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特工全球 > 第282章 缘分

    一瞬间,欧阳时只见叶迁全身升腾起熊熊火焰……

    “这个爱德华是哪个sB?”叶迁吼问。【全文字阅读】w书友整~理提~供

    “是……”可儿小心回答:“是西班牙的王储的第三个弟弟,也就是西班牙国王的第三个儿子,也是西班牙第二王储。”

    叶迁听完一声不吭朝外走,欧阳时急忙拦住:“去哪?”

    “抄家伙,敢抢我老婆,老子把他西班牙翻过来写。”

    “冷静、冷静!”欧阳时把叶迁‘夹’回来道:“你看,这边有你‘老婆’的名字,说明人家是两情相悦,不是抢。”

    “胡说……我老婆肯定是被逼的。”叶迁怒道:“老子不管,老子要抄家伙,老子先从俄罗斯拿几十枚核弹先炸了玩玩。”

    “没大没小。”老头很不满意出现在楼梯呵斥道:“对你二哥,左一句老子,右一句老子。是,你现在是能人,你是可以不把我们古山放眼里,你是可以不把我这老头让眼里了。”

    “师傅……我没那个意思。”叶迁眼泪哗拉拉。

    ……

    “不对啊!”叶迁仔细看看请柬疑惑道:“没有结婚日期,也没结婚地点,这算是哪门子的请柬?”

    欧阳时接过来看了几眼,分析道:“估计是怕你搅局,但又不能不和你说一声的缘故。”

    “我打电话。”叶迁拿起电话:“靠……阿利手机没开。”不过叶迁又再播了一组电话:“特卫队吗?我找阿利特斯……我是叶迁……不在是吗?好我留个电话你记下……顺便和他说一声,五分钟没来电话,别怪我心黑手辣。”

    ……西班牙

    阿利放下电话,一滴冷汗落在地毯上,他对沙上人说道:“爱德华王子,我必须最最认真的忠告你一句,别再玩这个危险游戏了。”

    “什么危险游戏?”爱德华不在乎道:“我和琼斯是真心相爱。”

    “可是我感觉你被人家当了工具。”

    “不许你这么说,她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女王,但仍旧是皇室成员。阿利阁下,你今天的言语是否太出格了。”

    “你是不了解叶迁。”阿利叹口气:“别说您是王子,就算是相……我就说点事实。圣殿山人家说炸就炸了,核弹人家说爆就爆了,美国说抢就抢了……别的我不敢说,只要你一结婚,我们西班牙的所有货船别想过索马里海域。”

    “可能吗?”

    “相信我,按照我掌握的资料表明,这人能力现在非常大……更主要不在他能力上,而在于他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如果把他逼急的话。”

    “阿利阁下,你实在有些胡言乱语,请你出去。”

    “……那我也就无话可说,我先告辞。”阿利出门,拿起电话:“叶迁啊,好久不见,是不是又想让我帮你办护照?”

    叶迁一边阴冷道:“少扯淡,怎么回事?”

    “其实……很简单。她邀请他去作客,他彻底的拜倒在她的魅力之下,然后她说可以考虑联姻,他就很高兴的商量出了结婚日子和地点。”

    “我老婆主动提起联姻的?”

    “这个我可以确定,确实是。”

    “时间,地点。”

    “一个月后,在西班牙皇宫。”

    “那我老婆现在在哪?”

    “利加吧。”

    ……利加

    “请问是叶迁先生吗?”叶迁来到小泽的别墅,却被管家模样人挡了下来。

    “我是。”

    “这里有您两封信。”

    叶迁接过信打开第一封看:空白,什么意思?

    第二封信:亲爱的,如果你无法看见第一封信的内容,说明你已经迟到了一个月。

    在你看来也许我是个自私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是国家,不知道什么是民族。但你要知道我也只是名普通的女人,我无法忍受过着和爱人一年见不到一次面的痛苦。

    你也许不知道你自己的野心正在膨胀,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人疯狂。亲爱的,我现在看你就已经在疯狂的边缘。

    我知道因为你的存在,我和其他人肯定无法结婚,即使对方是名王子。

    所以我走了……不用来找我,如果你是真的为我好话,希望你能平静让我过下半生。

    永远爱你的……

    ……

    叶迁慢慢点起一根烟,然后拿起电话:“罗红,把王子放了。”

    “是!”

    “我在利加,你有空就过来。”

    “是!”

    ……

    “她把我形容的象一个疯狂的魔鬼。”叶迁问道:“真是吗?”

    罗红想想后回答:“如果从客观角度看,确实有点。”

    “恩!这两天我也想了很多。记得以前我为圣殿山曾经一个月没睡好觉。”叶迁喝的有点多:“后来……我就开始视人命为草芥,为了一个目标,我可以用尽手段排除眼前所有障碍。说起来,确实是有那么点疯狂,比如这次,和人家王子没什么关系,却被我给阉了,好象是过分了那么一点点……可是她也太不讲道理了嘛。”

    罗红给叶迁倒酒道:“没那么严重了,我就感觉,这可能是一种文化的冲突和信仰的冲突。”

    “哈!冲突。”叶迁笑笑问:“那明天开始我们环球一圈怎么样?我倒要看看这世界哪里没冲突。”

    “好啊!”

    ……

    叶迁和罗红一下飞机,就被日本特工接待上了。毕竟叶迁现在在行内可是名人,当然日本没去触叶迁霉头。最后在商谈几句后,日本特工请来了真美子为叶迁做导游。

    “野菌……”

    “还不如真菌呢,还是原来叫我叶迁就好。”

    “哈哈!叶迁我看你心情不怎么好。”

    “我看你倒是挺好的。”

    “因为你来到了日本嘛。”

    叶迁轻笑下,转身看着国际机场沉思许久后问:“你还记得你的花子哥哥吗?”

    “……已经过逝好多年了。”

    “是啊,好多年了。”叶迁看着机场,似乎回忆起当年这机场生的事。被誉为日本最好的民间特工一对兄妹,被自己算计死在自己的国土上。他——也在为自己的国家而奋斗。突然这一刻,叶迁觉得花子和自己好象,唯一不同的是,他死了,自己还活着。

    “怎么了?”真美子关心的问。

    “没什么,我想起了你哥哥罢了。”叶迁道:“你请客,带我们去泡泡温泉,喝喝清酒。”

    “好的!”真美子开朗笑道:“请上车。”

    ……

    “叶迁,你们怎么不换和服?”真美子有点惊讶,按照常理,泡完温泉不应该这么快把衣服穿起来,应该保证身体和精神的松弛才对。

    “不习惯。”

    “哦!这家可是全日本最有名清酒店,有很多的国际名人都曾经来过,一定要好好喝两杯。”

    “好!”叶迁左右浏览了一下,确实很有名,酒店内的四处墙壁挂了很多照片,其中有一半叶迁都可以叫出名字出来:“老板。”叶迁停留在一张照片前,声音有点象是在吼叫。

    老板马上过来用英文道:“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这人什么时候来的?”

    “……”

    叶迁拿出一叠钞票,罗红掏出一只枪。老板很明智马上接过钞票回答:“上个月,单身,我恰巧在电视上见过她,就请她留下了照片。”

    “住哪?”叶迁看了他一眼问。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远。因为她是步行,似乎是无意中逛街到这。”

    “附近有什么酒店?”

    “就一家xx酒店。”

    “照片给我用下。”

    ……

    叶迁慢慢看着登记资料:泽.琼斯,韩国入境,目的旅游。x日退房。

    “小倪,你帮我入侵下日本机场资料库,查下x日离开日本的旅客名单,看我老婆在不在里面?”

    真美子悄悄问罗红:“他老婆跑了?”

    “嘘!”

    很久以后小倪来了电话:“她去了梵蒂冈,在意大利上了飞机,然后去了以色列,我还在查找以色列出境名单……没有她,她还在以色列。”

    “肯定!”

    “除非她改名,否则绝对跑不了。”

    “非常好。”叶迁放下电话道:“真美子,很遗憾我们得走了。”

    “可是你们今天才到。”真美子很是有点不高兴:“再说,预定机票也需要时间。”

    “我包机去。”叶迁笑笑道:“不用送我们,机场离这很近。”

    真美子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她目送着叶迁罗红他们离去。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叶迁和罗红离开都能带起她的伤心。因为她相信,自己早就拿准了对罗红的看法……难道不是因为罗红?

    ……

    “你好!我是以色列特工局特工,负责这次接待您。”一下包机,立刻有以色列特工上前。不过这和日本不一样,这次是叶迁请家里联系以色列寻求帮助。

    “谢谢!这次要麻烦你们了。”

    “不用客气,以中两国是很友好的国家,我祖父就曾经在上海接受中国政府的庇护。”上车后,特工拿出一份资料:“说实话,我们真没想到她会是西班牙皇族,也没想到皇族竟然会有联合国的红十字医生资格。她现在正在巴勒斯坦国一家小型红十字医院中工作。”

    “当医生?”叶迁有点纳闷,做慈善也是去非洲啊,比如索马里就不错,跑这来干嘛?

    大结局

    巴勒斯坦在去年年底已经成功建国,如今巴以关系虽然还有一些矛盾,但双方都很小心并且很谨慎的来处理各种细节。普通民众对对方仇视程度也降低不少。除了两方民间还有部分极端组织问题外,可以说现在两国关系相当的友好。

    正因为还有极端组织,所以巴以边境仍旧还设有关卡。当然你要持欧洲护照或者是叶迁这样一路有特工陪同,是不会有麻烦的。

    “根据巴方给我们的最新情报来看,目标的身份都不为他人所知。人们只知道她是西班牙籍的红十字医生。”特工对叶迁道:“当然,安全情况你可以放心,即使是极端组织,也不会贸然对国际红十字会医生下手,因为这样会很大程度降低他们在民众中的影响力。”

    “实在太感谢了。”

    “不过叶先生,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是您来找一名西班牙皇族成员,而不是西班牙的特卫队。”

    “哦,这是我妻子。”

    “哦!”特工恍然,合着是老婆跑了,然后以权谋私的动用外交关系找自己帮助。不过从这点可以看的出来,中国愿意帮助他以权谋私,要么此人影响力大,要么此人根基很深。

    ……

    “就是这里了。”特工停车道:“你妻子是外科大夫。”

    叶迁抬头一看,这是一个由工厂改建的医院。占地面积不大,但是人来人往却是很多。走到里面,人更多。虽然如此,里面秩序还算正常,病人们坐在椅子上排队,没有插队现象。

    叶迁等人到来,吸引了大家一些注意力,并且很快有人认出了叶迁,这位可是一名穆斯林长老……不,这是一位穆斯林长老的代表。大家纷纷站起来行礼表示自己的问候。

    香蕉的!叶迁肚子里骂了一声,忙和蔼回礼。自己就是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这样情况下插队。

    叶迁拉了特工走到一边,特工有点纳闷,罗红则跟在后面偷笑。

    “伙计……你看,我还想再麻烦麻烦你……方便吗?”

    “当然!”自己虽然是刚进特工局的,但是上头吩咐的命令自己一定会执行。上头给他命令是:只要此人不进行破坏活动,尽可能给他提供便利。

    “很好!罗红……”叶迁一甩脑袋。

    “在!”罗红一板特工的身子,然后一个黑虎掏心……

    ……

    “救人啊,大夫!”罗红负责喊,叶迁负责背特工。椅子上的病人纷纷惊讶:刚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出去转一圈就成这样了。只见那特工两眼翻白,口吐白沫,如果不是食物中毒,就是遭受了重击。

    “这边!”一名护士看见此情景,不敢怠慢,急忙站出来指引叶迁的路线。

    肠胃科?叶迁摇头一指道:“那边!“

    “不不!这边。”护士有经验的,这要么是食物中毒,要么就得去内科,跑外科干什么,又没流血又被骨折的。

    “我坚持这边!”叶迁很肯定道。

    护士非常严肃回答:“先生,你的伙伴生命已经垂危,请不要再开玩笑,里面医生已经在准备,能立刻为你伙伴施救。”

    罗红上前道:“护士小姐,你看我们的同伴血已经止不住,如果不先包扎伤口,可能会危急生命。”说完,她悄悄把匕收了起来。

    “哦?”护士摸下特工的大腿,果然一片粘糊糊,忙一指引:“外科,我去叫医生……奇怪,前面地板怎么没血。”

    叶迁对罗红竖起一个大拇指。

    罗红立正:“为领导服务。”

    ……

    “大夫,救人呐!”叶迁冲进外科把特工放在桌子上。

    医生撕下特工裤子,只见小腿一片血淋淋,检查后疑惑问:“是不是病人有白血病。”伤口很浅,送到医院的路上应该就会自动愈合,除非是有白血病无法自动止血。

    “大夫,不是他……是我……我的心在流血。”叶迁抓了医生手放在心脏上:“摸摸看,是不是心跳18o。”

    医生……也就是小泽同学这才注意到面前这个人

    她看他1o秒后吼道:“护士,送这人去心脏外科,他心脏出血。”

    “不是吧!”叶迁温柔道:“老婆,别开玩笑。”

    小泽甩开他的手,抽出一针管道:“请帮我按住他,病人不仅心脏有毛病,而且情绪分外紧张,怀疑有精神疾病。”

    两身强力壮的护士很坚决的执行医生的命令:确实有点不正常,还摸人家医生的手。至于叶迁的保镖——罗红同志,坐在一边打着哈欠,看着英文杂志:领导家务事,下属最好不要插手。

    “……”叶迁满是欣喜的看着小泽,很快一针管的镇静剂已经被注射进去,但叶迁仍保持yin荡之笑容。

    “怎么会?”小泽有点手忙脚乱,急忙翻箱倒柜又拿出一瓶镇静剂……

    “上帝……”连护士都感觉不对,两倍剂量的镇静剂对叶迁似乎没有丝毫效果。他仍旧保持yin笑。

    “放哪了呢?”小泽继续翻箱倒柜。

    “……”第三管镇静剂终于是被注射进去。小泽紧张看着叶迁……

    罗红放下杂志一边道:“快送去抢救吧……他身体对药品效果免役,他的心脏对药品是不免疫的。”顺手一摸叶迁脖子脉搏道:“36,自己看着办吧!”

    “……被你打败了。”小泽深深叹口气:“送抢救室。”

    ……

    罗红边看杂志边对正在整理的小泽问:“想走?”

    “你要阻拦我?”

    “不……只不过,你走不掉的。现在有名最顶尖的黑客在扫描飞机信息,你一上飞机他就知道你会去哪。你一下飞机就会被目的国的特工监视。你如果去以色列……刚那个伙计就是以色列的特工。你要藏匿巴勒斯坦……他是东非长老的代表。即使你想投奔恐怖组织,人家也惹不起他。”罗红叹口气道:“我如果是你,我就等他醒了,把话和他说清楚。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这点你应该知道……你如此这么想逃避,是不是因为你怕拒绝不了他?”

    “你觉他做一切都是对的?圣殿山的十几万条人命……墨西哥的核爆……还有洗劫美国黄金,都是对的?”

    “最少不能说全错,你在这呆了有点时间。你应该知道巴以如此和睦是为了什么。墨西哥是一次意外,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非要有关系,那就是因为他在场。至于美国……你问过美国那些黄金是哪里来的吗?难道美国的土地能挖出那么多黄金?我还没恋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点,喜欢一个人,不仅只喜欢他的优点,更要会包容他的缺点。可惜我看你连喜欢他优点的勇气也没有。”

    “可是他杀了很多人,这不是优点,这是血腥。”

    “一名士兵杀死敌人,这是他的责任更是他的义务。比如说地球大同一家人,这时候有人为了地球人类,使了一些手段,你认为他还是坏人吗?其实你们就是有一点冲突:你们的国籍。你不会知道中国人从屈辱中爬起来的勇气,你也不会理解那么多为了中国不再屈辱而做出贡献和牺牲的人。”罗红站起来整理下衣服道:“从这点看,你这位皇族配不上他。你如果非要走……就去美国,因为他这几年不适合去美国。再见!”

    ……

    叶迁躺在病床上咬着烟看天花板问:“她走了?”

    “走了,连租住的房子都退了。要不要……”

    “不用了……让她走吧。”叶迁翻身道:“小丫头,感情这东西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恩爱白头是好,但是难忘的回忆也未尝不是一种脱的境界。”

    “哦,对了,那个基金会……”

    “让柯娜出面去搞,她还是有野心的,不过按现在情况,她会比较愿意为一个目标服务,而不是为了自己也不知道的目标。我就在后面坐镇就成。”叶迁问:“医生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下午。”罗红问:“下面去哪个国家溜达?”

    “小丫头!”叶迁刷出一张卡:“你自己爱去哪去哪,我呢,回中国疗养,毕竟很少在家呆。”

    “谢谢领导。”

    “谢什么,你不也是出生入死的。风头我全领了,总不能不给你点好处吧。”

    ……

    以色列机场,罗红和叶迁告别,她拉了小倪去欧洲购物。而叶迁则回中国。

    飞机上叶迁看着远处仍旧是废墟的圣殿山叹口气收回了脑袋。千古来有多少冤魂在皆叹……活着的感觉真好。

    “你的女保镖呢?”

    一句问话将叶迁拉回现实,他抬头一看,只见小泽身着一套休闲时装,头顶一帽子,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听说是购物。”

    “购物。”小泽点点头问:“这位置有人吗?”

    “恩……我可以让它没有。”

    “当然,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坏蛋坐在一起。”小泽一笑道:“看来只能我勉为其难。”

    叶迁轻轻一揽小泽。“老婆!我爱你。”

    “我也是!”小泽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这一刻他们不再有冲突,他们只享受甜蜜慢慢等待着飞机的起飞,

    ……

    “各位乘客中午好。我是机长,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飞行。虽然我是临时借调过来的飞行员,但请相信我,我有着无比丰富的飞行经验,我曾经成功将a38o客机迫降在一条公路上。谢谢大家,祝大家旅途愉快,您最尊敬的死必金机长。”

    “死必金,这名字好好笑……死必金?no!”叶迁的脸当即刷的一片铁青。

    “怎么了亲爱的?”

    “你不会想知道的。”叶迁一抱小泽哭道:“抱着你的感觉真好!”

    ……

    “对不起大家,主要原因可能是飞行高度不够造成剧烈颠簸,我正在调整……请放心各位先生女士们,即使飞机出了故障,我也能将飞机安全迫降,我曾经把一架a38o成功迫降到一条公路上……找到原因了,刚导航错误,飞向了以色列。这个不能怪我,当年我的副驾驶是相当专业的副驾驶。他甚至能通过电话迫降,当然请相信你们的死必金机长,我比他优秀,谢谢大家!”

    (本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