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极品明君 > 第四百零八章 我的大时代!(终章)


  而现如今的大明军队里边,就有着一只特殊的分支,那就是参谋制度,而参谋已然配备至了班。!。作为穿越的军事爱好事,朱祁镇理所当然地将这已经渐渐地蜕变成为了成熟的热兵器军队的大明军队作出了新的变革和编制。
  自然,这一切都由朱祁镇先在被后世称之为禁卫军的天子亲军进行着尝试。虽然没有完全地照搬后世的军队编制,但是大量地进行了模仿和改良。
  而营是大明最主要的作战基本战术单位,如今派遣军队作战,皆是以营为派出单位,向前段时间的辽东地区镇压异族叛làn,一共就出动了五个营的兵力,最终击溃了六千名异族士兵并俘获了近两千人。
  而这大概也是最近这两年以来,在大明帝国的疆域之内所发生的最大规模的战事了。五个营不过两千五百人,其中还包括了一个辎重营与一个炮兵营。
  不过现如今已然完成了换装和改编的大明军队,这样的配备和兵力,虽然比之过去动不动就拉出数万大军甚至是数十万大军那种巨大庞大乃至硕大的规模远远不如。
  可虽然调动使用的军队不多,但是这些已经通过了十年的时间改编整训,形成了一套合理而又合格的职业军人系统造就出来的这些士卒,每一个拉出来都绝对是jīng锐之中的jīng锐。
  再加朱祁镇为了提高士兵的作战能力,把大明的武器研究院与那船舶研究院共同列为了重点单位,大量的资金的投入,使得大明的能工巧匠们暴发出来的那种惊人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再加有朱祁镇这位来自未来的穿越者皇帝陛下那超越前人甚至是超越这个时代五六百年的智慧结晶的点拔之下。
  使得大明的船舶、武器等各个方面都走在了这个世界的尖端,嗯,原本就已经很尖端了,而现在,更加的尖端,如今。大明的武器研究院已经在研究被皇帝陛下称之为带弹壳的火炮炮弹。
  其实那也就是在未来,会被大明称之为佛朗机铳的玩意,但是。如果真的用了这样的炮弹,将会使得火炮的装填时间削弱到了极短的程度,跟老式火炮相比,它们的sè度甚至能够达到老式火炮的两倍乃至三倍。
  这样的sè速。将会让敌人完全的被我大明的炮兵部队用狂轰滥炸的战术完全淹没于火海之中。
  虽然目前仍旧处于试制当中,但是,石亨却很确信,在不久的将来,大明的火炮。将会成为整个世界的异族的噩梦。而现如今,大明的火炮和火枪,已然成为了整个大明周边地区所有国家的噩梦。
  
  当然,这都是那些胆敢对大明有不敬或者有不轨企图的国家。在大明帝国那位铁腕皇帝陛下强悍的手段面前,原本那些心怀不轨的异族已然皆尽地被埋进了历史的尘埃之内。
  而在朱祁镇的影响之下,大明的文官们,不再像过去一般,成天只是想着如何的去争权夺利。只为了争夺朝堂之的一点点蝇头小利。
  他们虽然身居于朝堂之。可是,那一双双噬血的眼珠子,犹如一群饥饿的恶狼,虎视眈眈地扫视着大明的周边,或者说在朱祁镇这位绝对的功利主义者皇帝陛下的影响之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效果已然显现了出来。
  虽然他们仍旧会因为朱祁镇向外发动战争而不满。成天叽叽歪歪抨击,但是。却总是会被朱祁镇很是犀利地反击回去,并且用一次又一次的事实和利益来证明。他这位大明天子的决定是多么的英明神武。…,

  而自从十岁之后,每次的早朝都会与朱祁镇一起参加并且旁听的朱见深实在是受益非浅,朱祁镇正是通过这样言传身教的方式,让那朱见深明白他这位父亲作为大明天子的野望和主张。
  让他明白,大明需要的是一位睿智而又强权的帝王,而不是总是在群臣之前作出退让碌碌无为,任由这些大臣窜下跳,整天不干正事只知道争权夺利的仁君。
  在朱祁镇的耳渲目染之下,朱见深这位年不过十三四岁的年少太子,正在飞快的成熟和成长中,而且,在学馆嗯,或者称之为大明京师大学堂,朱见深这位太子爷就曾经在这里隐姓埋名读了将近五年的。
  而当其以优异的毕业之时,朱祁镇这位大明的天子亲自参加了自己儿子的毕业典礼,并且宣布,每一年的京师大学堂的毕业典礼,大明的皇帝都将会到场参加并对这些热血而又年轻的学子们发表讲话。
  京师大学堂就是原来的大明国子监,但是经过了朱祁镇与那些大臣们的讨论之后,终于确定建立一所全学科的综合xìng学院。
  不但包含了过去的那些科目,更是增加了许多大明的读人闻所未闻的科目,比如还单独分设了一所军事学院,里边分了好几个系,参谋、海军、炮兵、步兵等各个科目详细到令人发指。!。
  虽然这所学院才成立了不到六年的时间,但是,却已经为大明帝国输送了过万的人材。虽然仍旧有一部份的士子读人对此表达了强烈的不满与愤慨,但是,读人与朱祁镇这位大明皇帝陛下相比起来,完全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较量。
  哪怕是还有一部份的官员为他们摇旗呐喊,但终究在朱祁镇的铁腕和强权意志之下,只能屈服,要么,就自己抱着本自个发牢sāo玩去。
  如今大明的变化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而华夏有史以来,或者说有国家以来,第一部专mén针对于工商业的法律,已然正在修订当中,而原来大明的锦衣卫系统,已然成为了另外一个重要的职务部mén:廉政署。其作用当然是专mén针对于官员的贪污**问题。
  而御史台,从过去的成天放嘴炮刷声望的机构,嗯,有些夸张,但是确实有相当一部mén的御史就是这么干的。从这样的职能,转变成为了专mén针对官员不法的部mén。或者说类似于后世的检察官的机构,而那些御史,都应该称之为检察官或者是独立检察官才对。
  而至少大理寺。就完全地成为了国家的审判中心,也就是大明帝国的最高法院。
  而那原本的厂卫,则变成了国家安全局,专mén负责国内外各种情报的收集汇总。甚至包括军事情报。
  而刑部,则成为了警察系统,专mén管侦破抓捕,拘押等事情。
  至于原本的六部尚,已然变成了十部尚。原本的各项功能都被单独地分割了出来,比如工部拆分为了jiāo通部和建设部,而刑部拆分为了刑部和司法部,而户部拆分为了户部和民政部,至于那礼部则拆分为了礼部和外jiāo部……
  总之,一系列的变革都在这十年之总轰轰烈烈的展开。
  而石亨则是亲眼在京师看到了这一系列的变革所带来的影响,虽然他实在是不明白朱祁镇何以为有如此之多的新想法和念头,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事实证明。朱祁镇的眼光多么的高远,决策是那样的英明。…,

  一句话,石亨只能叹息,看样子,大明帝国立国百年来,唯这十年的变化。让人目不睱接,但是。却也让人们看到了大明正在脱胎换骨,就好像是在走向一个崭新的未来。
  原本的帝王。眼光所及,只不过是中原之地,成日就沉浸在那天下之大唯我独尊的梦想里,又或者是以仁德而遍服天下的美梦里。
  可是朱祁镇这位大明天子却好像永远都清醒着,他的目光,甚至能够看到海洋的尽头,大明的远洋舰队之所以能够发现那片广袤得令人发指的大陆,正是在朱祁镇的一力坚持之下。
  而同样,一片片的岛屿与大陆的发现与探索,为大明带来了数不尽的财富和土地,现如今,原本的诸多藩属之国,或者说胆敢对大明有野心的那些国家,此刻,皆尽被大明帝国的军队踩踏在脚底。
  朱祁镇的一句明言,石亨至今仍旧深深的铭记。真理是什么?真理就是我大明的火炮所笼罩的范围,在这个范围之内,我大明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是真理。
  **lǒ的霸权主义宣言在那些饱读诗人文官们那里并不受待见,可是在大明的武将中,军人里,甚至不少的老百姓的心里边都很有市场。
  而大明用一次又一次的实践证明了这句话是那样的真实。
  而就在三个月之前,倭岛的北朝,因为几个暴徒,或者说是流làng武士,洗劫了一家大明商人所开的金店,杀掉了店内的七名店伙计,而其中,有两名是大明的百姓。
  而当那厂卫侦知这些流làng武士却是那将军家的麾下,因为眼红那家金店之内的财富,这才nòng了个méng面打劫。
  当朱祁镇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当即下达了旨意,随后,东洋舰队和东洋舰队陆战团全员出动,将整个倭岛北部名义由北朝天皇控制实则是幕府在控制的那些沿海城池进行了报复xìng的进攻。
  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倭岛北部的沿海城邦几乎尽成废墟。而原本一开始还嘴硬的幕府将军足利义政和幕府集团的重量级人物田山持国,细川胜元全都慌了神。
  而今天,石亨就是作为朱祁镇的特使前往倭岛,跟这些已经让大明给打疼了的室町幕府进行最后的谈判。
  安浓津,这座并不起眼的港口城市,此刻,却成为了整个倭岛的焦点所在,都在猜测着,大明又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而室町幕府是不是甘愿变成像那位南朝天皇一样的傀儡。
  而作为主导幕政的管领田山持国,细川胜元两人正席地而坐,看着那些nv优正摆着着宽袖,随着那音乐轻柔的舞动,而那在昔日显得动听而美妙的和歌,如今却听得如此嚼蜡。
  而那石亨倒是颇有些致地打量着这充满着异国风情的歌舞,虽说难听了点,可是,心情十分好的石亨也就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了。
  当曲终人散之后,石亨正过了身来,望向这两名幕府实权重臣言道:“二位,酒宴已经完了,如今,距离最后的约定时间已经越来越短了。不知道二位考虑得如何了?”
  “国天使,这等条件,是不是太过苛刻了?”垂垂老矣的田山持国颤微微地朝着那石亨毕恭毕敬地深深一礼之后言道。话里里边只有企求和无奈。
  对于大明帝国的军队的恐怖战力,还有那强大到令人发指的舰队,已经将室町幕府和北朝的最后一丝希望撕得粉碎,若不是大明的军队主动地在近江地区停下脚步。此刻,说不定室町幕府连美浓信浓这些地区,也将会失陷。…,

  “苛刻?”石亨不禁扬眉反问道:“当你们倭人杀害我大明的百姓之时,可曾考虑过后果,当我们的百姓让你们抓捕凶手的时候。你们又是怎么做的?”
  “难道你们以为我大明对于自己子民的生活都不闻不问吗?而今,被我大明兵临城下了,才想到苛刻二字?本官告诉你们,这份条约,乃是出自我大明皇帝陛下之手,一字一句,绝不能更改。”
  “如此条件,难道大明就不怕天下诸藩畏之吗?”细川胜元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言道:“大明向来以仁义而示之天下。而今。却步步紧bī,日后天下诸多藩国,当如何如处?”
  听到了这句隐含威胁的话语,石亨不禁扬眉大笑了起来,爽朗的笑声在那大厅之内回dàng不听,而这两名倭国重臣。却只能yīn沉着脸发作不得。
  “你们应该要nòng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如今之大明。非昔日之大明。”石亨双目如电,扫过这两名倭国重臣。“我大明以仁义示之。那首先,诸藩必须视我大明为宗主,视我大明之子民为贵客,愿意服从我大明的意志……”
  “而尔等小邦,擅杀我大明子民,之后,又yù加遮掩,那时,置我大明宗主于何地?!”
  “今日,本官奉命出使尔邦,我大明皇帝陛下曾有一言,若有不从,当灭其社稷。”
  听到了最后一句,细川胜元与那田山持国皆不由得浑身一震,满脸惊惧之sè。这位大明天子的脾气,可谓是海内外皆闻,都很清楚,这位皇帝陛下说出来的话,还从来没有改口过,他想要做到的事情,肯定会做到。
  这根本就是**lǒ的威胁,可是如今的倭国,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山田持国一屁股坐倒在地板,满脸的绝望,而那细川胜元也好不到哪儿,冲着那石亨深深俯首:“请国天使稍待,下臣等需要回禀国主方可……”
  看着这两个颓然沮丧的倭国重臣,石亨笑着点了点头:“去,把我大明皇帝陛下的原话告知便可,要知道,我大明数十万雄师,四只庞大的舰队,正愁没有建功立业之所。”
  最终,室町幕府和北朝只能签署了这份屈辱的条约,承认了南朝天皇对于近江以西所有土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
  而那位南朝天皇,被那已经完全的投靠向了大明的畠山义就和大明联手完全地架空,并且在两年之后,天皇病逝之后,不再有天皇而是由大明所派遣的总督在管理这一地区。
  而这份被后世人称之为《安浓律十七条》的条约,在二十年之后,就变成了一堆废纸。觉得已经时机成熟的大明寻找了一个新的借口,将室町幕府和北朝天皇一块给收拾。而南朝天皇则很识趣了举国而奉,归属于大明。
  而倭岛之民,大多成为了大明帝国探险世界的先驱开拓者,用他们的鲜血和汗水,为大明的霸图大业,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京师,紫禁城内,巨大的奉天殿内,朱祁镇有些无jīng打彩地看着那些从mén外战战兢兢地步入了殿中的诸多大明藩属之国的使臣,甚至,有些藩属国的国主也都亲自到场。
  然后向着朱祁镇无比虔诚地朝拜,以表达大明的藩属之国对于朱祁镇这位大明帝国至高无的皇帝陛下的敬仰。…,

  而之后,将那一份份的国递jiāo到了那礼部官员的手中。然后呈到朱祁镇的案头,手轻轻地抚着这些国,与其说是国,还不如说是一份份重要的商业合同。
  或者说,有了这些国在手,大明,就等于是将这些藩属之国内最为重要的矿产资源全都捏在了手中。
  年过四旬,依然身强体健。强壮如牛的朱祁镇昂然而立,龙目四顾,声音宏亮如吕黄大钟一般在大殿之内回dàng不停。“诸位能够有这样的心意。朕心甚慰,想我大明与诸藩,皆是一衣带水,自古以来。诸藩便与我大明就多有往来,而今,为了诸藩,我大明愿意用我们的双手,去帮助你们的国家。让你们能够脱离饮máo茹血的时代,让你们的国民,能够用jīng美的瓷器,喝最甘美的佳酿,穿举世无双的丝绸……”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愿意臣服于我大明,换到的回报。我大明的刀枪,只会对准敌人。而不会向着大明的朋……”
  朱祁镇用他那生动的肢体语言。还有那jī昂的语气,调动起了那些藩属之国的使节和国主的情绪,而唯有大明的文武大臣们表情虽然也很热切,可实际他们的内心已经很是麻木。
  每一次,朱祁镇这位大明天子的话总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最后兑现的。唔……毕竟是咱们大明的英明神武的帝王,不好的话就不说了。
  而且。他为大明所带来的变革和利益,怎么扳手指头连同脚趾头。都是没有办法数清楚的。
  最终,这些藩属之国的使节和国主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奉天殿,他们带走的,只是朱祁镇这位大明皇帝舌绽莲ā的承。而将来,他们所需要付出的,可不光是他们国家的物产,甚至是整个国家的子民和土地。
  而那些大臣们虽然有些麻木,但是,对于朱祁镇又忽悠了一票铠子还是很欣慰地,这意味着,大明又能够获得新的货物倾销地和原材料采集地。在不久的将来,大明又能够获得了新的移民点。
  “好了,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散朝,对了,明天是休沐之日,大家都好好休息休息,不过,若是有北边的消息,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朕。”朱祁镇处理完事情之后,很是麻利地拍屁股散朝。而一直站在一旁听朱祁镇巧舌如簧的朱见深赶紧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追了父皇那健步如飞的脚步。
  “都看清楚,都听清楚了?”朱祁镇看到这个长得高大壮实的儿子,不禁lù出了一个笑脸询问道。
  “嗯,父皇,儿臣都听明白了,在嘴怎么好听怎么说,可是在实际利益,一定不能放手。”长相显得憨厚正直的朱见深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唔……儒子可教。”朱祁镇笑了起来,这些年来,朱见深的成长,已经早就达到了他所预期的目标,甚至还有些超出,在自己的教导之下,他可不会再是历史那位仁慈软弱的帝王。
  他一定能够继承自己的意愿,让大明,完全地凌驾于世界之颠。朱祁镇很是欣慰地叹道。“好了,政事之,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用,都可以使,只要对我大明有利的,都要牢牢的把握住,但是,对于家人,可不许用什么心眼。知道吗?”
  “父皇您就放心好了,儿臣明白,如果连家都不能保持和谐,那就会像那些历代帝王一般,真的成为孤家寡人。”朱见深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言道。…,

  “如此甚好,嗯,这段时间,政务这些,你可以先缓一缓,多跟你那位刚刚成亲的太子妃多多亲近,你父皇我,想要含饴nòng孙了。”朱祁镇拍了拍朱见深的肩膀,lù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道。
  “啊……这个,儿臣……”虽然身为父子相处了二十多年,可朱见深有时候还是没有办法接受父亲那种神呼其神的思路转变。
  “反正你心里边知道就行。唉,也不知道你三弟如今怎么样了,那小家伙,如今打到了莫斯科没有。”朱祁镇继续向前迈步而行,而那幢临海别墅,已然近在眼前,看到了那些正在别墅外玩耍的儿nv,还有自己的妻妾,还有那位坐在椅子笑眯眯地给最小的孩子讲故事的母亲,朱祁镇的心里边充满了无边的温暖。
  自己已经完全的忘记了那个曾经生活了将近三十年的时空,自己的过去,自己的将来,都活在了这个时代,而这一切,都是凭着自己的双手开创的大时代,我的大时代。
  
  :总算是,嗯,完成了,完成了这一部可以说是我自从写作以来,写得最为坚难的一部,看样子,写帝王还真是不好写。
  所以,下一本,决定回归老套路,嗯,啥老套路,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的,嘿嘿,容我卖个小小的关子。
  新,仍旧历史的,大纲已经敲定了,一定会比这一本更好看,相信我,没错的,嗯,正在努力地写当中,会争取早日传的,敬请同学们期待,呵呵,无比感jī同学们的一路支持和帮助。
  没有你们,我就不可能站在这里,在这个舞台,用自己的笔去构建一个一个梦想的世界。感jī不尽,日后再见。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