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白蛇新传之我是许仙 > 第32章、京城健身俱乐部之第八话

    第八话、和金灭辽京师乱(上)
    三朵云降落在行园娘子和小青出来迎接我连忙扶住娘子说道“小心啊娘子快回床上躺着不要动了胎气。”掏出梅心雪和松顶霜递给小青让她帮娘子去疗伤固胎。娘子吃惊地望着我身后的松梅二老和我给她的两个瓷瓶难以置信。
    “相公这两位前辈可是黄山松梅二老?”娘子激动问道。
    苍松子哈哈一笑对娘子点头“小姑娘我们来叨扰几天投靠你相公找找乐子还要你多多照应啊。”
    枯梅子酷酷地点头也不多说。娘子和小青崇拜地看着两个老妖仙小青更是在娘子的授意下去帮二老收拾房间。好在行园里房间众多东院的正房正好可以让二老居住。
    我和娘子一起进屋娘子感动地扑在我怀里哭着说道“相公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去冒险。你走了之后为妻担心死了。没有想到相公这么厉害真的拿到了梅心雪和松顶霜!”
    我搂着娘子劝她立即疗伤娘子听话地将梅心雪和松顶霜倒在手心炼化之后按在胸口位置凉气一涌我都感到一阵舒泰的气息膨胀开来毛孔放松忍不住想呻吟出来。
    “相公已经好了。”娘子脸色红润已经看不出哪里不舒服。我搂着娘子轻轻说道“能为娘子求药再苦我也不怕。何况这次结识了松梅二老两位老人家他们的心魔也因我而克服飞升成仙指日可待这次二老到凡间积功德要来希望小学教书你说好不好?”
    娘子点头不已笑道“松老和梅老的琴棋书画之艺在妖仙之中可以说无出二人之右堪称学识渊博他们能来教孩子们读书再好不过了。将来我们的孩子要是能让二老教导该多好啊?”
    我对娘子耳语道“将来我们要生好多孩子的松老、梅老岂不是没时间成仙成了我们孩子的专职家庭教师?”娘子轻轻打了我一下看我又说不正经的话两靥泛红径自去梳妆了。
    “对了娘子。我回城的时候看见有金国的特使进京不知道朝廷里要起什么风浪了哟?”我对娘子说道刚才看到的大队人马娘子也思索起来。
    “相公听说朝廷里分成两派有人主张和辽有人主张合金抗辽不知道此次金国特使进京是圣上的意思还是某些亲金大臣的撮合。”娘子对当今的国际政治似乎很在行分析给我听。我对历史记得不牢但是也知道辽国最后是在宋金结盟的共同打击下亡国而金国趁机坐大甚至将北宋灭亡把宋徽宗父子都捉到了金国。此时正是宋、金、辽三国势力对峙的关键时刻历史的转折点就在此时。想着未来南宋偏安的悲惨我不禁有些冲动能不能让北宋不要灭亡呢?
    娘子却担心起我的命运来说道“相公梁王爷似乎是反对和金一派的主张北抗辽、金开疆拓土。不过当今皇上忌惮梁王从来不肯将兵权给予梁王。否则宋、辽、金之间早就开战了吧。此次金国特使进京看来梁王更加失势相公又拜梁王妃为义母这其中的关系真让人担忧啊。”
    我哈哈一笑“娘子不用担心我是个大夫、是个商人不是政治家朝廷的事应该牵扯不到我们。何况有娘子在就是百万大军娘子也可以随意取上将级我有娘子在身边天不怕地不怕。”我说得夸张娘子被我逗乐呵呵笑个不停。
    “相公我可不是那三国的张翼德什么百万军中取上将级休要取笑为妻了。”
    “哪里娘子不是张飞那个粗鲁汉娘子是女中豪杰花木兰更胜大唐女帅樊梨花!”我抱着娘子的腰色色说道“就让小将替元帅分忧帮元帅按摩一下!”
    “不要啊相公。”哈哈娘子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我抱着娘子走向牙床贪婪一吻说道“娘子虽然治好了身子也要多休息听话躺一个时辰再起床!”我放下娘子出门娘子眼角含春叫我道“相公你去哪里?”
    “我?我去给娘子煎荷包蛋!给你补身子当早饭。”说完我飞吻娘子一记出了卧房。
    兵部尚书孙大人之死虽然凶手伏诛算是破了案可是何人指使还不清楚皇上下旨彻查。汴梁府尹把卷宗移交刑部现在就是刑部的宋老头负责这件事了。以前宋老头对我有成见认为一个大夫哪里懂什么刑案之道可是自打亲眼看我破了桑拿房密室杀人案他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这不刚一大早我正煎蛋煎得爽他就来登门拜访。我端着煎蛋对他笑道“宋大人早来个煎蛋尝尝?”
    宋老头也不客气那手拈起一个片煎蛋放进嘴里嚼了两口赞道“好味道好手艺许大夫真是个奇人不但有大智慧更会这些小手段天下的男人都要被你比下去了。”
    “哪里宋大人这么称赞我让我都不习惯了。说实在的我还是习惯宋大人骂我我听着舒服。”我哈哈一笑宋老头脸皮泛红讪讪地不好意思起来。
    “许大夫今天我来找你是想请许大夫帮我分析分析那杀人犯云五为什么要杀孙大人?他又是谁人指使呢?皇上逼得紧可是人死无对症我也是很为难没有头绪啊。”宋老头说明来意看着我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真是又气又笑。
    “大人那云五的身份您调查清楚了没有?还有他行凶的凶器那只短箭是何人制造?”我问了几个关键性的问题宋大人皱眉良久。
    “不瞒许大夫那云五根本查无此人大宋京城的百姓户籍上全没有他的记录。”宋老头这么说早在我意料之中他继续道“可是云姓多半是苗民中原人氏很少有云姓家族。而且验尸的仵作在云五右耳上现了一个耳洞。中原男子少有穿耳洞的习俗倒是那蛮荒之地的苗民男子都是右耳穿孔。看来云五是个苗民没错!”
    “苗民?”我听着这个名词脑子里联想起魔神蚩尤和东方不败唉当初在大学里看小说凡是苗民必然和这两位有点关系。可是在大宋苗民又代表着什么呢?
    “宋大人当日破案我是凭借观察和分析来推理案情。如今没有任何可供参考的资料盲目猜测云五的身世总不是办法?何况冒充苗民也很容易扎个耳洞不就行了?大人慎重小心一语之失给苗民带去灭顶之灾啊。”我对宋老头郑重说道这可是封建社会不讲人权的万一皇帝老二一怒派兵征讨苗民岂不是罪过?
    宋老头点点头叹道“许大夫宅心仁厚老夫佩服。不过有一点老夫也要和许大夫说明世子似乎在此事中也有干系许大夫和梁王、世子走得很近必要的避嫌是要有的。”宋老头的话里有话我分明听出了他在暗示我什么。
    不由得浑身一惊难道他也看出了世子和云五之间的关系不寻常?宋老头好歹是刑部尚书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当日云五突围的破绽世子杀了云五还好如果放他走了宋老头估计对世子更会怀疑了吧?那么他今天来找我又是什么目的难道仅仅是求教而已?
    宋老头正和我在客厅里纠缠松梅二老两位老人家一齐出门对我招呼道“许仙我们上街找棋馆下棋去了。”
    我连忙喊住两个老妖掏出几十两银子给松老说道“两位前辈拿些银子买东西方便些。”
    枯梅子摇头道“我们不需要钱也不买东西。”
    我额头见汗尴尬地看了一眼诧异的宋老头低声说道“前辈下棋也是要钱的。在汴梁城干什么都要钱。”
    苍松子点头接过钱看了看又还给我说道“好了我记住钱的样子随意就能幻化我们走了。”两个老头手拉着手出门我一阵恶寒求神保佑道千万别被人说成一对儿老玻璃啊那可太丢脸了。
    宋老头已经看直了眼睛指着松梅二老的背影说道“这二位是?”
    我尴尬笑道“我的两个老伯父年纪大了要搀扶着走路。脑子也有些问题老年痴呆而已不严重!呵呵不必担心不必担心。”
    宋老头聊了好久终于起身告辞临行前他忽然说道“金国特使已经来到汴梁听说蔡太师府上很是热闹金国特使就下榻蔡太师府中西花厅连馆驿都未入。京城这几天恐怕要热闹了!”
    蔡太师?他竟然是和金派的?那么他和梁王之间关系就不是表面看来那么简单了。我想着这些复杂的关系头一阵阵地涨大真是要命啊。
    娘子起身之后我把宋老头的来访的事告诉娘子商量了良久也不明白这老狐狸究竟要干什么。娘子摇头叹息“人心深似海为妻实在揣测不透。最近身子越笨重卜算也不准了不能为相公分忧。”
    “不用担心俱乐部的经营很上轨道可以说日进斗金。我们筹集到足够的钱就辞别梁王回杭州将希望小学办得更大远离京城是非之地好不好?”我对娘子说道。
    娘子笑着同意她也想家了总感觉杭州才是我们的归宿。法海他这么久没有我和娘子的消息应该已经放弃了驱魔诛妖的念头回金山寺念经去了吧?
    晚上入夜的时候松梅二老抱着两大箱子元宝和飞钱回来我以为他们去抢了钱庄吓得脸色苍白心道这下惨了。松老呵呵笑道“许仙小友这汴梁城的棋馆下棋要赌银子没有想到我们一天竟然赢了这么多差点抱不住要飞回来才行。”
    我瞪大眼睛这次实在信了二老的棋艺横扫汴梁没有问题。强人就是强人要是带着二老回现代是不是能成为中国围棋复兴的一对儿神话呢?我不由得起梦来又是一阵失神。
    曲师兄吃过晚饭早早去睡了。就连松梅二老也早早睡去看来古代不论人还是妖夜生活就是单调啊。我百无聊赖之下搂着娘子也早早睡了。晚饭没有看见小青我随口问道“娘子小青呢?”
    “听说下午梁王世子去俱乐部里青儿和他一起出门没有回来。”娘子说道“是李兵告诉我的世子和青儿出去不知道为了什么。相公不用担心青儿法力高强世子伤不了她。”娘子安慰我说道。
    “不是怕世子伤了她是怕她伤了世子。”我心里郁闷想道但愿世子不要犯傻玩什么霸王硬上弓那汴梁就多一个残疾人士了。
    娘子忽然笑道问我说“相公很关心青儿嘛是不是看不见青儿有些想念了。”
    我看着娘子忽然大笑问道“娘子你是在吃醋嘛?我对小青那丫头烦都烦死了可没有什么非分想法。天地良心许仙心里除了娘子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
    娘子满意一笑戳着我的胸口笑道“男人都是甜言蜜语哄人开心在外面拈花惹草相公你要是有了别的心思可不许瞒着我我可不是那种爱嫉妒的妇人。”
    “娘子爱情就是独占的你怎么能不嫉妒呢?必须要嫉妒!”我搂着娘子假装生气说道“你不嫉妒就是不爱我了。”
    娘子求饶道“好好我嫉妒还不行?相公你要一心一意对我心里不能有别人啊!”
    我大笑道“这才乖嘛!”
    就在我和娘子入睡没多久一阵吵闹声传来炸雷一般的吼叫声响起“妖人给你家兀术大爷滚出来!装神闹鬼的妖人邪物我已经追到你的老巢看你望哪里躲?”
    我和娘子仓促起身穿戴整齐出门观看。行园门口李兵王奇和一个穿着兽皮盔甲的壮汉斗在一起。那壮汉铁塔一般的身子络腮针须威猛之极手里握着一口狼头弯刀寒光乍起王奇和李兵不是对手岌岌可危。
    壮汉一腿贴地横扫劲风将地面的沙土扬起几丈高李兵王奇身子踉跄后退被壮汉赶上去当胸各是一腿踢翻手起刀落朝李兵头顶劈落!
    『告各书友:‘话’这个概念和日本不日本无关燕山夜话也是话你们怎么不去攻击?爱国不是在一个字上追究的。如果真的爱国就不要买日货不去新浪网。在文字上追究难道不知道日本的文字是从中国传入的嘛?很多人在我使用‘话’这个大篇幅中的小节时声讨我的民族气节问题不得不出来说几句气话。在此表明我是一个爱国者不能忍受无端的指责。再有指责者对不起一律禁言!——夜燎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