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沈空很快就和韩隶的属下兼友人见过了面。
他们老早就知道自己这位雷厉风行的冷面上司心中记挂着个人。
林子愈以为是程晨。
在他想象中, 这是个少年轻狂心心相惜却被命运分隔天各一方,最后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的青春校园故事。
赵筠以为是孟明轩。
在他想象中,这是个霸道总裁与十八线小明星强取豪夺彼此相爱又因身份地位无法相守的虐心狗血故事。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两人都没有猜错。
总之,在得知韩隶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之后, 两个人都是很欣慰的。
这次, 他们的想象力终于不谋而合。
这是一个不谙世事纯洁可爱小白花治愈受过情伤的偏执阴戾韩家掌权者的美好治愈系故事。
所以在沈空推门而入的时候,他们傻眼了。
眼前的男子身高将近一米九, 肩宽腰细腿长,挽起的袖口露出健美流畅的小臂线条,上面印着深深浅浅的伤疤, 高鼻深目, 轮廓冷硬锐利,一双眼珠犹如冷厉的刀锋似的,淡淡瞥过来时都仿佛能感受到目光割开皮肉的凉意。
他眯起双眼,露出一个懒散的微笑, 声音低沉而有磁性:
“你们好。”
赵筠和林子愈沉默良久。
直到韩隶跟在沈空身后走了进来,一双黑漆漆的眼眸冷冷地扫过他们的身上,带起一阵冷风时, 赵筠和林子愈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表情,僵硬地扯开嘴角, 结结巴巴地回道:
“你,你好你好。”
韩隶满意地收回视线。
沈空似乎想起了什么,扭过头跟韩隶小声说了些什么, 韩隶笑了笑,眼底那温柔而内敛的光芒是赵筠和林子愈从未见到过的光景,直到两个人走到近前,他们才听清楚二人的谈话。
“……你想吃可以,但是不要下厨了。”
“为什么?”
“我怕这个别墅的厨房也被你炸掉。”
“那点外卖?”
“徐伯会骂人的。”
他们的谈话很简短,在站到二人面前的时候才停下来,但是话语中的亲昵与和缓却令赵筠和林子愈几乎眼睛脱眶,他们打死都想不到这样温馨家常的谈话会出现在自己阴狠冷戾,手腕通天的老板口中。
他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眼前的画面,几乎疑心自己是不是穿越到了平行时空。
直到韩隶冷冷地斜了他们一眼,两人才回过神来。
沈空耐心地再次问了一遍:“所以我的身份证件在哪里?”
林子愈有些飘忽地点点头,扭头指了指桌面的文件袋。
他们之前也只是听说韩隶被个不认识的男人迷的神魂颠倒,但是因为韩隶对他的保护实在太好,再加上又积威太重,导致没人敢打听,直到这次他们听说他的小情人的身份证件补办齐全被送到韩隶办公室了,他们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才急匆匆地赶过来,想瞅瞅这位到底照片上长什么样子。
结果文件袋还没碰到,正主就来到了眼前。
沈空打开文件袋,随意地往里面看了看,然后递给了韩隶,韩隶倒是也毫无怨言地帮忙拎着,脸上的表情自然而平静。
赵筠和林子愈的下巴又被惊掉了一次。
两个人又开始自顾自地聊了起来:
“所以,你想去哪里?”
“欧洲非洲都转转吧。”
“行。”
“你呢?既然是你提的建议,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我倒是……”
林子愈听出了不对劲,他有些惊恐地看向韩隶:“韩哥?你要出国?”
他前段时间快要被韩隶突然砸过来的工作压垮了,几乎让他疑心自己是不是突然得罪这位主了,本来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解放了,结果没想到居然又要走——
他的假期——!!!
林子愈的心在滴血,灵魂在哀嚎。
韩隶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对。”
看着两人的苦瓜脸,他难得大发慈悲地解释道:“我们被沈空的粉丝和嗡嗡绕围着转的媒体搞得头疼,出去散散心,避避风头,很快就回来。”
粉丝……?
媒体……?
沈空……??!!!!
两个从来不关注娱乐圈的人盯着沈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恍然大悟——这位原来就是最近演《归元塔》大火的那位!怪不得刚才怎么看怎么眼熟!再联系到他成玺娱乐公司新晋董事的身份,瞬间明悟——靠,韩哥这追人下血本啊!
沈空调笑地斜了韩隶一眼:“是你受不了吧?”
韩隶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啊,我吃醋。”
沈空勾起一次笑意:“还有人叫你国民老公,企业家的颜值担当呢,我要不要吃醋?”
韩隶也笑了:“求之不得。”
赵筠和林子愈:“……”
冷冷的狗粮在脸上胡乱地拍。
拜托,打情骂俏看场合好不啦。
在简单的打过招呼之后,两个人一前一后相携离开,只留下赵筠和林子愈在他们背后嘀嘀咕咕:
“你说,这个头这长相……咱们韩哥能不能行……”
“我觉得……有点难吧……”赵筠有些迟疑。
还没有等两个人继续深入探讨下去,就只听韩隶冷冷淡淡地从远处抛来一句轻飘飘的话:
“背后议论老板,扣一个月工资。”
两个人再次挂上了苦瓜脸。
到了晚上,在看到了微博上沈空和韩隶发的微博,以及他们掀起来的轩然大波时,赵筠和林子愈甚至有些幸灾乐祸。
被颠覆三观的终于不只有他们俩了。
嘿嘿。
韩隶和沈空两个身材正常的大男人窝在一个沙发里,显得有些过分拥挤,他们俩刚才那制造出举世轰动的两部手机早已被扔的远远的。
他们身体的曲线严丝合缝地契在一块儿。
韩隶凝视着沈空的双眼。
他的眼珠在黑暗中有种摄人心魄的光芒。
韩隶凑上去,吻上他的唇珠,仰躺着的男人不甘示弱地回吻过来,彼此的气息温暖而缠绵而交缠在一块儿,几乎令他有些上瘾。
他气喘吁吁地将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低低地说道:
“你今天早上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我记得你没有回答我。”
韩隶动作幅度微小地点点头,气息仍旧不稳:“对。”
他自然地别开双眼,但是浑身的肌肉却下意识的紧绷,声音仍旧平稳,几乎听不出来什么变化:
“现在我有了想去的地方。”
他们距离如此之近,沈空对韩隶情绪的变化掌握的一清二楚,他安抚地亲亲对方的额角:
“你说。”
“这个季节,荷兰我知道有一个教堂外的花开的很好……”
韩隶的肌肉紧张地绷紧,犹如弓弦。
沈空低低地笑了,结实的胸膛随着他的笑声震动着,他和韩隶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然后回答道:
“行,那就去看看。”
三个月后。
那个沉寂许久的官方账号终于发了第二条微博。
没有文字。
只有一张简单的配图。
两只修长的手掌亲密地交缠在一起,无名指上的指环闪着耀眼的光晕。
作者有话要说:  正式完结啦!谢谢陪伴!
王子和王子终于在历经千辛万苦后在一起了!
虽然我的故事讲完啦,但是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wink
下本预计十一月中旬开文,开文时会在微博通知。
——
顺便卑微求个五星好评呜呜呜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