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青萍 > 第988章 将变

九天玄女信奉的是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之前她所以比较谨慎,是因为对手的最高端战力有两个,一个是紫微帝君,是一个是斗姆天尊,而她只有一人。
可现在不一样了,陈玄丘竟然说服了金灵圣母投靠过来,双方就攻守易势了。
这种情况下,她为什么要守?
陈玄丘的心理压力大,主要是因为整个天庭的实力,令他不得不谨小慎微。
以致于他在面对紫微帝君时,也是绞尽脑汁,可是九天玄女说的对,当我方拥有压倒性力量时,一力破万法就是唯一选择,为什么还要玩手段?
所以,陈玄丘也改变了策略。
紫微星宫,金灵已打算次日一早,就与紫微帝君启程,前往天璇星。
紫微大阵被破,贪狼星被占,紫微帝君毫不在意。
他的第一目标已经达成了,抹除诸天星君的神位,嫁祸给天庭的敌人。
接下来,就是收复失地的时候了。
金灵原本对天庭也许有诸多不满,可是从此,她将牢牢拴系在天庭这条船上。
只要有金灵联手,一个九天玄女,何足道哉?
所以,收复失去,轻而易举。
对紫微帝君来说,现在最需要他苦恼的,反而是如何才能做出竭尽全力的态度,却还是阴差阳错,无法将“天经地纬”夺回来!
他必须等诸天星君全部死亡,才能把“天经”真正取回。
他根本不担心会从此失去“天经”,他在“天经”上所下的禁制,是他用了数个元会精心布下的,所以就算是圣人,没个三年两载,也休想解得开。
因此,陈玄丘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开“天经”禁制的。
当他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把“天经”收回来。
紫微帝君很愉快,虽然做为一个活了无数岁月的天尊级大修士,对于男欢女爱的床闱之事,他并没有多么迷恋,可是金灵这样的女人,还是会让他怦然心动的。
之前的示恩,并没有换来金灵的一吐情肠,不过,紫微帝君并不介意,这不正说明他选中的女人对于道侣的严瑾吗?
除了他,谁还具备更优越的条件,够资格成为金灵的男人?
“明天,我们就要启程赶赴天璇星了,你早点休息。至于‘天经‘的事,你大可不必担心,有你我二人联手,玄女也护不住‘天经’,诸天星君的性命危机,一定会顺利解决的。”
紫微帝君微笑着对金灵说,态度十分的可亲。
金灵的掌心微热,那是有人呼唤她。
只是,不确定是陈玄丘还是赵公明,因为这两个人都与她建立了“圆光镜”的联系。
“帝君放心,封神榜上诸星君,多是我截教同门,金灵确实更加的关切。但是,我相信,他们不会有事!帝君请去休息吧,明儿一早,我们出发!”
金灵显得特别镇定,丝毫不见慌乱。
紫微帝君眸中闪过一抹欣赏,这才是他选中的女人啊。
他紫微,是最完美的男人,只有这样的优秀女子,才勉强配得上他。
紫微点点头,举步走了出去,还为金灵轻轻带上了房门,显得特别君子。
金灵闭上了眼睛,放开了除眼之外的五识,倾听着紫微帝君的声息渐远。
她没敢放出神念探测,到了他们这一层次,神念的窥测,很容易被对方觉察。
紫微确实走远了,金灵先关了房门,加了一层禁制,这才打开圆光镜。
圆光镜中,陈玄丘的身影渐渐显现。
他对着金灵,只说了一句话:“我们准备攻打天璇星了,你们什么时候到。”
“明天,应该是傍晚。”
“好,那我们后天发起进攻!”
金灵蛾眉一挑:“你不必等到我抵达。”
陈玄丘道:“不!计划有变!你们就在天璇星,即时倒戈。”
“不等到攻打紫微星了?”
“不等了,要让你们一路放水,可不容易。紫微不蠢,可能会看出破绽。”
陈玄丘淡淡一笑,道:“莫如直接亮明身份,兵对兵,将对将,作他一场!只要你过来,我们就有两尊准圣,纵然紫微依仗地利,也是必败!”
这时的陈玄丘,因为已经觉察了贪狼地心的力量,似乎在影响着他,所以心性自然而然地进行转变,由神性陈玄丘作主了。
所以此时的陈玄丘不仅极其冷静,而且有种淡漠的自信。
有那么一刹那,金灵一个恍惚,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师尊。
只是隐约的一抹气息,像极了她的师尊。
陈玄丘在关闭圆光镜的时候,似乎看到,金灵的眼中,仿佛有一抹孺慕、一抹爱恋。
但那感觉只是一刹,圆光镜关闭了,陈玄丘只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觉。
金灵太强大了,强大到纵然她容颜绝美无俦,也没有男人敢对她生出一丝妄念。
除了紫微帝君,一朵超级自恋的水仙花。
……
天璇星上,赵公明的住处。
他默然地关闭了面前的圆光镜,缓缓站起身来,神色木然地迈步走出了房间,只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招财使者陈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是他封神之前的弟子,如今虽然授封仙官,但是对赵公明仍旧以师徒关系相处,因而他们的寝帐就设在赵公明的寝帐左右,以便随时听候师父传唤。
赵公明一出来,两人立即快步迎了出来。
“师父?”
“计划有变,反天之日,就在这天璇星上。后天!”
赵公明说罢,便缓步走了出去,直奔远处灯火处。
那里,是火部众神的营地。
陈九公和姚少司对视一眼,俱是一脸兴奋。
二人急急走出去,便向瘟部众神的营地赶去。
……
地心星核处,喜儿的黑曜石一般闪亮的小碗儿就放在草地上。
喜儿趴在草地上,双肘支起,双手托着下巴,好奇地看着小碗。
有丝丝缕缕的黑色气息,正被小碗吸收着。
本来那黑色气息是看不见的,但是后来渐成丝缕,而现在,情形在进一步变化着,那黑色气息,渐渐浓若雾龙,滚滚而来,不断注入碗中。
那黑曜石打磨出来的小碗,此刻颜色渐渐如墨,已经连反耀的光也渐渐在消失。
喜儿感觉,它不是消失了,而是……似乎连光都在吸收进去。
喜儿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但她隐约觉得,这对她的七情碗并没有坏处。
她现在是七情碗的主人,她能感觉到,七情碗正在发生着质的变化,
它的力量,似乎在不断地增长。
果然,一开始看,这件法宝的力量似乎并不强,只能对付比使用者修为更浅的人,
唯一的长处,只是它的群攻能力。
可现在看,它正在成长。
这是一件能自主成长的法宝。
“嗯……要不要告诉小丘丘?我说什么呢,我说……我的小碗正在自己吞吐地核里涌出来的墨色气息?”
陈玄丘此时刚刚离开惧留孙和马元的驻地。
二人率领佛兵,是最后一批赶到贪狼星的。
陈玄丘知道,他们之所以从灵山赶来,为的就是灭杀金灵,为燃灯和定光两位佛祖复仇。
而金灵,马上就将成为他的亲密战友。
所以,他很快就将成为灵山的敌人。
其实,即便没有金灵,他很快也将为灵山所忌惮。
一个能统合龙族、妖族、巫族甚至少部分魔族势力为一体的陈玄丘,绝不是灵山所能容纳的。
只是那时即便与灵山进行切割,也不会如现在一般激烈罢了。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玄丘仰望着星空,微微一笑。
他现在又有了冥界身份呢。
当大家知道那个神秘的鬼公子就是他的时候,西方灵山,也会如当初他登上长留岛的天庭一般,对他投鼠忌器的。
因为,灵山现在不仅对天界有所图,在冥界,更是刚刚打开局面。
多宝不会愿意杀了他,而影响灵山在天庭和冥界的大好局面。
然而……
陈玄丘皱了皱眉,长耳定光仙是灵山之耻,死也就死了。
燃灯,却只是金身被毁,灵山或许也能包容。
可他,是想要燃灯真的死,身魂俱灭那种。
不知道那时候,多宝还能不能包容他。
算了,不想了,蚤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他都敢向天庭挑战了,还怕多得罪一个灵山?
就在这时,陈玄丘的心底感应到一个欢喜的声音:“哥哥,快来,人家已经弄清楚‘天经’的奥秘了!”
PS:前天晚上回来,昨天待了一天,昨晚接到父亲生病突然住院的消息,今天一早就往老家赶,这章昨晚连夜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