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附加遗产 > 第132章 外传-完结章


罗睿睡得正酣的时候,被一个越洋电话吵醒,一看,果然是温小辉打来的。
“北鼻,我这边才六点……”罗睿带着哭腔说。
“我知道,我正好现在空着,给你上上课啊。”温小辉也不管罗睿清醒没有,开始教育他如何在恋爱中掌握主动权,怎么让男朋友听自己的等等,说得特别来劲儿。
罗睿从睡意正浓到彻底清醒,听他说了半天,有些还是挺有道理的,就是太作了,他忍不住问:“不是,这些你都从哪儿学的?”
“我妈教的,就我爸那暴脾气,被她管得服服帖帖的,没两下子行吗。”温小辉得意地说:“现在可是他回过头来找你了,你必须得给我端着点儿,别人家给你两块糖你就恨不得拿蛋糕还回去。”
“哦,知道了。”
“然后你得吊着他点儿,不能什么都随他,这回他要是想那个,你至少要让他憋一个月。”
罗睿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还真不用。”
“嗯?什么意思?”
“我感觉他根本就不想那个,平时亲啊抱啊的还挺好的,但是要动真格的,我觉得他明显有点排斥。”
“靠,不会是……”
“不是。”罗睿无奈道:“我都跟你说了,他没问题,我问过黎大哥了,黎大哥说,他心理上是直男,接受不了。”
温小辉怒了:“这傻--逼怎么这么矫情。”
“谁知道呢。”
“那就得改变策略了,你得主动点。”
“我知道,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罗睿沮丧地说:“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别人谈恋爱没我这么艰辛吧。”
“你就当好事多磨了。上次去三亚不是没去成吗,马上十一了,你让他陪你去,补回来,两个人旅游特别有气氛。”
“好。”
“这趟要是还是不行……就分了得了,不能交了男朋友还跟单身一样吧。”
罗睿沉默了。
“舍不得是不是,哼。”
“我、我觉得,还是感情重要。”
“一个对你连‘性--趣’都没有的男的,凭什么跟你说感情啊,你分得清他是喜欢你,还是习惯跟你在一起吗。”
罗睿又沉默了。
“反正,就算把这个当考验,他也必须过关,不行就踹了,两条腿的男的满大街都是。”
罗睿勉强笑了笑:“好。”
罗睿找时间把十一想去三亚的事提了,秦子蛟毕竟欠他一次度假。秦子蛟答应了,他实在没有理由拒绝。
再次计划行程的时候,罗睿已经没了当初的兴奋难耐,想想从那时起到现在的三个月,发生了太多事,回忆起来大多是难过和无奈。
即便他想像以前一样付出不含瑕疵的感情,可心里已经下意识地防备着。
他正看酒店呢,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秦子蛟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
罗睿冲他一笑:“外面下雨了?”
“嗯,有点冷。”罗睿起身给他拿了条毛巾,然后继续回到电脑前看行程。
秦子蛟擦了擦衣服,就走了过来,双臂从罗睿背后伸出来,撑住了电脑桌。
罗睿抬起头看着他:“我在看酒店。”
秦子蛟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你选就行。”他掏出钱包,拿出一张卡放在桌上:“我不会买东西,你拿着自己用好不好,密码是你生日。”
罗睿笑道:“哇,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帅。”
秦子蛟忍不住笑了笑,低下头将脸埋进他脖颈间,轻轻吻着他的脖子:“好香,好暖和。”
罗睿回过头,俩人温柔地亲了一下,罗睿感觉心里还是挺甜的。
“这个不错,带私人泳池。”秦子蛟指着一张图片。
“好,那就这个了。”罗睿伸了个懒腰:“我估计你对景点没兴趣,我也不想去,十一肯定人挤人的,我们就在酒店好好度假吧。”
“好。”秦子蛟将他从座位上抱了起来:“去吃饭吧,你忙了一天了。”
“你最近怎么天天来找我啊,你刚开学不忙吗。”
“忙也要来找你。”秦子蛟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个黎朔,和他的朋友,跟你有联系吗?”
“有啊,怎么了?”
秦子蛟皱眉道:“为什么还和他们联系。”
“我认识黎大哥比认识你还早呢,朋友嘛,联系不是很正常吗。”
“那那个男的呢。”
“他啊,早回美国了,偶尔说几句话罢了。”
秦子蛟眉头皱得更深了:“你和他既不是朋友,也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什么不在一个国家,联系的意义是什么?你们有什么可聊的。”
“呃……就,随便聊聊啊。”
“随便聊聊是聊什么?”
罗睿笑道:“你吃醋了呀。”
“这不是吃不吃醋的问题,你跟同事联系是因为工作,跟朋友联系是因为有共同的话题,你跟他联系有什么必要吗。”秦子蛟一脸严肃,似乎非要从道理上证明罗睿和程盛根本没有联络的必要。
罗睿被他逗笑了,他搂着秦子蛟的脖子说:“你吃醋的样子也好帅哦。”
秦子蛟哼了一声。
“那我以后不和他联系了嘛。”
“嗯。”秦子蛟抱住他的腰,低声道:“你可以把时间花在家人、朋友和工作上,除此之外,不要再分给别人了,都给我。”
“我怎么觉得你不需要别人陪着,你一天连话都说不上几句。”
“可以不说话,但我喜欢你待在我身边。”秦子蛟收紧手臂,语气认真,甚至是有点固执。
罗睿笑道:“好。”
“从来没人像你这样。”秦子蛟小声说。
“嗯?”罗睿奇道:“什么意思?”
“你是第一个敢接近我,还敢留在我身边的。”
“还不是你自己性格问题。”罗睿顿了顿,叹道:“是因为瑶瑶吧。”
“可能吧。我欠她太多了。”
“所以你觉得她没有的,你也不该有。可您想过瑶瑶的想法吗,她希望你能正常的生活,你这样她并不觉得高兴。”
“我知道……”
这是俩人第一次真正聊起瑶瑶的事,如果没有这段童年往事,也许现在的秦子蛟是一个开朗的人,拥有正常的感情观,能自然和没有负担地接受爱与被爱,可现实里没有“如果”,现实是秦子蛟给自己上了一道枷锁,拒绝所有好的体验,只为了从心理上补偿瑶瑶。
幸好瑶瑶现在长大懂事了,幸好秦子蛟遇见了自己,否则他也许会一直这样下去。
俩人似乎心有灵犀般,秦子蛟感慨道:“幸好我遇到了你。”
罗睿摸了摸他的脸:“瑶瑶会站起来的,我们也会好的。”
秦子蛟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十月初,俩人一起飞到了三亚,住在了一个半山腰的度假酒店,这里可以俯览整个三亚湾的风景,比起海边的炎热,山里还很凉爽。
“哇,景色太棒了。”罗睿站在阳台上,一阵风吹过,通体舒畅。
“这里真安静。”秦子蛟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情看上去很好。
“我们把买的吃的整理一下放冰箱吧,酒店的菜吃腻了,我们就自己做饭。”
俩人忙活完后,各自洗了个澡。罗睿倒了两杯酒,他们躺在阳台的躺椅上,面冲着灯火璀璨的海湾,享受着晚风的吹拂和香醇的美酒,漫无边际地聊着天。
罗睿知道了很多秦子蛟小时候的事,他迫不及待地想了解更多,他想他就算不是世界上最了解秦子蛟的人,也一定能排进前五名。
聊着聊着,罗睿就有些困了,在加上酒精的作用,有些昏昏欲睡。
秦子蛟捏了捏他的脸蛋:“想睡觉了?”
罗睿憨笑道:“好舒服,不如就在这儿睡吧。”
“会感冒的,山里晚上冷,进屋吧。”
“你抱我进去。”罗睿朝他伸出胳膊。
秦子蛟弯身将他抱了起来,走进屋里,放在了那张大床上。
罗睿勾住他的脖子,迫使他也倒在床上。罗睿一个翻身压到了他身上,坏笑道:“花姑娘,让爷仔细看看。”
秦子蛟笑了笑,笑容似乎有一丝僵硬。
罗睿低头含住他的唇,辗转吸--吮着,暧昧的气氛升腾起来。
俩人抚---摸着对方,他们曾经也到过这布,所以还算熟练,但秦子蛟的动作似乎总有些迟疑,罗睿敏感地察觉到了。
当罗睿试图脱秦子蛟的裤子的时候,秦子蛟顿了顿,明亮地目光一眨不眨地看着罗睿,脸色微红,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
罗睿心里不安起来:“怎么了,你不想做吗。”
“我……我不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你喜欢我吧?你说想我,你说喜欢我待在你身边,你喜欢我吧。”
“我喜欢你。”秦子蛟正色道:“我其实不知道怎样算喜欢,但你是唯一一个我想24小时看到的人,我想这就是喜欢,可是……”
“那你犹豫什么呀。”罗睿捶了他一拳,又愤怒又羞恼:“没有你这样喜欢别人的,你是怕自己会软下来吗。”
秦子蛟脸色通红,算是默认了。
罗睿的胸口上下起伏着,他恶狠狠地瞪了秦子蛟几秒,突然像豁出去一般,将头埋了下去。
秦子蛟一惊,想阻止已经来不及,身体大受刺激:“罗睿,你不用这样。”
罗睿充耳不闻,摸索着挑动秦子蛟的感觉。秦子蛟很快就有了反应,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反应。
罗睿为了今天,恶补了好几天的g--v,他反正是不打算要脸了。
秦子蛟在他明显主动而笨拙的带领下,终于完全放开了。
当罗睿疼得眼泪都出来的时候,秦子蛟却大受刺激,好像突然开窍了一般,在原始本能的驱使下开始了大力的征伐。
罗睿以为他们的第一次会非常痛苦和仓促,他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痛苦,但却一点都不仓促,秦子蛟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跟之前的他判若两人,做起来没够,压着罗睿折腾了半个晚上,直到罗睿在强烈的刺激下晕厥。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罗睿感觉全身跟瘫痪了似的,不对,瘫痪了是既动不了,也什么都感觉不到,他现在是勉强能挪动一点,但浑身都疼。
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害羞之余,心里忍不住大骂秦子蛟,说好的对男人没兴趣呢,说好的心理上的直男的,为什么插--进来之后就不一样了?
秦子蛟体贴地把早餐端了进来。
俩人对视的一瞬间,纷纷闹了个大红脸。
罗睿一把用被子捂住了脸,整个人蜷缩了起来,他真的不敢看秦子蛟。
秦子蛟把早餐放在床头,然后人在床边坐下了。
俩人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秦子蛟才小声说:“饿不饿,吃点饭吧。”
罗睿在被子里摇了摇头。
“别捂着了,该喘不上气来了。”说完伸手去拽被子。
罗睿捏着被子不松手。
秦子蛟硬是把被子拽了下来,罗睿连脖子都红透了,他闪躲着不敢看秦子蛟。
秦子蛟也没好到哪儿去,僵硬了半天,才搂着罗睿的腰,把他拖进怀里:“你别这样,我更不好意思了。”
“那、那你出去,咱俩互相冷静一下。”
“不行,显得太没用了。”秦子蛟亲了亲他的头发:“疼不疼?”
“你、你别问了。”罗睿恨不能找个地方钻进去。
“不好意思,第一次没控制好。”
“你不是之前还怕自己硬不起来吗,怎么昨晚就那么……”罗睿说不下去了。
秦子蛟眼神闪躲着:“我、我没想到会这么……这么舒服。”
罗睿也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秦子蛟开窍了是好事,可做--爱不会都是这样的吧,要是每次都这样,他得死在床上。
秦子蛟轻轻给他捏着腰,柔声道:“我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喜欢做这个了,但我不想跟别人,只想跟你。”
“你也别想跟别人。”罗睿有些窃喜,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在秦子蛟唇上啜了一口,小声埋怨道:“你累死我了。”
秦子蛟的笑容里略有一丝得意,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一下又一下地亲着罗睿的脸颊、嘴唇,仿佛有满腔的感情无法说出来,只能这样表达。
这招奏效了,即便他什么也没说,罗睿却感觉到了那份温柔和情愫。
他轻轻咬了秦子蛟一口,撒娇道:“喂我吃饭吧。”
“先去洗脸刷牙。”
“你背我。”
“顺便洗个澡吧。”
“好啊。”
“一起洗吧。”
“好……啊,不,我自己洗。”罗睿戒备地看着他。
“一起洗。”
“不,我自己洗。”
“一起洗。”
“不,我自己……啊啊我自己洗——”
浴室里传来的笑声,每一个音符都由甜蜜与爱意谱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