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第二十四章、天道有无凭之第三话

    第三话、公主母爱生
    司马南没有死在他吓晕倒之后我封住了他的异能从今往后他只能当一个打假大师不能在施展任何特异功能。至于能力联盟还会不会允许他继续担任亚洲区负责人我就懒得管了。
    “姐夫为什么要放他走?那个司马南是海孤泉的帮凶坑害我们一家。保民医院现在陷入绝境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不杀了我真不解恨!”小青冲我嚷嚷道。
    “杀了他海孤泉才真是奸计得逞了。司马南不过是海孤泉手下一只小卒但是他的身份不同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海孤泉就是要逼得我们无处容身如果杀了司马南全世界的能力者都会找咱们的麻烦。你说到时你开赛车的时候突然被从天而降的火球、闪电袭击是不是很麻烦?”
    小青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生闷气。娘子抱着小福宝忧愁的神色渐浓坚决道“不行我要找小海问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能因为我们家里人的误会牵扯到千千万万的病人保民医院垮了是国家和社会的损失。小海也是中国人他难道不想中国的医术可以领先世界么?”娘子要给海孤泉打电话我也不阻拦。娘子有她的想法我不会干预但是我要时刻小心避免她上当受骗才是。
    海孤泉不接电话娘子气苦无奈也闷闷不乐起来。我看着娘子和小青哈哈大笑起来“好一对儿怒美人想把我们男人迷死不成?”说着我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世子他脸色一红低下头去。
    “小青别生气了。下次一定让你好好过瘾!其实杀像司马南这种凡人一点技术性难度都没有又哪里会有成就感呢?要杀就杀摩呵迦叶、观音那种级别的**oss才爽是不是?”小青被我扑哧逗乐点头道“是啊不过我可杀不过他们还是去开车赢奖金实在些。姐夫我走了下次打人记得招呼我。”
    世子急忙也告辞跟着小青一起消失。我对娘子笑道“世子、林先生、刀疤三个男人都很优秀都是女人着迷的类型。世子气质高贵、气宇不凡林先生饱学诗书、温文儒雅刀疤狂野霸道、情烈如火不知道他们三个谁能获得小青的芳心?”
    娘子听我提到小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缓缓摇头道“小青这丫头性子刚强却又像孩子一样任性手段有时太过激烈却又不失赤子之心唉能降服她的男人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忽然娘子颇有深意说了句“听说小姨子找男人都是照着姐夫的样子在挑选老公你有没有认识和你像的男人介绍给小青啊?”娘子似笑非笑看着我我神色窘迫捏住娘子的一对玉手狠狠“咬”了她的脸蛋一口笑骂道“尽拿我穷开心找打!小青最讨厌的恐怕就是我这个姐夫了吧?哈哈。不过要说和我像难道让她和海孤泉不成?”
    我无心这一句娘子却又黯然起来叹气道“小海是个可怜的孩子他虽然总是针对我们可是我却恨不起来他。总是觉得他做这一切不过是要得到他本该得到的父爱罢了。老公你说是不是?”
    我心里嗤道“切老婆你不恨他那是自然。他又没有针对你而是针对我!”想着想着我不觉也乐起来。海孤泉和我的性格倒真的有些像像我当初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性子可惜我经历了这么多事已经学会了收敛。但是海孤泉不同他一帆风顺实力人千年未逢敌手。他自大张狂的性格已经深入骨髓。
    这样的一个人即使我有心和他缓和关系他会同意么?
    “老公我有办法了!”娘子双眼闪闪光深吸一口气说道“去找鲛人公主焦仁贤。贤公主是小海的母亲她虽然因爱生恨对你有了芥蒂但是她毕竟是小海的母亲我们动之以情她会重新燃起对小海的母爱的。如果贤公主去劝说小海我想小海会听从她的话!”
    我摇头如同波浪鼓一样否决道“不可能!焦仁贤恨不得杀了我喝血吃肉她不会帮我们的。海孤泉就是身体里流着一半焦仁贤疯狂的血液才会这么不可救药。算了我们处理完保民的事情就隐居消失让海孤泉找不到我们。不见面任何矛盾都自然化解。”
    “可是老公你愿意离开人间隐迹到深山大泽中去过那种清苦单调的生活么?”娘子淡淡问道。
    我一时哑口无言。是啊我能忍受那种单调的生活么?想起球赛、想起互联网、想起满街的美食我实在放不下。回到大宋的一年里我几乎已经无聊到死如果隐居到深山可是比大宋的生活更要单调百倍。此时我不由得也开始犹豫——
    第二天我依然要面对来自全国各地的狂轰烂炸。司马南推波助澜之后全国各地在保民治疗过的病人都开始人心惶惶更有组成诉讼团状告保民要求赔偿的。对于这些忘恩负义的人我报以冷笑国人的道德我心里有数本不强求他们为我作证说公道话可是如此来浑水摸鱼再捞一笔的的作法也让我有些寒心。也许离开保民真的是正确的选择。治疗了他们的身体可是却治疗不好他们那颗早已经污染的心。
    我召开了新闻布会面对着全国、全世界几百家报纸电视的记者我淡淡笑着表我的最后声明。
    “保民的医术从来没有弄虚作假承诺治疗三大顽疾我们实实在在做到了。十余万人痊愈不过有百余例复竟然引滔天的大浪这数百人的能量还真是不小。更让我吃惊的是百余复的病例没有一人来保民复诊。死去的患者我对他们表示哀悼;活着的患者我对他们表示哀怜。”我说完这句话脸上的表情却是嘲弄通过电视的转播我在向所有忘恩负义的病人挑战!
    “种种原因保民将不会再继续三大顽疾的特效治疗从今往后请大家注意保健如果未来的某个日子有人想起保民医院的特效治疗我不希望他是抱着后悔的心情在想为什么当初我没有站出来澄清事实。”我微笑迎接着记者的狂轰烂炸他们有的鄙视、有的崇拜各种表情直白地写在脸上。可是我已经无心再看这人间百态。我太累了要回家休息。
    “你就这么放弃吗?我以为你是一个永远不会放弃的人。看来我错了——”一个美妙的声音响起似曾相识。我回头看到身后的人心里顿时掀起一阵大潮久久不能平息。我有些慌乱说道“你、、你来找我干什么?”下意识地我退后了一步对她有些恐惧。
    “我想通了一些事情所以来找你。我们虽然不投机可是我们毕竟有同一个儿子不是么?”
    一身华贵衣着的焦仁贤缓缓走到我身边她银色的长盘在头顶说不出的妖艳华丽她淡淡笑道“陪我喝一杯咖啡我有话和你说。”
    我不能拒绝。上次她见我喊打喊杀这次又说她想通了些东西。我心里彻底乱了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玄虚。虽然我的实力高过她可是面对这个时而疯狂时而冷静的鲛人公主我心底总是有种无力的感觉。
    “你怕我?我能感觉得出来。”焦仁贤缓缓走着突然说了一句。“是不是因为当年我强迫所以给你留下了心理阴影?你可是个男人啊不会这么没用一怕就是一千年吧?”她笑起来笑得很浅很迷人。我心里一惊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我连忙运转灵气生怕中了她的摄魂迷心一类的法术。
    “放心我不会对你使用法术的。这次来找你是为了小海。”焦仁贤的眼睛有些湿润涩声说道“你对不起我而我却对不起他。这些年来我没有当好一个母亲小海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也很心痛。”
    我本来想反驳说我没有对不起她是她对不起我才对。可是她如此伤心追悔我心里一软也就没有说出口。只是问道“你既然觉得对不起他又有什么法子可以弥补么?”
    焦仁贤苦笑道“是不是人老了都会对儿女挂心起来什么情、爱都可以忘记了但是这份血脉相连却如何也不能放弃?我不知道如何弥补对小海的过错但是我愿意尽我的能力去爱他让他明白我不是一个狠心的母亲。”说着鲛人公主竟然哭泣起来颗颗泪珠坠地碎成珍珠看得我心里暗暗吃惊。成年鲛人是不会哭泣的除非有心中有大伤悲之情。本来对鲛人公主突然萌生的母爱我还有一份深深的怀疑可是此刻我也释然了。看来她是真的心中萌对海孤泉的愧疚才会如此伤心。
    “贤公主你不要哭了。你既然决定弥补对海孤泉的母爱虽然迟了千年但是总比没有要好得多不是么?我也会帮你的毕竟、毕竟他也是我的孩子。虽然他不认我这个父亲。”
    我冲鲛人公主说完这番话心里也轻松不少。焦仁贤摇头不已抽泣道“对不起许先一千年前我就想求得你的原谅但是我做不到。以至于错到今日我们都受了惩罚。许先对不起对不起——”鲛人公主冲我哭诉求得我的原谅。我又哪里是铁石心肠之人看到她真心悔过我也不是没有过错当下我扶住她的胳膊真诚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我们做朋友不是很好么?我真心祝福你希望你找到你的幸福!”
    焦仁贤凄然一笑竟然将头靠在我的胳膊上淡淡说道“我只想让儿子可以扭转对我的恶感好好和儿子隐居在海底过几天不用相思的日子。幸福我想今生我是无缘享有了。”焦仁贤冲我凄然笑着身子缓缓飞起升上天空。一时间我看着她泪眼闪烁微光竟然有些不忍。她用了隐身术四周的记者肉眼凡胎根本看不见她可是我却可以清晰看着她恢复真身珍珠和丝绸包裹这个伤心的母亲消失在白云之上。
    焦仁贤希望你可以得到幸福虽然我不能给你。我默默想道。
    回到家中娘子做好丰盛的饭菜露出神秘的笑容笑道“老公猜猜看今天谁来家里吃饭?”
    “哦有客人啊?钟满?世子?林先生?”我连猜了几个娘子都摇头门铃响起来我去应门倒要看看是谁来作客让娘子这么兴奋。
    打开门的瞬间我的笑容僵硬在脸上竟然是海孤泉!他看见嘴角僵硬地动了动艰难说道“你、、怎么也在?”
    娘子在后面喊道“老公还不让小海进来你们爷俩有话进屋子说。”
    爷俩?我皱眉盯着海孤泉生怕他暴起伤人。海孤泉何尝不是戒备看着我!突然我从心底一笑看着这个和我八成像的儿子我有一丝滑稽的感觉。
    “许先今天是素儿邀请我来的不要以为我是不请自来!”海孤泉突然大声说道似乎是说给娘子听又似乎是向我示威。
    “小海你和你父亲之间的误会太深我不求你们可以一天化解。只要你们答应我今天和和气气吃一餐饭不许破坏气氛我就高兴;否则你们一个月内谁也看不见我。”
    “老婆你疯了!”我惊叫道为了弥合我和海孤泉之间的矛盾娘子怎么拿这种事情来要挟?更可恶的是还用不见海孤泉为要挟分明就是表示可以经常和他见面的意思嘛!虽然是我的儿子可是他和娘子见面我心里也是疙瘩不平总觉得吃了亏。
    海孤泉一愣继而点头不已冲我大笑。我郁闷地盯着他准备晚上和娘子算帐不能当面让海孤泉得了便宜看我的笑话。
    “来入席了。你们爷俩喝什么?”
    “白酒!”异口同声我和海孤泉同时说道。小样儿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三人成品字形落座我的胸口堵着大石头郁闷之余大口喝酒冲海孤泉恶狠狠笑道“来当爸爸的敬儿子一杯!”
    海孤泉脸色立变缓缓松开拳头冷冷说道“好就和你这老头子喝个一醉方休!”海孤泉伸手一拂桌上出现两个绿色的小碗。娘子见多识广笑道“好一对儿琉璃夜光盏!小海身边的宝贝可真是不少。”
    “哪里这些俗物和素儿你相比不过是些蠢物。便是天下的夜光盏、夜明珠聚集在一起也不及素儿你的万分之一光彩。”
    我接过海孤泉的话笑着点头道“那是当然儿啊你白妈妈的的光彩可是天上地下古今第一。有这么一位妈妈你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海孤泉大怒我淡淡说道“唉好酒如此好酒可不能生气怀了酒性否则娘子要怪罪了。罪过罪过——”
    我敬娘子一杯海孤泉气得七窍生烟可是却不敢如何。我想尽法子气他当着娘子的面他不能如何;忽然他眼珠一转也开始气我。我们的一场饭桌暗战打得激烈非常娘子的初衷是让我们和气吃饭加深了解可是看来适得其反。
    “对了小海啊”我哈哈一笑说道“说起来你这臭小子和我长得还真像都说私生子最像老爸果然不错!”
    海孤泉手里的杯子啪一声碎裂娘子拉下脸来对我怒斥道“不要乱说话。小海别听他胡说他心里有气才会如此。你别往心里去——”娘子安慰海孤泉我冷哼一声淡淡说道“私生子就是私生子有什么不敢承认的么?”此时我已经是在故意激怒海孤泉。不知道为什么我宁愿娘子和我大吵一驾大打出手也不愿意在继续吃这餐怪异的亲子饭。
    海孤泉的眼泪忽然流下来闪着银光落在饭桌的台布上。我的心一抽一阵不安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我怎么会说那些混蛋话?可是刚才那些话在我的脑子里盘绕竟然就脱口而出。此时我再后悔已经来不及。娘子眼圈一红冲我黯然一眼充满了责怪。
    海孤泉淡淡看着我任凭眼眶中的泪水流下冷冷笑道“不错我是个私生子一个连母亲都不愿承认我的低贱私生子。可是你呢?一个搞大别人肚子就跑掉驾云天上地下飞来飞去的花花公子?哈哈哈哈哈——”
    “许先当年是你对不起素儿在先和我母亲有了一夜情缘;后你又对不起我母亲于后抛弃了她。枉她为你流干眼泪可是你只是迷恋素儿可曾为我母亲想过些许?”
    我狂怒吼道“是焦仁贤勾引我她受太上老君的逼迫来偷我的金丹!我才是受害者!!”
    海孤泉鄙夷看了我一眼淡淡说道“你不是男人更不配当我的父亲。”说罢他冲娘子凝视瞬间扭身就走。我仿佛全身的力气被抽干颓然坐在椅子里不知道此刻该怎么办。娘子默默坐在一侧看着满桌饭菜露出艰难的一丝笑容。
    “娘子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原本是我心里有气可是此刻似乎我做错了什么事也许我真的做错了一些事。
    “老公你太让我失望了。不论你如何生我的气我都能理解。可是你为什么要说那些伤人的话?他是你的儿子啊——”
    娘子缓缓起身抱起远处童车里的小福宝径直上楼了。我脑子里一团混乱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第二天早上就在我对着镜子骂自己是猪的时候一脸惊惶失措的焦仁贤撞门进来哭喊道“许先快救救小海他被摩呵迦叶抓走了!”
    几乎是同时娘子闪身出来看见焦仁贤脸上露出一个善意的表情继而转头对我说道“救人要紧!”那种语气不容置疑。
    看着娘子、焦仁贤我的心似乎更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