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备前宰相 > 第四十二章 南九州决战(六)

佐久间盛政带着秀家一路向松尾城走去,在路上不断讲述着自己这边的经历,待快到松尾城时,故事基本讲完了。
松尾城是丰臣秀长在日向的大本营,秀家一路所见,从延冈町一直到松尾城一只有运输队运输军粮和物资,这些物资都是秀长早就备好的, 从伊予源源不断的运输到日向来。
佐久间盛政带着秀家来到松尾城下,向秀家发出邀请道:“殿下从丰后长途跋涉而来,不如就在松尾城好好休息一番吧,我已在城内为殿下整理出休息的屋敷,请殿下随我移步。”
“是吗,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从那日佐伯城出城以来,沿途都是山道峡谷, 秀家确实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休息。
因此将军势交给冈利胜利和黑田官兵卫处理后,就带着众人跟随佐久间盛政的指引前往各自的屋敷休息。
“混蛋啊!快把我放出去!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关住你爷爷我嘛!”
秀家走到半途,突然被一阵隐隐约约的咒骂声吸引,驻步在山道上向声音的来处望去。
感知到自己身旁的秀家停下了脚步,也听到声音的佐久间盛政有些尴尬对着身边的武士呵斥道“混蛋,还不让他赶紧闭嘴!打扰了殿下休息怎么行!”
那名武士接了命令匆忙向声音处跑去,随着一阵哀嚎,刚刚的喧闹声再也没有传来。
尽管已经听不到声音了,秀家依然好奇的问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佐久间盛政将秀家询问,深怕是自己打扰了秀家,略带歉意的回应道“惊扰到殿下了,实在是在下的罪过,那边是关押自岛津家俘虏的武士地方。
有一个名叫中马重方的家伙伤重被俘, 可是他一醒过来就叫嚣要把他放出去追随岛津义弘,一点都没有身为俘虏的模样,搞得我们自己都很头大。”
中马重方此人秀家过去似乎有些了解, 在绞尽脑汁思索一番后仅仅搜刮到他是岛津家第一大力士和对岛津义弘的忠诚上来。
传闻他的父亲中马大藏本是一个低级武士,侍奉萨摩国市来乡的地头比志岛国贞。
历史上的他因为一路勇勐的表现被岛津义弘看在眼里,因为在丰后之战中与自己主公比志岛国贞闹得不愉快而被解除了知行和俸禄, 并被命令在肥后的家主的蛰居反省。
在这短时间, 岛津家的战事一路败退。
听闻前线战局不利的中马重方从蛰居中跑出来,扛着一杆枪就去找岛津义弘参战,因此得到岛津义弘的重视。
关原之战时,随着岛津义弘决死突围,并一直从伊势返回。
彼时追兵就在身后,岛津义弘劝说他丢弃马印一起逃走,被他以“马印是主公的精神”所拒绝,就这样一直扛着马印回到了九州。
因为这一功绩,作为关原之战西军参战的他,在战后依然被赐予了50石的知行,以此来表彰他的功勋。
大力士这种称呼在日本是比较少见的,因为天生的基因影响和普遍的营养不良,日本人的身高和力气都特别小。
因此,这样一位在历史上留名的武士,也引起了秀家的注意。
听到佐久间盛政的解释后,秀家并没有继续向前走向自己的屋敷,而是扭头走向刚刚那名武士离去的防线。
佐久间盛政很快明白了秀家的意图, 虽然多少有些尴尬,但是对于秀家他是决然不敢有丝毫忤逆的, 也就转身在他前面带路了。
日本城很少有“监牢”这种东西, 因为根本不需要长时间关押人,对于普通的犯人基本上都是直接砍了了事,对于武士阶级来说只有切腹和释放两条路。
因此一旦需要短暂看押犯人的情况,都是将一个不太常用的杂物间整理出来,将人扔到里面了事。
松尾城内的看押犯人的地方倒是有一番意思,那个环境与其说是仓库改建的监牢,不如说本来急速监牢一直以来用来作为仓库使用。
因为松尾城依山而建,这座仓库所在的位置在二至丸的一处山凹中,建造了一个半地窖似的房子,房子的地上建筑和低下建筑都是原本的仓库。
在岛津义弘突围之后,有许多岛津家的武士被俘,其中身份较高的被安排在了地面上的建筑物内,而身份低的统统被扔进了地窖中。
这么多天下来,吃饭拉屎撒尿都在窖中解决,里面早就已经变得污秽不堪了。
像秀家这么高的身份自然不可能亲自下地窖见他,佐久间盛政在仓库边上找了一间屋敷,让秀家在屋内等候,命人将中马重方提了出来。
引人注意的是,提人的几名足轻的脸上还有淤青,看来中马重方确实有些手段,这么多人都不一定能见他看押下来。
中马重方是一个壮硕的青年,尽管身高只有1米6左右,但是手臂的腱子肉即便透着布衣依然清晰可见。
在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即便是像秀家这样的大名都不一定能吃得很好,很难理解是什么让他长得这么彪悍的。
中马重方岁岛津义弘征伐丰后可以说是败退而回的,沿途与秀家一样都是山道,根本没有机会清洗一番,出山之后又马上和丰臣秀长打了一仗,战败后被关在了地窖中数日。
这就使得他的身上散发着多种味道混合发酵的味道,即便秀家离他很远,都能问道他身上的臭味。
此时已经5月,天气渐渐炎热,他的周围此刻已经围满了苍蝇。
“听说你在五赖川一战中非常勇勐啊,你的手上又5名武士的首级,足轻倒在你手上的更是不计其数?”
这些情况都是佐久间盛政告诉秀家的,中马重方作为一个低级的不能再低级的武士,本来应该和被俘的足轻一样,充当运输物资的苦力去。
之所以能被囚在松尾城内,就是因为他的好战和力气大,寻常的看守分队根本治不住他,因此才被提级看押起来。
至于这样的刺头为什么没有一刀砍了,可能也是因为看到了他的能力,起了爱才之心吧。
听到秀家的呼唤,中马重方有些吃力的抬起头,整个脸都被人揍得肿得和猪头一样,嘴角和和鼻子还不停的有鲜血留下来,显然是受到了“特别对待”的。
中马重方看向秀家,对于秀家的问话迟迟不给回复,引起秀家身后穴山信忠的不满“喂,大块头,我家主公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
佐久间盛政也在一旁开口说道“在你面前的乃是丰臣中务卿秀家殿下,还是本家九州军团的副大将,殿下问你话呢,还不好好回答。”
尽管佐久间盛政讲出了秀家的名头,但是或许是秀家的名声还没有传到九州的乡下,让这个低级武士并没有听说过,在他们眼里,秀家只不过是一个借着血脉升上来的娃娃,对于秀家的询问显得很不服气。
“呵~tui”中马重方吸了一口嘴巴中的血液狠狠的吐在了地上,以此来表现最秀家的不屑。
“你这个混蛋!”“八个雅鹿!”
看到中马重方的无礼举动,穴山信忠和佐久间盛政都愤怒了,但是还没等他们动手,就已经有想要出头的武士上前,狠狠的对着他招呼。
“停手吧,人被打死了,还有什么好问的呢。”在看到中马重方被打了几拳后奄奄一息,秀家出言制止了他们对他的继续殴打。
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模样,秀家有些不悦的吩咐道“将他带下去吧,让小濑秀正好好看看他。”
小濑秀正就是小濑甫庵,是安土桃山时期和江户时期比较有名的医师、儒学家和军学家,他因为年少就有行医天赋而闻名,被当时如日中天的池田恒兴收在身边作为医师。
池田恒兴死后,被秀家手下成为秀家的医师之一,要知道他可是出生永禄7年(1564年)的家伙,即便现在也才23岁,可以完全说是老天赏饭吃。
当然他之所以能名留青史,更是因为他在江户时代整理和出版了《太阁记》和《信长记》两本着作。
小濑秀正因为年级不大的缘故,虽说对于医学有些天赋,但是毕竟比不上别的医师有这么多的经验,他最擅长的就是外伤跌打,再加上他年级轻轻,因此时常被秀家指派为军医一同行动。
秀家确实是起了想要招降中马重方的心思,这样的大力士就好似曹操的典韦一样珍贵,再加上他出身卑微,都不需要给多少俸禄就能给自己卖命,是一个很值得做的买卖。
但是现在看到他被打成这番模样,心中也是有些不快,只能先将他送下去医治,延揽的事情放到后面再说了。
就在秀家因为中马重方被揍得太惨而感到不悦,打算结束这次行程回去休息的时候,却听闻身后的一间仓库中传来声音“外面的是中务卿殿下当面吗?”
守候在门口的足轻听到自己守备的囚屋内传来声音打搅了秀家了,非常不悦的锤了一下房门呵斥道“安静,不准乱说话。”
但是这个声音还是被秀家所捕捉到了,秀家走到靠近自己一侧的屋墙,看向上面那小小的窗户,刚刚声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与那名守卫足轻的粗鲁不同,秀家非常有礼貌的回应道“确实是我本人在外面,不知道里面的是哪位达人,叫我有什么事。”
听到屋外传来的声响,屋内的那人又向秀家回应道“中务卿大人,我是小四郎啊,颕娃小四郎,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小四郎这个名字太普通,秀家或许真不一定记得,但是颕娃这个名字很特别,他一叫自己的苗字秀家就想起了那个在福良城下与自己道别的武士。
听到房内的是颕娃久虎,秀家小步快跑绕道囚房的正面,命令足轻将房门打开。
当阳光再次从正门照射进去的时候,屋内的那人似乎显得有些不太适应,用手进行了遮挡。
“啊...痛痛痛”秀家快步走到屋内,想要将坐在地上的颕娃久虎扶起,可是他却吃痛的拒绝了。
看到颕娃久虎这番模样,回想起刚刚佐久间盛政的人揍中马重方的模样,秀家有些愤怒的看向佐久间等人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个中马重方是因为力气太大不服管教,难道你们连颕娃大人都动武了吗?”
佐久间盛政有些委屈的正向解释,颕娃久虎先一步解释道“不赖他们的事,我这伤是从马上摔下来被受的。
他们俘虏我后确实给了我救治,可是这里的军医水平不是很好。刚刚听闻殿下到了,我想借殿下的军医给我看一下腿,这才出声呼唤了殿下。”
对颕娃久虎有所好感的秀家听闻马上表态道“颕娃大人何处此言呢?我这就命人给你医治。”
出了今天这些事儿,佐久间盛政也不好意思在松尾城大摆宴席宴给秀家接风了,倒是命人准备好了伙食酒水亲自给秀家端了过来。
趁着这个功夫,秀家也是询问他是否秀长是否给他分派了任务。
毕竟是自己一手保下并提拔的嫡系,九州之战眼看就要结束,能让他们赚取功勋自然是要他出手的。
“中纳言明我在松尾城进行守备,等候殿下的到来,随后就听凭殿的吩咐,这里的物资转运都是由中纳言的家臣青木一矩大人负责的。”
“既然如此,你便随我的本队一同行动吧,尽快前往高城,支援叔父大人。”
得到秀家的承诺后,佐久间盛政激动的回应道“哈衣,些殿下恩德。”
佐久间盛政毕竟是一个比较传统的武士,千里迢迢从北陆能登赶来,就是为了能赚取功勋。
如果有机会的话,谁又愿意一直在后方担任押运军粮和看押俘虏的活计呢?
至于佐久间盛政走后,谁来负责这个事儿?
秀家从冈山带来了4万多人,留下3/5千豪族众还是会事儿嘛,再说再不济的话,大友家的作用已经结束,也可以将他们留下。
总之只有一句话,脏活累活别人做,功劳赏赐身边人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