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第十五章、仙凡大战倾城擂第七话

    第十五章、仙凡大战倾城擂第七话
    第七话、奇功异术群英会
    世子挑战天下各国英雄豪杰无异于代表大宋向天下各国挑战。吐蕃国第一个上场演武的武士跳上擂台亮出长刀抱拳用汉话说道“在下吐蕃王座下一等侍卫旋风刀松赞!请教高招!”
    世子微笑摆一个丹凤朝阳的起手式等待松赞的进攻。松赞双眼凝视世子的双肩缓步绕着他拖刀行走如同一只雪狼猎食前观察猎物一般气息已经锁定了世子全身。世子微微一笑眼光轻瞟一眼**塔上我知道他肯定对小青眉目传情。这个家伙生死关头还玩泡妞浪漫。果然松赞抓住这个机会狠狠一刀直劈快如闪电已经拿世子当成一根巨木来下刀了。
    世子剑走偏锋在松赞刀身斜侧一拨沉猛的刀势改变瞬间松赞被自己的力气带出三尺开外打个趔趄。
    “好——”金国阵营里金兀术哈哈大笑翘起大拇指赞道“世子好剑法吐蕃的汉子你不是对手下来吧!”
    松赞目露不甘之色狠道“偷巧的招数算什么本领!有本事和我硬碰硬来一记看谁更厉害?”
    世子微微一笑对这种以蛮力较技的吐蕃武士要想打服他只能用雷霆手段比他更狠更烈才行。单手放开吴钩剑世子负手面对吐蕃武士松赞吴钩剑自己绕着世子的身体飞行拖着长长的虚影轨迹全场一片震惊哗然!
    “驭剑之术!”吐蕃武士虽然鲁莽可是毕竟也是见多识广的一方豪杰怎么能不知道剑术中的至高境界驭剑术?看到世子轻松驭剑绕体飞行度还如此缓慢拖出丝丝剑影松赞的一股锐气顿时折了七分。
    缓缓后退松赞退到擂台边正当众人都以为他怯战的时候松赞一声大吼纵身半空长刀刀背贴着脊背身子团成一团高旋转长刀随势转成一团白光如一道旋风朝世子急撞击过来。这种打法简直就是两败俱伤的拼命招式。世子右手剑指轻扬吴钩剑气如同清风托柳絮一般将势不可挡的一团刀光连同松赞一起吹飞落在擂台之下。轰然一声巨响地面被松赞轰击出一个三尺深的大坑松赞也摔得灰头土脸失去平衡落地。
    世子淡笑道“吐蕃的朋友可服气了?”
    松赞拍大腿站起抱拳一笑“在下服了天下第一剑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世子谈笑间败吐蕃武士于剑下已经让五国八蕃众多高手心凉之极这等武功已经是武道颠峰若是没有达到同等境界就是车**战也难以消耗世子的力量。毕竟不在同一级别的战斗如同大汉戏婴儿一百个婴儿也不可能击败一个大汉!
    高昌国一位鹰勾鼻子的蓝眼汉子站起身子高昌国全体低头向此人致敬喃喃说些什么。司仪官喊道“高昌国国师奥斯曼大人欲与世子一战!”
    我坐在高塔二层摇头苦笑对娘子说道“刚刚第一天擂台赛就已经是高昌国师对世子这种重量级高手对决用不了七天这擂台赛就打完了吧?”
    娘子看了高昌国国师一眼忽然一笑“相公世子可是遇到对手了。那人一身灵气充盈似乎练有奇门异术有一场精彩之战可看了。”
    我点头不已“是要好好看看上一次因为不懂武功被许仙一阵肉搏胖揍我可记下了。这次在擂台赛学几招下次打还给他!”娘子听了一笑只是继续看台下继续比武。我偷偷看了一眼巫萨满心里隐隐有些担忧。曲师兄此刻就在杭州身边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朋友如果师兄他一时冲动行刺巫萨满替母亲报仇却是如何是好?曲师兄报仇我定然是要相助的可是即使加上我也不是巫萨满这妖人的对手岂不平白送了性命?
    心里左右为难只能求曲师兄不要冲动了。就在这时我隐约看见塔下曲师兄和那粗豪汉子以及一个妙龄女子来到擂台左近负手观战。曲师兄淡淡看了**塔这里一眼我相信他已经看见了我和娘子更看见了巫萨满!
    师兄对我微微笑了笑低头和身边的粗豪汉子说话。我拉着娘子下塔径直去找曲师兄此时一定要让他不能冲动啊。曲师兄看见我和娘子来到对我笑道“翰文就知道你会下来找我。放心为兄不会再冲动不知进退找那厮报仇。国仇家恨一起报若是只杀了那厮倒是便宜了他!”
    我总算放心点头道“师兄的见识不错小弟倒是白担心了。”
    “来我替翰文引见。这位是天目山竹剑门方腊大哥这位是他的师妹阿娇!他二人可都是剑道高手比起梁王世子也不差!”曲师兄笑着介绍我心里却翻起了滔天波浪。方腊?明教教主!天下第一高手!未来的反贼领袖!看着一脸正气的方腊粗豪中带着三分俊秀果然是人中龙凤的长相不由得我一阵羡慕像和明星握手一样抓着他的双手舍不得放开说道“久仰大名久仰大名你是我的偶像啊!不过你记得小心一个叫武松的人他也是个英雄最好别和他起冲突。”
    方腊被我说得一愣他哪里知道命中注定他会死在武松手下我此时提醒他实在是出于一片私心当初看水浒最喜欢就是方腊老兄呢!跟在方腊身边的女子阿娇不乐意说道“为什么要小心那个叫武松的人?难道你是说我师兄武功不如那武松嘛?”
    “阿娇不得对许公子无力。”方腊低声训斥一声对我做了一个无奈神色。我呵呵笑道“阿娇姑娘恰恰猜错了是那武松不如方腊大哥我才求方腊大哥将来不要和他冲突。”
    阿娇低头思量忽然开心说道“我明白了你怕我师兄失手杀了他所以预先替他求情是不是?那武松一定是个武痴专爱找高手比武对不对?”
    我微笑点头娘子笑着拉过阿娇的手温柔道“妹妹真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我好生喜欢。你和青儿简直是一个性子见了就叫人心里高兴。”
    阿娇见了娘子也是欣喜非常一口一个姐姐叫起来“姐姐你怀了宝宝?太好了。”
    娘子看了看方腊忽然低声问阿娇“妹妹将来也会怀上宝宝的何必羡慕我呢。妹妹我看你的神色是不是对你师兄方腊很是中意?”娘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癖好?爱窥探小女孩的感情**?呵呵。我心里一笑任凭娘子去逗阿娇。可是那阿娇竟然点头承认毫无愧色说道“师兄是天目山竹剑门第一高手阿娇最喜欢师兄了。在门里我只和师兄对练爷爷逼我和其它师兄对练我气不过就下山来找师兄了!”
    方腊闻言尴尬笑道“我这师妹就是任性拿她没有办法。让众位见笑了!”
    我看方腊和曲师兄关系非同一般忽然大着胆子问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这是金老《倚天屠龙记》里一段经典台词我当年都是背烂了的此刻说出不光方腊脸色大变就是曲师兄也是身子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翰文你怎么知道我们、明、、的往生咒文?”曲师兄奇异地看着我等待我的解释。方腊眼中戒备之色暗暗透露可是并没有敌意。我微笑道“在下当年曾经碰到过一位圣火教中的前辈传得这一段咒文深深受其感动。虽然未入明教但是圣火焚身救难的精神已经深深刻在我的心里!”
    方腊听完我的解释面露喜色兴奋道“原来是自家兄弟在下如今忝为教主正筹谋教中几件大事若能得功德侯如此贤德之人入教是我明教大幸也!在下甘愿让出教主之位奉许兄弟为尊!共商大事!”
    对于方腊这种**裸的引诱和劝说我是不感冒的虽然我很崇拜他但是一股小资情调作祟我还是无法认同自己参加黑社会性质的暴力社团。不过因为我和明教前辈的那层关系方腊对我明显亲近了不少。
    此时高昌国师奥斯曼已经和世子斗得难解难分。方腊好武不仅向台上看去我们也同时给世子掠阵替他加油。那高昌国师的轻功简直是级棒像只大鸟一样在世子头顶飞来飞去潇洒之极他脚底淡淡有一丝云气缭绕我和娘子对望一眼此人已经离腾云驾雾飞行的境界不远难怪有此等轻功!奥斯曼国师手中一对奇门月轮左为满月轮右为弦月轮阴阳相错寒光闪闪在他操控下也是回旋飞舞不休两轮一人如同分身为三夹击世子。
    世子还是老样子吴钩剑绕着身体飞行右掌剑指指挥吴钩剑放射剑气阻挡奥斯曼的攻势。奥斯曼厉声作啸满月轮刺入擂台之下瞬间从世子脚下击出逼得世子跃起躲过。弦月轮如同闪电半空划向世子的咽喉要害世子驭剑挡开胸口出现一丝空隙奥斯曼飞身欺近双爪如同鹰爪抓向世子胸前。
    世子的身子凌空倒退奥斯曼如影随形两人一个倒飞一个正纵瞬间斜斜上升近二十丈目力难以看清。各国武士震天般爆出叫好声此等轻功已经是武道极限所有武人都如同目睹神迹一般仰头观望。
    良久奥斯曼落下擂台双手隐隐颤抖似乎是吃了暗亏。世子脚踩吴钩剑缓缓飞落高昌国师一脸黯然喃喃道“驭剑飞行?驭剑飞行?佩服——”
    奥斯曼作个佩服认输的手势蹒跚走下擂台。世子手持吴钩朗声道“哪位英雄再来赐教?”
    连胜两场世子之锋芒毕露众人面面相觑自思忖都不是对手一时间无人应战。**塔上巫萨满冷冷哼道“本国师倒要会会中原第一剑的本领!”
    童贯看巫萨满应战脸色不豫师师察言观色却不言明只是笑道“童大哥你说辽国国师和梁王世子谁能赢呢?”
    童贯摇头道“世事难料大哥猜不到。”可是他的脸色分明是愤怒之极。难道他和巫萨满有什么约定为什么巫萨满应战他会如此不悦?
    飞下**塔巫萨满立身擂台之上看着世子低声阴笑道“小辈在大辽房山石花洞前你杀了我手下几百卫士今天本国师要给你些颜色看看!原来你是梁王世子嘿嘿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我不会要你的小命。”
    巫萨满如此说世子不得不万分小心谨慎凝视巫萨满。他心知肚明自己绝非巫萨满对手可是此时不得不全力施为。
    “来吧小辈!”巫萨满一声狞笑不屑于先动手。就在巫萨满张狂之极世子危机的时刻司仪官喊道“时辰已到对阵双方下场休息午后再战!”
    巫萨满冷哼一声瞪了**塔上一眼愤愤而走。世子持剑走下擂台向我和娘子处走来。
    “大哥嫂夫人一向安好。”世子向我问好方腊更是一惊不知道我怎么又是世子的大哥了。一番解释大伙都是学武之人很快相谈融洽。阿娇对世子说道“世子殿下我听说过你的大名早就想找你较量一下!不过如今我们同仇敌忾都来对付辽国的国师就先不自己人内斗。”
    世子笑道“那辽国国师忒也厉害我恐非其敌只有尽力而为。若是我败了好要靠曲兄、方兄替大宋会一会那辽国巫萨满!”
    方腊微微一惊道“世子说那巫萨满真的有那般厉害?如此倒真是要会一会他。”
    我担忧地看着世子他和巫萨满也是有过节的如果巫萨满下黑手可如何是好?想让世子弃权还没有说话世子已经对我传音入耳道“大哥毋须担心那巫萨满不会伤我性命。”
    世子看起来有些神色悲凉随即我便明白他是在感伤自己的父亲暗通辽国所以那巫萨满看在梁王面子上就算教训他一顿也不会伤他性命。我拍拍世子肩膀鼓励道“尽力而为败而不馁!”
    就在众人散去各自午饭准备午后继续擂台赛之时一个面目冷冷的汉子来到我身边说道“许侯爷我家秦员外有请您过去说话。”
    看到眼前的黑脸汉子似曾相识再顺着他的目光方向往远处月轮山下望去那个秦员外正看着我不是秦广王更是何人!娘子和我对视一眼我安抚娘子一句独自向秦广王走过去。
    “侯爷你惹出祸事了!”秦广王传音入耳对我叫苦抱怨道“许仙逃回来还将黑白无常统领打伤此事已经败露。如果不将他擒获恐怕天庭降罪你我都要受牵连!”
    看到秦广王焦急的模样我心里也是一阵无奈许仙如今功力奇高又心肠歹毒阴险我又能有什么办法?秦广王低声又说道“许侯爷这是黑白无常二位神君的通讯飞符只要你有了许仙的消息捏碎此符地府援兵立即赶到。务必要将许仙抓获明白吗?”
    我苦笑对秦广王说道“阎王爷爷我也有我的难处娘子要向许仙报恩我不能背着娘子伤害许仙。也罢算我欠您一个人情只求您抓住许仙别让他魂飞魄散立即让他投胎投生在王侯将相之家富贵一生也算是我和娘子还了他的恩情阎王爷爷可能答应?”
    阎王额头青筋皱起低声怒道“那许仙差点让你我同受天庭之罚你还如此婆婆妈妈不能快刀斩乱麻岂不是自留苦果?也罢本王答应你不杀许仙只要你配合黑白无常二位神君快快抓住他本王亲自送他投胎!”
    秦广王拂袖而走我拿着黑白无常的通讯飞符回到娘子身边。娘子淡淡点头道“相公谢谢你。”
    “娘子说哪里话来?为了你我和那许仙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但是我不能容许他伤害娘子抓他入地府投胎来生让他富贵一生已经算是替娘子报答了他吧?”
    娘子点头靠在我的肩头低声道“相公为妻的心好乱!但愿早日了断了这些纠缠可以和相公过平平安安的日子。”
    “是啊但愿能早日了断。”
    ******
    灵隐寺旁午后的阳光温暖之极一个黑色身影躲在街边阴影下朝李公辅家中望去。此时李公辅正和娘子在家中用饭李公辅对老婆疼惜不已自己亲自下厨给老婆做饭。
    “公辅汤里不能放太多盐我嫌太咸啦。”许仙姐姐挺着肚子喘气指挥道。
    李公辅大急低声骂道“小声些被邻居听见我一个堂堂捕头在家里下厨做饭岂不笑掉大牙?”
    “给老婆做饭天经地义你要不做我就雇个佣人还不是花你的银子。”
    李公辅脸色猪肝色连连求饶“娘子休要喊叫我不放盐就是。”
    正在这时饭厅里多了一个人吓得李氏一惊看着来人忽然惊道“翰文?是你吗?”
    一身黑衣的许仙冷冷看着姐姐点头道“是我如假包换的许仙许翰文!”
    李公辅端着汤碗出来看到许仙不禁吓得一呆手中汤碗落地摔得粉碎汤汁四溅一片大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