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国公凶猛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差那么一丝丝

此时的祖茫并不知道被人盯上了,毕竟战场上太乱了,乱到大家都打到了一起,甚至还会时不时发生误伤之事。
况且这一会的祖茫也来不及去考虑其它,他正与面前的野战军骑兵杀到了一起。
几乎都是异族骑兵组成的野战军骑兵,他们拥有着与异族同样的缺点,那就是不会团结,不知如何利用群体的力量与个人交战。正因为此,当异族遇到了异族的时候,打的可谓是十分的激烈。
原本应该是你们一群人冲来,你们一群人冲去的战场,硬是被他们弄成了比武擂台,大军交战变成了捉对厮杀,大有一幅以一对一,谁参乎谁就是耍赖的模样。
以一对一,祖茫是不怕的,若非他英勇善战的话也不会成为公孙家族的领兵将军了。而凭着手上的工夫,这一会的时间里,他以以一对一的方式已然连杀了三名野战军骑兵,现在对上的正是第四人。
手中的弯刀再一交劈闪而过,从野战军骑兵的胸前划过,带起了一篷鲜血的同时,对方应声落马而下。随后一旁看热闹的又一名野战军异族骑兵举刀杀了过来。
大家都遵守着规矩,一幅打不过你也要累死你的模样,这让远处而来看着这一切的周金文是气怒不已。
明明这里的野战军骑兵占据着人数优势,大可以一拥而上,解决了这位北狄将军,但他们并不这样去做,而是用着勇士决斗的方式,当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脑子进了多少的水。
心中骂着那些野战军的营连长,不知好好的教育下面的战士,使得损失太过于巨大的周金文带着一千重骑兵如火车到来般一路撞击而来,迅速的接近着祖茫所在之地。
祖茫的一旁,一名野战军连长正与一名北狄骑兵交着手,他当然也看到了发生在祖茫身边的一幕,他也曾不止一次的大喊着让大家一起上。但这喊声并没有太大的用处,这些骑兵都是各族之人汇聚到一起,并不会配合,一起上反而更乱。
无法一拥而上,几个族群组成的骑兵队伍无法发挥着人数和群狼战术,想着这般下去,就算是胜利了,最终也会是惨胜的时候,一支黑色的钢铁洪流出现,让这位连长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周金文一路披荆斩棘而来,终于还是来到了祖茫的身边。
他们的到来,一路上不知道冲撞到了多少的北狄骑兵,其势如天,自然也就被祖茫所看到。手中的马刀用力一抬,将对面的那名骑兵双臂架起,接着迅速下落横刀划过,喷出了一道红色的鲜血,又杀了一人的祖茫是策马回头,向着身边的一众亲兵喊着,“所有人听令,杀过去!”
祖茫所指的正是周金文所在的方向,他是看出了这支队伍的不凡,也看出为首的周金文应该是一名将军,是想来一个擒贼先擒王。
“百人为一队,呈箭矢阵形先后出击!”同样看出了祖茫的不凡,周金文一边下着命令,一边举起了亮银枪,双腿猛然用力一夹,战马向前飞驰奔去。
此时的整个木吉城下早已经战成了一团,敌我混到了一起,在数里长近十里宽的城门前游斗着。周金文与祖茫的这一处战场不过就是其中之一而已,但却代表着两军此时的最高战力,不管谁胜谁负意义深远。
唐傲这一刻就拿着千里镜在观望着这一幕。
他虽然不知道祖茫的身份,但目光一直在关注着周金文,当发现对方在一阵猛冲打乱了北狄军队形之后就停了下来时,他便猜到是在寻找对方的主将,最次也是有价值可杀之人。
这一点上,唐傲曾在龙院的战事高级学员班中不止一次的讲过,打仗就要擒贼先擒王。对一支军队而言,统兵的将军就相当于一个人的大脑。
那请问,若是一个人连脑袋都没有了,还怎么指挥其它的器官,还怎么能够活下去呢?
周金文做为团长,还是撼山卫的的团长,带领的又是最精锐的重骑兵,自然是去高级学员班中上过课,也听过唐傲的这一番教导,那他停下来寻找的应该就是敌人的大脑。
唐傲所猜的不错,周金文直奔向祖茫而来,就是感觉此人不凡,或许有价值,这才决定动手。在他的领导之下,一千重骑兵呈十队冲来,一路所至,无人能拦,位凡是挡在他们行进路上的北狄骑兵,要么然就是被他们撞飞了出去,要么然就是被亮银枪划过了身体,由马上摔下。
总之就是一句话,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重骑兵冲锋,没有人可以挡的住。
周金文队伍的强横于这一刻表露无疑,看在了祖茫的眼中,也让他神色间多了几丝的凝重之意,但他并没有退缩。或是他也知道,即然被人盯上了,也无处可退了。此时的木吉城吊桥早已经被收了回去,除非他可以杀的吉州军大败,不然的话,是断然回不去了。
那凭着这两万北狄骑兵能杀败吉州军主力吗?
显然是不能的,所以说祖茫已然是陷入到了九死一生之境,或许他可以动手擒下对方的主将,拿下正向他冲来的周金文也就成为了他唯一的机会所在。
形势由不得祖茫不去拼命了,这一刻他是全神贯注,同时也在催动着跨下的战马,俨然一幅要与周金文拼命的架式。
双方都在催动着战马,距离也是越来越近,在唐傲的千里镜中,两人终于带着各自的兵马撞击到了一起,接着在千里镜里就见人影一闪,随着周金文手中的亮银枪突然刺去,那迎面的战马之上便没有了人影。
“嗯?”
看不到祖茫了,唐傲心中便生出了不好的感觉来,他可不认为周金文寻找的目标会如此之弱,连一个回合都接不下来。
事实证明了唐傲的猜测,就见接下来一道人影突然由原本空着的战马之上窜起,接着马刀向前猛然一划,向着周金文的身上就砍了过来。
感情祖茫在刚才将身体突然间掩于马下,硬是靠着娴熟的马技躲过了那致命一击。接着突然跳出时,出乎了周金文
的意料,随即再发起属于他的攻击。
周金文的确没有料到,他还是有些低估了祖茫的马术。如今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马刀划过自己的手臂,并继续的向着胸前划来。
刺啦...
有些刺耳的声音于耳边间响起,那马刀也在周金文的钢制锁子甲上留下了一道印痕。
“什么?”
原本脸上还露出了自得之意的祖茫,这一会双眼瞪的是有如铜铃一般。
这还是祖茫第一次与吉州重骑兵交手,虽然之前听人说过吉州军的铠甲非常的坚韧,尤其是重骑兵的铠甲,那可是连马刀都无法破防的。
眼见为实,像是这样的说法祖茫是不会相信的。要说他手中的马刀也不是凡品,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打成的,也是十分的坚硬,他不信有什么样的铠甲会让他的马刀砍不进去,伤不了人。
可是眼下,真实的一幕就发生在自己的面前,这一刻是由不得他不去相信了。
战场之上,形势随时再发生着变化,往往电光火石之间便不知道多少的人头落地。就似是刚才周金文那一愣神的时间,便给了祖茫出手的机会。而现在他一愣神,自然也就给了周金文反击的机会。
亮银枪于半空中挽了一个花,接着即垂直一般的落下,改枪为棍向着祖茫的肩膀上就砸了过来。
这也是时间紧迫,由不得周金文变招了,不然的话,他一定会是改砸为刺,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出亮银枪的威力来。
亮银枪落下的太过突然了一些,祖茫根本没有时间反应,只能任由那枪身砸在肩膀之上,引来了一记骨裂之声。
左臂竟然就这样被砸废了,强烈的痛苦感让这一会的祖茫整个面色都变得狰狞了起来,也让他内心中凶猛的一面彻底得到了爆发。
“啊!”
一声发自于心底的怒吼之声下,祖茫再一次将马刀高举,猛向着周金文的带着铠甲的面部上就劈了过去。
这一次的祖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刀锋也在他的巨力之下猛然而落,最终硬是砍进到面甲之上。
当!
周金文眼看着那马刀由双眼之间切入,在距离眉眼间只有半公分不到的位置上戛然而止。
不是祖茫不用力,实在是刀入此处已然是极致。那面甲果然十分的坚韧,夹住了刀锋,让他再也动弹不得。
看着差那么一丝丝自己就会胜利了,祖茫的眼中尽是不甘之意。但当他想要将马刀用力拔出,再砍一下的时候,周金文动了,伸出的亮银枪向回一抡正砸到了祖茫的腰上。
巨大的力量之下直接将其从马上击落,扑通一声结实的摔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周金文确早已以冷汗流了一身,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有兵器可以嵌入到面甲之中,这他才知道,原来力量足够大之下,面甲也并不是万能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