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别叫我歌神 > 第1774章:不认识的亲戚又增多了

除夕夜,北德文斯克。
排队进入海上龙宫的队伍,蜿蜒了好几公里,自助验码进入的通道和人工核验的通道,都有十多个,但是进场的速度依然显得颇为缓慢。
排队的人群里,有互相依偎的情侣,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刚刚会走不久的孩子。
其中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一家人来的。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演唱会,这是一场“春晚”的分会场。
十几万人的入场,已经堪比一座小城市的人口。
正所谓“人一上万,无边无沿”,而这可不是一万,而是十几万。
已经超过了世界上26个国家和地区的总人口。
甚至比北德文斯克的本地居民还多。
而海上龙宫平静地呆在冰雪堆积的海岸上,此时亮起了璀璨的灯光,更像是水晶雕刻而成的一样。
在海上龙宫的外壁上,大屏幕上不断闪烁着字样。
“《冰原春意》——海上龙宫2021年牛年春晚分会场。”
点出了这次的主题,就是《冰原春意》。
洁白的海上龙宫,大门口也点缀了红色的的灯笼,给海上龙宫增添了许多的喜庆意味。
海上龙宫一角,谷氏全羊火锅店门上,已经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而店里面,谷平夫妇俩正在忙碌着。
“老谷,你那羊肉准备好了没?”
“我这不正切着的吗?对了,我上次搜罗的那几瓶好酒,你给我放哪里了?快点拿出来,晚上我还得和你弟弟和你姐夫喝几杯酒呢。”
“我这不正找着的吗?你自己的酒,你放哪里了?还问我?喝酒,就知道喝!再说了,那可不是我弟弟和我姐夫,我都不知道小白从哪里招来的亲戚……”
“嗨,甭管哪里来的亲戚,既然小白叫人家舅舅姨夫的,就得好好招待啊,再说了,这不一年一个时候吗,人家对小白也是真好……对,就是这几瓶酒,你先放那边,把馅子剁了!”
“那你赶快把面和出来。”
夫妻俩一边拌着嘴,一边忙碌着。
不多时,门“咔嚓”一响,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一个笑眯眯的老爷子走了进来。
“公输叔,您老来了?先坐下歇会。”谷平抬头看了一眼,连忙道。
内心又叹了一口气。
又一个小白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亲戚。
和之前的那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亲戚一样,来历是真不明,但是对小白啊,那也是真的好。
掏心掏肺的好,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好。
一个人对小白好不好,谷平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位老爷子见到小白的时候啊,那是整个人眉开眼笑的眼睛都亮了。
谷小白要点啥啊,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儿都掏出来。
别的亲戚还好,是什么舅舅姨夫,不认识倒是也正常,这个倒好,小白直接叫他爷爷。
按理说,小白的爷爷,这是我爹啊。
可我咋不认识?
若不是谷平真的带小白去做过亲子鉴定,还在上面压了塑封,天天拿出来看看,而且当年也亲手送走了小白的爷爷,恐怕真的得怀疑,这位是不是才是谷小白的亲爷爷。
可是啊,这位谷小白的亲爷爷,还不是谷小白另外一个爹的爹。
那个爹,叫啥来着……对了,华严。
小白还有一个姐姐,叫华钟君。
这个姑娘倒是很讨谷平夫妇的喜欢,他们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来着。
这个姐姐对小白那也是真好,恨不得脸都要帮小白洗。
看小白这个弟弟,就跟看自家孩子似的,那种喜欢,装是绝对装不出来的。
看华钟君照顾谷小白的模样,也让夫妻俩莫名觉得,自己很不称职。
难怪自家儿子从外面找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亲戚回来。
也亏得这夫妻俩都是心大的人,否则还真得会纠结得睡不着觉。
在他们俩看来,这大概是谷小白认的干爹、干舅、干姨夫、干爷爷之类的。
总而言之,这个家庭从原来简单的三口之家,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乱到了不可思议的状态。
而且呈现了越来越乱的趋势。
再冒出来什么三姑六婆,谷平夫妻俩也都淡然处之,见怪不怪了。
其实,谷平和张学翠俩人家里都没有老人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亲戚,过年的时候,家里有了一些亲戚来,还有一个老人,这种感觉还挺好。
公输般进来之后,转悠了一圈,看俩人忙活,就凑了上来。
“我能帮什么忙吗?”公输般笑眯眯地问道。
“您老就在旁边歇着吧。”张学翠一边剁馅子一边道。
待会儿有不知道多少来吃饭呢。
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亲戚之外,待会儿小白的那些同学之类的,都不在家里人身边,那不是自己得给他们准备年夜饭?
都是家里的宝贝,现在回不去家,就自己在这里,可不得当好这个家长的角色?
夫妻俩是拿出了早年卖饺子的劲头儿,打算包它几百个饺子。
公输般探头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恍然道:“唔,你这是在把肉剁碎吗?我可以发明一个东西……你稍等!”
公输般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捧着一个看起来丑乎乎的铁疙瘩,像是一个方向盘焊在了一个漏斗上。
“我发明了这个东西,可以快速的把肉缴成陷儿,你试试!”公输般像献宝一样,把手中怪模怪样的东西递给了张学翠,然后捋须道:“我把这东西叫做绞肉机!”
说着骄傲地昂起了头。
这等发明,那个姓墨的小子,是万万做不出来的。
张学翠:“……”
我家的绞肉机,其实比这个卖相好看多了,看起来似乎也更好用……
看张学翠的表情有点奇怪,公输般一拍脑门道:“你看我,你稍等!”
公输般拎着那怪模怪样的绞肉机转身又跑了。
不多时,门口叮铃一声响,墨翟走了进来。
其实谷平对墨翟和公输般已经很熟悉了,和公输般不同,这位墨翟似乎只是谷小白的同事,关系没那么复杂。
他虽然长的黑了点,丑了点,但是干活很卖力,任劳任怨不说,还对谷小白忠心耿耿,张学翠对他的观感也很不错。
今年过年了,听闻墨翟也不回家过年,于是谷平夫妇俩把他也邀请来了。
“嫂子,您这是在忙什么?”墨翟好奇地伸头看。
“哦,我在剁饺子馅儿呢。”墨翟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道:“这么剁要到啥时候啊,您等着……”
转身就跑了。
过了一会儿,墨翟跑了回来:“嫂子,这是我发明的一个小器械,我叫它碎肉机,您只要把肉从这边放进去……”
张学翠:“……”
重复发明轮子这种事,一天还能见到两次?
墨翟还没说完,就听到门咣当一响,公输般回来了。
公输般把自己手里的东西举起来,道:“姑娘,我给这东西加了个电机,现在就好用了,不用手摇了,我把这东西叫做电动绞肉机……”
墨翟看到了公输般手里的电动绞肉机,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碎肉机,有点不爽。
公输般得意地在墨翟面前晃动着自己手里的绞肉机,咧嘴大笑。
你小子,姜还是老的辣吧。
(今天又晚了,大概12:25来刷新一下吧。)
除夕夜,北德文斯克。
排队进入海上龙宫的队伍,蜿蜒了好几公里,自助验码进入的通道和人工核验的通道,都有十多个,但是进场的速度依然显得颇为缓慢。
排队的人群里,有互相依偎的情侣,有白发苍苍的老人,还有刚刚会走不久的孩子。
其中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一家人来的。
毕竟,这不是普通的演唱会,这是一场“春晚”的分会场。
十几万人的入场,已经堪比一座小城市的人口。
正所谓“人一上万,无边无沿”,而这可不是一万,而是十几万。
已经超过了世界上26个国家和地区的总人口。
甚至比北德文斯克的本地居民还多。
而海上龙宫平静地呆在冰雪堆积的海岸上,此时亮起了璀璨的灯光,更像是水晶雕刻而成的一样。
在海上龙宫的外壁上,大屏幕上不断闪烁着字样。
“《冰原春意》——海上龙宫2021年牛年春晚分会场。”
点出了这次的主题,就是《冰原春意》。
洁白的海上龙宫,大门口也点缀了红色的的灯笼,给海上龙宫增添了许多的喜庆意味。
海上龙宫一角,谷氏全羊火锅店门上,已经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而店里面,谷平夫妇俩正在忙碌着。
“老谷,你那羊肉准备好了没?”
“我这不正切着的吗?对了,我上次搜罗的那几瓶好酒,你给我放哪里了?快点拿出来,晚上我还得和你弟弟和你姐夫喝几杯酒呢。”
“我这不正找着的吗?你自己的酒,你放哪里了?还问我?喝酒,就知道喝!再说了,那可不是我弟弟和我姐夫,我都不知道小白从哪里招来的亲戚……”
“嗨,甭管哪里来的亲戚,既然小白叫人家舅舅姨夫的,就得好好招待啊,再说了,这不一年一个时候吗,人家对小白也是真好……对,就是这几瓶酒,你先放那边,把馅子剁了!”
“那你赶快把面和出来。”
夫妻俩一边拌着嘴,一边忙碌着。
不多时,门“咔嚓”一响,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
一个笑眯眯的老爷子走了进来。
“公输叔,您老来了?先坐下歇会。”谷平抬头看了一眼,连忙道。
内心又叹了一口气。
又一个小白不知道哪里找来的亲戚。
和之前的那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亲戚一样,来历是真不明,但是对小白啊,那也是真的好。
掏心掏肺的好,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好。
一个人对小白好不好,谷平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位老爷子见到小白的时候啊,那是整个人眉开眼笑的眼睛都亮了。
谷小白要点啥啊,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肝儿都掏出来。
别的亲戚还好,是什么舅舅姨夫,不认识倒是也正常,这个倒好,小白直接叫他爷爷。
按理说,小白的爷爷,这是我爹啊。
可我咋不认识?
若不是谷平真的带小白去做过亲子鉴定,还在上面压了塑封,天天拿出来看看,而且当年也亲手送走了小白的爷爷,恐怕真的得怀疑,这位是不是才是谷小白的亲爷爷。
可是啊,这位谷小白的亲爷爷,还不是谷小白另外一个爹的爹。
那个爹,叫啥来着……对了,华严。
小白还有一个姐姐,叫华钟君。
这个姑娘倒是很讨谷平夫妇的喜欢,他们也一直想要一个女儿来着。
这个姐姐对小白那也是真好,恨不得脸都要帮小白洗。
看小白这个弟弟,就跟看自家孩子似的,那种喜欢,装是绝对装不出来的。
看华钟君照顾谷小白的模样,也让夫妻俩莫名觉得,自己很不称职。
难怪自家儿子从外面找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亲戚回来。
也亏得这夫妻俩都是心大的人,否则还真得会纠结得睡不着觉。
在他们俩看来,这大概是谷小白认的干爹、干舅、干姨夫、干爷爷之类的。
总而言之,这个家庭从原来简单的三口之家,到现在,已经变成了乱到了不可思议的状态。
而且呈现了越来越乱的趋势。
再冒出来什么三姑六婆,谷平夫妻俩也都淡然处之,见怪不怪了。
其实,谷平和张学翠俩人家里都没有老人了,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亲戚,过年的时候,家里有了一些亲戚来,还有一个老人,这种感觉还挺好。
公输般进来之后,转悠了一圈,看俩人忙活,就凑了上来。
“我已经都切好了。”张学翠淡然把一大堆手切馅都收拾好了,开始拌馅儿,准备包饺子。
“你谁啊你,你也是我家亲戚吗?”
朱棣:“呃……”
转脸看向了旁边的谷小白。
谷小白给了朱棣一个白眼。
反正,他穿越之后的这么多帝王,大概就只有朱棣,是完全看不顺眼的。
大概是因为,这个家伙的那个跛腿胖儿子,要抢自己的钟君姐姐的缘故吧。
虽然答应了让他们
朱棣突然眼前一亮,挥手喊道:“那个谁!”
“这肯定是我后人,长的跟我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