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结局
这天, 江叙一个人在家时,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彼时他正窝在沙发上看一部最新的、毫无现实逻辑的狗血偶像剧, 在这个令人昏昏欲睡的午后,这突兀的敲门声将他惊醒。
“咚咚。”
敲门的人很克制, 保持了耐心的停顿, 给人以彬彬有礼的印象。
江叙随意地蹬上拖鞋, 边问道:“谁?”
一般这样的敲门声肯定不会来自熟人, 江叙猜想, 也许是小区物业的人上门,除此之外, 也想不到谁会在这个时候上门。
当他到达门口的时候, 门又被以那样克制且坚决的态度敲响。
“咚——”
敲门声戛然而止,仿佛知道主人已经站在门后,放下手开始等候, 并且保持沉默。
没由来,江叙从对方这种节奏中体会到一种熟悉的自信和游刃有余,而这种气质, 令他恍如隔世般回忆起一些东西, 那些已经远去被他刻意遗忘的碎片。
他几乎有一种冲动, 从猫眼里看看对方到底是谁。
在他准备凑近猫眼的时候,又半路放弃,自嘲地摇摇头,他许是睡迷糊了,都在想些什么呢。
握住把手拧开, 随着青黑色的老式防盗门缓缓推开,江叙嘴边客气的微笑渐渐僵住。
“请问这里是xx小区10栋301吗?”
面对如此有礼貌的询问,江叙的反应是——丝毫没有反应。
他就像一个灵魂出窍的机器一样,呆呆地望着门外的人。
对面的男人依旧很有礼貌,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然后停住观察江叙,仿佛有无尽的耐心,直到对方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江叙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嘴巴所在,但他还是清晰地听到自己干哑的嗓音发出回应:“是。”
“那么,请问您的名字?”
对面的人看起来很满意,嘴角微笑的幅度大了依一些,并且上前一小步,继续问道。
此刻,江叙闻到了一种熟悉的却也陌生的味道,那是来自宇宙空间中尘埃的味道,每一个星际旅人身上都会沾染上,并不难闻,带着独特的金属的凌冽气息,是来自星际旅行的印记。
而此时,这股厚重的尘埃味道,随着对方的靠近,仿佛扑面而来,江叙无法想象,到底在宇宙中漂浮了多久,才会有这种风.尘仆仆的厚重,仿佛抖落一下,肩上便会落下簌簌的灰烬。
他本能地后退一小步,心脏仿佛突然复活,开始疯狂上下搏动,扯得他胸口隐隐作痛,以至于耳边出现了巨大的心跳声,产生摇摇欲坠的幻觉。
“我叫……江叙。”
话说完,对面的人却愣住了,血红色的眸子直直地睁着,半晌才缓缓眨了一下眼睛,仿佛慢镜头一样,抬起眼的每一帧画面在江叙眼里都会产生一次停顿。
在这极为短暂的瞬间,江叙的脑子里涌现无数个奇奇怪怪的想法,仿佛弹幕一条条飘过去:
——宋烬远没认出我来……
——对哦,我现在已经不长当初那样了,皮肤没那么白,眼睛也没那么大。
——我在赛肯德星上长什么样来着?好像从来没好好照过镜子。
——传统的地球黄种人长相是不是不太符合赛肯德星人的审美?没想到未来人宋烬远竟然还有种族歧视,肤浅!
——惨了,宋烬远废了这么大的劲儿找来,发现货不对板,这算不算欺诈?我会不会被宇宙军事法庭抓过去受审?
——等等,如果真被抓走了,地球人会救我吗?联合国管这种纠纷吗?打得过吗?
……
越来越跑偏的思维很好的缓解了目前这种尴尬的局面,至少在江叙看来,他心跳已经逐渐平缓了,甚至脸上已经挂起了礼貌性的干笑。
“那个……”
一路上辛苦了。
这句欢迎的话并没有说出口,准确的说,是被某人堵住,并且全部吞了进去,一眨眼的功夫,宋烬远俯身吻住了他。
这个亲吻可以说是带着狠气,混合着凌冽的金属味道,不到半分钟就令江叙感觉到疼痛,舌尖被间歇性地用牙齿轻轻咬着,总有一种对方想要将它咬下来吞进去的恐惧,整个人被卷入一种狂乱和无法克制的氛围中,空气热得好像一点就燃就会爆出焰火。
好不容易平静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大脑也来不及管。
“啪嗒。”
过了不知道多久,楼下关门的声音唤回了江叙的理智,他在头晕目眩之际,突然惊醒,卧槽他在自己家门口,和一个来自外星的男人吻得难舍难分,还是湿.吻!
他开始动手推宋烬远,但是他越推,被抱得越紧。
嘴唇被不满地轻轻啃咬,他听到宋烬远抵着他的额头低声问:“你不想我吗?”
耳朵边传来的热气让江叙浑身一哆嗦,他张嘴才发现自己嗓子沙哑得不行:“这里……会被看到。”
宋烬远听完,突然伸手将江叙朝门里推了一步,欺身上去。
随着被压在墙上继续亲,老式的防盗门自己啪嗒一声合上,甚至还上了锁。
江叙根本无法动弹,他手动一下,被钳住压在头顶,腿动一下,就会被更狠的压制,直至完全动弹不得,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被动承受来自宋烬远的吻。
很不幸的是,这是江叙的初吻,因为没有什么经验,很快他就因为不会换气变得缺氧眼前微微发黑。
他要死了。
死因,接吻导致的窒息。
好在,宋烬远及时阻止了这场悲剧,两人的嘴唇微微分开一瞬,但没有离远,彼此的呼吸还在交叠,空气中的热度并没有消散。
宋烬远就这样盯着江叙不断喘息的嘴唇,眼神专注,什么话也不说,仿佛在等着他喘够了,再继续。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万一爸妈回来撞见了怎么办。
他微微偏头,躲过对方灼热的视线和气息,断断续续的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但在宋烬远眼里,对方这样喘不上气的样子简直性.感到让他失去理智,他眼神一暗,又想欺身上去,被一只手捂住嘴。
江叙摇头,艰难地说:“不能再亲了。”
微微歪头,宋烬远那双眼睛里的暴动并没有丝毫减缓,他舔了一下江叙的手心,亲昵地说:“你忘了,是你告诉我的。”
“我告诉你的?”
江叙睁大眼睛,“难不成,那个梦……”
话说到一半,他的脸刷一下通红,几乎都能感觉到热气从脖子往脸上升,烧得他本来就缺氧的大脑更加混沌。
“亮亮,开门!”
洪亮的喊门声从门外传来,吓得江叙一个激灵,瞬间消解所有的暧昧。
他惊恐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宋烬远,又看看门,手忙脚乱地把宋烬远往自己房间推,“你先在这等一等。”
“怎么还不开门,我买了水果。”门外的江母开始催促。
“来了!”
江叙对着宋烬远做出“拜托”的手势,承诺他:“我一会儿就回来,就等一会儿!”
说完把卧室门一关,着急地去开门。
江母拎着水果,问他:“干什么去了,半天才开?”
不自然地揉了一下头发,江叙接过妈妈手上的袋子,“刚才睡着了……”
“快下午了还在睡,你脸怎么那么红?”
江叙摸了下脸,果然很烫,“……好像有点感冒。”接着做作地咳了两声。
“没事儿吧,吃药了没?”江母关心地问。
“吃了,呃……不严重,睡一会儿就好了。”
江叙偷偷瞥了一眼房间,顺势说:“我觉得头还是有点疼,要再睡一会儿。”
“那你去睡吧,晚饭的时候喊你。”
“好……”
回到房间,江叙反锁上房间门,转身看到宋烬远躺在他的床上,枕着他的枕头,沉沉睡去。
这时候,江叙从一开始就出窍的灵魂突然归位,他突然意识到,面前这一切是多么诡异,一个来自外星的将军,正躺在自己米白色的碎花床上!
在门口站了许久,江叙还是跟着上.床,摸上铺散在床上的绸缎似的长发,他无意识地抬手,发丝垂顺而下。
怎么办,宋烬远真的来找他了。
江叙坐在床上,乱七八糟地想了许多,也许是被宋烬远的睡意所感染,迷迷糊糊跟着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江叙眼睛尚未睁开,被活活热醒,甚至有点窒息感。
一睁眼,窗外的天已经漆黑一片,江叙被一个火热的身躯牢牢抱在怀里,瘦削修长的手指沿着自己脸部的轮廓慢慢滑动。
江叙浑身僵硬,想起什么:“天黑了,我妈要来喊——”
指尖恰好滑到嘴唇的部分,兜兜转转,停在喉结的地方,感受发音时产生的微小震颤。
几乎是本能的,江叙吞了一口口水,喉结上下滚动,手指也跟着上下起伏。
看江叙一直惦念着门外的事情,宋烬远缓缓解释:“不会的,他们睡着了。”
江叙又吞了一口口水:“那是我爸妈……”
“只是睡着而已,明天早上会醒来。”宋烬远温柔解释,“我们刚刚见面,不应该有人来打扰我们,亲爱的。”
最后的三个字,简直像是从蜜里刚刚捞出来,带着潮湿和粘腻,也成功使得江叙好不容易降下来的温度开始上升。
“我还不够了解你。”宋烬远收紧双臂,眼神晦暗,凑到江叙面前,“讲给我听好不好,关于你的一切,让我知道。”
江叙问:“你想知道什么?”
“一切,比如,你今年几岁?”
……
半小时后,江叙说得嘴唇都快干了,才堪堪满足了宋烬远的好奇心。
在最后,江叙给自己平平无奇的小半生做了一个总结——“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地球男人。”
宋烬远点头,“我已经记住了。”
江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呢?”
宋烬远掀开被子,拉着他起身:“走吧。”
江叙仰头:“去哪儿?”
宋烬远说:“xx街道的婚姻登记处。”
???
江叙一脸问号:“去哪儿干嘛?”
宋烬远一脸理所当然:“我们已经互相了解,不该结婚吗?我刚刚查过,你完全满足结婚的法定年龄。”
“废话,我当然满足……不是,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江叙被他这番话震撼全家。
“误会?”宋烬远眯了眯眼,蹙眉道,“我们已经做过了,难道你想赖账?”
做,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江叙话都说不顺溜了:“可那那那是个梦啊!”
“那不是梦,那是你入睡时的潜意识,是你深藏心底的真心话,你忘了吗,当时你扑到我怀里,后来……”宋烬远意味深长地停顿在这里,张嘴要继续往下说,被江叙连忙阻止。
爸妈都还在隔壁房间!
宋烬远看江叙红扑扑的脸颊,难以克制地开始轻咬捂住自己嘴巴的手,一边压低嗓音说:“我等不及,如果你想推开我,给你三秒的时间,三……二……”
“我……”江叙眼神闪躲,慌得整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宋烬远的倒数结束。
江叙放开了手。
原本温存暧.昧的空气瞬间凝结,宋烬远抿着唇,一双晦暗的眼睛滴出血来,一字一句地说:“我找了你好久。”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宋烬远,江叙的心脏开始丝丝抽痛的感觉,好像有人攥住他的呼吸。
在这种冰冷的沉默中,宋烬远后退一步,背部抵着半开的窗户,修长的身影仿佛下一秒就会隐秘在窗外的无边夜色中。
等江叙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冲上去抱住对方,他憋了半天,说:“我不是不愿意,只是……”
宋烬远任他抱着,一言不发。
江叙仰头,“在我们这里,同性结婚不合法啊!”
微微歪头,宋烬远露出一个并不怎么相信的表情。
江叙急了,“我没有骗你,不信你现在查,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宋烬远在他话还没说完时,抬手随意在空中点了一下,一块泛着荧蓝色的屏幕凭空出现,上面赫然是最新版本的婚姻法。
花了几秒钟快速浏览完全部的x国婚姻法内容,宋烬远身体微微僵硬,似乎根本没想过会出现这样情况。
紧接着,宋烬远随手点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了类似于“如何修改xx”这样的敏.感字眼,吓得江叙赶紧拦住,“不行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
抬手关掉屏幕,江叙拉着宋烬远坐到床上,深吸一口气,看到眼前的脸还是有些不适应,他低下头,嗡声:“不管可不可以,我是愿意的。”
下一秒,他被紧紧抱住,压在床上。
衣服被掀起,吻随着落下,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肌肤上。
江叙一边推,问:“怎么突然……”
宋烬远表情.欲念中带着一丝茫然,“你刚才的话,难道不是可以做的意思?”
你脑子里怎么时时刻刻都在想着搞黄色!
江叙忍住战栗,回吻了对方一下,立马被压进柔软的床铺中加深这个吻。
一个吻过后,江叙捧着宋烬远的脸:“该你说说,这一路来,经历了什么。”
“说完就可以做吗?”
“呃……考虑。”
“好吧,不过太久了,许多我已经记不清楚……”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久很久……”
the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打了几百字的完结感想,但转念一想,好像没有资格跟你们倾诉这些,就又删掉了。这期间不论发生了什么都不是我频繁断更的理由,一直到现在完结才有勇气跟你们道歉,抱歉,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写手,无法带给你们好的连载体验。
谢谢每一个愿意看这个作品的人,不论你对它的评价怎么样,都谢谢你。
最近的疫情也都给你们带来了不小的烦恼或者阻碍吧,有段时间每天都在哭(= =),希望所有的困难都尽快过去吧,我们一起迎接春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