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没点灯,漆黑一片,只有落地窗外隐隐约约照射进来的灯光月色勾勒出室内模糊轮廓。

  连展进来甫一开灯便被在沙发上的人影吓了一跳,等看清是自家老板,不由讶异极了,心想怎么没回去?又看着他闭着眼仰靠在那儿似乎睡觉了,一时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叫醒他。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薄少恒却突然睁开了眼,眸光深邃而幽远,连展当即明白他根本没睡觉,只是闭眼假寐,他开了口,声音低沉暗哑:“有事?”

  连展来不及奇怪,回道:“有一份文件落在这儿了,所以回来取下。”

  薄少恒闻言轻点了头,没再多说,径直起了身拿了外衣准备走。

  身后连展不由道:“BOSS,需要我送您吗?”

  “不必了,你回吧,明天我不在,行程都帮我推了。”

  薄少恒淡淡拒绝,话落人也已在几步开外。

  “好。”

  明天的行程随谈不上特别重要但也算得上重要的,然薄少恒说推便推了,连展虽然疑惑但也不敢多问。

  薄少恒才出了大楼,一旁突然冒出一个人影。

  他扫了眼来人,抿唇不语。

  秦斫冰冷如霜的脸上难得出现几分不一般的神色。

  薄少恒心情不佳,也不太喜欢多说话,只是一双狭长深邃的眸子睨着他。

  秦斫是知道他性子的,但他自己却也不是善于讲话的人,一时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好。

  但现在若不说,以后怕也找不到机会给他说了。

  他微微有些不自在的道:“您的身世我也知道,并不是我故意隐瞒,只是家主交代不到您自己知道的时候不准我透露。”

  薄少恒眸光蓦然一寒,“你也是安排好的人。”

  秦斫不敢与他目光对视,只能低了头恭敬道:“是。”

  他已然做好了承受怒火的准备,然而,当薄少恒却许久没说话,只是目光森然依旧,冷冷的注视着他。

  直过了会,才听他道:“我身边有多少像你这样的人。”

  这语调平缓了许多,但也掩饰不住蕴含的阴鸷气息。

  “没有了,唐笑并不是,只有我一个。”

  好像知道他心中所想,秦斫如是道。

  薄少恒半眯了,掩盖下眸中的锋芒,看着他,声音冷然道:“这么说来,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下。”

  “不,我只受命于家主,家主曾言只需辅佐你,听任您,其他的命令我可以一概不听不服从。”

  其实,自从家主出事之后,他已然没曾联系过谁。

  若非这次唐吾亲自联系他,让他帮忙劝说少爷重归,他也没必要暴露自己。

  这毕竟是家主安排已久的心愿。

  薄少恒脸色这才好转些,薄唇微抿道:“你若是来当说客的就给我闭嘴。”

  没等秦斫说出下一句,薄少恒已然看出他想要说什么。

  秦斫冷着脸果真便不再发言。

  薄少恒夺过他手中的钥匙,开了车便走。

  此时,他第一次不知该如何去解这么一个难题,他不愿做傅家人,哪怕之前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子他也做好了最完美的退路,然而现在他退无可退,只能前进了…。.

  车子在研家停下,站在门口抬头便可以看见三楼唯一还亮着的灯光,不用想他也知道她在等自己。

  望着那灯光,这一刻所有心思皆沉淀,只余留一片安宁,他的目光渐渐柔和下来。

  刚想上前按门铃,意外的却对上开门出来的研晟。

  他看到他明显一怔,但也不诧异,只是皱眉不满道:“怎么这么晚,知不知道她一直在等你,给你打电话也没消息,还以为你出事了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你。”

  薄少恒拿出手机看了下,已然处于停电自动关机状态。

  他面色有些懊恼。

  研晟也跟着扫了眼他手机,面色有些缓和,但也没打算轻易放过他,质问道:“你最近出了什么事?严不严重?对方都是什么人?需不需要我帮忙?”

  也只有真心担心的人才能气都不喘的问出一串问题来,虽然语气不太友善。

  薄少恒眸光里多了些许温度,淡声道:“不必,如果有需要我会考虑找你。”

  这话有几分敷衍也有几分真诚,研晟一时分辨不出他是否真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他微小的拧了拧眉。

  薄少恒也不介意他怎么想,拍了拍他的肩从他身边径直往楼上去。

  席闻鸦正坐在床头看书,眼睛虽然盯着书本,但也看得出几分心不在焉,他推门进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这番情景,不过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席闻鸦猛然下了床就朝他冲来,一时连拖鞋也顾不得套上,脸色明显松了口气,忧色净散。

  “回来了。”

  “抱歉,回来晚了。”

  薄少恒伸手抱住她,眼见她心急没穿鞋,索性一路抱回床上,又哄小孩般柔声叮嘱道:“乖,下次别等我了,自己先睡,要是睡不着就数数绵羊或者听听安眠曲。”

  “你拿我当念念哄呢。”席闻鸦有些忍俊不禁。

  薄少恒勾唇笑的玩味:“你可比他难哄多了。”

  席闻鸦有些羞恼的捶了他一拳,“我哪里比他难哄,你这是嫌弃我呢。”

  薄少恒单手准确握住她拳头,故作求饶道:“老婆饶命,嫌弃谁也不会嫌弃你呀。”

  他目光璀璨,熠熠生辉,席闻鸦被看的一时耳根泛红,眉目间的郁气一扫而空,倒忘了问他晚归的缘由。

  “好了,睡吧,我去洗洗再睡。”

  薄少恒安抚她躺下,再给她盖上被子。

  不说还好,一说,她心神放松下来还真泛起困倦,怀了孕的人经不起折腾这话果真不假,不过是稍微心神紧绷忧虑了一番神经便熬不住夜了,脑子里犹自想着自己是不是忘记说什么事,眼皮却已打架的厉害。

  薄少恒眼见她闭眼,松了口气,倒不是怕她问,而是怕自己不知该如何作答,到此时此刻他自己都觉得荒谬异常的事情说给她听也不过是徒生她担忧,他俯身在她唇角轻轻落下一吻,“晚安!”

  …….

  从未想过有一天,傅家会成为他的责任,若是可以,他宁可一辈子被瞒在骨子里。

  他讨厌这种摆布,更痛恨这种摆脱不掉的布局。

  二十多年来,他早已习惯了薄家的一切,薄家的生活模式,哪怕血液里留着傅家的血,他依旧没有身为傅家人的自觉,傅家的一切又与他何干?

  他并不认为离了一个他,傅家就无法安身立足,而所谓的父母…….

  他看了看坐在那儿如同上次一般无二的雍容坐姿和高贵神态的女人,这真是他的亲生母亲?当年能够狠下心肠想打掉他抛弃他,随意把他作为报复工具扔给别人,哪怕现在多年相见眉头也不皱一下的女人真是他母亲吗?他勾唇不无讽刺的笑,笑意有多凉薄便多凉薄,“我不会接管傅家,傅家我并不稀罕。”

  唐吾最初见到薄少恒的兴奋刹那便变了脸色,愤怒,失望,黯然,痛心……皆从他眼底流露出来,过了几秒才恢复平静。

  他直直的盯着薄少恒,压抑着心底里的不快,恭敬而失落道:“少爷,您怎能如此……家主要是知道了会多寒心,我知道您对于当年之事或许心里对家主和夫人有所怨怼,但是您毕竟是他们的骨血,家主也只是为了您考虑所以才出此对策。”

  薄少恒冷冷睨他一眼,却不说话,神色漠然,唐吾对上他的目光一时心神黯然的无法言语,脑海里想想家主躺在病床上的情形,更觉心痛难忍。

  又遥想当年家主做出那样一个决定的神情,与薄少恒此时此刻何其相似,连眉宇间折射出的那几分决绝也如此神合。

  相较于唐吾,何姒镇定之极,仿佛料到他今日来给的答案。

  “他既然不愿,你说再多有何用,脾气样貌虽然跟他老子一模一样,可惜这个胆子跟老鼠一样小,天大的产业不敢接手,难不成还想让他老子跪下来求他不成,就算跪,他如今半死不活的模样能爬起来就算不错了,多年算计,他折在了他亲生儿子身上也不算亏,他想着的好,人家可未必领情。”

  她看了眼薄少恒,话虽对着唐吾说,但却满含对薄少恒的不屑讥讽。

  耳中听着薄少恒风轻云淡的态度,看着那双跟记忆中何其相像的眼眸,依稀仿佛那个人就站在了她面前,跟她据理力争,每次她都争不过,斗不过,何姒心里憋着火,不吐不快,尽数将满心的怨怼发泄而出,仿佛这般能够找回点什么,即快慰却又觉得痛恨莫名。

  在这一刻,充斥在她脑海里的不是天性的母子亲情,让她依旧念念不忘的仍旧是当年的那些点点滴滴的怨恨,以及心间那道清晰的怎么也无法忽略的容颜模样。

  这般想着,她看薄少恒的目光越发冰冷生厌,这么多年来,她的怨,她的恨,她走过的路,经历的种种……。每时每刻都像是踩在刀尖上行进,一步都退不得,若不是他给予的,她也不至于走到今日这般地步。

  女人的目光看似平淡无奇,然而眼底一刹那闪过的怨恨,愤怒,以及近乎荒芜的悲凉与妒意还是与他不经意对上,顿时像九幽之下的寒冰寸寸蔓延上肌肤,令人心颤僵硬,薄少恒面无表情,然而,掩下袖中的双拳不自禁的握紧,下颚紧绷。

  他头次厌恶自己敏锐的神经,几乎没多思考,他都能够读懂那里面所暗藏的厌恶,愤怒,憎恨,嫉妒……世间诸多情绪,却独独没有母子连心才有的后悔,歉疚以及一丝丝的挣扎。

  他不想将那一眼放在眼里,可偏偏那一眼看到了他心底里去,让他止不住的发冷,发寒,却也隐隐透着复杂难明的某种怜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