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第二十九章、花石挑动天下反之第十话

    第二十九章、花石挑动天下反之第十话
    第十话、君王如虎寒将心
    汴梁城繁华似锦最繁华的地方当今要数天香宝月楼前的一条大街天香街!这条街原本不叫天香街可是往来争相一睹李师师绝代姿容的豪客盘桓在此日子久了将此街的地段带得火热就是开一家茶水铺也是门庭若市茶客云集。后来不知道是哪个商家戏谑说道此街托了天香楼的福气不如就叫天香街岂不应景?
    天香街的名气叫开不但京城老幼皆知就是东都洛阳和扬州、杭州此等大都市里的才子豪客们也都是闻风而至争睹师师的仙容。自从观音托梦之后师师的身体越起了变化那股佛门改造身体的灵气对宋徽宗皇帝的作用仅仅是返老还童而已可是师师受过仙家法术的指点懂得一点修行之道得了佛门的灵气更是出落得如天仙玄女下凡美艳不可方物。师师的才华本是高的加上机敏善对不但皇帝对她越迷恋就是在京城的文人才子***里提起李师师的才名无人不翘起大拇指。
    这日一个大大有名的才子慕名来访师师在天香宝月楼下求见。
    丫鬟篦儿通报对师师说道“姑娘有个昏的公子来求见我告诉他姑娘的面难见叫他且去不要痴等。结果他哈哈大笑写了一张纸让我呈上姑娘还说姑娘看了定然会不收银子请他上楼饮茶否则他就输给我百两纹银。姑娘你说这痴公子可气不可气?”
    李师师轻轻一笑觉得有些意思拿过丫鬟篦儿手中的宣纸轻轻念道“夜色催更清尘收露小曲幽坊月暗。竹槛灯窗识秋娘庭院。笑相遇似觉琼枝玉树相倚暖日明霞光烂。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画图中、旧识春风面。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
    师师将这一张纸揉搓烂用火石点着烧了篦儿拍手道“姑娘你是不会见这痴相公了是不是?我赢了!”
    师师摇头笑道“篦儿傻丫头!去请周邦彦相公上来就说师师一纹钱打茶围欲替丫鬟赚个嫁妆钱。”
    篦儿一呆忽然满脸羞红叫道“不依不依姑娘打趣篦儿。”
    师师叫道“好个不识抬举的小丫头再不去请周公子我可要打你的屁股了!”师师说完自己先自笑了。丫鬟篦儿平日和师师闹惯了也不怕这位嘴厉心善的姑娘笑着去请周公子上楼。
    天香楼如今往来的都是官府中的达官贵人虽然皇帝和师师早有私情可是师师照常和文人们诗会徽总不管反而乐意师师风雅。周邦彦上楼满脸羞红低头道“师师姑娘名不虚传小可微微卖弄竟然被姑娘识破身份实在该罚。”
    师师笑道“公子客气了罚已经罚过了公子输给篦儿的一百两银子权当她将来的嫁妆公子不要赖帐啊。否则我追到礼部也让追回篦儿的嫁妆。”
    周邦彦更是满脸通红讷讷不敢说话只是点头。看着师师的姿容那迥然不同凡俗女子的气质一代才子也不禁失神忘情。师师看着周邦彦喃喃道“画图中、旧识春风面。谁知道、自到瑶台畔眷恋雨润云温苦惊风吹散。念荒寒寄宿无人馆重门闭、败壁秋虫叹。怎奈向、一缕相思隔溪山不断……公子的才情一等奈何曲中含悲让师师想起自己的身世不禁也是感怀。”
    周邦彦神色慌张急忙解释道“姑娘不要伤心在下为姑娘再谱新词姑娘千万要开心才是。”
    师师狡黠笑道“你们男人都要女子开心不愿女子伤心可是偏偏个个无情薄幸惹得女子为你们伤心落泪才显得本事。那可恶的才子小杜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分明说得就是你们男人的心声。”
    周邦彦在师师的诘问下更是词穷苦着脸陪笑说道“冤枉、冤枉姑娘好一张利口在下服气在姑娘面前只有须眉伤心哪来女儿落泪?还请姑娘饶恕了在下吧。”周邦彦求饶一双眼睛紧紧盯在师师身上分明燃烧着烈烈的爱慕之火。
    师师指了指铜盆里周邦彦的所写的词稿笑道“可知师师为何烧了周公子的词?”
    周邦彦一愣摇头道“邦彦不知该是此词伤感姑娘不喜吧?”
    师师摇头娇笑道“此其一也还有就是怕让黄衣人看了说公子来勾引师师岂不害了公子?师师一番爱护之情公子须得报答才是。”
    周邦彦惊得一身冷汗黄衣人不就是皇上吗?师师此话分明在暗指周邦彦在和皇帝争女人岂不会死得很惨?周邦彦抬头看见师师双眼含春的模样头脑顿时热上前一步拉住师师的手说道“姑娘为了姑娘粉身碎骨周邦彦死得其所。”师师脸一红轻轻叹气道“好个傻得可爱的才子要不是师师心有所属还真的被你迷住了呢。”
    恰在两人温柔的时刻篦儿在门外叫道“姑娘赵老爷来看姑娘了。”师师一惊失声道“陛下来了?此时是上午时分怎么会此时前来?”
    周邦彦更是傻眼他官阶低微见皇帝的次数少得可怜此刻要和皇帝相会于天香宝月楼吓得他更是面如土色。师师一笑对周邦彦道“公子别怕且躲在床下陛下中午定然回宫忍得片刻就过去了。”
    周邦彦此刻全无计较钻进床下躲藏宋徽宗进了师师的房间笑道“爱妃朕来看你了。”说着皇帝搂师师入怀大肆轻薄了一番师师衣衫不整听得床下的周邦彦更是热血沸腾。
    师师推开皇帝佯怒道“陛下真是个风流种子前日才走今日未过午时就来骚扰师师还要为陛下做菜筹备晚上的烛光晚餐全都被陛下打乱了计划。陛下真怀!”这句真坏骂得皇帝浑身酥不住求饶道“好师师朕的好贵妃饶了朕这一次吧。朕好喜欢吃师师做的牛排实在忍不住就来偷看师师一眼师师莫生气才是。”
    师师坐在床上笑道“算了不知者不罪饶了陛下这次。不过陛下须答应我一件事。”
    “爱妃说来十件百件也答应爱妃是不是要入宫?朕立即下诏就是。”皇帝将脸贴在师师脸上亲昵说道。
    师师笑道“陛下的嘴巴最甜是天下最会哄女人开心的男人真不愧是真龙天子当真是古往今来无人出陛下之右!师师只要和陛下能日日如此开心就满足了当不当贵妃师师并不在意。倒是朝中一位贤才师师要向陛下举荐请陛下重用才是。”
    “哦何人入得师师的法眼?说来朕听。”
    师师坐在皇帝怀里腻声道“久闻京城礼部才子周邦彦的大名今日师师读了此人一新作才情、意境和他的词章一脉相承让人忍不住微笑伤心实在是第一等的佳作第一等的才子。此等人才不用陛下可不是明君喽!”师师撒娇皇帝点头道“好冲师师的保荐朕要读读周邦彦的诗词赏他一个好前程!”
    忽然门外童贯扣门进入师师房间。童贯眼光往床下轻撇师师微笑扭了扭脚童贯皱眉淡淡低头对皇帝说道“陛下有边关密报事关紧急微臣不敢耽误请陛下圣裁。”
    皇帝接过密报当着师师的面打开师师随意瞟了一眼神色微变施施然走开去窗边赏花。皇帝脸色冷淡下来对师师抱歉说道“师师爱妃朕要先回宫去今晚再来陪师师共进晚餐!”
    师师笑道“陛下且去国事为重。”皇帝携童贯离去师师皱眉看着皇帝背影低头不语。刚才那密报上赫然写着梁王谋反密赴辽国!密报竟然是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写给宋徽宗的如此天大的机密师师得知焉能不惊?
    “多谢姑娘成全!”一声道谢将师师惊醒周邦彦从床下爬出浑身是土狼狈之极地冲师师作揖道谢。
    “好个风尘才子!”师师一笑说道“我几乎忘了周公子在床下害得公子辛苦了。”周邦彦红着脸对师师感激道“师师姑娘对邦彦的恩情邦彦无以为报只求能在梦里多向姑娘请安心愿足矣。”
    周邦彦这个痴情种子告辞走了师师笑着看着周邦彦的背影心里想道又是一个石榴逡下的不二之臣!师师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丝微笑。
    皇帝和童贯回宫的路上轿子里皇帝冷冷对童贯说道“派人送一壶御酒给梁王世子他此刻统兵于白云城与辽、金会盟但愿他还没有拆开朕的密旨否则岂不是全盘算计落空。真没有想到王叔他竟然勾结辽人意图谋反!朕太疏忽了怎么会派梁王世子去执行联金灭辽的大计简直是自陷于反贼气煞朕也。”
    童贯沉吟道“梁王称病王妃在京城里数次谈及梁王病体修养难以出门看来是在替梁王掩护让他可以瞒天过海偷出汴梁赶赴北番。陛下臣早说过梁王心存异心陛下要是早一步动手就不会落得如此被动田地了。”
    皇帝冷冷道“此时弥补但愿还不会太迟。对了世子武功高强派黄裳带朕的特旨赶往白云城赐梁王世子毒酒如果他觉就让黄裳就地格杀代领兵权。两外再派四名大内高手协助黄裳出其不意应该能将世子拦下。距离会盟的日子已近要赶在世子拆开密旨前赶到动手。”
    童贯领命去安排黄裳带着四名高手共十匹快马朝白云城方向飞奔而去!
    这一切生的时候我还在白云城悠闲度日梁王住进六水堂我极少和他照面他此时心中有事对我这个低贱的苗民大夫也是极少正眼打量没有识破我的易容。过得一夜平安第二天大早我正刷牙师师联络我笑嘻嘻将周邦彦被她戏耍的事情和我讲了一遍我无奈而笑真没有想到历史上那一段风流才子夜听龙床的佳话居然是真的。师师和周邦彦居然真的结识而周邦彦又真的躲在了师师床下听了一次皇帝和师师的亲昵之秘。
    我有些调戏的味道对师师笑道“好个大胆徒儿上面一个下面一个小心把你挤成一张柿饼!”
    师师不干冲我抱怨道“师傅人家是想学武则天收服上官仪让那周邦彦成为我死心塌地的裙下之臣罢了师傅你不表扬师师那挖苦人家气死我了。”
    我几乎笑得把牙齿刷出雪笑道“师师你的研究范围已经突破大宋延伸到唐朝了?恭喜啊。不过武则天当过尼姑才有那一番心得。师师你准备到哪家庵堂体验一下生活啊?哈哈哈——”
    师师嗔道“不说了不说了师傅你总是取笑我从来不鼓励我。快将上次没有讲完的红酒面膜做法告诉我我要给皇帝做牛排时间紧急呢。”
    我喘着气忍着笑将面膜的做法告诉师师师师哼道“师傅以后人家不和你说事情了真是打击我的积极性。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告诉师傅梁王谋反皇帝陛下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我看这次梁王要倒霉了!”
    我心头一震赶紧问道“师师你怎么知道的?”
    师师和我讲了我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嗯大概是前天的事过了一天我今早空闲就和师傅说了。”
    我一拍大腿低声叫道“坏了!从汴梁到白云城快马轮骑一日夜足矣世子危险!”
    我和师师切断联系冲内院大声吼道“青椒儿快出来有一副救命药快去给我抓来!”
    小青出来我抓住她低声急道“世子有危险快去救你徒儿!他若喝了毒酒代他到泉先国渤海郡找鲛人买明珠替他解毒!”
    小青听见世子有危险也是变色道“我立即去救他渤海郡会合!”
    白云城外的军营中黄裳带人已经在大帐宣旨赐梁王世子赵汲御酒三杯预祝世子领兵可以大破梁山贼寇胜利班师。世子不疑有它看到宣旨官没有提及梁王之事世子长长喘出一口气心里放松不少。一日夜的苦思他也没有想出如何阻止梁王谋反的法子。可是对于皇帝陛下对于大宋世子是一心效忠绝不会苟同梁王谋反的。在忠孝两难的煎熬下世子已经是心力交瘁直想带兵打仗杀敌为国尽忠如此方可片刻忘却痛苦。
    御酒喝下世子南面磕头谢恩。黄裳冷冷看着世子忽然道“陛下第二道旨意梁王世子、讨寇虎威将军赵汲接旨!”
    “臣接旨!”
    “大胆梁王世子赵汲密谋造反与父梁王共谋颠覆社稷大逆不道更兼姓名冲皇者尊讳早存不臣之心昭然若揭。着钦差黄裳就地格杀代行兵权接领密旨便宜行事钦此——”
    短短几句如晴天霹雳五雷轰顶世子猛然抬头艰难道“钦差大人陛下何处此言?赵汲一腔忠肝赤胆可对日月。孔夫子云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末将不举报父王异心苦心规劝只望父王回心转意收起不臣之心从未敢与父共谋颠覆社稷更不敢有丝毫大逆不道之心。请陛下明鉴!臣乃皇族血裔焉能如此草率定罪冤杀于我?末将不服——”
    黄裳冷冷道“大胆叛逆休得多言陛下有旨格杀勿论。众将官梁王世子赵汲此刻革去一切爵位贬为庶民他已经饮下御赐毒酒陛下皇恩浩荡念其皇族一脉留其全尸。众将念陛下洪恩还不一同谢恩拿下罪民赵汲!”
    世子跪在地上仰天大笑嘴角流出一丝黑血一腔不忿冲天而出吼道“好个皇恩浩荡念皇族一脉留其全尸。哈哈哈哈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哈哈哈哈——”
    众将被世子凄厉不甘的笑声震得俱都心寒看着世子眼中泛出同情摇头叹气无人上前捉拿。黄裳冷哼一声下令四名随行大内高手道“拿下罪民赵汲!”
    四名高手齐齐动作四掌前后拍向正中的世子根本就是要将他震死哪里有一丝拿下的样子?
    赵汲眼中精光一闪四名高手同时一顿齐齐后退防身。世子的武功之高在大内侍卫的眼中曾经简直是天神一般的地位此四名统领见到世子的眼神都心里惊惧一时不敢继续出击。黄裳怒道“还犹豫什么拿下罪民赵汲否则与罪民同罪!众将官传本钦差命令此刻本官代行将军之位立即将罪民赵汲格杀于此不得有误!”
    黄裳喊出格杀四名大内侍卫不敢再有犹豫齐齐攻向世子。世子单剑一圈四名高手的掌力被他尽数卸开他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喃喃道“死了也好对君不得忠对父不得孝我活着又还有什么颜面面对天下幽幽众口?哈哈哈哈死了好——”
    两道血泪自世子眼中留下他闭目轻念“青儿姑娘来世再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