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二人摸摸索索的整理好之后,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中午吃过的东西又基本消化完了。可就在夏九言打算弄点新的菜式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停下了正在找东西的动作,拽了拽白逸尘的衣袖,轻声说道:“逸尘,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原本吃到小东西感到心满意足的白逸尘听到阿言这么一说,微微一愣,瞬间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现在实在□□静了,之前的安静是没有走兽以及虫鸣声,可还有那几只怪鸟呼扇着翅膀的声音,可现在连着最后的一丝动静都没有,反而衬托出这里问题,静的有点可怕。
“那些怪鸟”
二人同时回过神儿来,急忙飞到空中,发现原本警惕性极高的那些怪鸟此时七仰八叉的掉落在巢穴的一边,看样子是睡着了。直到夏九言他们二人靠近也没有醒过来。
好奇的捅了捅这些熟睡的怪鸟,夏九言的脸色变化极快,转瞬间仿佛想通了什么,拍着手大叫一声。
“我知道了,他们都被你的箫声给催眠了。”
“嗯?”面对有些兴奋的夏九言,白逸尘依旧没有转过弯来,自己的箫声什么时候能催眠了呢?
“哈哈,是这样,一定是这样,我在炼制的时候加入了一点碧海尘沙,一旦你用某种频率吹奏的时候就触动箫身里面篆刻的相应结界,即便身受重伤无法运转真气的时候也可以使用,我当时光忙着高兴了,都忘了告诉你了,我在里面可是刻了九个阵法,幸好今天触发的不是杀招,否则我就倒霉了,嘿嘿,来我跟你详细说说这些阵法”
讲解过后趁着怪鸟们还未苏醒,二人顺利在巢穴的正下方找到了禁地的入口。触发过后才发现那是个一尺见方的大黑洞,幸好他们早有准备,否则突然被吸进去一定会身受重伤。
当二人顺利进到入口后,发现竟然是个很长的隧道,看来刚才那个阵法一定是个空间阵法,不知道怎的把他们送到了一个漆黑的对导之中,看来隧道的尽头一定连着禁地的某处。
从空间袋中拿出拳头大的夜明珠,漆黑的隧道突然亮了起来,这个夜明珠是丘山他们的珍藏品,就是为了探索上古秘地时炼制的法器,照明效果相当不错。得意的拍拍夜明珠,竟然还能西东调节亮光,不至于让人觉得那么刺眼。
往前走了没几步无意中的一瞥却惊得夏九言下巴都快掉下来:那厮果然到过这里!
看着隧道墙上遍布的吐槽式的涂鸦,夏九言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那个穿越前辈搞的鬼。只有他才会用汉字书写这么无聊的东西,焚奇界的石堡里无非是记录着无聊的日子,没想到仙魔禁地的隧道里竟然被那厮当成练笔的草稿纸,估计是在太无聊了,那个家伙竟然在这里写起了小说。
没错,估计也是觉得可能没人能看懂,那个穿越前辈竟然在仙魔禁地的入口处写起了自创的小说,还是篇扮猪吃老虎的爽文,估计那家伙中毒不轻。粗略的看了一下,夏九言觉得这小说写的简直差极了,根本看不下去,前言不搭后语,人设过于复杂,故事情节相当混乱,估计这哥们儿穿越前可能是某网站的扑街写手吧,夏九言不禁邪恶的想道。
实在忍不住吐槽的**,夏九言拿出一把仙剑在墙上留下两个汉字:差评!
写得这么差的小说夏九言都不忍心看下去,生怕污了自己的眼睛。眼看着夏九言忙了一圈又是对着墙壁发笑又是刻字的,白逸尘一脸茫然,不过他唯一知道的就是,那个所谓的“神”一定来过这里,这种看起来像胡乱涂鸦的东西就是阿言他们家乡那里的文字,看阿言看的那么高兴上面一定写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哈哈这个家伙的水平实在太烂了,你知道了肚子会受不了的,啊哈哈”夏九言一手托着夜明珠一手捂着肚子笑的前倒后仰。
白逸尘见状赶紧接过夏九言手中的夜明珠顺便扶住对方生怕他一个不小心闪到腰,看样子这墙上一定又跟上次一样不管什么吃喝拉撒都乱写一通,怪不得小东西笑的这么古怪。
“哈哈,还是告诉你吧,不能我一个人瞎,这隧道的墙上是之前的那位穿越前辈写的一篇小说,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故事,讲的是一个被人陷害又被退婚的苦逼在拥有了金手指后如何扮猪吃老虎一步步成仙成神的故事,这种故事在我的家乡早就泛滥成灾了,哈哈,都是一个套路,我给你讲啊哈哈是不是很好笑”
一边走着夏九言一边给白逸尘讲着墙壁上的那个狗血故事,只有他一个人全程哈哈大笑,白逸尘嘴角微扬,看着他毫无形象的开怀大笑内心觉得很充实。越往前走他内心的不安就愈加的强烈,即便刚才的故事再好笑他也根本笑不出来,只有再看到心爱的小东西眉飞色舞的时候心情才会略微得到平静。
这条隧道很长也很黑,幸好他们手里有丘山炼制的这颗夜明珠,否则还不知道有多麻烦。往前走大约半个时辰的功夫,终于能感受到微风拂过了,说明他们很快就要穿过这条隧道了,出口就在不远处。一口气往前走了大概一公里的路程,他们二人才走出这个狭长的通道。
可走出通道之后,他们却看到一片荒无人烟的沙漠,如果不是很清楚自己已经到了上界,他们甚至会怀疑又回到了焚奇界的地上世界呢,因为前方不远处的仙人掌正虎视眈眈的挡着他们的道路,这仙人掌可是焚奇界的特有灵植,还没听说过仙魔两界有这种东西呢,没想到在禁地里竟然能看到,看来这里果然大有问题。
其实夏九言也不是没想过在禁地的入口处大喊几声,既然那个穿越前辈已经成神,想必肯定能听见自己的叫喊声,可是再仔细想想传说中诸神可是分了两个阵营,想必和前辈不对付大有神在,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自己和前辈来自一个地方,自己要是自报家门的话,恐怕前辈没等来等来却是其他神灵的报复,自己一个小小的修士恐怕还没等前辈赶到就被捏死了。
所以夏九言才不会傻到暴露目标呢,要是别人对于仙人掌这种凶猛的刺花可能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是他们俩不一样啊,毕竟在焚奇界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那么一大群凶猛的刺花,更何况现在这群的数量远远不及焚奇界的那些。
“逸尘,你试试我之前告诉你的方法,调整好气息,触动里面的阵法就能确定攻击目标,这群家伙出现的真是时候,正好可以用来练练手。”夏九言兴奋说道。
白逸尘按照夏九言的指点吹起了曲子,在他们二人耳中优美的乐曲到了敌人那里可就是杀伤力很大的攻击,这种攻击看不见摸不到让人防不胜防。夏九言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曲子眼看着对面那群耀武耀威的仙人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耷拉了下来。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再也没有了危险性,像一群熟睡的待宰羔羊。
“哈哈,开工!”作为一个标准的吃货,夏九言自然不会放弃眼前这么好的食材,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为了不破坏前辈好不容易布置的关卡,夏九言特地挑了两株比较靠后的仙人掌作为食材,相信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吧。
穿过拦路的“刺花阵”可放眼望去还是成片的沙漠,在这里又不能御剑飞行,这么远的路要是真的靠步行恐怕得干死。可是偏偏这时候夏九言露出了难以言喻的笑容,抱着白逸尘的胳膊竟然破天荒的耍起赖来。
“小尘尘,我好累,脚好酸走不动了,你背我一会儿吧,好不好嘛。”
看着白逸尘那绝世的俊颜,夏九言摆出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想要博得同情。一旁的白逸尘什么话也没说,一点想背他的想法都没有,刷的一下将这个磨人的小东西打横抱起。
夏九言还没回过神儿来,白逸尘的吻就这么突兀的压了过来,耳.鬓.厮.磨.之间对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可是夏九言这里却紧张的无法呼吸,两个人又不是第一次接.吻,可今天的白逸尘很不一样,给人感觉欲.望很是强烈,好像即便把他吞.进腹.中也不够。感受到白逸尘那炽烈的情感,夏九言默默的闭上眼睛同样激烈的回应着。
激.吻过后,夏九言害羞的将头埋进对方的胸.前死活不肯露头,白逸尘大笑着抱着夏九言往前方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