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拜见君子 > 第1160章 鸟官陨落,天地大悲

“哈哈,鸟官,这次你必死无疑!”
封神山后的未知黑暗虚空中,三眼族圣皇的竖眼猛然张开,射出一道凌厉无匹的神光,如同灭世激光般照射在火凤凰折断的翅膀上,一下子就将重创的翅膀洞穿。
继而如锯般切割。
血,从伤口上流淌而下,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似乎流出的不是血液,而是通红的岩浆。尽管折断的翅膀,还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但是已经无力再去抵挡攻击。
不过眨眼间,翅膀就被切割了将近三分之一。
轰隆隆!
一条青黑色的巨大铁尾,犹如莽莽万里山脉般,猛然从黑暗虚空中甩出,甩得黑暗虚空都层层破裂,产生滚滚的雷鸣巨响。
此刻正朝遍体鳞伤的凤凰甩去。
巨力破天。
唳——
火凤凰仰首高鸣,猛然舞动还能动的翅膀,产生层层的火焰之海。
火焰之海将虚空烧得崩塌,化为滔滔火海潮浪而去,欲要挡住甩来的铁尾。但在此时,一座恐怖的金光雷池,猛然从虚空之上砸落,夹带着滚滚的风雷之响,朝他镇来。
火海滚滚,掀起层层的热浪。
虽然热浪可怕无比,可以焚尽一切,却无法将砸落的雷池焚掉。而且,雷池中迸发的滚滚雷霆,威势惊天动地,正迅速破火海之域而来。
轰隆隆!
虽然巨大的铁尾不如金光雷池,但猛然抽在火海之域上,使得火海之域剧烈跳动起来。
差点就被抽裂了。
轰!
金光雷池砸落。
无穷无尽的雷光迸现,全部都落入火海中,犹如化为一条条狰狞的金龙,朝火海之央的凤凰掠去。
一柄巨剑从虚空中亮起,绽放煌煌神光,正破开层层黑暗斩来。
一座黑沉的巨海在升腾,散发着阴寒的砸来。
两名天人圣皇,两名三眼族圣皇,一名青鳞巨鳄族圣皇,此刻凶猛朝凤凰攻击上去。虽然凤凰早已经身受重伤,但是他们没有丝毫的大意,毕竟鸟官圣皇实在是太强了。
九州的二皇三帝,乃是皇与帝的极限写照。
名震诸天万界。
虽然九州二皇,还不及巡天战军前十的旗主,但是远远强于其他圣皇,属于圣皇中的王者。在鸟官圣皇镇守九藏之路的上百万年来,不知道抵挡住了他们的多少次攻击,又斩杀了他们多少的大帝与圣皇。
鸟官圣皇的威名,不是叫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
在九州的二皇三帝中,谁最凶?
秦始大帝最凶!
律令可令日月失色。
滚滚铁蹄可使大地寸草不生,生灵灭绝!
谁的意志最坚?
武王大帝的意志最坚!
他的意志,就是武道意志,就是武道影子,就是三千命甲,几乎凭一己之力,镇守界山口百万年之久,却不曾退一步。
永不言败的信念,亦不曾动摇过片息。
谁的胸襟最宽广?
大禹大帝!
他的胸襟,不仅可容滔滔洪水,还可纳无垠天地。
头可顶天,脚可踏地。
谁的实力最强?
鸟官圣皇的实力最强!
他曾经几乎杀穿了,天地间最可怕的天狱。
现在一人镇守九条神藏之路,面对无穷无尽的大帝与圣皇,却让天人族依旧无法踏入一步。
是唯一让外族大帝绝望的圣皇。
谁最难对付?
龙师圣皇最难对付!
因为龙师心有九窍,不仅可与万物交流,还可破除一切虚妄,于不见不闻中觉险而避。
但是。
即使鸟官乃是他们五人中最强,但是所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和太强了。
几乎一生都在战斗,脚步永不停息。
所走过的路。
永远都伴随着铁与血与火。
而且在闯天狱时,留下了可怕的暗伤,导致现在都无法痊愈。
上百万年来,他独自镇守九藏之路,疲奔于各路之间,阻挡了敌人无数次的凶猛进攻。虽然让他的战绩辉煌,让敌人闻风丧胆,甚至是绝望,但却让他旧伤加新伤。
那坚强而伟岸的体魄,早已经遍体鳞伤。
在近段时间来,层层叠加般的可怕伤疾,最终压制不住,爆发了。而他坚强的体魄,终于承受不起,彻底崩溃了。
正因如此,才有今日之败。
五名圣皇的确很强,联手更是爆发惊天的力量,但若是在平时,并不是不可一战。
鸟官甚至有把握斩杀他们。
但是在今日。
他真的无力了,再无力回天。
而且,感到浑身疲惫无比,疲劳之意犹如潮水般涌来,让他很想很想闭上眼睛睡一觉。
他感觉到自己很久很久,没有彻底放松身心睡过一觉了。
此刻只想闭上眼睛,安安静静地睡一觉。
即使是死,也无所谓。
可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呐喊,不要睡,不要睡!你不记得,你的使命了吗?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你怎么可以睡?此时睡了,你就永远无法醒来……
不能睡!
但是。
他的意志却不断地想沉睡,永远地沉睡下去。
轰隆隆!
金光雷池最终砸破了火海之域,且有煌煌神剑夹带惊天之威斩来,势不可挡地破开了火海之域。
三眼圣皇竖眼中射出的灭世神光,继续在切割他的翅膀。
血在淌流。
剧痛从四肢百骸传来,终于让他将要沉睡的意志,猛然清醒过来。此刻,他奋力地扇动着双翅,往高空御风而上,但是左翅重创折断,且被三眼圣皇切割。
几乎快要被全部锯断,只剩下一些血肉相连着。
唳——
他再次引颈高鸣。
凤鸣无比尖锐,划破了虚空,犹如一柄无法言喻的尖刀,刺向五位圣皇的灵魂。这种尖锐的凤鸣,让五位圣皇难以忍住,灵魂剧烈颤动起来。
于是斩出的剑,抖动了。
砸落下的雷池,有些砸歪了;狠狠甩来的铁尾,没了准头。
唳——
凤凰再次引颈高鸣,且在高空中舞动自己凤凰之躯,使得虚空产生可怕的波动,犹如化为一层层的空间。且在一层层的空间里,浮现一个个无比清晰的影子。
每一次的舞动,都如弓般,拉与张,一弹,又是一个舞动的凤影。
不过瞬间,虚空中便产生无数的凤影。
每个凤影都在舞动,每个凤影都会产生新的凤影,每个凤影都在燃烧着一个火海。
燃烧着的凤凰,在层层叠影。
虚空早已经被扭曲,犹如形成新的一个虚空,使得金光雷池、煌煌神剑、万里铁尾等,竟然渐渐攻击不到。
最可怕的是,凤凰的力量变得更强了。
不知是多了一头凤凰,还是鸟官的力量暴涨了一倍,让外族圣皇有些骇然。
不明白将死的鸟官,为何突然变得如此恐怖。
“不好!”
一名天人圣皇似想到什么大喝一声,脸色同时猛然一变,道:“此乃鸟官的天赋神通,凤舞九天!此神通一出,九天尽坠,万物尽毁,乃灭世之凤舞!”
“凤舞九天?!”
三眼族圣皇心中一惊,有种不安的感觉。
“不错,必定是凤舞九天无异,虽然乃凤凰一族的天赋神通,但有传言,只有极少的凤凰,方能使出此一神通,且毕生只能使出一次,其威可毁天灭地,无比恐怖!”
天人圣皇大喝而退。
此刻头皮有些发麻,心中同样有种不安的预感。
在过去的无数次战争中,不少天人强者就是死于此神通之下,且一死就是一大片。一位凤凰大帝使出此神通后,可拉着大片的大帝一起死,想逃都逃不了。
在凤舞九天的威力,来多少死多少。
无比吓人。
而凤凰毕竟只使一次,是因为使出“凤舞九天”后会死去。
不仅仅是因为竭力,而是凤凰一身的精华,精、气、神、血肉、寿命、生机等等一切,都已经融入“凤舞九天”中。
其他圣皇闻言皆是惊退。
唳——
高空中。
凤凰在舞动,似弓般拉张,产生层层的叠影。
引颈悲鸣的凤鸣越来越尖锐,犹如无数利箭刺向他们的灵魂,将灵魂刺得千疮百孔。而且,凤凰舞动时所引起的虚空扭曲,所产生的恐怖撕裂之力,如同潮浪般绞在他们身上。
血肉似被一层层撕裂般。
不是似,是真的被一层层撕裂,令五位圣皇皆是大骇。
尖锐的凤鸣,他们倒是可以承受得起,便是凤舞所产生的撕裂之力,却让他们无法抵挡。即使是手中的神剑,都无法将撕裂之力斩开或劈掉,犹如无影无形,只存在于感受中。
轰!
金光雷池滚滚,迸发着无穷无尽的雷电。
但是,雷电都无法阻止撕裂之力,或者撕裂之力绕过了雷池,直接落在天人圣皇身上。
“啊——”
天人圣皇惨叫一声。
此刻他身上的血肉,被一层层的撕开,痛苦直击灵魂。
其他圣皇亦差不多如此,皆陷入可怕的撕裂之力中,犹如深陷泥潭里,不论怎么努力,都无法逃离凤舞九天的威力范围。即使他们疯狂轰出神通、战技,都被“泥潭”陷住了,无法砸出一条路来。
这让他们惊骇不已。
“弱点是什么?”
一名三眼族圣皇大喊,身上的血肉层层被撕裂,血,染红了虚空。此刻,从他竖眼中迸发出来的煌煌神光,同样被陷进了“泥潭”,根本无法发挥本有的威力。
泥潭陷尽了一切。
他们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撕裂之力就越恐怖。
“凤舞九天没有弱点!”
天人圣皇绝望大喝,虽然觉察到是“凤舞九天”神通后,就第一时间逃去,但最终还是无法逃出去,“不可破,除非以至强之力,直接破掉。它,没有弱点,没有破绽!”
“至强之力?”
“天字级旗主!”
众圣皇闻言都绝望了,现在哪里去找天字级旗主?
若是天字级旗主能来到这里,早就已经攻破了封神山,鸟官岂能杀到他们绝望?
天字级旗主,就是巡天战军中的前十旗旗主,即天一到天十。
他们皆是无限接近天尊的恐怖存在。
乃是造化圣皇中最强王者。
虽然鸟官乃是二皇三帝中最强,但是与天字级旗主相比,还有一段很远的距离。但即便如此,他一人就镇住了九藏之路,杀得闯进来的外敌绝望。
唳——
凤鸣再次响彻虚空。
一个个可怕至极的凤影,猛然从本体中飞射而出,绽放刹那般的光华,如箭般没入五位圣皇的体内,直接绞碎了他们的灵魂。而“舞动九天”所产生的可怕撕裂之力,紧接着彻底撕碎了他们的躯体。
似有数个火焰虚空在绞动。
粉碎一切。
“啊——”
“鸟官,你不得好死!”
五位圣皇在死去瞬间,皆是绝望怒吼,但是却无法抵挡可怕的攻击。此刻,不论是灵魂还是躯体,都在“凤舞九天”神通下,直接被绞碎了。
魂飞魄散。
灰飞烟灭。
在刹那间灿烂之后,犹如烟花般暴发的火海,几乎在瞬间熄灭下来。原本无比光亮的虚空,同样瞬间黑暗下来,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小红影。
小红影身上的火焰在熄灭。
在无力坠落。
而在此刻。
封青岩终于来到,可还是迟了一步。
虽然他在听到悲怆凤鸣后,就没有半点迟疑杀进了黑暗虚空,但是在他听到的时候就已经迟了。
即使他瞬间而至,还是无法赶得及。
他看到一只遍体鳞伤的火凤凰,在舞动着虚空,绽放灿烂的光华,绞杀了五位外族圣皇。而在光华绽放后,自己则在虚空中无力坠落,身上的火焰不断熄灭,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最终只剩下淡淡的红影。
此刻封青岩心中一悲,滚滚杀气控制不住冲天而起。
他一步跨出,跨破了层层的黑暗虚空,来到了小红影所在的虚空中,伸手去拦住坠落的小红影。
这是一只遍体鳞伤的小红鸟,其实只有巴掌般大小。
“鸟官,我回来了。”
封青岩看着掌心的小红鸟道,一道道磅礴的生机注入小红鸟体内。但是,小红鸟却在不断消失,漂亮如火焰般的羽毛在消散,血肉在消失……
凤舞九天耗尽了他的一切。
羽毛、血肉、精华、力量、以及灵魂!
即使是封青岩都无法再救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掌心中的小红鸟在消散,彻底地消失于天地间。
“鸟官!”
封青岩大吼一声,身后猛然浮现一轮巨大的黑影。只见黑影在转动,化为一轮巨大的磨盘,迸发着无穷无尽的轮回之力。
轮回之力充斥于虚空中,在收集鸟官消失的一切。
可是血肉与灵魂彻底消散,就连痕迹都没有留下,让封青岩愣在那里失神。
若是能收集到一滴血,一缕魂光,他有把握复活鸟官……
可是什么都没有!
小红鸟彻底消散于天地间。
而在此刻。
九州大千世界瞬间涌现无数红霞,但是红霞红得如血般,无比鲜艳。
也红得无比压抑。
嗡——
一个沉重而悠长的钟声,蓦然从九州天地间响起,带着丝丝缕缕的悲哀。
嗡——
钟声在悲鸣。
在天地间一声又一声地响着。紧接着,天降血雨……
雨,鲜红夺目。
一滴滴地从天上坠落,散发着淡淡的萦光,萦光之中含着点点的灵气,以及那难以消散的悲哀。
这不是人的血。
而是苍穹的血,大地的血,也是鸟官圣皇的血!
呜呜——
血雨下,悲风起。
天地在哭泣,弥漫着一股无法言喻的哀伤。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