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战少体力好:宠妻,太撩人 > 第1018章 大结局(全文完)

  “你……”看着满眼杀气地冲着自己走来的女人,展飞扬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忍着全身剧烈的痛,慢慢往后挪。

  女人慢慢走到他的面前,把枪抵在他的脑门前,伸手慢慢解开脸上的面罩,露出一张僵硬变形的脸孔。

  “啊……”好丑的脸,展飞扬吓得惊叫一声。

  “这样就怕了吗?”女人看着眼前这张,她曾经深爱着的俊脸,恨意更浓,“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季茶,当初是你自己愿意的,我没有强迫你,你不用怕,我给你一笔钱,让你去重新整容,你想整成什么样就整成什么样,所有的费用,我给。”展飞扬用柔和的眼神看着她,“我也爱你的,否则,我怎么会让你留在我的身边这么久?”

  “你爱我?”季茶慢慢抬起脚,踩在了他被战北宸打断的肋骨上,用力往下一沉。

  “啊……”展飞扬发出惨烈的叫声。

  季茶眼中的泪水渐渐溢出:“为了得到你的一丝怜悯,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让我整容,我就去整,明知道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替身,我依然义无反顾地爱着你,但是,你为什么要杀死我们的孩子,它已经六个月了,很快,它就可以出来叫我妈妈,叫你爸爸,那是你的骨肉啊,虎毒不食子,而你,你已经不配做人,唤你一声畜生,都玷污了……”想到那无辜死去的孩子,季茶的心痛得宛如被人撕裂,“从战雅芙的孩子,到我肚子里的,你从来没有半点愧疚和悲痛。”

  “对不起,季茶,我不是故意想让你流产的,那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忍心……”看着眼前的女人渐渐失控崩溃,展飞扬的心提到了心口上,就怕她突然擦枪走火。

  “到现在,你想用花言巧语来哄我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么傻,乖乖的被你骗吗,哈哈……”季茶笑了,笑中带泪,凄美地说,“我曾经爱你有多深,现在就恨你有多深。”

  “季茶,我真的爱你,我发誓,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才会让你留在我身边的,不如,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保证,我一定会加倍的对你好。”展飞扬试图用柔情蜜意打动她。

  “重新开始?”季茶眼神有点迷茫地看着他。

  “对,我们重新开始,季茶,把枪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谈。”展飞扬看着抵在额头上的枪,轻声细语地哄着。

  季茶看着他,眼泪又滑下了,她曾经地多希望,他能够温柔深情地对自己,但是此刻,他如她所愿了,看起来,却是虚伪到了极致。

  “季茶,你喜欢孩子,我们可以生很多个,你想生一个足球队也可以。”展飞扬哄着。

  “呵呵……”季茶讽刺地笑着,“为了让我放过你,你捂着良心,也不惜说这些让自己觉得呕心的话,展飞扬,你真的没救了,你杀死我的孩子,一命填一命,算便宜了你,去到黄泉路上,你去向我们的孩子忏悔吧。”

  “季茶……不要……季茶……我真的真心真意想跟你重新开始……啊……”展飞扬试图挽回的话还没说完,已经听不下去的季茶,终于开抢了,夺命的子弹,从他的脑门穿过,鲜血飞溅而起,洒落在地上,他瞠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地瞪着她,身体砰地一声巨响,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

  “呜呜呜……”看着倒地身亡的男人,季茶放声痛哭,如今,她终于为她的孩子报仇了,但是心里却空空的,已经没了生存的渴望。

  “孩子,你不要怕,你在黄泉路上不会寂寞的,妈妈马上就来陪你。”季茶落着泪,慢慢举起了手枪,抵在了自己的脑门前,她慢慢闭上眼睛,正准备开枪,突然手腕一痛,跟着砰地一声,枪掉在了地上,她惊愕地睁开眼睛,却见到一张充满了愤怒的俊脸。

  “你仇已经报了,就该重新做人,为什么还要自寻短见,你考虑过关系你的人吗?”及时赶到的姜君,紧紧地抓住她的手腕,又怒又担忧。

  “你让我死,我现在这个模样,我……”季茶赶紧捡起面罩,重新戴上,眼泪连连地摇头,“像我这样的人,不死还能有什么用?”

  “你听我说,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最好的整容医师,她保证可以让你恢复以前的容颜,相信我,你不会没脸见人的。”姜君抱着她,嗓音嘶哑地说,“每个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都会有其存在的价值,季茶,不为别人,为了自己,勇敢地活下去好不好?”

  这些日子,姜君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不断鼓励她,出于女人的直觉,她知道姜君对她的心意,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普通朋友,季茶看着他,心却怕了,她不敢再爱人了。

  “季茶,你就是你,你不是任何人的替身,相信自己。”姜君拉着她的手,“你可以重新做人的。”

  “我真的可以吗?”季茶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展飞扬,茫然地说,“但是,我杀人了……”

  她偷了姜君的枪,本来打算杀死展飞扬之后就自杀的。

  “别担心,交给我处理就行了,不会有事的。”姜君拉着她的手说,“现在先跟我回去。”

  季茶看着他,她知道他跟展飞扬是不一样的,但是,她配不上他啊,她是个残花败柳,又流产过,而且还是个整容失败的丑女人,她何德何能……

  姜君扣住她的手,紧紧的,丝毫不肯放松,拉着她,快速地离开了别墅。

  他们离开之后,别墅就起火了,这一场大火,把展飞扬烧得尸骨无存。

  秦无双离开别墅后,一直往外面走,她的肚子已经六个月了,她不敢走太快,怕伤到孩子,这里是郊区,天色渐黑,路上只有私家车,她想回秦公馆,但是没车,怎么回?

  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她忘记了自己已经多久没吃东西,她伸手捂着肚子,沮丧地说:“我知道你很饿,但是这里没有吃的,我也没办法。”她伸手在口袋里淘了几下,更沮丧了,口袋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她站在路上,满脸茫然,不是所措,她怎么会这样?

  “飞扬,我就这样走了,飞扬怎么办,他肯定会被战北宸那个恶魔打死,飞扬……”秦无双想到他,顾不上了,赶紧转身,往回跑,她不能让战北宸打死他,她要救他。

  秦无双匆匆地赶回去别墅,没想到远远就看见别墅起火了,她吃惊地看着那一片火海。

  “怎么会这样?”飞扬还在里面,秦无双焦急地跑过去,她才刚靠近别墅,突然一只手掌,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往后面拉,耳边响起了男人担心的声音,“危险,别过去。”

  “啊……”秦无双回头看到战北宸充满了担忧的俊脸,顿时吓得尖叫,用力甩开他的手,“你做什么,你放开我,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放开我……”

  “无双,你别这样,你激动,你会动胎气的。”战北宸想稳住她的情绪,但是他越是劝她,她就越激动,挣扎,最后没辙了,只能在她的后颈劈了一记手刀,让她昏迷过去。

  “无双。”战北宸抱起她,心就像被撕裂似的,痛得几乎没有办法呼吸,该死的展飞扬,他竟然给她下了这么残忍的禁制,他回头看了已经变成一片火海的别墅一眼,抱着秦无双,头也不回地走了。

  总统夫人还在筹谋着新任总统的事情,没想到,却接到了展飞扬葬身火海的消息,顿时晴天霹雳。

  没有了展飞扬,他组织的官员,就像一盘散沙,根本成不了气候,有些人眼看着苗头不对,已经纷纷倒戈相向,向着战北宸的阵营靠拢,她跌坐在椅子上,有种兵败如山倒的挫败。

  “难道,这一切都完了吗,我们司家的气势已经去了吗?”总统夫人坐在那总统的位置上,满脸的伤心和悲痛。

  司默轩从外面慢慢地走进来,看到她那依然满是不甘心的脸,他走到她的面前,抓住她的手,心累地说:“妈,不要再争了,就算你帮我争到总统的位置,我也不会当的,放手吧。”

  总统夫人看着儿子那真诚的脸孔,忍不住哭了:“我们司家这么多年来的荣耀,难道就真的到此为止了吗?”

  “妈。”司默轩闭了闭眼睛,嗓音嘶哑地说,“战北宸,他也是司家的子孙,让他当总统,我觉得最适合不过。”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会跟他抗争到底,但是现在,他真的看开了,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说到底,是他们的父亲,亏欠了他,难怪他爸爸以前总是拿他跟战北宸相比,那是因为,恨铁不成钢,只是现在才知道,却已经晚了。

  总统夫人有点难受地沉默了。

  司默轩微微攥了一下拳头,随即看着她,语气认真地问:“妈,爸去世的那天晚上,只有你在房间里,爸,到底是怎么去的?”

  “连你也怀疑我吗?”总统夫人神情忧伤地看着他,“那天晚上,你爸在梦中透露了战北宸的身世,我承认在那一刻,我是真的恨,也曾对他动过杀机,但只是一瞬间,他是跟我相濡以沫的夫妻,我爱他,他是犯错了,但,我对他的爱,可以包容他过去犯的错,他离我而去,我也很痛心,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尽一切能力,保住司家的荣耀。”

  司默轩看着她,微微地笑了:“妈,我相信你。”总统犯的错已经是二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而何如意已经去世,她是总统夫人,就算她再怎么恨,也不会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杀了总统,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总统夫人见他如此信任自己,忍不住失声痛哭了,总统去世,她一直忍着悲痛,此刻终于忍不住了。

  司默轩上前抱住她,伸手轻轻拍着她的背,轻声说:“妈,就算你不再是总统夫人,你也是受人尊重的司夫人,你不用担心的,我们都会孝敬你。”

  司默轩怕刺激到她,并没有把司瑶想杀他的事情告诉她,后来司瑶流泪了,她现在恐怕也是后悔了,就让这件事情过去吧。

  总统夫人抱着他,哭得更加伤心了。

  展飞扬这一倒,战北宸的呼声就更高了,在统选当天,战北宸没有出席,铁总管突然拿出了一份遗诏。

  那是总统最终的遗嘱,他属意战北宸当总统,这无疑给了战北宸锦上添花的荣耀。

  他没有出席统选,却毫无疑问当选为下一任摩羯国的总统。

  终于尘埃落定了,眼看着煮熟了鸭子飞了,宁梦舒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了,看着在大厅里抽烟喝酒的男人,她怒火中烧,冲上前去,用满眼鄙视的目光看着他,恨恨地说:“司默轩,你这个废材,天时地利人和,你那样不占尽先机,你为什么就不好好把握机会,为什么就把这么好的机会白手送人,你脑子是不是进水,被驴踢坏了?”

  自从她爸爸死了之后,她唯一的心愿就是当上总统夫人,以慰她爸爸的在天之灵,本来以为自己嫁给他,就能稳坐总统夫人之位,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没出息,不主动争取就算了,他们在背后帮他,他还没半点积极性,现在总统让人了,他开心了,她却绝望了。

  司默轩好整以暇地看着向自己发飙的女人,笑了:“现在你的梦碎了,该回归现实了。”

  “是,我是该回归现实了,我要跟你离婚。”宁梦舒气得咬牙切齿地大吼。

  “我等你这句话已经等很久了。”司默轩立即高兴地鼓掌了,“我要宴开一百桌,庆祝本少爷终于能够脱离火海。”

  “废材。”宁梦舒拿出了离婚协议书用力仍在他的面上,“签字。”

  “没问题。”司默轩拿起笔,毫不犹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刷刷刷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帅气地说,“以后各自嫁娶,互不相干,当然,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我就最高兴了。”

  “废材。”像他这种烂泥扶不上墙的废材,谁稀罕见他了,宁梦舒拿起了离婚协议书,马上就去民政局,她一刻钟都等不了,司家已经成为过去式,她要另外找个更强大的男人。

  “快走,不送。”司默轩嘴里咬着一根香烟,笑得浪荡,向着她挥手道别。

  “哼。”宁梦舒孤傲地冷哼一声,走了。

  人走茶凉,现在大家都忙着去战家给战北宸恭喜,而他们司家,今天就要搬出摩羯宫,回归平凡。

  司默轩站起来,来到宁玉芬的住处,女仆正在收拾东西,而她跪在总统的灵位前,手里拿着佛珠,正在念经。

  她现在心境已经平静,正打算搬出去之后,就到庵堂吃斋念佛为逝去的丈夫祈福。

  “妈,你真的打算到庵堂去常住?”她曾经是京都城第一夫人,司默轩实在是想不通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默轩,你不用劝我,这辈子,为了巩固你爸爸的地位,我已经做了很多错事,下半辈子,我就在庵堂里安度余生吧,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三兄妹。”想到司瑶那狠辣的性子,宁玉芬就心疼,她是随了她性子。

  “妈,你放心吧,二姐那里,我会好好开导她,她也只是一时被权利懵逼了自己,她会想开的。”她还会流泪,证明,她还是有良知的人,司默轩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安慰说。

  “这样甚好。”宁玉芬点点头。

  “夫人,战大少爷求见。”女仆从外面进来通报。

  “战南天?”宁玉芬惊讶,这种时候,他来找她做什么,她皱了皱眉头说,“让他进来吧。”

  战南天拄着拐杖,从外面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

  再次见到战南天,宁玉芬心境已经平复冷静,没有丝毫波澜。

  战南天看着司默轩,硬朗的脸上,突然扬起了一抹浅淡的微笑,说:“司三少,我是帮我弟北宸来送东西给你的。”

  “什么东西?”司默轩愕然了。

  战南天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他:“这是北宸拜托我,要亲自交给你。”

  司默轩伸手接过文件袋,带着讶异拆开,从里面抽出了一份文件,打开一看,顿时愣住了,震惊地说:“他把总统之位让给我?”天啊,这怎么可能?

  “他现在只想好好陪着无双,其他的事情,他不想管了,司三少,国家的未来就靠你了。”战南天把文件已经送到,便功成身退了,现在秦无双变成那样子,战北宸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管理国家大事,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默轩,你说战北宸,他把总统的位置让给你,他不当总统了?”宁玉芬满脸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她千防万防,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屑,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个笑话。

  “是真的。”司默轩把文件带给她,愁容满脸地说,“战北宸这混蛋,他是害我。”他根本就不想当总统,还是当他逍遥浪子自在点。

  宁玉芬看着那文件,确认无误,顿时悔意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无心当总统。”

  她也有听闻秦无双的事情,更加后悔莫及:“是我害了无双,如果当初不是权利熏心,把无双交给展飞扬,她就不会……”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希望无双能够挺过这次难关。”想到秦无双,司默轩很心疼,都怪自己当初太无能,连展飞扬从狱中带走她也不知道,否则,她也不会……

  “我会帮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祈福的。”看着已经收拾好的简单形状,宁玉芬双手合十于胸前,默默祈祷。

  刚从民政局搞掂离婚手续出来的宁梦舒,重重吁了一口气,坐在车上,开车离开。

  “废材。”想到无能的司默轩,宁梦舒忍不住气得破口大骂,嫁给他成了二婚的,却什么好处都捞不到,车子经过大型商场,在那广场上空的大屏幕前正在播放一则新闻,在那大屏幕前,显示着一行大字:战北宸刚当选总统就退位让贤,摩羯宫已经证实,下一任总统继任者是前总统的儿子司默轩。

  “怎么可能,这不是真的……”宁梦舒的呼吸一滞,赶紧打开了车上的新闻电台,现在每个电台都在播放着同一则新闻,战北宸真的退位让贤,司默轩当上了新的总统。

  “那废材当上了总统,不,他是总统,他不是废材,我是总统夫人,我是总统夫人了……啊……”宁梦舒一时兴奋过头,竟然踩错了油门,车子狠狠地撞上了前面的大货车,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小轿车翻飞了出去。

  战家的门槛都被来访的客人踩烂了,但是他们连战北宸的脸都见不到,他们并不知道他已经不在战家,而是在秦公馆陪着秦无双。

  秦无双现在就像一只全身的刺都张开了的刺猬,战北宸想靠近她都不行,他怕刺激到她,只敢在远处或者暗处陪着她。

  秦无双怀孕已经七个月了,她的肚子越来越大,胃口却越来越不好,什么都吃不下,让大家都愁坏了。

  到了晚上,秦无双晚餐只吃了一点就吃不下去了,她在院子里散步,走着走着,脚突然抽筋,她痛得惊叫出声。

  “无双,你怎么了?”在后面悄悄跟着的战北宸,立即冲上去扶住她,紧张地问。

  “我的脚好痛……抽筋……啊……好痛……”战北宸立即抱起她,飞奔到前面的椅子,让她坐着,立即跪在地上,抬起她抽筋的脚按摩。

  “啊……好痛……啊……”秦无双痛得眼泪都忍不住飙出来了。

  听到她的喊声,战北宸的心就像裂开一样的痛,恨不得这痛苦让自己来承受。

  他按了一会儿,秦无双不叫了,他才抬起头来,看着她,嗓音嘶哑地问:“好点了吗?”

  “不痛了。”秦无双立即把脚收回来,站起来,后退两步,满脸防备地盯着他,“你别以为你为我做这点事情,我就会感激你,你这个杀人凶手,你杀死我爸妈,我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如果不是她怀了孩子,行动不便,她早就一刀捅死他,为父母报仇了。

  “无双,我……”看着她愤怒仇恨自己的眸光,战北宸闭了闭眼睛,痛苦得无法言语了,他现在连为自己解释的机会都没有,除了让她继续恨着自己,他什么都不能做。

  “你不要再跟着我,我看到你就想杀了你。”秦无双用力攥住拳头,红着眼睛想着他大吼。

  他这个杀人凶手,他杀了她父母,他竟然还有脸住在秦公馆里,是她不孝,她未能把他赶走,她的父母九泉之下,一定会骂她这个女人没用吧,是她对不起他们。

  秦无双愤恨地转身离去,战北宸站在原地,怕刺激到她的情绪,只能让冬暖跟上去照看着。

  “二哥。”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战雅芙,慢慢走上前来,眼眶泛红地说,“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看到他们这样的相处模式,她真的很心疼,也很难过。

  战北宸痛苦地握拳,摇头,他已经召集了全世界最顶级的催眠师来,但是大家都束手无策。

  “二哥。”战雅芙看着他,忍不住想哭,怎么会变成这样,现在秦无双把他当成了杀父杀母的仇人,恨不得拿刀捅死他,偏偏,他们还不能触动她的记忆,如果她记忆恢复,她就会心脉尽断而死,展飞扬临死还要拉着嫂子陪葬,这个人真的太可怕,太卑鄙无耻了。

  战北宸没有说话,转身离去,那背影却是如此的孤寂和悲凉。

  “二哥,我在网络上看到宁梦舒被车撞的新闻,我今天去医院看她了,她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了。”战雅芙向着他的背影大声说。

  这回,战北宸连脚步都没有停顿一下,外人如何,与他何干,他如今只希望秦无双能安好,那便是他的晴天。

  宁梦舒也算是恶有恶报了,看到她有这样的下场,战雅芙心里很唏嘘,她们曾经是最好的一对姐妹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选择的路竟是背道而驰。

  宁梦舒追求的是名利和富贵,而她追求的只是平凡细水长流的幸福,她大哥接受了二哥的建议,去做了腿部的手术,现在已经渐渐在康复中,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健步如飞,但最少能够像个寻常人那样站起来走不,不需要再拄拐杖。

  战南天虽然还不赞同她和庄超群在一起,但态度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真诚所致金石为开,她相信,只要她和超群哥坚持不懈,早晚有一天,他会同意他们结合。

  秦无双在院子里快步疾走,走了一会儿累了,她在后院的假山水池边坐下,抬起手掌轻轻擦拭着额头上的薄汗,突然水池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她有点纳闷地回头望去,只见那清澈的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动着,她好奇地伸手,探进水里,在下面摸了摸,摸到了一条冰凉,像是项链的东西,她立即拿起来。

  看着手里熟悉的项链,秦无双顿时忍不住哭了,那是她妈妈的项链,她以为不见了,具体是怎么不见的,她已经忘记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被她找到了。

  “妈妈……呜呜呜……”为什么妈妈的项链会在这里,难道这是她妈妈给她的警示,她在怪她没有帮她报仇吗?

  “少夫人,你怎么了?”冬暖见她坐在水池边哭得这么伤心,赶紧上前来,担心地问。

  冬暖是战北宸的人,她一定是他派来监视她的,秦无双立即攥紧了手里的项链,擦干眼泪,满脸警惕地说:“我没事。”说完,站起来,便匆匆地回屋子里去了。

  冬暖见她躲自己就像躲病毒似的,很伤心很难过,也很无奈。

  秦无双回到卧室里,立即把房门反锁,然后躲进被子里,握着项链,默默流泪。

  “少夫人怎么了?”战北宸紧张地问冬暖。

  “夫人在后院假山的水池里,好像捡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就哭得很伤心,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冬暖站在房门前,担忧地说。

  后院假山的水池里?

  战北宸神情顿时一变,难道是他扔掉的项链?

  他伸手想敲门,手刚碰到房门,便又神情黯然地放下,他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恐怕情绪会更加激动。

  他挥挥手说:“你先下去吧。”他靠在房门前,仔细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冬暖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下去了。

  战南天接受了战北宸的建议,在军区动了手术,他的脚重新接驳,现在已经能够下床慢慢地行走,他本来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没想到现在居然还能重新站起来,他高兴得就像个大男孩似的,抱着杨雪心,激动得差点忍不住落泪。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杨雪心在照顾他,她是个很细心体贴的女人,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让他对她渐渐没那么抗拒了。

  “姐夫,恭喜你,你终于可以重新站起来了。”杨雪心也替他感到高兴。

  “雪心,谢谢你这些日子里,一直提心体贴地照顾我。”战南天握住她的手,激动的嗓音都沙哑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看到他能够站起来,她是真心的高兴。

  “雪心。”战南天握住她的手,抬起另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脸颊,用认真的语气说,“你以后不要叫我姐夫了。”

  “为什么?”杨雪心顿时心惊,“难道我做的不够好吗,姐夫,你要赶我走了吗?”

  “不,你做得很好。”战南天握住她的手一紧,嗓音低哑地说,“我只是觉得,我应该让我的儿子名正言顺的出世,你以后要改口,叫我老公。”

  “什么?”杨雪心被他的话惊呆了,“你……你要……”

  “没错,我要娶你,杨雪心,嫁给我吧。”跟她相处的这几个月里,他知道她跟杨雪珍是完全不同的,她细心,体贴,会照顾人,正是他想要的贤妻良母,而他也知道,她渐渐没那么抗拒他了。

  “这……”杨雪心犹豫地看着他,她没有想过,她能够嫁给他当老婆。

  “我已经联系了律师团,他们会帮你爸爸打赢官司,他不会坐牢,你们杨家的公司也不会有事。”战南天有紧张地看着她,“你……愿意吗?”

  从战北宸和秦无双这段波折的情感里,他意识到了珍惜眼前人的重要性。

  他是认真的,他真的想娶她为妻,杨雪心顿时喜极而泣,她抱着他,紧紧的,喜悦地大声说:“我愿意。”

  刚下完雨的天儿放晴了,战南天看着窗外那明艳的彩虹,心里默默许愿,希望秦无双身上的禁制能够解除,和战北宸一起白头到老。

  秦无双在水池里捡到了那条项链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不肯出来了。

  眼看着到了晚餐的时间,战北宸很担心,她现在肚子已经七个月大了,她的胃又不好,如果在这个时候胃痛,那可不得了,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敲门了:“无双,你该出来吃饭了,就算你不吃,孩子也要吃的,难道你要孩子跟你一样挨饿吗,无双……”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终于打开了,脸色苍白的秦无双从里面出来,双眸带着恨意,狠狠地盯着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吃不吃饭,他那么紧张做什么?

  战北宸看着她,把手背在身后,紧紧地攥紧,他怕自己忍不住想抱她,他看着她,抿着唇,刻意摆出一张冰冷的脸孔:“谁关心你的死活了,我是关心我儿子会饿坏了。”

  所以,他在这里对她好,都是因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等她生下了孩子,他是不是就像解决她的父母一样,把她也解决掉,然后就没有人知道,他是杀害她父母的凶手?

  秦无双忍着怒火,绕过他,往餐桌走去,她是恨战北宸,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她的孩子,她怎么忍心让它挨饿,她坐在椅子上,拿起筷子,尽管满桌子都是她喜欢吃的食物,但是她依然吃不知味,只是囤囵吞枣,把肚子填饱。

  战北宸并没有走过去,怕她看到自己会没胃口,只要她肯吃,他就放心了。

  秦无双扒着饭,吃着吃着,突然一滴眼泪从眼角里滑落,掉进了饭碗里,跟着第二滴,第三滴……

  “无双,你怎么了?”看到她吃饭吃到一半突然流泪,战北宸赶紧走过去,关心地问。

  秦无双慢慢抬起头来,满脸愤恨地瞪着他,大声质问:“你为什么要杀我父母,你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要下这么重的毒手,为什么?”

  “少爷没有杀你父母,那是假的,不是真的,少夫人,你醒醒吧。”终于看不下去的冬暖,忍不住哭着大声说。

  “冬暖,闭嘴。”战北宸立即气急败坏地大吼。

  秦无双看着他们,脸上过一抹疑惑的神情,然后盯着冬暖:“冬暖,你说什么,什么真的假的?”

  在战北宸严厉的眼神下,冬暖哽咽着摇头,她不能说,任何能够刺激她记忆的话,她都不能说,但是她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战北宸,你为什么不让她说下去,还是你心虚了,你们是一伙人,你们合起来隐瞒我吗?”秦无双突然抓起了桌面上的餐刀,指着他,神情激动地大声说,“你就是杀人凶手,你休想狡辩,我不会相信你……”

  看着她握着餐刀挥舞着,战北宸顿时焦急了,赶紧说:“无双,小心,放下餐刀,快放下……”

  “你不要过来。”秦无双见他上前来,神情更加激动了,手里胡乱地挥着刀。

  战北宸担心她会伤到自己,迅速伸手去抢,突然刀锋一划,一抹鲜血从他的手里飞溅而出,刀在他的手上划了一道口子。

  “少爷。”冬暖看着他受伤的手,惊呼出声。

  看着那飞溅而出的鲜血,秦无双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抹在船上,战北宸拿着刀往自己身上刺的画面,她抓着餐刀的手蓦地一顿,他是为了救她才往他自己身上刺刀,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画面一转,在那险象环生的悬崖上,她被坏人推进了悬崖里,而他想也没想就飞扑出去,抓住她,如果不是离修赶到,他们恐怕早就葬身在悬崖下……

  脑海里似乎藏着很多既熟悉又陌生的记忆,正当她想想起更多的时候,心脏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就像有一把刀在里面搅着,她手里握着的刀咚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她脸色发白地惨叫:“啊……好痛……啊……我的心好痛……”

  她肯定是想起了什么,战北宸赶紧上前,往她的后颈劈了一记手刀,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绝对不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否则,她会心脉尽断而死,绝对不可以。

  秦无双痛苦地晕迷了,倒在战北宸的怀里,眉头依然紧皱。

  战北宸红着眼,恶狠狠地瞪着冬暖:“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说完,抱着秦无双回到卧室里。

  冬暖看着他们的背影,难过得泣不成声,到底她要怎么做,才能帮他们,就算要她的性命,也无妨。

  秦无双在昏迷中也不得安生,她在梦中,一会梦见战北宸杀死自己的父母,一会又梦见战北宸为自己付出所做的事情,两种极端的情绪在她的体内堆积爆发,她的心脉渐渐出现了异常。

  战北宸守在床边,看着她的唇角突然溢出了一丝鲜血,顿时惊得魂飞魄散,向着外面大吼:“快叫医生,快……”

  “是。”在外面候着的冬暖,听到他的喊声,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赶紧飞奔去打电话叫医生来。

  “爸爸……妈妈……不要……北宸……战北宸……不要杀我爸爸妈妈……不要……啊……”秦无双大叫着,竟然从昏迷中挣扎醒了过来,她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秦无双,不要再想了,我就是杀死你爸爸妈妈的凶手,我就是杀人凶手。”她的嘴角不断渗出鲜血,脸色苍白得像鬼一样,战北宸既心疼又无奈地大声手。

  “你为什么杀死我爸妈,你这个杀人凶手,我要为我爸妈报仇。”秦无双流着泪,突然翻开了枕头,从里面抽出了一把枪,向着他心脏,砰地一声巨响,子弹破匣而出,噗嗤一声,射进了战北宸的心脏。

  淋漓的鲜血瞬间汹涌而出,战北宸看着她,抬起手,似乎想摸她的脸,但是眼前一阵发黑,身体无力地倒下。

  “少爷。”打完电话回来的冬暖,看到中枪倒地的战北宸,顿时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秦无双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记忆瞬间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她蓦地瞠大眸子,手里的枪咚的一声掉在地上,身体倒下,一口鲜血从口中吐出。

  “北宸,我杀了北宸,我亲手杀死了他……北宸……”秦无双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凄厉叫声,好痛,全身的经络就像被人硬生生割断了,心脏怦怦怦地正在剧烈地狂跳着,似乎要爆炸一样,真的好痛,但是不及看到死在自己眼前的男人痛,她泪如雨下,向着他伸出手,想碰触他,但是相距太远了,她碰不到他,鲜血源源不断地从她的嘴里溢出。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很不容易摆脱了政事来看望他们的司默轩,看到这一幕,惊得魂飞魄散,迅速冲进去。

  “少爷,少爷……”冬暖跪在战北宸的身边,悲痛欲绝地痛哭着。

  “无双,你怎么样,无双……”司默轩抱着秦无双的头,看见她不断吐血,焦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北宸,我要北宸……”秦无双痛得全身都在剧烈的抽搐着,她向着战北宸伸出手,挣扎着,想爬过去。

  “北宸怎么了,他怎么了?”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司默轩震惊地大吼着。

  冬暖绝望地痛哭着:“少爷被少夫人杀死了,少爷死了……”

  “北宸,不能死,他不能死,啊……”秦无双眼前阵阵发黑,意识混乱,她突然想起了赵捷给她算过命,他说她这辈子无所出,原来,他说她无所出,竟然是暗指,还没有生下孩子之前,她已经没有活路了。

  秦无双蓦地抓住司默轩的手臂,虚弱却坚定地说:“司默轩,我活不了,医生来,让他马上给我剖腹,把孩子取出来,帮我把孩子养大成人,拜托,我求你了……一定要救我的孩子……务必……”

  “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秦无双,你给我撑住,你不能死。”司默轩突然像个大男孩似的,哭了起来。

  “帮我照顾好孩子,谢谢……”秦无双吃力地推开他,用力在地上爬着,终于,她抓到了战北宸的手,她看着他,“北宸,对不起,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这一世,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啊……”

  心脏突然就想爆炸了般,一阵剧烈的痛袭来,随即意识消散,秦无双抓着战北宸的手,紧紧的,至死不放。

  “无双……”司默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没想到他兴匆匆的来看望他们,却见到这么摧心肝的一幕。

  医生用最快的速度赶来了,他们在秦公馆里,为秦无双做了剖腹产,是个女娃儿,居然神奇地还活着,七个月,还没足月,被紧急地送进了保温箱里,司默轩虽然很伤心,但是想到秦无双临死前的嘱托,他不敢离开女娃儿半步,就怕她会突然发生意外。

  他隔着保温箱看着她,她的五官还没有张开,依稀看得出来,跟秦无双很像,他忍不住落泪:“小宝贝,以后我就是你爸爸,我会替你亲生父母照顾你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你要坚强地活下去。”

  “这就是无双生下的孩子?”听到噩耗的战南天,在杨雪心的搀扶下匆匆地赶来了。

  “是。”司默轩伸手擦去眼角的泪水,“无双临终前,把孩子托付了给我,我会代替他们好好照顾她。”

  战南天闻言,悲伤的脸色顿时一变:“什么,这孩子是我们战家的人,怎么能让你照顾?”

  “她是我们司家的人,你别忘了,北宸是我们司家的子孙。”司默轩立即护在宝宝的面前,张牙舞爪地大声说。

  战南天顿时气得脸色铁青:“谁说北宸是你们家的人,司默轩,你不要这么无赖。”

  “我不管,我早就认定这孩子了,而且这是无双亲自托孤,你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冬暖。”司默轩怕吓到宝宝,虽然很紧张,但依然压低声音说。

  “冬暖,你说。”战南天立即转向哭得几乎眼瞎的冬暖身上。

  冬暖点点头说:“司三少说得没错,少夫人临终之前的确是把小小姐嘱托给了他,以后我会跟在小小姐身边,大少爷,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

  “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把孩子就送给外人了。”看着那张开口肯定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儿,战南天很不舍。

  “我是战北宸的弟弟,我怎么就是外人了?”司默轩立即愤愤不平地大声说。

  “好了,你们别争了。”战雅芙走过来,没好气地说,“不如这样,一家养一个月,大家轮流着照顾她。”

  “不行。”司默轩跟战南天居然难得意见一致,不过都是同声反对。

  “要不然,你们想怎么样,把宝宝劈成两半,一人一半?”战雅芙冷冷地看着他们。

  司默轩和战南天顿时沉默了。

  “那就这样说定了,以后小侄女一个人留在摩羯宫,一个人留在战家,等她长大后,就看她的意思。”战雅芙看着小宝宝,心就像被挖空了似的,以后二哥和嫂嫂都不在了。

  终于,两个男人达成一致了,小娃儿轮流着给两家人照顾,她背靠着两大家族,在他们的庇护下长大,长大之后,注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

  这个故事分为两季,第一季已经完结,第二季过完年开新书,想看的宝宝,记得关注饭团,或者加Q等通知:1977652223

  从来没写过这么虐的故事,估计很多读者想给我寄刀片,下一季是秦无双重生,只会写甜宠风,不写虐了。

  书荒的亲可以去看饭团的其他宠文《枭少宠妻:老公,放肆撩》很甜很宠很撩的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