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一〇五一章 老朽,先试一剑!

“倒也不是不能这么理解……”
梅己人微笑着,却是不置可否。
说实在话,“彻神念”这个概念横空出世的第一时间,是在上一代十尊座之战中。
魁雷汉籍此奠定了十尊座之首的名头,哪怕这并非官方承认。
但世人都认可了,所以在吟游诗人口中,连八尊谙都排在了十尊座歌谣的第二位,让出了头名。
母庸置疑,十尊座后,“彻神念”火了。
以魁雷汉的“罚神刑劫”为初代彻神念,为了纪念这种跨时代的壮举,后世任何以“罚神刑劫”为基础衍发出来的“念”的运用之法,通通都被归到了“二代彻神念”上去。
梅己人老一辈人物了,当时自然没有拉下身份去参加小辈们的十尊座之战,所以他没有见到第一手的“彻神念”长什么样子。
他现在展现出来的东西,只是依靠“彻神念”的理念,自行推演出来的。
说它为“二代彻神念”并不为过,但究竟是否真属于“彻神念”的范畴,梅己人不敢僭越。
达者为师。
他觉得,要拿到“名”,得和魁雷汉坐而论道一番,得到其本人认可,才能正名。
可虚名如何,梅己人无甚所谓。
他只知道,他这一式结合了剑道、念力、意志……以目下神佛具现出来的本心,不在圣力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彻神念”为何强大?
正是因为这是炼灵师在半圣之下,唯一一种有那么一丝可能,足以颠覆“圣”级的力量!
这里的“圣”,指的是“圣帝”。
“罚神刑劫”初现世时,没有达到这种高度。
但这条路在当时才堪堪开发出来,没有很正常,大家看到的,都是它的前景,一片光明。
几十年后的现在,谁都说不准初代彻神念的缔造者是什么修为、战力了。
也许他突破了半圣,完善了这一条路,可战圣帝,那么炼灵时代又一条封圣之路也就随之被开发出来了。
也许他为了研究这一条路,压制修为在太虚,可几十年后的现在,谁都说不准这样子的太虚,掌握的能力能否对标半圣、圣帝,乃至祖源之力……
这,比前者更加恐怖!
因为这种基础下再突破的半圣,要说半圣里头毫无敌手可能大了,但甫一封圣,便是巅峰之一,却不为过。
姜布衣嫉妒梅己人,嫉妒到眼里都要喷火了。
因为“彻神念”刚现世时,他就看到了这一条路的前景,他属于第一批研究彻神念的人。
然而和绝大部分人一样。
几十年来,他们这些门外汉,只能眼睁睁看着二代彻神念“剑念”、“愿力”等,相继在八尊谙、有怨佛陀等那个时代的天才手上出现。
反观自身……
一事无成,徒蹉跎耳!
而现在,就在他以为老一辈的人思维僵固,已经跟不上新时代的最新力量之时,有这么一个年纪和他相彷的家伙,走出了“二代彻神念”的路。
“我可以得不到,只要大家都没有。”
“但我不能接受,我没有,但和我同一辈的老家伙,暗地里却偷摸着给掌握了!”
姜布衣感受着梅己人身上那种超越自身圣级的意志。
在目下神佛出来之前,这老剑修于他眼里,就都还是个半圣之下的凡人——半圣眼里,未臻圣级的人资格再老,尽皆如此!
可如今,这人仅凭展现的意志,便超越了自己。
哪怕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
只要梅己人得到了半圣位格,必然封圣!
只要他决定加入五大圣帝世家,成就圣帝的概率哪怕再低,也比渺茫到几乎为零的自己,高了不知几千万倍!
“它,叫什么?”
姜布衣敛住了自己几乎喷薄而出的嫉欲,因为他晓得这种东西不似泪家童,强取豪夺,根本无用。
“它本还没有名字,因为这是它的第一次面世……”
梅己人含笑,可从他的话语中,却也能听出来面圣的压力究竟有多大。
这么多年来不曾动用过的力量,因为要救徐小受,因为对面是半圣,不得不展示出来,用以震慑、反击。
而既然这种力量都面世了……
那么,它确实该有一个属于它的名字。
梅己人依旧立于地柱之上,面圣至此,他尚不曾挪动脚下位置半分,当下自语过后,便捻着手指头思度起来,再行说道:
“八尊谙不可一世,用他的‘剑’和‘念’,命其二代彻神念为‘剑念’,可谓张狂至极。”
“老朽一开始只觉小辈好高骛远、狂妄自大,后面自行研究这一路……唉,也便认可他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得不承认,有的人就是厉害,早了我等资质愚昧的剑修几十年,八尊谙,确有足够的资格先定名‘剑念’二字。”
“老朽不行……”
梅己人说着,衣衫无风自鼓,浑身气息一变,身形徐徐浮空。
他双手回收,负于腰后,条忽之间,后背怪物若得征召,化作扭曲,强势冲入了他的躯体之间。
怪物一消失,带来的压迫感也不见了。
可下一秒……
“铿铿铿——”
金戈之音不绝于耳,剑体鸣响回荡天地。
这一刹,回收了目下神佛怪物的梅己人……
脚一抬,便踩住了十殿鬼王;手一翻,青光无剑入掌;
他一睁眸,九剑作阵悬于身周,红尘纷扰具现而出,万事万物开始吟唱,若私塾剑童在初晨展开了诵读;
目光所致,方圆万里之地景色变幻,光怪陆离,碎木、浮石作剑,万剑朝拜,归宗唯一。
——目下神佛这怪物消失了,梅己人,却成了怪物本体!
“轰!”
还不曾动手,姜布衣脚下的大地崩碎,身子节节后撤。
梅己人这一手怪物回收,气势展现,对面连唯一的驻足之地都被碎灭了,只能踩在空间黑洞之上,震撼莫名。
“这……”姜布衣呆了。
若说天地有道,道不可道,名不可名。
那此刻,在姜布衣眼里,在徐小受眼里……道,便有了形状,也有了名字,唤作“梅己人”!
将目下神佛所有异象收归自身的梅己人,身上具现了九大剑术的所有痕迹,彷若道的化身,姿态非凡,似要立地成圣。
可截至此,哪怕掌握着可以却圣之威,他身上依旧毫无圣意!
“什么叫剑圣啊?”
徐小受重重捧住了后脑勺,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只觉眼界大开。
他不敢相信此时所见,可也明白此番状态下的梅己人,已经越了剑仙、太虚这一层级了。
哪怕不叫“剑圣”,也是己人先生他自己不想,而非无能。
可是问题来了……
这都不叫“剑圣”的话,普天之下,今后谁敢妄称自己为“剑圣”?
战场之中,梅己人有些收不住自己的威压了。
毕竟是第一次动用不熟悉的能力,若非情非得已,他真不想出手反击。
不过话又说回来……
我辈剑修,一往无前!
对面姜布衣都出手两次了,以“事不过三”的原则,他小小用威压反击一下,无伤大雅吧?
“它叫‘剑象’。”
梅己人尽力收敛着神通,端详着自己身上的异象,微微皱眉说道。
他觉得自己的“剑象”,和为人师者的“形象”,有一点不符,属实太过张扬,所以只能用名字小小扼杀一下。
可即便如此,此刻的他一身凛冽剑意,也逼得姜布衣不得不动用圣力自保,惶惶退于百里开外。
如今连方圆万里,小半个奇迹之森都成了梅己人的“圣域”了。
他还没成圣,便将地利收归己有,姜布衣再退,讨不到半点好处。
对于此,梅己人也很无奈。
剑象太强,他做不到随心所欲,只能任由锋芒毕露了。
收回打量自身的目光,望向前方,梅己人一笑,道:“姜半圣,老朽还是那句话,现在可有资格让你收手,稍稍给个薄面了?”
“剑象……”对面姜布衣微含的眸子中闪烁着寒光,他根本不想给这个面子,可眼下情形,打起来他能讨到好?
便如滕山海此前的渎圣之举……
梅己人口口声声都是尊敬,然而在半圣眼中,他和“无脑禽兽”的区别,不过就是修饰好了一点——“斯文败类”罢了!
圣,不可辱,不可却之!
今日他姜布衣已经被逼退了百里,若真扭头走人,往后还有什么面子,在半圣圈里混下去?
“圣奴有句话说得很好……不成圣,终为奴。”姜布衣面布寒意,冷声以对。
梅己人一唉,明白了对面的选择,喟叹道:“老朽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的,最多只能出三剑,姜半圣想试的话,那就来吧。”
“该退的,从始至终,都是你!”姜布衣厉声一喝,圣像重归凝聚,这一次不是圣像出手,而是如梅己人般,敛回了自身。
一时之间,半圣姜布衣浑身喷薄圣光,化作仙彩流云,气势反顶,撕破了梅己人光怪陆离的幻剑领域大半。
风暴衍生,劫难降临。
隔着一个“消失状态”,徐小受都感觉死意在脑海里如疯狗般横冲直撞,教人头疼欲裂。
这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了。
他一退再退,连“迟界力场”都开了,试图消弭这种威压、疼痛一星半点,却依旧感觉双膝打颤,接不住这种层次的力量……的余威,对碰。
梅己人是真不想动手,还在劝说。
“老朽‘剑象’初成,力量无法把控,但可以确定的是……”
“能伤半圣,或许能斩,但尚不知。”
他面色凝重,目中有着浓浓的忧虑。
“你,真要一试?”
半圣不死,死的是他。
半圣若死,麻烦更大。
思来想去,这一架能不打是最好,真要打那也是无计可施,只能铁着头硬上了。
“哈哈哈哈!”
化作仙彩流云的姜布衣狂笑,他被对面之人的狂妄气乐了。
剑仙就是剑仙,太虚就是太虚。
如若这个层次真能越阶斩圣的话,半圣为何叫做半圣?
“放马过来!”
梅己人再叹,沉沉闭目。
“那就,得罪了……”
言罢。
杀心开,怒目睁。
梅己人不再犹豫,左手虚抱前胸,像是捧住了一个硕大的剑鞘,右手高举过头,往斜上方轻轻一捏、一提。
“剑术有名,名曰无,无之道,虚实相生,真假混成,大千本无,吾谓之有。”
轻喃声先起,次风声激荡,而后天崩地裂,终了万千归一,于梅己人胸前化作一柄虚无大剑,被缓缓拔出。
“嗤嗤嗤嗤——”
破碎的激荡之音遏彩停云,时间像在此刻定格。
徐小受瞪大了眼,他晓得梅己人为何每出一剑,都要道出由来,这当然会给足姜布衣应对时间,但更多的……
教学时间又到了。
己人先生如此用心,他不得不学。
“这,是无剑术第一境界,无有剑流!”
虚无大剑终于被完全拔出,凌空悬天,让徐小受想到了那日天桑城城主府对阵顾青三时。
不同的是,彼时顾青三是将本体化作悬天一剑,完全虚无。
现在的己人先生却是凌空抽拔一剑,本体不动,看起来还能接着续招。
“瞧清楚了,徐小受,接下来,可都是你要学的……”梅己人无声抬望,望向看不见之人,心头低语。
末了他目光收回,回到战场,话音一变,历喝出声。
“姜布衣,你已出两招,现在便轮到我了……”
“老朽,先试一剑!”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
剑本主凶。
现在是为人师者,可不代表年少轻狂时,梅己人也没有杀穿万物、横摧一切的傲气!
而此时此刻,就是他在挨了半圣两记攻击之后的……第一次反击!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不出剑则已,一出剑,定要染血而归!
虚无大剑被横空斩出。
这一刹,天地扭曲,光影变化,莫名阴冷晦暗的气息袭来,教人不寒而栗。
梅己人嘴唇不动,可重重叠叠的道音,响彻在了战局之中,以及旁外观战之人的耳畔。
“剑术有名,名曰九,九之道,穷数之极,衍生无数,此间定阵,且开鬼门!”
无形大剑斩至半空,梅己人身周九剑飞越跟上,在中途定阵,而后天地终入九幽,无形的地狱之门敞开,绝对的阴冷骤然侵袭了整座奇迹之森。
“呜——”
晦物穿行,大暗黑天。
徐小受瞪大了眼,这是九剑术的第一境界——无限穷数?
不对啊,之前白窟拿炎蟒的时候,顾青二的九剑术,明明展现出来的是“时间”属性……
不!
那时候的顾青二,用的是“时间”,但九剑和眼下己人先生有一个共通之处——阵!
九剑,是用来作剑阵的?
时间属性,只是其中之一?
当己人先生要用九剑定阵,大开鬼门时,那就是将这剑阵的属性,变成了“幽灵”?
可是,为什么要定“幽灵”属性,为什么要开“鬼门”?
徐小受眼睛忽地亮起。
莫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