曾传授与我一入梦之法,可以让人在短暂的一些时间之内进入假死状态,说是灵魂出窍,可以追忆往事,殿下若是忧心,不妨试一试?”
苦木的这话一出口,周不疑这便是连忙抬起头来看向他。
“此言当真?”
“世子,这可是剑圣大人曾经传授的法子,那还能有假吗?”
姬无影这时候也是嘿嘿一笑,如此的说着。
而苦木,也是在等到姬无影的这话说完之后,对此点了点头。
”那,便试试吧。“
周不疑点点头,随后顿了顿便是问道
“需要我做什么吗?”
“只需世子殿下闭上双眸,放空自我即可。”
苦木如此说着,而下一秒,周不疑便是闭上了自己的双眸,按照苦木所说的,将自己放空。
而随即而后的,苦木这便是起身来到周不疑的身后再度盘腿作下,双手开始运转起了自身的内力,与先前不同的是,如今苦木所运转的内力,乃是他的本元内力。
“这?”
姬无影看到此景,也是对此感到有些新鲜。
这个法子,竟然要用本元内力来催动吗?
这还真是少见的很。
而在苦木双手与运转自己的本元内力之时,在周不疑的背上,也是隐隐的闪现出了一抹赤红色的光芒。
这道光芒越演越烈,随着苦木的手掌拍入周不疑背上之后,这道光芒,竟是开始凝化出来了形状。
只见在苦木与周不疑中剑,一道赤龙摇曳着自己的尾巴出现了。
“这是。”
看到这一幕的姬无影,心头猛的一震,在自己的脑海里,也是突然闪烁过了一个尘封已久的皇室密闻。
不过,虽然对此感到很是震惊,不过姬无影这也是连忙招呼来了老张,在老张的帮助下,这篝火方圆五米之内,尽数都是被老张以内力隔绝于外,使得在外的那些剑阁弟子以及一些闲杂人,都是无法看清楚篝火附近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可是赤龙,死瘸子,这可是赤龙。”
姬无影不由得喃喃自语的说着,看向那摇曳着尾巴的赤龙时,姬无影的双眸之中,也是闪烁过了一抹迷离。
而老张,也是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咽下了一口口水,不过,下一秒,他便是跪在了周不疑的面前。
不过如今的周不疑也已经是进入了如苦木所说的那般假死状态之中,所以对于周遭发生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的感知的。
“你这是作甚?”
姬无影看到这,也是想要将老张拽起来,但是老张却是死活都不愿意起来。
“姬无影,你为何还不跪下?”
随后,老张抬起头斜眸看向姬无影。
“你难道忘了你曾经亲口所说的誓言吗?”
“这,这,可是这。”
姬无影听到这个死瘸子的如此言语,在看着那赤龙,这时的他,竟是有些两难且难以抉择。
“内奸是你吧?”
不过随后的,老张的这一句话,便是让姬无影瞳孔地震,就连脚步,都是向后下意识的倒退了好几步。
老张抬起头,双眸死死的盯着姬无影。
“内奸,是你没错吧?”
姬无影面对着老张的这般询问,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但是他颤抖的手掌,却是被老张给看了一个一清二楚。
此时的苦木皱着眉头想要问些什么,但是,老张却是对他低声说道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这个老不死的,交给我就是了。”
随后,老张先是向周不疑郑重的行了一礼,而后这才是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泥土,双眸冷然的盯着姬无影。
“双龙同朝,本就是大忌,更何况,是兄弟双龙,而不是父子双龙,姬无影,你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有忠于过王爷,对吗?”
姬无影面对着老张咄咄逼人的问话,他这时候也是低下了头,不过没一会儿之后,便是传出了一阵放肆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
姬无影抬起头来,那只长满了老人斑的手掌,捋了捋自己的发丝,随后,双眸无奈的看向老张,道
“老夫是皇室供奉,虽然王爷与老夫有大恩,但,南离正统皇室,才是老夫需要去捍卫的。”
“那夫人呢?夫人对你的恩情,你也
忘了吗?”
老张向前一步,冷笑了一声后,继续道
“若不是夫人当初力排众议,让你一个老不死的家伙得以学得王府绝学心法,难不成你个老不死的还能苟活到如今?去为你心中那个所谓的皇室正统去抛头颅洒热血?呵,罢了吧姬无影,你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
“你不懂。”
然而,对于老张的这话,姬无影只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周不疑后,说出了这三个字。
“夫人与老夫简直是恩同再造,可,在报答恩情之前,老夫首先要报的,是国,皇室正统,如今是先帝亲笔诏书所传承而来,王爷虽然乃是一代天骄,可,终归不是正统。”
“所以如今两龙同朝的一幕,就是你,以及你身后的人愿意看到的吗?”
老张轻哼一声,而在前进一步的瞬间,老张也是调动着自己体内强大的内力,将姬无影的身体周遭空间压缩的全然不给姬无影任何活动的空间。
“我真的不明白,你们这些家伙,自从入了内殿出来之后,便一个一个的都是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到底是为什么?啊?为什么?难不成在你们的眼中,黑龙之身,就理应比赤龙之身要合该掌握这个帝国吗?”
老张一只手掌突然出手,一道内力轰拳,带动着强大的内力直接就是砸向了姬无影。
这一拳的力道,哪怕是八品修士来了,都得认栽,而姬无影呢?一个品阶弱的不能再弱的老头子,怎么可能能够挡下这一拳。
估摸着这一拳下去,姬无影甚至连渣子都不一定会剩下了。
可是,下一秒所发生的事情,却是让苦木有些惊讶。
因为只见面对着这道轰拳的来临,姬无影只是手指向前轻轻一点,随后,那轰拳便是瞬间消散了开来。
“呵。”
对此一幕,老张则是全然没有感到任何的吃惊。
“你果然藏得很深。”
老张踱步,随即便是要控制自己压缩空间的内力对姬无影进行进一步的压缩。
可,姬无影却是脚掌一踏,那些周遭的内力空间,便是直接破碎了开来。
不过,姬无影的力道却是控制的很好,并没有打破这方圆五米之内设下的内力屏障。
“九品,还是九品上。”
看着这一幕,老张握紧了拳头,双眸有些冷意的看向姬无影。
“九品,上。”
然而,姬无影的回答,却是让苦木心中一愣。
什么?
这个姬无影,竟然是一个,境界抵达九品上的修士?
距离至强,只差最后一个境界的强大修士?竟然会是,姬无影这个平日里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废柴的老头子?
“呵,藏得可真好啊。”
对此,老张则是冷笑连连。
他与姬无影曾经共事多年,可是,有关于姬无影的修为,他却也是从来都没有察觉出来过任何的不对劲。
先前在众人的眼中,姬无影都只是一个在修为上甚至不如苦木他们这些年轻一代的老头子罢了。
可是实际上呢?
这个家伙光是现如今展示的这一手,在实力上,就已然是不逊色于老张了。
再加上,他所说的九品上。
在境界上,瘸腿老张甚至都是不如姬无影。
“现在,可以给老夫说话的机会了吗?”
然而,姬无影随之而后的,便是如此说道。
“呵。”
不过,对于这话的回应,老张则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但是,即便是再怎么不屑的冷哼,老张现如今,也确实已经是拿姬无影没有任何办法了。
这个老家伙,境界可是比他还要高的,即便是,战力上可能与自己相差无几,但,自己也拿他没办法了。
姬无影这时,才是微微露出了一抹笑容。
“如此,便好。”
但是随之而后的,老张便是皱起了眉头,他看向四周。
内力屏障隔绝了这片篝火,可,这也只是代表着在外面的那些人看不见他们罢了,而老张他们,却是可以看清楚外面发生的事情的。
老张在这个时候,可是清楚的感觉到了一抹危险的来临。
“不要着急嘛。”
然而,姬无影这时候却是手掌一挥,自他衣袖出,一道黑色烟雾散发而出,没过多久的时间,这道黑色烟雾,便是将这道内力屏障给彻底的隔绝了下来。
看着这些黑色烟雾,老张只感觉有些不妙,然而,当他一道轰拳砸向内力屏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轰拳在与那黑色烟雾触碰到的一瞬间便是化为虚无。
这是怎么回事?
“不要白费内力了,老夫的这般手段,除非至强亲至,否则的话,纵然是九品上也是拿这个没有任何办法的。”
姬无影颇为得意的一笑,不过,紧随之后的,虽然这篝火旁的方圆五米被他以黑色烟雾彻底隔绝了视线,但是声音,却是没有隔绝。
这不,在此时,四周竟是传来了一阵叫喊声,而后没多久之后,这般的叫喊声之中,便是掺杂起来了一些兵器之间碰撞的声音。
老张听到这里的时候,面色突然一变。
“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此时已经是近乎低吼的看向姬无影,而一旁的苦木,这时候也是额头上微微冒出了一些细汗,将自身的本元内力收回之后,安顿好已经进入假死状态的周不疑,他这也是将手掌按在剑柄之上,双眸冷冷的瞪着姬无影。
“不过是,些许麾下罢了,放心,老夫吩咐过他们的,不会取任何人的性命。”
姬无影微微一笑,不过,这时候的他脸上出现的这一抹笑容,却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任何半分的和善。
“你这家伙。”
老张闷哼一声,随后,他体内那强大的内力便是爆发而出,上前一步,便是与姬无影交起了手。
不过,在一番交手之后,老张竟然是一上来便落入了下风之中。
这?
这一幕的出现,自然是绕过老张感到很是震惊。
这是怎么回事?
在姬无影将老张击退之后,看着这个死瘸子疑惑的神态时,姬无影也是不由得轻笑了一声后,开口道
“死瘸子,想不通吧?呵,你为什么会打不过我呢?原因很简单,与你这些年以来的相处,老夫早就已经是将你的弱点尽数都铭记于心,所以,在老夫实力本就压制与你的情况下,你,
又有什么本事能与老夫一战呢?”
“你。”
听到这话,老张面色陡然一变。
这个家伙。
随后,还没待得老张回过神来时,他身后的黑雾之中,竟是出现了一只手掌。
这只手掌布满了老人斑,而苦木在一发现这手掌,打算提醒老张的时候,却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一道汹涌的内力悍然打入老张的背部。
即便老张乃是九品修士,但是如此的一掌之下,也是让他瞬间丧失了战力,被击飞落在了姬无影的脚掌之下,刹那便是昏厥了下来。
“你。”
苦木握剑斩向那手掌,可,那只手掌只是轻轻一弹,苦木便也是宛若断线风筝一样,倒飞砸在了黑雾上,紧接着便是倒在了篝火旁。
“这。”
看着这一幕,姬无影的面色瞬间大变。
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紧接着便是撤下黑雾。
可,在黑雾散尽之后,就在周不疑的身后不过两米外,正站着一个浑身裹着黑袍,一只手掌伸出,而另一只手掌,则是握剑的黑衣人站在这里。
“你是?!“
姬无影冷声质问道。
可,对于姬无影的回答,这黑衣人只是一剑斩出。
姬无影连忙操控内力想要挡下这一剑。
然而,这一剑的凌冽,却就像是毫无任何抵抗似的,就将姬无影的内力屏障给击碎了开来,而至于姬无影,这也是被余威震的后退了十几步,就连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也是因为这一剑而移了位。
他的嘴角渗出一抹鲜血,姬无影深吸一口气,可是当他看向四周的时候,这般的一幕,却是让他感到愣神。
只见在这处临时营地里,此时的地面上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不少的尸体。
而青檀和张无忌他们这些剑阁弟子,这时候也是各自倒在一旁,生死不知。
看着那些奄奄一息,或者已经死去的尸体,姬无影自然是认了出来。
这些人,可都是他麾下的人手。
怎得,怎得。
全都死了?
“你到底是谁?”
”聒噪。“
这黑衣人只是摇了摇头,随之而后的,便是一剑再度斩出。
这一剑,没有给姬无影留下任何还手的余地,一剑之力斩过,便是将姬无影的生机瞬间斩灭。
自一剑之后。
姬无影堂堂一九品上,距离至强修士只差一步的顶尖品阶修士,便是自此身死道消,没有了任何的生机。
随后,姬无影的身子缓缓倒地,而他的双眸之中,则是充满了震惊。
九品上的姬无影,而如今却是被这个黑衣人一剑直接斩断了所有的生机,而这样的一剑斩出之后,这黑衣人的面色,也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而后的下一秒,这黑衣人便是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周不疑,以及那倒在地上,双眸死死盯着他的苦木。
“风不平的弟子,呵。”
一掌对着苦木拍去,内力直接就将苦木拍昏了过去。
随后的下一秒,黑衣人便是抬起手,将周不疑抱入怀中,而至于苦木,则是一只手以内力将其抬了起来,紧接之后的,他便是单腿一纵,施展轻功,很是迅速的就离开了这里。
而在第二日清晨的时候,花辞树一脸愣神的站在这处营盘附近,他吩咐手下的血滴子去四周勘探一二,而至于他,则是带着两名亲卫,进入了营盘之中。
一入营盘,那浓郁的血腥气便是扑面而来。
花辞树心中顿时就对此感到有些不对劲。
再度向前迈出一步,花辞树便是看到了一道正挣扎着,想要从地面上爬起来的身影。
他身后的那两名亲卫见到这一幕,连忙便是冲上前去,刚要将那人捆绑起来的时候,花辞树则是突然开口。
”住手。”
原来,这个想要从地上爬起来的身影,竟然,就是青檀。
“青檀姑娘?”
花辞树走上前去,蹲下身子,将青檀从地上搀扶了起来,随后,从一旁的亲卫身上拽下了水囊递给了青檀。
而青檀,在喘了几口气之后,也顾不得眼前的人是谁,只看见了那水囊之后,便是一把拽来水囊,大口大口的痛饮了一番。
待得补充了充足的水分之后,青檀这才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视线逐渐的恢复,定睛看向眼前。
“花,花辞树?”
青檀的声调有些微弱,就连面色,这个时候都是惨白的有些不像话。
“你们这是?”
花辞树看着附近这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尸体,这。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咳咳咳。”
青檀惨烈的一笑之后,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她扭头环顾了一圈四周,随后,开口说道
“我师兄呢?世子呢?”
“世子和苦木也在这里?”
花辞树瞬间一惊,连忙便是吩咐了身后亲卫赶紧去彻查整座营盘。
可是,待得半个时辰之后,在已经熄灭许久的篝火旁,青檀嘴唇泛白,脸色苍白的看着这面前站在花辞树身后的十几名血滴子,也是没有任何的言语。
“统领大人,这,并没有发现,您所说那二人的身影。”
其中一名亲卫欲言又止,不过,在他的这番话出口之后,那青檀,便是双眸一愣。
哪怕是花辞树,这个时候的额头上都是有些冷汗浮现。
这里可是中原!
可,在中原这里,南离的周王世子以及剑圣风不平的爱徒却皆是失踪不见,而如今同为剑圣弟子的青檀等一行人,则是遭遇到了如此的局面,这样的事情对于中原而言,若是无法找出来一个合理解释的话。
这这这,这可就完了啊。
”查!给我查!即刻快马将此件事传回国内,就说是我的命令,调动国内所有可以调动的人手,尽数撒出去,必须,必须要给我查出来世子和苦木的下落不可。“
在这话说出口之后,花辞树又是闭上了双眸,深思了一番之后,再度睁开眸子,严峻的面容继续说道
“另外,将这件事情火速传与赵,魏两国,无论此前如何,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花辞树希望,他们不要因为三家之间的私事,而影响到了未来的大局!”
话说到最后的时候,花辞树也已经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说了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