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边缘人的华娱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就怕流氓有文化

  白塔寺区域,流动警务室里,三个人相对无言。

  一个是李穆,他默然无语,血肉模糊的手掌已经结痂,被纱布包的严严实实,加上身上唯一的衬衫上满是烟熏火燎的痕迹,简直就像是刚打完群架回来似的。另一个是唐漹,姑娘的眼圈通红,时不时地看着身侧的李穆怔愣出神。

  三人中看上去最正常的,就只有坐在他俩对面闷不做声、吞云吐雾的刘晔了。

  刘晔是被李穆CALL过来的,本来他是想喊王鴎来的,主要是陪着唐漹,可猛然间记起、鸥姐姐的感冒发烧还没好全乎呢,这要是再把她的美容觉搅和了,估计会出人命……

  社长还是很仗义的,一听唐漹的家被炸了、李穆好死不死的就在边儿上,搁电话里就让嚷嚷着“兄弟没事儿吧”“弟妹没事儿吧”,然后风风火火地往过赶,等到他开着大吉普狂飙过来得时候,李穆还在路上没回来呢。

  虽然火势挺大,但值得庆幸的是,重要线索基本都保留了下来,比如外围防盗网上的指纹鞋印、还有纵火工具打火机等等。眼见着勘探工作进入尾声,而唐漹那边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那位刑侦口儿的女队长、就把审讯炮口转向了匆匆而回的李穆。

  隐藏起被监视的事情,俩人没时间串口供,好在先前唐嫣严格按照他的嘱托,没有透漏什么截然不同的讯息,李穆自然是凭借着他的记忆力对答如流、顺利过关。

  警察赶到的时候,唐漹安静的待在那辆帕萨特里,因为车是李穆开来的,所以他救唐漹的事儿肯定是瞒不住的;再加上他也懒得跟警察解释、自个儿的手为什么受伤,索性就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这样一来,倒是让那些跟着队长混经验的小警司们瞠目结舌,就差献上膝盖猛击666了。毕竟能徒手爬上五楼,又能带着一个大活人安全地下来,特警的身手也不过如此吧!

  不过李穆还是严防死守、没有告诉警方他能及时赶到的真正原因,否则先前苦心孤诣安排的自首戏码,以及这步棋的诸多后手,岂不是就白白浪费了?

  李穆回来没多久后,花衬衫就乖乖的跑来自首了。

  糖糖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警察告诉他们,还有些内容需要核实,在此之前他们暂时还不能走;穆爷表示配合警方工作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再加上今晚还有出大轴儿没演呢,他得留下来见证一下、才舍不得这么早回去呢。

  “你说这事儿是她搞的鬼?”刘晔听到他平淡如常的叙述,神情顿时一凝,眉间轻蹙地看着眼前淡然的李穆。

  “八九不离十。”抱臂倚立在墙壁前的李穆,神情中颇有凝重之感,眸底透出几分诡异的神采,“上次那群嘴长话多的家伙漏过底儿,而这回纵火烧屋的人就是其中之一,糖糖在楼上看的真真儿的。”

  虽然没有一口咬定幕后主使就是余娜,但李穆的话里话外都在无形甩锅,出于某种思量,他没有提及自己威胁花衬衫、并从他嘴里套话的事实,而是拿他跟糖糖初遇的那次说事儿。这话没毛病,当时那位衣冠禽兽可是气急败坏地叫嚣着“余小姐”长、“余小姐”短的。

  “卧槽…丫脑袋有问题吗?”眼见唐漹重重地点头,社长狠狠地按灭香烟,声音沉闷地怒道:“四九城可是天子脚下,这么猖狂的搞事儿,她活腻味了吧!”

  社长在刚到现场的时候,便从唐漹口中了解到了大概情况,但现在自归来的李穆口中再次得以验证,还是感到非常的震惊。

  不仅震惊娱乐圈里水深难测,连唐漹这么个小姑娘都会被记恨,今晚要不是他那木头兄弟及时赶到,这桩蓄意谋杀的爆炸案子就是明早儿的头条!更震惊余娜的胆大包天,现在全国上下都在为三年后的帝都奥运会厉兵秣马,处处树立和维护泱泱大国的形象,就连综合执法的态度都和善了不少,她居然还敢不知死活的搞风搞雨?

  “谁知道呢?”唇畔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李穆在一旁缓缓开了腔:“嫉妒会蒙蔽双眼,这一点毋庸置疑……”

  “四个字儿,性格使然。”刘晔摸出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一根后吸了一口,任由烟雾从鼻孔喷出,叼着烟卷儿闷声道:“我跟小余在一个组里待过,她就是那德行,只是没想到她会失智到如此地步。”

  “说她蠢吧,可人家早早的就抱上了大腿,并且很擅于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谋划利益;说她机灵吧,可她有时候实在看不清那些明摆着的东西。”

  “归根结底,小聪明不断,大智慧没有?”穆爷露出不怀好意的笑,调侃道:“这么精准的评价,怎么、以前约过?”

  “咳…咳咳……”

  一口气儿没接上来,刘晔差点儿没被呛死,他恶狠狠地瞪着李穆:“你丫别闹!哥也是有品味的人好吧?!”

  “开个玩笑嘛。”李穆很欠揍的耸了耸肩,莞尔一笑后道:“不过、说正经的,现在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该怎么收场?”

  说着,他望向身旁的唐漹,恰好对上她故作泰然、好让他心安的眼神,让他在钦佩姑娘坚强的同时,不由得感到一阵疼惜。

  “一次打一次杀,糖糖受不住的。”李穆蹙着眉,自然而然地握住姑娘的纤手,神情肃然道:“女人心海底针,在那位余小姐暂息雷霆之前,谁知道下回是什么路数?”

  说着说着,他的手指又捏紧了。感受到指尖传来的轻微力度,唐漹反手牵起他的手掌轻柔地拍了拍,带着明媚的笑容安抚着他,对若有所思的刘晔说道:“学长你别听他夸张,我其实没什么的……”

  “不,他说得对,不能任着她胡来。”刘晔皱着眉头掸去烟灰,那只食中二指夹着烟卷儿的大手一挥:“得嘞,这事儿包我身上,弟妹你甭管了。”

  就在他摸手机的时候,李穆冷不丁地说道:“晔哥,人家有大腿,你可得悠着点。”

  “我明白。”刘晔终于找到了手机,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嘴,一边翻着号码一边向外走去,“嘁,不就是土大款么,谁怕谁啊?……”

  “谢谢晔哥。”目送他离开后,李穆的目光瞬间一沉,睫毛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猜不透他所想为何。然而低眉敛目瞬间,嘴角边浮起的那抹意味深长的微笑,却是转身离去的刘晔无法察觉到的。

  自从记忆回溯开始,李穆就舍弃了自己今生的惯性思维,转而以前世多层次的思考方式去看待问题,从而搫划出这一手连环棋:

  首先,现场遗留下来的证据“打火机”,是李穆救唐漹时从爆炸点抢救出来的,否则以液化气的爆炸当量,这玩意儿绝对会成一团废铁;至于花衬衫的自首才是必杀的开始,有了打火机和鞋印等佐证,他就是妥妥的第一犯罪嫌疑人;纵火、故意谋杀、危害社会安定,这些罪名加在一起足够他喝一壶的,在加上李穆的死亡威胁,为了不背锅、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他绝对会咬出自己的大哥、甚至包括幕后主使余娜。

  当然,李穆很清楚,以余娜和她金主爸爸的能量,这些指控对她而言根本就是不痛不痒;所以从一开始,他的目的就不是希望余娜能付出代价,只是敲山震虎、让她不再敢对唐漹动什么心思。

  看这情形,自己的料想并无差错,只要有社长出马,事情就好办多了。

  按照前世的记忆,这位余小姐的走红之路并没有持续多久,如果不是牵扯到唐漹,穆爷才没心思搁她那儿浪费时间;反正也是马上要过气儿的人了,只要她在此之前不出来作死就万事大吉了。

  “好困…你别动,让我靠一会儿……”

  眼见事情基本解决,折腾了一晚上的唐漹放松警惕,再也扛不住逐渐翻涌的困意,嘟囔几句、自顾自地钻进了李穆的怀里,似是找到了最舒适的位置,安然地阖起眼帘。

  唐漹那无比熟练的动作,让李穆哭笑不得地轻叹一声,却还是轻柔地环起她的腰肢,将那具娇小的身躯拥得更紧,看着她的容颜挂着一弯微微浅笑,李穆不禁暂停思考,愣愣地看着那个女人。

  好像也只有她,能让自己这么想要好好保护,不让一切伤害她那过分温柔的笑容。

  指尖爱怜般地轻抚上唐漹熟睡的面容,只是现下这毫无防备的状态,看在心澜渐起的李穆眼中,无异是一种诱人的邀约,轻轻拨去垂在她额际的几绺发丝,他缓缓俯下身,鼻间萦绕着姑娘身上特有的馨香,轻巧地在她的额上落下属于他的印记,空气之中唯留轻声呢喃:

  “糖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