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国公凶猛 > 第八百三十四章 不够团结的北狄骑兵

南城门之外,北狄骑兵出城的速度竟然如此之慢,大大出乎了唐傲的意料。不知何时,总参的次长卫超已然来到了唐傲的身边,“院长,这是一个好机会呀。”
唐傲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趁着对方立足未稳的时候杀过去,弄好了,可以直接追着北狄骑兵的屁股杀进城中,这样的话,所谓的城楼就在没有什么用处了。
但如此一来,接着要面对的就是巷战。
自古以来,打仗最惨烈之地唯巷战莫属,怕是接下来不死上几万人是攻下不木吉城了。而在这里死伤太多的话,接下来拿什么力量进攻北狄王都石勒城呢?
还有一点,小金它们已经升上了天空,现在想与它们联系也做不到,怕是很快天空中就会降下更多的天雷。那个东西可是不分敌我的,一旦若是在城内四处爆炸的话,会是什么结果?
那自己人也要被炸死炸伤不少的吧?
想来想去,唐傲还是摇了摇头,“是机会,但不是好机会,还是按着之前制定的作战计划吧。”
唐傲考虑再三后放弃了趁机入城的机会,卫超闻言便退了下去,他知道这是院长担心战士们入城后会死伤太大,宁可多费一些的天雷,也要减轻损失。
只是天雷的造价可是不低呀,尤其是三代和四代天雷的价格。说起来这就是唐傲弄出的东西太多太赚钱了,若是换成其它的藩王怕是绝对不舍得这样去做。
不过就是死一些人而已,大乱之世,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只要有粮食还怕召集不到军队吗?
这便是唐傲与其它藩王不一样的地方。可正是因为这份不一样,唐傲的身上闪烁出了人性善良般的光环,这更加让人信服,让人愿意为他去卖命。
这一会的时间里,北狄骑兵已经出来了大半,虽然还在鱼贯而出,但明显不似之前那般的混乱了。而就是这个时候,骑于马上的周金文拿起了手中的亮银枪,向前猛然一指,高声的喝道:“猛虎团的将士们听令,冲锋!”
周金文是不会等着北狄骑兵列好阵势在冲上去的,那样的话,岂不是给了敌人以准备的时间?
而之前没有发起冲锋,他也有自己的算盘,那就是冲的太早的话,容易把其它想要出城的北狄骑兵给吓回去。现在好了,对方的骑兵冲出了一大半,那正是冲击的最好时间。
周金文下达了全军冲锋的命令,五千早就等待不及的重骑兵们是分批次的向前方奔涌而来。如果说普通的骑兵重量只有两千斤左右的话,那重骑兵至少还要重上数百斤,当这么大一股子力量向前而冲的时候,大地也因此而变得似是巨烈般震颤了起来。
重骑兵发起冲锋,不似是轻骑兵那般,又是强弓远射,又是近处用弩的,他们讲究的就是一力破万法,讲究的就是将全身的重量压下去,冲跨对方。
随后在借用着武装到牙齿的装备,来一个孙猴子大闹天空。
重骑兵发起了冲锋,只有三四里的距离而已,让他们来到北狄骑兵面前的时候,正是脚力最壮之时,随后一道道黑色铠甲冲入到敌阵之中,有如一道巨型的钢铁洪流一般,冲入敌阵,势不可挡。
北狄骑兵最前面的就是那一万老弱,面对着冲来的五千重骑兵,在看到数量还不如他们的时候,一个个北狄骑兵还双眼放光,认为自己立功的机会来了。但当重骑兵冲入到他们的阵营之中,将他们撞的人扬马翻,而他们的手中的马刀落到了那些重骑兵的身上,却是连防都破不了的时候,他们才知道面对的是怎么样的一个敌人。
当同样挥刀,你杀不了对手,对手却可以轻易的将你致于死地的时候,这一战其实便已经是分出了胜负。
一万老弱骑兵,最初的时候还会挥刀而砍,脸上还能看到激动之意。但是当发现这样做完全无用,相反人家的亮银枪一旦刺来或是划来的时候,却可以轻易的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一道致命般的伤口时,他们开始感觉到害怕了。
重骑兵一出手,在最前面的北狄骑兵便成排般的向马下掉落,成排的倒去,鲜血布满一地。
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发生在那些北狄老弱骑兵的面前,当鲜血飞溅到他们一身,当一具具尸体被撞飞掉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军心在这一刻开始出现了巨大的动摇。
北狄异族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不假,比之乾人他们更为勇狠,也更为善战一些,这一切都是环境造成的。
生活在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之中,一个人便是想不强大都不可能,即便是为了自保也要露出凶狠的一面来。
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同样十四岁大的孩子,乾人是很难打的过一名北狄十四岁大的孩子。甚至有时候就是两三人都不如人家一个。因为乾人知礼,他们的生活环境让他们露不出那凶狠的一面来。
可正是因为太过凶蛮,甚至太过崇尚英雄,也让北狄人有着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够团结。
他们不会轻易的去服人,他们更多的是看重个人的武勇和力量,并不知道一根筷子与十根筷子的区别。
也许随意的挑出一人,他们都很勇敢,很勇猛。但若是很多人聚在一起的时候,反倒无法发挥出应有的战力来。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吧,在他们的身上,一加一可能不等于二,只等于一点五或者是更少。
这也是为何异族都是看似很强大,但真正能威胁到中原的汉人却依然很少的原因所在。就像是那被称为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他便是知道了团结的重要性,因为团结,他的骑兵才能创造出那般的辉煌的成绩来。可当他死后,后人不再团结,强大势力瞬间战力消失了一半不止。
北狄自然比不了天骄的,他们只知道各自为战,发挥不出群战的威力来。当面对着能力比他们更强的猛虎团重骑兵的时候,他们骨子里崇拜强者的思想开始作祟,让他们没有了勇气与胆量在与重骑兵一战。
连胆量都没有了,便等于一支军队没有了魂魄,这样的军队你还能指着他去打胜仗吗?
北狄骑兵在双方交战不足一刻钟之后便开始出现了混乱,尤其是他们看到在重骑兵身后,还有一万多的轻骑兵杀来时,更是连最后一丝抵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了。
在这些北狄骑兵老弱眼中,吉州军骑兵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便是去反抗也不会起什么作用的程度。
前军一乱,这让后面的祖茫顿时生出了不好的感觉。
原本他想的是用这些老弱去消耗吉州骑兵的锋锐,等到他们对方战成一团实力都有消耗的时候,他在突下杀手,座收渔利。但万不曾想到的是,一万老弱竟然如此的无用,不仅挡不住吉州骑兵的兵锋,相反士气大落,大有溃败之势。
一支骑兵,可以进自然也可以退。但退的时候只能是有序的后退,败退的结果就很吓人了,而一旦溃败的话,那结果更是让人不敢去想像。
倘若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所带的一万精骑难免也会受到影响。这可不是祖茫想要看到的结果。“快,冲上去,挡住吉州骑兵的冲锋势头。”
祖茫大声的喊着,同时也是身先士卒带着一众亲兵向前猛冲而来。
战场之上,将军的作用还是很大的。很多时候,将军败了,没有了指挥力量的一支军队便是连平时的三成实力都使不出来。
相反,很多时候,将军足够勇猛的话,那真的是可以力挽狂澜。
就像是人们所说的,一头狮子带着一群绵羊可以打败一头绵羊带领的一群狮子是一样的道理。
祖茫身先士卒,冲了过来,的确是给混乱的北狄骑兵以莫大的勇气,让不少人心神开始镇定,准备起了反击。
周金文团长可谓是身经百战了,战场上的任何变化都难以逃过他的双眼。刚才还要形成溃败之势的北狄骑兵突然间似乎又有了战意,这一切都落在了他的眼中。
举目望去,他在寻找着这其中的原因。如果不把原因搞清楚的话,弄一个不好大胜之势就会被改写,最起码胜利也不会那么容易,弄不好自身就会有较大的死伤。
这般一看,扫视着战场还真就让周金文发现了可疑之人,正是穿着一身铠甲带着近百亲兵猛冲而来,且已经与野战军轻骑兵战到一起的祖茫。
北狄很穷,他们根本就不会制铁,使得铁器在他们眼中一向是非常值钱之物。如此一来,铠甲对他们而言也是绝对的好东西。
就像是平时的北狄骑兵,一般也就穿一身布甲而已,多数是却是连甲胄都没有的。而但凡是谁可以穿上一套防身的铠甲,那不用说,定然是属于将军级的人物。
穿着暴露了祖茫的身份,也让周金文盯上了他,随后这位猛虎团长便将手中的亮银枪一指,指向着祖茫所在的方向大声的喊着,“一营的儿郎们,随本团长一起杀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