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第二十四章、花石挑动天下反之第五话

    第二十四章、花石挑动天下反之第五话
    第五话、晏七忠言遭贬斥
    西湖边上夜色如画歌舞升平背后的阴暗肮脏谁能看见?画舫之上童相淫笑着将玉娇压在身下我看得怒火上撞怒喝道“放开她!”跳上小舟我对艄公急道“快靠近画舫!”艄公摇橹低声道“国公您可算来了这钦差大人强*奸良家妇人真是无法无天啊!”我听了羞愧低头难以面对善良的艄公。
    跳上画舫童相嬉皮笑脸看着我身子竟然依旧压在半裸的玉娇身上耸动不已笑道“许大哥有没有兴致一起乐一乐?晏几道那老儿好福气娶了一房如此美貌的如夫人他年老无力应付我正好帮忙!哈哈哈哈——”
    玉娇痛苦呻吟羞愤欲死看见我来了哭叫道“许大哥救我——”我气得赶上前一个耳光抽向童相怒道“禽兽放开玉娇!”童相伸手抓住我的手掌眼神闪过一丝戾色。我大恨不已此时浑身灵气被封和平常人无异难以抗衡童相这等武林高手。
    童相不顾羞耻从玉娇身上下来冷笑道“国公自重本官和小娘子乐和乐和无伤大雅国公何必如此动怒?”
    玉娇掩上衣服扑进我怀里大哭道“许大哥这个禽兽污辱我你要帮我报仇啊!”
    我拍着玉娇的后背点头道“玉娇妹妹不要伤心大哥帮你惩治这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含怒扭头对童相骂道“无耻的**玉娇是我的师妹更是晏几道老大人的夫人你怎么敢污辱她?大福将童相绑了送到杭州府衙治罪!”
    大福跟着我上船刚才看我吃了亏已经是不忿此时听了我的话大步走向童相抓他的脖领子拿人。童相冷笑道“国公爷以为一个奴才就能拿下本官不成?”
    大福一笑说道“童狗官拿你这等货色我一个奴才足矣。”童相大怒出掌成心打死大福给我一个下马威。我心里大怒虽然我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国公可是童贯见了我还要给七分面子一个小小的钦差仗着童贯的势力不拿我放在眼里我这一口气如何能平?玉娇哭得凄惨我心里更是烦闷大叫道“大福打折姓童的双腿看他还怎么四处去骚扰百姓?”
    大福领命任凭童相一掌印在自己的胸口单掌抓起童相的脖领子高举过头呵呵笑道“国公爷要你一双腿做奴才的只能听命了。”大福袖子一拂一股阴寒鬼气侵入童相的双腿他牙齿打颤瞬间脸色惨白双腿软软垂下。
    任原本来以为童相轻而易举就击杀了大福可是瞬间胜败易位任原大惊冲上来扑向大福。大福微笑一眨眼任原从他的身子上直扑过去大福化为虚影任原无处受力身子失去平衡。大福瞬间凝形单掌在任原后心一掌将他生生打飞掉入西湖。
    “相公可也要一并打折任原的双腿?”大福笑着问道。
    我怒气微微顺了些摇头道“算了抓这童相去见知府大人!”我走到童相面前左右开弓抽了他十几个耳光怒道“回去向童贯告状的时候别忘了说要想治好你的腿就再求我打你十几个耳光跪在晏几道大人家门口三天三夜请罪我或许可以考虑!”
    童相被大福送入知府衙门收入大牢。我陪着玉娇回到沈明堂家中晏几道大人寄住在沈园的后园很是清幽的一片园子正适合词人吟风弄月。可是晏几道出门访友何承想会出了如此事情?
    我对玉娇安慰道“好妹子别多想这事情过去别放在心里。童相那混蛋大哥定然要他生不如死替你报仇!”古代女子对贞操观念看得极重我怕玉娇出意外一直陪她说话近一个时辰开解欲她。临行玉娇眼睛红通通的哭得已经快昏倒低声抽泣道“许大哥我不会怀上那坏蛋的孩子吧?那样可要我如何见人相公会恨死我的。”
    我心酸不已摇头道“玉娇妹妹放心大哥替你开一副药不会让你怀上那坏蛋的孩子。”
    玉娇又哭道“许大哥今日里有许多人都看见了那淫贼对我、、对我不轨今后流言蜚语我可如何是好?大哥我真想一死了之无颜再苟活下去。”
    我抓住玉娇肩膀大喝道“傻妹妹你怎么这么糊涂!你只要心里还是爱着晏几道晏大人身子不过是皮囊而已不需要在乎的。只要你的心没有被他污辱你就还是我的好妹妹玉娇!人生苦难良多要学会忘记不能动不动就说死。你死了师傅他老人家无儿养老还要靠你照顾难道你忘了吗?”
    提到师傅王老通玉娇缓缓点头哭着答应不寻死。我不放心特意安排沈夫人陪玉娇过夜更让几个丫头轮流看护玉娇。大福来接我回保合堂说了知府大人对童相的处理气得我几乎炸了肺。
    “什么?知府将童相责打五十笞刑然后送入府衙后堂养伤?他糊涂了不成强*奸良家妇女为什么不判童相一个绞监候?”我冲大福一阵大喊泄不满。大福看着我脸色也是难看之极。
    我定了定情绪对大福摇头道“对不起大福我太激动了。这事和你无关还要多谢大福兄弟你相助才是。”我早意料到知府会轻判童相的罪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不公几乎就是不予处罚反而是待童相如上宾。
    大福劝我说道“许相公您别生气了。自古官官相护我见得多了。晏几道大人是朝廷告老的命官尚且难保家室平安普通百姓更哪里有安稳活路哟?”
    大福唏嘘不已我的心一片冰凉。这才是真正的现实冷酷而无奈。童相是童贯的堂弟就是在画舫上当着西湖强*奸妇女知府不敢管百姓更是不敢管。我这个国公管了可是知府大人更得罪不起童贯也当然“法外容情”放了童相。什么是正义?除非我让小青化了原形一口吞下童相否则玉娇的仇如何能报?
    气得我几乎咬碎满口的牙但是越无奈。特权无穷无尽的特权!虽然我拥有了不同于普通人的爵位和特权但是以特权对抗特权保护百姓和亲友似乎还是那么的难以为继。也许曲师兄他们加入明教去造反闹起义才是对的吧。我痛苦摇头不愿意再想这些。
    “为什么让我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年代?我已经厌烦了好想可以回去现代回到我习惯的城市过着虽然也有瑕疵但是起码还有公平可言的生活。不用为国家担忧不用为百姓奔波只是享受着该属于自己的一份幸福。”我在心里默默想着立在杭州的夜色中久久不动。
    花石纲正式开始征办我看着京城送来的清单几乎大骂皇帝昏庸。光是漆就要征十万斤那是什么概念?整个江南苏杭二州的漆产量每年不过五万斤算上存货也不可能凑足十万之数。剩下的太湖石、芍药花、玉雕如意等等无不是索要千件之上。
    我看到一行佛珠数目“玛瑙佛珠一千挂檀香木珠一万挂松木珠一万挂……”难道天底下的和尚都没有佛珠戴了不成为什么佛珠也要这么多?再看后面的拂尘一项马尾拂尘要一万柄!我心里冷笑就是让天下的马都成了秃尾巴恐怕也凑不齐万柄拂尘吧?
    我将清单拿给娘子看摇头苦笑道“娘子你我想得太简单了。保合堂的财力贴补进花石纲的采办之中也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解百姓的苦难。皇帝难道疯了不成这花石纲根本就是自毁长城自摧国本天下都要被他逼反的!”
    娘子皱眉道“相公是否让为妻冒险入宫一次幻化成观音大士的模样去劝劝皇上收回旨意?”
    我摇头道“娘子身孕已经快八个月不能再长途奔波而且法海在京城娘子此去太危险绝对不行!该是拜托师师想办法的时候了——”我叹气一声但愿师师这颗棋子能扭转我如今的败局颓势吧。
    我请林和靖先生以我的口气修书一封请师师代转皇帝陛下力陈花石纲的弊端言理切害林先生字字珠玑说得我看了都是不住赞叹相信皇帝也会有所触动。
    信寄出估计半月后就能快马送到京城师师手中。这几天看不见童相和任原我心里想道这两个家伙恐怕正琢磨着如何告我的黑状图谋报复吧?老子不怕有什么尽管使出来吧。逼急了我就和方腊起义闹革命先拿童相和任原开刀祭旗!
    晏几道老大人回家虽然众人都瞒着他可是流言蜚语无孔不入他怎么能不知道玉娇受辱的事情?可是晏几道什么也没有说对玉娇一如既往我不由得钦佩晏几道此人的胸怀在古代能得如此男子胸怀不愧是我的偶像果然是大智慧大胸襟。晏老大人体察花石纲的危害和我商议了几次他也给皇帝上书一封力陈花石纲的危害。上书送走我和知府大人商量着暂且拖着花石纲的筹办否则民变之日恐怕不远。
    生漆筹备了三万斤运往京城。押送漆纲已经耗尽了苏杭的贩运商队民夫花钱雇来也少有人愿意干这等长途的累活儿。看来再要采办其它物品不榜文强行召民夫是不行了。这个得罪人的差事我是万万不想干的。
    半月过去京城的快马传书总是催促督办十万斤生漆运送京城对于奇花异草也催得紧急我手头无人可派只能干着急。就在此时知府大人上门脸色有异问道“翰文你下榜文召一万民夫运送花石为何不和我商量一下?此时正是收割季节误了农时可是大事啊。”
    我奇道“知府大人说笑了翰文连日来何事不和老哥哥商量怎么会下榜文干这等荒唐事?”
    应奉局衙门外传来一声冷笑童相踱步进来“国公无须惊讶是下官看国公繁忙替国公出了榜文落上了国公的名字。如今杭州城大街小巷里都在问候国公身子安好连带国公祖宗十八代都一起问候了。哈哈哈哈——”
    看见童相我惊怒交集道“是你这淫贼干的好事!你、你、、怎么能下地走路这不可能!”
    “阿弥陀佛许国公用鬼气邪法伤人实在是残忍暴虐之举难道受那青、白二妖蛊惑国公已经失去人性了不成?”法海老和尚居然从门外进来跟在童相身边。童相有了法海撑腰冷笑道“法海大师您施展佛门**力替下官讨回公道不要放走了妖孽。还有就是许国公妖气缠身大师可要多多照顾他啊。”
    法海目光冰冷看着我肃然而立。我心中闪过危险的气息对陪在我身边的大福说道“大福通知娘子法海大师来看望我今日不回家用饭了。快去——”
    大福点头扭身就走法海冷哼一声低吼道“妖孽哪里走!”手中九环锡杖扬起一道金光直落大福的后背。大福被打得一跌借势滚进后堂不见。法海微微吃惊似乎没有想到大福居然可以抗他一击。
    知府大人咳嗽一声替我说话道“法海禅师应奉局乃是朝廷衙门方外之人不便入内。大师请自重不可在应奉局内随意伤人。国公乃是陛下亲封的一等公国公面前不得无礼!”
    童相冷笑道“知府大人别怪我不提醒你许仙这国公的位子不知道还能保多久了。晏几道老儿不知死活上书言废花石纲已经被陛下降罪谪贬岭南估计和他的老婆要死在路上可惜了那白白嫩嫩的小娘子。大人你可不要步了晏几道那老儿的后尘啊——”
    “什么晏老大人被贬?”我失声叫道“我明白了童相啊童相你这无耻的奸贼一定是你在其中搞风搞雨陷害晏老大人!”
    童相冷冷道“国公爷现在你手下的奴才逃走了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耀武扬威?”童相冷笑向我走来低声淫笑道“今日你成了本官的阶下囚下官会让国公爷尝尝本官的手段准保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报你当初纵仆伤我之仇!”
    童相扑向我我闭目束手待毙耳边传来小青一阵笑声“相公害怕啦?”
    娘子轻声对我说道“相公莫急为妻来了。”
    娘子现出身形白光一闪童相被娘子一掌扇飞贴在墙壁上嵌了进去估计浑身骨头没几块是好的了。娘子怒目盯着法海法海冷笑道“大胆蛇妖竟敢白日伤人本座今日定然收了你!”
    我大怒道“法海妖僧休要血口喷人要打就打我和娘子岂会怕了你?今天就叫你知道我的厉害!”摩拳擦掌我、娘子、小青和法海对峙准备大打出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