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献一边思索一边如同虎豹一样,在城墙侧面飞奔躲避。接着忽然快速一纵,跳上城墙,在诸多巫鬼宗门底子的注视下,翻身躲到城墙的另一侧。
城内的董扶短暂失去视野,他脸色一肃,正要推算。
却见城头上那些巫鬼宗门的弟子,正齐刷刷的注视着一个方向。
董扶略一思索,毫不犹豫的扬起另一块令牌。
那令牌发一声响,就见埋伏着的罗平、宣万、孟刚这东州兵三校尉,勐然露出身形,拦在庾献身前。
庾献见状大怒,手中移山棍奋力荡去,“给我死来!”
当先的宣万支撑不住,被庾献一棒搅散,另外两人也不是庾献对手,三两下被打倒在地,化为杀伐之力消散。
只是西城外的动静,很快吸引了攻城妖魔的注意,有几只野兽试探着向这边靠近过来。
庾献一想,老子总不能腹背受敌吧。
当即双臂抓着城墙,蹭蹭又翻回墙内。
庾献从墙头跃起,本想趁董扶措手不及,躲入城中。
不想刚一露头,就有几块大石砸来。
靠!怎么回事?!
庾献郁闷,闪身躲过。
接着仍旧贴在城墙的遮蔽下,快速的反向灵活走位。
董扶在南蛮象上,默默的注视着城头上那些巫鬼宗门的弟子。
见他们一边惊叹着,一边脑袋正齐刷刷的转动。
接着,就听他们低低的“哦——”了一声,脑袋先是右摆,又齐齐向左看。
董扶不假思索,立刻拿起左边的一块令牌一扬。
那令牌刚响,就见城墙右侧窜起一人,飞快的从城墙上冲下,似乎要趁乱混入城中民宅。
董扶的手一抖。
猜错了吗?
定睛一看,那将虽然杀气凛冽,却带着森森鬼气,并不是庾献模样。
接着飞速向右一瞧,庾献已经同埋伏在那边的冷包斗成一团。
无数的乌鸦上下翻飞,不停扑啄,惹得庾献哇哇大叫。
庾献奋力击退冷包,接着张开大口,吹出狂风。
那些乌鸦立刻被吹得七零八散,或许是庾献的输出达到了某个数值,冷包也同那些乌鸦一样,被吹散一空。
庾献打退冷包,心中却纳闷无比。
想不到自己风骚走位,声东击西的法子,也会被董扶识破。
庾献被偷袭以后处处被动,眼下想要解决被动挨打的局面,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冲破这重重阻挠,去强杀董扶。
庾献正思量着,忽觉眼前短暂恍忽。
虽然一切很快恢复如常,但他立时警觉,赶紧召唤出了役鬼中的“阿谀中年”。
那“阿谀中年”一出现,就躬身道,“臣为主公贺。”
庾献闻言气不打一处来。
这狗东西拍马屁也不看个时候,老子这会儿这么狼狈了,有什么好贺的?
那阿谀中年四下一看,笑道,“臣一贺主公明察秋毫,识破这妖兽的幻术;二贺主公知人善任,让下官出手对付这妖魔;三贺……”
庾献没好气道,“少特么废话,赶紧给老子解决问题!”
那“阿谀中年”不敢怠慢,连忙朗朗说道,“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以天下之目视则无不见也,以天下之耳听则无不闻也,以天下之心虑则无不知也。辐凑并进,则明不塞矣。”
庾献懵逼,“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呢?”
“阿谀中年”连忙笑着解释道,“主公身为国师,威凌天下,有调理阴阳,抚定五行之责。主公的国师印玺,可以为主公抵御妖邪的侵扰。”
庾献懂了。
之前他一直拿国师印玺,当成沟通无形之物的任务物品,没想到这玩意还能提供一定的魔抗。
庾献毫不犹豫的将那银印祭在空中,不一会儿,就听一道女子轻笑响在耳边。
“罢了,也不必分什么胜负了。以后若小妖做了山神,国师可莫忘了今日情分。”
随后,庾献就觉得有股难以分辨的力量,潮水般的离去。
庾献眼中事物仍是那般,却觉得似乎又有些不同。
庾献大喜,这“阿谀中年”果然有些用处。
他心中正有疑惑,当即不解的问道,“说来也怪,那董扶老贼,怎么隔着城墙也能猜到老子在哪?”
阿谀中年闻言四下看看,略一沉默,随后谨慎的斟酌着言辞,“主公如日月之光,众人仰慕,岂是区区城墙能够阻挡。”
庾献无语,这狗东西除了拍马屁,就没点正事了。
挥挥手,让那阿谀中年消散,庾献下意识的也四下看了看。
就见城头上冒出一熘有男有女的小脑袋,正在热烈的围观自己。
卧槽!
庾献立刻想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气的火冒三丈,“看尼玛啊!”
接着,气急败坏的再次张口吐出大团烟雾遮蔽身形。
董扶在城墙后不知,见那些巫鬼宗门的弟子伸着脖子使劲打量,又令牌一响,让埋伏在那边的扶禁、张翼、向存三校尉齐齐杀出。
那三校尉冲入烟雾,立刻和董扶断了联系。
董扶微怔,正要掐算,庾献已经借机从另一处城头冲下,向董扶飞扑而来。
董扶见状也不慌张,张口笑道,“国师小看老朽了。”
眼见庾献扑到,董扶大袖一挥,从南蛮象上一跃而起,人在半空,已经变为一头黑色的豹子。
君子豹变!
那黑豹的身体跃在空中灵活的扭动着,避开了庾献的棒击,接着以极快的速度张开了猩红的嘴巴,向庾献咬了过来。
庾献不意有此变化,匆忙之下,立刻使出周公入梦术。谁想这屡试不爽的一招强控,打在董扶身上竟然全无反应。
庾献大吃一惊,再躲时已经来不及了。
庾献想起刚才刘璝被峨眉大王吃掉手臂的事情,一时汗流浃背,但生死相博岂有退让的余地?他索性横下凶心,不躲不闪的重重一拳向豹口轰去!
那锋利的獠牙,凶勐的一口咬下。
庾献那坚韧的肌肤立刻被咬破,只是还未等黑豹咬碎骨头,庾献的拳头已经轰入它的咽喉。
那黑豹低嚎一声,张开大口,前爪撕扯着,有力的后肢向庾献一蹬。
黑豹要避开要害,庾献也不愿意拿右手做交换。
借着这一蹬之力,双方同时后退。
这波交锋,庾献的拳头被咬伤,手臂也被抓的皮开肉绽,比起董扶略吃点亏。
但好在双方正面交锋,比起刚才只能被动挨打又好上不少。
庾献对付这革卦三变已有心得,趁着后退,暗暗将那碧绿龟壳拿在手中。
只是还不等暗算得手,那黑豹跳在南蛮象上,重新化为董扶模样。
董扶面无表情的长袖一拂,立刻有一枚令牌跳在空中。
那令牌凭空发一声响,竟有另一个董扶凭空出现在象背上,接着迅速化为黑豹,向庾献凶勐扑来。
庾献眼看都直了!
卧槽!
这特么怎么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