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大荒河图 > 第七百一十六章 此事我答应

“殿下,该出发了。”
第二日,在洛阳城外,姬无影他们这一行人也已经是全部就绪了,而唯独只有周不疑,这个时候正站在城门口,双眸不停的看着城内过往的人群,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姬无影也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上前靠近了周不疑,对其开口低声问道
“世子殿下是在等什么人吗?”
听到姬无影的这话,周不疑这才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一听这话,姬无影这心中也是感到有些疑惑了。
世子殿下竟然真的是在等人?
不过,这是在等谁呢?
自己记忆里面,世子殿下,好像,在洛阳城这里也没什么认识的朋友吧?
不过,虽然想不出来周不疑到底在等谁,但,姬无影这总不能就此离开吧?
得,反正就等着吧,让世子殿下再等一会儿,反正,这也不差这么一会儿就是了。
而后,过了好一阵子之后,却始终是没有出现那个人。
周不疑这个时候,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身便是要回到马车上。
而待得周不疑刚一转身准备迈开步子的时候,他的身后,便是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
“世子殿下如此着急吗?”
听到这嗓音,周不疑双眸一亮,随后,连忙转身。
而就在那城门口,李太白的身影则是站在那里,一脸笑意的正看着周不疑。
刚刚,是李太白说出的话?
看见周不疑转过神来之后,李太白这也是走向了对方。
“若是不着急的话,世子殿下可否与在下聊上几句呢?”
“不着急。”
周不疑微微呼出一口气。
总算是等来了,这个家伙。
而至于一旁不远处站着的姬无影,在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则是有些懵逼。
这是什么玩意?
世子殿下他,在等李太白?
不是,这。
世子殿下什么时候跟这个李太白认识了?自己这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而在姬无影这般有些愣神的眼神看向一旁的老张时,老张这也是对此感到很是疑惑的。
不对啊。
这几日,自己可是一直都跟在世子殿下身旁的,这,在自己印象里面,这个李太白与世子殿下,倒是没有交流过几次啊?
这,如今这怎么,世子竟然在等李太白?
而在他们二人的身后,苦木这个时候,也是跳下了马车,站在了他们二人的身旁。
“我倒是没想到,世子殿下,竟然还真的会在这里等着我。”
李太白微微一笑,言语之中,也是对此感到有些意外。
“能与苦木哥打成那副样子的家伙,我自然是很愿意等着的,只不过,我原本还以为,今日是等不到你了。”
然而,周不疑的这话刚一出口,李太白则是摆了摆手,并说道
“哪有的事啊,不过,若是世子殿下刚刚少等一些时间的话,这说不定,还真就见不到了。”
李太白的笑容,在这个时候也是充满了和善,全然看不出来先前在擂台之上的桀骜。
“那也多亏了这多等的一会儿。”
“既然世子殿下赴约了,那么作为交换,在下,也将履行诺言。”
李太白翩翩一笑,一身白衣的他,在一阵微风吹过的时候,也是有着一抹温润如玉公子哥的样子。
“唔,其实,怎么说呢。”
听着李太白的这话,周不疑这时候,竟是陷入了纠结之中,欲言又止了半天,最终这也是没有吭声说出来一个所以然。
“世子殿下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我皆是听着呢。”
然而,李太白对此却是微微一笑,其看向周不疑的眼神里面,也是闪烁过了一抹异样的感情掺杂在其中。
“这样啊?那,那我就直说了。”
周不疑咽了咽口水之后,这也是伸出手挠了挠头,随后,便是看了一圈四周,这才对李太白低声开口说道
“你不是那个什么,东海七星剑的传人吗?就是说,能不能,教教我剑道?”
“什么?”
听到这话,李太白的第一反应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
“就是,教教我剑道,可以吗?”
然而,周不疑这时候却是双眸很是认真的看向李太白,眼神里面,也是看不出来有半分的虚情假意。
“这。”
李太白这时候可就有些不理解了。
您这世子殿下,倒是怪会玩啊?
找我教你剑道?
拜托,你这,就在前面那站着的三个人里面,可就有一个剑道比起来自己只会更强的家伙站在那呢。
你这不去找苦木那家伙教你,却反倒是让我一个他的手下败将来教你剑道?
这我是真的有些无法理解了,是我脑子有些笨,没有听明白这话的意思是什么,还是说,你这位世子殿下脑子不太好使?
这般的舍近求远,到底是为了个什么?
而周不疑这个时候看向李太白的眼神里面,也是闪过了一抹尴尬,他无奈的苦笑了一番之后,这才是继续说道
“实不相瞒,其实,就这件事情,虽然你估计心中会感到很不理解,但是,这确实就是,我想让你办的事情。”
呵呵。
李太白这个时候,是真的感觉,这位南离的世子殿下是不是在故意戏耍自己。
让自己去教导他的剑道?
就算自己现在是剑尊的境界,就算是自己现如今的身后是东海七星剑的传承,那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教你这位世子剑道呢?
你们南离,可是有着一位剑圣在那里呢,我李太白现在一个五品小剑修,这是有多大的脸,来教您剑道?
但,李太白的心中虽然对此感到很是不理解,不过,在看着周不疑看向自己的眼神时,李太白这也是难免的有些感到不太对劲。
这眼神看着,这位小爷也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的架势啊?
可,这明明不是开玩笑,但是这小少爷说的这些话,在自己耳中听来,却怎么这么
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似的。
“世子,我这也就给您交代个实底,就这件事情而言,我本人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但是,您真的想好了吗?
”这是什么话,我定然是想好了这件事情,所以才会来与你说的。“
对此,周不疑则是有些诧异。
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若是没有想好的话,会如此诚恳的与你再三的提及这件事情吗?
拜托,他周不疑可不是那样的人。
“嗯,行,我相信,我自然是相信世子殿下说的这番话的,只是,世子殿下,这件事情,您问过其他人对此的意见吗?”
李太白苦笑了一声。
自己自然是对此事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说到底,这个周不疑虽然现如今他也是没有看出来有多少的天赋,但是,这位小少爷的身份却是不简单,所以啊,若是真的能让自己成为这小少爷的剑道师傅的话,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拒绝的理由的。
但,这件事情,真的不是这小少爷的一时兴起吗?
“这事,你大可放心。”
然而对此,周不疑却是如此说着。
“这件事情待得回到南离之后,我便会派遣家中人手与老爹知会一声,到时候只需要将你的身份摆出来,相信我老爹也是不会拒绝这件事情的。”
周不疑微微一笑,仿佛对于这件事,自己是胸有成竹似的。
“嗯,这样啊。”
然而,听着这番话的李太白,面色却是变得有些精彩。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意思也就是说,这位世子殿下直到如今,还并没有将这件事情与其他任何人讲起过?
呵,呵,呵。
拜托啊,这不是。
李太白还真是,想哭这时候也哭不出来。
怎得感觉,自己就像是入了坑似的,这般的,奇怪啊。
“哎,你也可以放心一些的,其实这也并不是真的让你传授我剑道,只是,挂个名罢了,只需要你点头答应下来这件事情,一切也就都好说。”
不过,周不疑这时候说出的这话,则是让李太白变得更加疑惑了。
这话又是一个什么意思?
并不是让自己真的去传授这小少爷剑道?而是让自己挂个名?这,这是什么鬼?
“事情是这样的。”
随后,周不疑便是缓缓给李太白解释道。
原来,周不疑自从在被确认周王世子这个身份之后,在南离国内,这也是引起了不少人的仇恨。
毕竟对于不少人来说,周敦颐,也就是周王爷的存在,已经是站在了他们利益的对立面,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们也就是并不愿意看到周王府有着一个,正儿八经的世子这样的第一继承人出现。
而这些事,周王爷自然也是了然于心,所以对周不疑的交代之中,也是掺杂了这些。
而其中在周不疑被安排进入金陵皇城上书房内陪伴诸位皇子读书这件事,也就是那些家伙想要搞出来的事。
虽然这道命令是离帝下的不假,但是这道命令的背后,却是摆脱不了那些家伙的暗中推动。
换句话来说,若是没有那些家伙在暗中推动这件事情的话,周不疑,这也并不见得会被推去上书房当了皇子伴读。
看起来这对于周王府来说,算是一件好事,但是实际上呢?
周王爷的封地可是在商州境内,作为一个外地藩王而言,留在京城如此多年,靠着也就是皇室将一个宗正的位置安在了他的身上,所以这才使得将把这位周王爷困在了金陵城内,无令不得随意外出。
一个外封藩王,若是被一直困在京城内的话,这代表着什么?
无非就是代表着两种可能。
第一,当今帝君想要将这位王爷给解决掉,而现在很明显,若是周敦颐的话,虽然说他碍着了很多人的路,也挡住了很多人的利益,但是如今的离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对他下杀手的,不因为别的。
只因为,这位周王爷的本事,是他的保命底牌。
开玩笑,能够名震天下,让中原诸国都是为之胆寒的南离名帅,这样的一个人物,活着的他,明显比死去的他,要更有价值。
那么,周王爷属于的,就是这第二种可能了。
能力太强,惹得帝君的担忧,所以这也就只能将其困在京城,让其呆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的话,才会将其放出来。
而如今的这场大战,这才是让这位周王爷得以外出金陵。
然而,即便是外出,这位周王爷在最开始与东巽大军交手的时候,手中也就只有那些许的商州守备军而已,除此之外,金陵方面可是没有给过他多少实质性的援助。
这般的行为,无非就是担忧这位周王爷拥兵自重,万一这要是拉起了反旗的话,对于李敦民而言,这可实在不是什么好消息。
所以,用一个宗正的位置,将周敦颐狠狠的拴在金陵城内,这才是对于他而言,最好的安排。
但是,如此的安排,在周不疑被确认世子身份之后,便是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周不疑的身世可实在是不简单。
他的父亲,不用多说,这可是名震天下,南离如今现存唯二的名帅之一。
而他的母亲呢?
那可是南离自从建国以来至今为之的第一奇女子,其手腕和本事,若是生为男儿身的话,那可是妥妥的一个英雄人物。
别的不说,就光是将商州那片原本近乎偏僻荒僻的地方发展到如今的这般地步,这份功绩,就足够封侯拜相。
这样的一个身世,再加上如今周不疑的世子身份,可以说,自此之后,周不疑在无形之中,在南离帝国内,也是有了一批在他背后时刻拥护他的支持者。
远的不说,就光说苦木。
苦木虽然年少,但是,他却是周不疑母亲的门客之一,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周不疑对于苦木来说,代表着的,也是他曾经的那位主公。
虽然现如今苦木始终都是没有将这份话说透,但是,明眼人却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生性淡薄的苦木,对周不疑这个小孩子,却是关爱的很。
任何事情,都不愿意让周不疑去冒险。
所以,在这般的背景和地位之下,周不疑在南离如今不少人的眼中,也已经是隐隐的成为了一个威胁。
他们是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周王府这个势力,在百年之后周敦颐离世时,会有一个人可以将这份遗产尽数的继承下来。
周王对于南离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这般的影响力之大,已然是远远超过了一个王爷该有的影响力。
甚至于在南离十三州之中的商州境内,有关于周敦颐的声望和影响力,那更是一度盖过了南离皇室。
好家伙,这可实在不是一个好苗头啊。
皇帝这种生物,怎么可能会容许,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一幕发生?
毫不夸张的说,若不是因为现如今的南离还需要周敦颐的话,就周王爷的这影响力,早就是被李敦民给杀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等等。
你说李敦民如今的这个皇位还是当年周敦颐大力扶持他坐上去的?
是,没错,当年确确实实是有这件事情发生,这不假,但是,现如今这都多少年过去了?
皇帝这种生物,你觉得他会有什么儿女情长需要出现吗?
任何一个皇帝,从本质上来说,都是无比自私的,他们所拥有,所掌握的权力,是绝对不会愿意与任何人分享的,哪怕那个人是他的兄弟,是对他有恩情在先,也是如此,这是无法改变的一个本质。
所以,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发展,这也就使得在这些年以来,南离国内一些大臣或者说是世家想要对周敦颐使绊子,下黑手的时候,李敦民都是没有任何阻止的意思,反而在背后,还屡屡推动了不少次。
你说他忘恩负义?
他李敦民可是皇帝,忘恩负义?这种事情,这种词,压根就用不到皇帝这种生物身上。
不过,这件事情,周敦颐在背后,自然也是察觉出来了的。
只不过,察觉出来,虽然是察觉出来了的,但是对此,他又能说些什么呢?
反抗?
若是他要反抗的话,那可就代表着,他要站在皇帝的对立面。
而皇帝的对立面是什么?
乱臣贼子,反贼。
这就是让他周敦颐去背叛南离这个国家。
他会做出来这种事情吗?自然是不会的,周敦颐,最见不得的,就是看见自己如此保护下的南离遭受到任何的迫害,现如今,这也就更别提让他去与背叛自己保护了这么多年的这个国家了。
所以,这些年以来面对着那些人对自己下的绊子,周敦颐始终都是一声不吭,只要是没有触及到自己底线的话,他就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忍一时风平浪静,这么一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再加上,那些家伙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无非就是削弱他手中的一些权柄罢了。
这些权力,自己本就不在乎,就算是尽数都给出去,那他也是能够接受的。
只是,周敦颐如此水泼不进,火烧不动的架势,却也是让那些家伙感到有些技穷了。
一番技穷之下,他们这也是将目标换了一个方向。
得,既然对您老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话,那,敢问您老的小儿子又会是如何呢?
没错。
那些人,也是将下一个的目标,从周敦颐的身上,转换到了周不疑的这里。
呵,周不疑左右不过就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他们这些家伙,莫非连一个小孩子都搞不动吗?
所以,也正是因为这个想法的产生,这也就导致了,如今周不疑所要面临的险境,也就变得越发危险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层危险,对于周不疑来说,尚且是需要有人帮助他,才能度过的。
而这第一个帮助他的人选,周不疑的老爹,也就是周王爷,也是给他挑好了。
北上中原的这段日子里面,最好,能够找到一个南离之外的剑修担任他的剑道师傅。
可莫要看这个法子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是实际上,这也是周敦颐精心给周不疑想出来的一个解决的法子。
周不疑的剑道师傅,这是已经引起了南离国内很多人皆是注意的一个位置。
而周不疑的实际天赋,在如今的南离而言,那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宝贝,这件事,风不平也是与周敦颐聊过了。
所以,在剑道师傅这件事情上,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马虎。
若是让国内那些家伙给周不疑安排上一个师傅的话,嘿,有关于周不疑的天赋,那可真不一定能够隐藏下来了。
而若是挑选一个在证道大赛之时的天才剑修担任这个位置的话,只要对方的身份足够高,且不是南离人的话,只是起到一个挂名的作用,这也就可以在无形之中,保护好周不疑的天赋不被任何人所发现。
而李太白,明显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而若是将人选换成苦木,他们这些人的话。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更何况,苦木从根本上,可是南离人,若是由他来担任周不疑剑道师傅的话,国内的那些家伙,不知道有着多少种的手段能够刺探出来有关于这件事的底细。
开玩笑,这要是真是被那些人给刺探出来了的话,那周不疑的未来,可就危险的不行了。
国内的那些家伙,一个个的暗藏祸心这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
而至于更深层次的一些原因,周敦颐也是并没有与周不疑多说一些什么。
终究周不疑只是一个小孩子,对他说的太多,可并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即便如此,周不疑也是从心中就是明白,这件事情确实是马虎不得,所以在他这几日的物色之下。
李太白这个家伙,也就非常符合自己老爹所说的那个人选。
东海七星剑的传人,这个身份很高了,很不错了,虽然自己在此之前不怎么了解,但是通过先后几个人的讲解之后,他这也是知晓了这个身份的不简单。
而周不疑这大致的将自己的事情简略了不少内容,与李太白讲述了一番之后。
李太白这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此事,我答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