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面上一脸平静的白逸尘其实内心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早在他和夏九言一起在拍卖行的院子里看着小六儿玩闹时,他就觉得暗处总有几双眼睛正在默默的注视着他们,特别是他。不过既然对方并没有恶意,他也就没有理会。
后来他们三个上了二楼,正式参加拍卖会,在院子里感受到的那股熟悉的气息再次来到他们的附近,他知道,对方很可能就坐在他们的隔壁。白逸尘心想,可能只是小六儿家的长辈想要在暗中保护自家的孩子,至于在他身上停留的目光最多,很可能是因为他表面上的修为看起来比身旁的夏九言要高,对方怕自己二人对小六儿不利,这才对修为高的自己格外关注,所以他当时也并未在意。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不过当这个叫蛮星的家伙从隔壁冲过来时,白逸尘再也绷不住了,虽然样子变了,可是对方身上这熟悉的气息,分明是当初跟了他好久的小点儿啊!虽然很震惊,但是白逸尘依旧没有表现出来,他压下心中的疑惑,默默的观察着。
直到蛮星很直白的告诉他,他就是小点儿的时候,白逸尘终于可以肯定,这个就是当初跟着自己闯荡各界爱吃爱睡的那个小懒虫了。可是
“小点儿?我就知道是你,小胖和小弱呢?他们在哪里?现在过的好不好?怎么会”白逸尘剑眉微蹙,不过依旧欣喜的问道。
“那个,恩公啊,我改名字了,现在叫蛮星。你以后能不能别叫我小点儿啊,怪不好意思的。”蛮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嘿嘿的笑了笑。
“对了,现在大哥和大嫂很好,他们也改名字了,大哥改名叫丘山,大嫂就叫丘鸣。哦,对,恩公你还不知道吧?大嫂就是当初的小弱啊,你走后他和大哥结成道侣。诺,坐你右手边的这个混小子就是他们俩的孩子,就是个顽皮捣蛋的主儿。”看见白逸尘果真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蛮星很高兴,继续兴奋的介绍道。
“啊?蛮星叔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啊,我这么乖,这么听话,父亲和爹爹都可喜欢我了,我哪里顽皮了?哼,下次有好吃的再也不叫你了,略略略”小六儿见自己的身份被人戳穿,还被叔叔说成混小子,感觉有些丢脸,冲着蛮星做了个鬼脸儿。
“哈,看你这臭小子还怎么嘚瑟,你父亲和爹爹他们已经来了,就在隔壁,上次你把他们房里的膏膏全部换成辣椒,害得你爹爹肿了好久的事,他们已经告诉我了,这次他们两个就是专程来这里抓你回去的,哈哈,这下你个小捣蛋可跑不掉了!乖乖回去挨罚吧,哈哈哈哈,我不妨偷偷告诉你,你爹爹那里足足肿了三天,可想而知你父亲的怒火了,哈哈哈哈”一想到这个臭小子干的好事,蛮星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蛮星叔叔救我!”小六儿可不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孩子,他可是聪明可爱,足智多谋的好少年,一见形势对自己不利,立马抛开面子,撒娇卖萌的开始寻求帮助。
笑话,父亲的怒火,可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尤其还是三天.欲.求.不.满后的怒火,估计父亲现在恨死自己了,捉到他以后说不定会把他大卸八块,虽然现在很怕受到父亲的惩罚,不过小六儿依然坚贞不屈的认为自己偷换膏膏的事情没有做错,谁让他们两个动不动就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呢?虐狗可是很不对滴!
“哈哈,我不管。”说完,蛮星双臂抱胸,翻了个白眼笑道。
眼见平时最疼爱自己的蛮星叔叔都不管自己,小六儿终于察觉出来父亲这次的愤怒格外强烈,估计蛮星叔叔求情也不管用,所以他才不管。可是这下子该怎么办呢?眼下父亲和爹爹就在隔壁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自己,想想就发毛,他可没信心在这二位的眼皮子底下顺利溜走。
可小六儿偏偏就是个善于动脑子的孩子,只见他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着,突然就撇着嘴,一脸委屈,眼角含泪的对着一旁的白逸尘说道:“这位好心的叔叔,你要救我啊,被父亲捉到我可就倒大霉了哇!”
看着泪珠子都在眼眶里打转了小六儿,白逸尘不禁感叹这个孩子真是太机灵了,知道自己和他的长辈们熟悉,立马开始抱起大腿,审时度势的能力无出其右。不过这个小六儿做的事情真的是太“坏”了!
这个蔫坏儿的小家伙竟然敢把他父亲和爹爹自用的膏膏换成辣椒,这样的胆子真是太肥了,看来小弱那个家伙一定糟了不少罪,就连小胖那个家伙估计也是憋得难受吧。想到这里,白逸尘那绝世的俊颜上挂上了笑容。
其实白逸尘一直都知道那两个小家伙爱着对方,特别是小弱,情感表现的特别强烈,每次小胖发疯他都会默默的守在小胖身边,为他擦屁股,耐心的陪伴着。小胖这个家伙则稍微有些迟钝,不过还是能看出他是很爱护小弱的,每次有什么事都粘着小弱,谁要欺负小弱必须先过他那一关,否则想都别想。
他一直觉得这两个小家伙一定会在一起的,没想到现在真的实现了。
可是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小点儿,哦,不,蛮星,在我走之后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白逸尘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奇怪的事情?额让我想一想啊。唔就是一开始我们三个到处寻找恩公你,可是怎么找也找不到,大哥拿出之前你给我们的灵符,那玩意儿只要人还在无论多远都能感受到,可是我们三个谁也感受不到里面的气息。”
“于是我们三个只好四处游荡,一边寻找恩公,一边继续修行。那真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也许可能大概过了两万年?唔可能不对,但是时间太久我也记不清了。我们三个某天回到了焚奇界,突然看见一个浑身脏兮兮,满脸是土的人倒在地上的沙子里。”
“大哥担心那人会有危险,就打算营救,还拿出当时我们手头上最珍贵的丹药。可没想到对方屁事儿没有,还跟我们说他之所以躺在沙子里那是在做日光浴,鬼才知道日光浴是个什么东西,总之那个人很怪,说我们心好,可是却打了我们三个一巴掌,等我们醒来,发现全身上下像是被巨石碾过一样,可是再一看,天啊!我们居然化形了!”
说到这里,蛮星显得有些激动,其实到现在他还没弄明白,那天那个奇奇怪怪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扇了他们三个一巴掌,他们就全部化形了?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可更奇怪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等他们以妖修的身份重新闯荡各界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个时代早就不是他们当时的那个时代,而是更为久远,更为古老的时代。无论试了多少的办法,找寻了多少古迹,可就是回不去原来的时代。他们这才想到去找那个躺在沙子里晒日光浴的奇怪人类,可是哪里还找得到?人家早就不见踪影了。
所以他们三个只好接受新的身份默默的修行,不过好处就是他们变成妖修后实力大增,就连智力和领悟能力也超强。他们三只小虫子经过漫长的岁月终于成为人人敬仰的大妖王。
他们也曾想过,恩公是不是突然飞升到仙界,可是知道他们实力到达那个程度才明白,妖修这辈子也不可能飞升上界,所以他们一直坚信总有一天能见到恩公的,这不,在数十万年后的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他们的恩公,出现了!
“你是说你们三个再被一个很奇怪的人打了一下之后就全部穿越时空了?”沉默许久的夏九言突然说道。
得到蛮星肯定的答复,夏九言哭笑不得,扭头看向白逸尘,发现对方同样看着自己,他就知道,对方肯定也猜到那个奇怪的人是谁了。
来过焚奇界,知道日光浴,还有能力让蛮星三人穿越时空和提升实力的家伙不能是别人,肯定就是那个在夏九言之前穿越过来的那个哥们儿啊!
白逸尘一开始觉得,自己是在重生前遇见的三只灵虫,自从为了下界重生后,他的记忆错乱了整整几万年,直到在鸿蒙仙宗的祁连峰遇见去半夜偷鸡的夏九言,当他在秘境里修复了受损的灵魂,得知了食神下界以及大魔尊的秘密之后,他才将自己前世的记忆重新串联起来。
可是那个神秘人究竟为什么来到焚奇界?又为什么会将三只小虫子送回远古的时代?自己的重生和这件事有关系吗?自己和小东西的相遇和相爱究竟是不是有心人安排的?
白逸尘的心里充满了疑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