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德”毛绒绒的身躯在泥地上滚啊滚,玩得全身都是脏污。

“你这么脏,休想上我的床午睡。”拎起肥猫,沈青穗冲到庭院的水龙头下,拿起水管打开水就往“布莱德”身上撒下水花。

用力柔呀柔、搓呀搓。恨不得把它身上那层厚厚的长毛给洗掉。

“它不乖,惹你生气了?”

就在沈青穗专心替“布莱德”沐浴时,一道熟悉的男声从她顶上落下。

是他?!

都分手了,他还来做啥?!

沈青穗俏丽的脸蛋神色一变,手忽然往上一扬,握在手中的水管突然往上一阵喷撒——

水注毫不留情地直接喷向那张俊魅英朗的男性脸庞,还有那身昂贵的丝衫西裤。

“Oh,shit——淋得我全身都湿了。”卓扬毫无防备地被撒得全身湿答答的,他狼狈地跳开,大声吼叫。“沈青穗,有话好说,不必用这种任性的举动来对付我。”

这几天她彻底拒绝接他电话的举动,让他一颗心非常地忐忑不安。

为了赶回台北见她,他这几天可是拚了老命地把工作赶完。公事告一段落,他即刻启程飞回台北来,就是为了将误会向她解释清楚。

适才看见她快乐地帮“布莱德”洗澡时,他以为她的心情已经冷静多了。谁知,她却使了这么一招,害他防备不及而浑身湿透。

“有话去找一头猪来倾诉,我没空理你。”大快人心地挥舞著水管,她乐得看见他跳脚的滑稽模样。

“把水关掉。”卓扬左右闪著一直朝他喷来的水柱,他愤怒地大叫。

“我就是不关。”

“再不关掉我会让你好看。”他发誓,他一定会狠狠地打她一顿屁股。

“尽管来吧,我不怕。”

沈青穗寻衅地咧嘴笑著,吐了吐小粉舌,完全无视於眼前那个狼狈男人的警告声。

两个人在午后的骄阳下对峙著。

“老头,外面是什么声音,那么吵?”进房去睡午觉的沈母被吵醒了,她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沈青穗回头对著屋子大声说话。“妈,是一只疯狗啦,我很快就把‘他’赶走哦!”

该死的——竟然说他是疯狗?!

一直忍气吞声、不想动怒的卓扬,这下子可火了。

长腿几个大步笔直往她冲过来,伟岸精壮的健躯完全无视於那道强力水柱。

趁她回头时,他一把抢过水管,丢到一旁去。

“够了,你任性也该有个分寸,要懂得适可而止。”铁臂一探把她拽进自己湿透的胸膛,困锁住。

“放开我,你这个风流鬼别碰我。”她生气地抡起粉拳,往他坚硬的胸膛猛打著。

“你冷静点,听我把话说完,我自然会放了你。”他不怒反笑,薄润的唇微弯起一道浅笑。

她俏脸上挂著的醋意,再明显不过了。这表示这个心性单纯的小猫咪,其实心里还挺在乎他的。

“不听!”打不痛他,她放弃地用手掩住小巧的贝耳。

“你不听,我只好吻下去喽!”捧起那微愠的清丽小脸,他的唇迅速地俯向她。

“不……”她的声音下一瞬间被吞没。

分开半个月的相思之情,全藉由这个深情款款的吻倾泻。

他深深一吻,再用舌尖描绘她的俏唇,然後又密实地封缄住那两片柔软娇嫩的粉色小舌,吮吸她口内的芬芳蜜津……

“我的小猫,听我解释好吗?”在确定她已经臣服於他的男性魅力之後,他眷恋不舍地放开了她。

她全身软绵地偎著他,眨巴著迷蒙的星瞳凝望著他俊魅无比的脸庞。

“你——真是可恶,竟然背著我和女人乱来。”她喘气又喘气……许久之後才困难地吐出指控,满脸委屈。

“听我说——和你在一起之後我就没有再和其他女人来往了。至於前几天那通电话是我家妹子的恶作剧,她的个性很调皮,生平最大的乐趣就是恶整别人。”他的神情很无奈。一谈到卓妮,他是又爱又恨。

“鬼才相信你的话,你以为我真的笨到让你随口胡说几句就会相信你吗?”

哼!撇开脸,她才不信哩!

“不信的话我可以把这个罪魁祸首揪出来给你发落。”没想到她也有难以摆平的时候,卓扬回头朝他的座车大吼一声。“卓妮,你给我滚出来。”

幸好他有先见之明,强硬地把妹子给拎回台北来。

笑倒在车上的卓妮,听见老哥的厉喝声,赶紧下了车来。

方才那在水花中对峙的一幕,让她对未来的嫂子感到非常好奇。

“咳……嫂子,你好,我是卓妮。我们谈过话的,那天你打手机给老哥时,刚好是我接的。”她进到沈家小庭院里,带著一脸娇媚笑意地对未来的嫂子问好。

“听说你误会老哥了。嗯……实在很抱歉,我当时应该把话再说清楚一点的,对不起喽!”

没错!那天接电话的女人,就是这清脆娇柔的声音。

沈青穗微微一愕,她竟然是卓扬的妹子,也就是她未来的小姑。

“相信了吗?”把她小脸蛋儿扳回来,他一双幽邃深情的黑瞳望进她微愕的星眸里。

“我……”她的脸浮上窘迫的红霞,尴尬的眼神看了看他湿透的高大健躯。

喔哦!她误会他了,还撒了他一身湿。

“怎么了?”看著她迅速转变的表情,他戏谑地扬高一道眉。

“对不起,把你……淋湿了。”她垂下小脸,嗫嚅地道歉。

手指无措地在他胸口绞绕著,每次她的无心碰触总能激起他体内一次次的火焰狂燃。

这举动俨然是公然地挑逗他的自制力——

“我的小猫……”他低喃,唇急切俯下搜寻她柔软的唇瓣。

“呃……不要啦!”他又想吻她了。

沈青穗神情尴尬地掩住他欺下来的薄唇,用嗔责的眼神提醒他,卓妮还杵在身边用饶富兴味的眼光瞪著他们两人猛看著。

“滚回车上去!”这妮子,存心看好戏。

卓扬愤怒地一扭头,轰走她。

“这么凶呀!”卓妮摸摸鼻子,转身走人了。

这个时候一直躲在角落的“布莱德”也凑了过来,意图跳到它主人的身上去——破坏好事。

“嘘……我们上车吧!别坏了人家的好事。”

“喵……”

卓妮随手把“布莱德”捞上车去。

从车内某个角度偷瞄过去,那对有情人——正忘情热切地拥吻著,系在沈青穗颈间的蓝宝石坠链,在阳光下散发著刺眼的闪亮光芒。

看来,老哥这场婚礼是不会延期了。

——全书完

编注:

欲知黎睿斯和卓妮的爱情故事,敬请锁定“橘子说系列”——《单眼皮女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