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摄政大明 > 第1180章.辽东百态(一).

……
……
“什么?赵俊臣去了胡家庄?而且他已经知晓了胡家庄的事情?”
义州城内,辽东左路参将黄申明听到禀报之后,顿时是表情大变。
黄申明身材瘦小、面色蜡黄,但他在辽东镇内却是出了名的狠辣与鲁莽,作战也算勇猛,而且还一直都紧紧抱着辽东总兵何宇的大腿,所以才能爬上辽东西路参将的高位。
黄申明很清楚胡家庄所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胡家庄所发生的惨剧,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赵俊臣的缘故。
正是因为赵俊臣要代表朝廷中枢前来辽东防区巡察的事情,各地边军才会急匆匆的四处行动,把一批无辜百姓构陷成为乱民份子,然后则是迅速灭口、死无对证,就是为了预防赵俊臣到时候会设法调查民乱之事的真假。
当然,究竟是哪些百姓要被辽东边军构陷杀害、又是哪些百姓能够幸免于难,这种时候就要看各地百姓是否“懂事”、“孝敬”了,所以才发生了辽东边军前往胡家庄索要“助军粮”、然后杀人夺女的事情。
但黄申明万万没想到,赵俊臣的行程竟是这般之快,不仅是提前来到了辽东境内,而且进入辽东境内之际更是无声无息,竟是直接撞破了辽东边军的行动。
事实上,不仅是赵俊臣极为忌惮辽东镇的尾大不掉、肆意妄为,辽东镇也同样忌惮身为朝中阁老、掌握庙堂财政大权的赵俊臣,若是赵俊臣决心与辽东镇为敌,辽东镇也同样讨不到好果子吃。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辽东镇的将领们也不愿意与赵俊臣发生冲突。
现如今,赵俊臣直接撞破了胡家庄的事情,说不定就是引发双方冲突的导火线!
一时间,黄申明只觉得自己捅了一个天大的窟窿,不仅是自己要倒大霉,就算是整个辽东镇也会受到牵连,自然是大为慌乱。
看到黄申明只顾着慌乱失措,他的幕僚黄申澄连忙提醒道:“参将大人先不要慌,依学生的看法,这件事情还有回旋余地,若是那位赵阁老存心与辽东镇为难,他撞破了胡家庄的事情之后,必然是首先向朝廷中枢上呈奏疏弹劾参将大人,然后则是与参将大人当面对质伺机定罪!
但这一次,他只是派出一位信使向参将大人传话,要求参将大人重新考虑胡家庄百姓的乱民罪行,还希望参将大人放过胡家庄的妻女……这般情况,显然是那位赵阁老也同样不想把事情闹大!
毕竟,他虽是朝中阁老,但咱们辽东镇也同样是树大根深,他未必有魄力撕破脸皮,所以咱们还有息事宁人的机会!”
黄申澄不仅是黄申明的幕僚,也是黄申明的远房族兄,只是年纪要比黄申明大了近三十岁,而且他还是老黄家数代以来最有出息的读书人,竟是拥有秀才功名,所以一向是深受黄申明的看重与信任。
听到黄申澄的说法,黄申明先是一愣,但很快就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道:“对!对!你所言有理,赵俊臣必然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所以才会派人向我传信、与我私下解决……必然是这样!你快说说,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黄申澄思索片刻后,建议道:“首先,赵阁老的面子是必须要给的,胡家庄的事情终究只是小事,他让咱们重新考虑胡家庄百姓的乱民罪行,那咱们给胡家庄脱罪就是了,他让咱们释放胡家庄的女子,那咱们就立刻释放,而且不仅要脱罪与释放,还要拿出一点银子补偿胡家庄,总之要把事情做得漂亮,让赵阁臣脸上有光、感受到咱们的尊敬!”
黄申明连连点头,当即就传了军令,不仅是免除了胡家庄百姓的乱民之罪、释放了胡家庄女子,还命人拿出了五十两银子送去胡家庄。
据黄申明所知,他麾下的边军将士昨天还曾在胡家庄出手杀了几名百姓,但在黄申明的眼里,底层百姓的性命并不值钱,自己愿意拿出五十两银子作为补偿,就已是格外大方了。
等到黄申明传令之后,黄申澄又建议道:“其次,参将大人还要把这件事情迅速通报给何总兵,不能有任何隐瞒,何总兵不仅是咱们辽东镇的主心骨,胡家庄的事情也是出于何总兵的授意,出事了也该共同承担,今后若是赵俊臣翻脸不认人,何总兵也能及时出面挽回局面!”
黄申明稍稍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辽东总兵何宇坐镇辽东已有近十年时间,让辽东镇全体将士皆是对他马首是瞻,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物,黄申明这个时候虽然担心何宇的训斥与责罚,但更不敢向何宇隐瞒真相。
黄申澄显然是明白黄申明的心中想法,又说道:“最后,参将大人您还要亲自出马,前去胡家庄迎接赵阁臣,不仅要尽量隆重,还要准备一份厚礼……
这位赵阁臣听说是一个极为精明强势之人,但也是一个世人皆知的大贪官,只要您曲意奉承、给足好处,他十有八九就会顺坡下驴、不再追究了!这样一来,您虽然在胡家庄的事情上捅出了一个小娄子,但也亲自出手摆平了这件事,到时候何总兵不仅不会怪罪于您,还会认为您忠心耿耿、办事得力!”
黄申明很是信任黄申澄,当即是狠狠一咬牙,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要出一次血了!堂兄,就由你去库房挑选几件最贵重的珍品、还有五千两银子,再准备好最隆重的仪仗,然后随我一同前往胡家庄迎接那位赵阁老!”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黄申明已是带着大批礼品与隆重仪仗,领着一支兵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义州城,打算前往胡家庄去见赵俊臣。
然而,黄申明的队伍刚刚离开义州城不远,就再次撞见了赵俊臣的一位信使。
然后,黄申明就听到了一个不啻于晴天霹雳的消息。
赵俊臣,堂堂朝廷阁老、庙堂中仅次于周尚景的权臣、陕甘三边全歼蒙古联军的大英雄,竟是因为在胡家庄见到了几具尸体,就受到了极大惊吓,更还生了一场重病无法行动!
听到这个消息,黄申明立刻就再次慌了,连忙再次向身边的黄申澄询问对策。
但这一次,就连黄申澄也慌乱了。
若说此前的情况,黄申明还有私下摆平事端的可能,但现在赵俊臣因为辽东边军乱杀百姓的事情被吓出了一场大病,这件事情性质就严重了,显然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住了。
一时间,黄申澄只顾着与黄申明面面相觑,却也拿不出任何主意。
黄申明身为边军参将,虽然头脑不是特别灵光,但也不缺决断,他看到黄申澄迟迟没有主意之后,却是迅速当机立断,传令道:“堂兄,你先是派人返回立刻义州城,寻来城内所有的大夫,带着那些大夫与咱们事先准备好的厚礼,代表我继续前往胡家庄去见赵俊臣!无论赵俊臣的这场病是真是假,都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一定要稳住他!”
黄申澄连忙问道:“那参将大人呢?”
黄申明咬牙道:“我要连夜赶往锦州大营去见何总兵,亲自向何总兵禀明这里的情况!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已经摆不平了,必须要何总兵亲自出面才行!”
*
在明朝的九大边镇之中,辽东镇的防区最大,南起凤凰城、西至山海关,全长近两千里。
与此同时,辽东镇的实力也最强,虽然纸面兵力只有十五万,要明显低于宣府军镇的二十万、大同军镇的十七万,与固原军镇差不多,但因为常年与建州女真作战的缘故,军队战力却要强得多。
但在辽东镇防区之内,西路驻地义州城与总兵驻地锦州城却是相距不远,在后世的行政划分之中,皆是隶属于锦州市内,互成掎角之势。
所以,在黄申明日夜兼程、快马加鞭之下,只用一天多时间就赶到了锦州城,向辽东总兵何宇禀报了详细消息。
何宇现在已是知天命的年纪,但看起来要稍稍年轻一些,他的相貌身材皆是看不出有任何出众之处,只是气质冷厉、一双细目总是闪烁寒光、脸颊上还有一道箭疤,令人不由是望而生畏。
据传,何宇年轻时候乃是一言不合就会拔刀相向的狠辣性子,但当他在边军之中逐渐闯出名堂之后,当初的狠辣性子已是逐渐收敛,变得愈发城府深沉、不见喜怒。
此时,听完了黄申明的禀报之后,何宇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神态愈发冷厉阴鸷,让跪在他面前的黄申明忍不住身体开始轻轻颤抖。
就这样,何宇冷冷注视了黄明宇片刻之后,突然开口说道:“脱下衣甲!”
黄申明的身体愈发是颤抖不停,但他完全不敢违抗何宇的命令,立刻就依照吩咐褪去了身上的甲胄与衣服,光着膀子跪在何宇的身前。
随后,何宇抬起左手,身边亲信就立刻把马鞭递到了何宇的手中。
何宇走到了黄申明,不声不响的扬起马鞭,狠狠向着黄申明的背部抽去!
一下!两下!三下!……十下!
很快的,黄申明的背部已经鲜血淋漓、遍布伤口,但黄申明也了解何宇的性子,硬是咬牙坚持着不敢叫出声。
一直抽打了十下之后,惜字如金的何宇终于再次开口,问道:“知错了没有?”
黄申明强忍着剧痛颤声说道:“卑、卑、卑职知错了!”
何宇又问道:“错在何处?”
黄申明再次颤声答道:“卑职不该让赵俊臣发现胡家庄的那些事情,太、太不谨慎了!”
何宇听到这般回答,目光却是愈发阴冷,也举起手中马鞭,再次向着黄申明背部狠狠抽打而去。
一下!两下!三下!……十下!
黄申明不知道何宇为何又要鞭笞自己,但依然是咬牙坚持不敢出声,因为紧要牙关,牙龈已是出血。
又抽打了十下之后,何明再次问道:“错在何处?”
这个时候,黄申明才知道,原来是他刚才回答错了,他的错误并不是做事不谨慎被赵俊臣发现了胡家庄的事情,而是另有原因。
但黄申明原本就不是一个头脑灵光之辈,如今更是又恐又痛,压根无法想明白自己的真正错误究竟在何处。
最终,黄申明哭声道:“总、总兵大人,卑职知错了!但卑职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
何宇没有解释,只是再次抬起马鞭,然后再次狠狠抽打。
又是十下,每一下都是毫不留情!
就这样,三十马鞭之后,黄申明的背部已经再也见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肉,黄申明本人更是彻底瘫在地上,已是气息衰弱、眼看着就要昏死过去。
但何宇依然不打算放过黄申明,又问道:“错在何处?”
这一次,黄申明已经没力气回答了,只是气若游丝的哀求道:“饶了卑职!总兵大人!您饶了卑职……”
眼见黄申明依然没有给出让自己满意的回答,于是何宇再次扬起马鞭。
但这一次,却有人伸手拦住了何宇,劝道:“何总兵,您若是再打下去,黄参将的性命就没了,还望您手下留情!黄参将虽然有过错,但他一向都是忠心于您的。”
见到此人阻止,何宇冷哼一声,但也终于是放下了马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
阻止何宇之人名叫史城,乃是辽东镇的一位千户,不仅是何宇的私兵首领,还是何宇的重要幕僚,乃是何宇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这种时候也只有史城敢出面阻止何宇的鞭笞。
阻止了何宇之后,史城立刻就召来军中医生为黄明宇治疗伤势。
随着军医把一包金疮药洒在黄申明的背部,黄申明吃痛之下终于是喊叫出声,也因为这般刺激,黄申明逐渐昏沉的头脑也终于是再次清醒了一些。
趁着黄申明短暂恢复清醒之际,史城蹲在黄申明的面前,缓缓说道:“黄参将,你一定要记住了,你的真正错误并不是因为胡家庄的那点事情,事实上那些事情原本就是出于何总兵的授意……总兵大人真正恼恨你的地方,是你疏于防务、完全没有事先察觉到赵俊臣已经进入了你的防区!别的事情,总兵大人都能忍,但这种事情,你的疏漏也太严重了,总兵大人鞭笞于你,也是为了让你涨涨记性!”
说完,史城就打算召人来把黄申明搬到别的房间之中休息。
然而,不等史城唤人,何宇就已是抬手阻止道:“就让他留在这里,接下来会有许多客人络绎而来,我鞭笞他不仅是为了让他涨涨记性,也是刻意要让那些客人们看到他的惨状!”
史城顿时就明白了何宇的想法,当即是表情凝重,缓缓道:“总兵大人所言有理……王世臻、方振山、令狐光、宋大禾、吴应熊……这些家伙必然是很快就会收到消息,也一定会派人来见总兵大人!”
听到这几个名字,何宇不由是拧起了眉头。
王世臻,辽东巡抚,这个人还算好对付。
方振山,曾经的固原总兵,现在的辽东督抚同知,虽然在辽东没有任何根基,但已经闹出了一些名堂;
令狐光,辽东团练总兵!
宋大禾,辽东分练总兵!
以及吴应熊,山海关总兵!
赵俊臣一直都认为,辽东镇最难对付的地方,乃是辽东镇的内部团结,这种想法并没有错。
不过,在辽东地区,驻军势力却不仅仅是辽东镇边军而已。
辽东镇的养寇自重、尾大不掉,乃是经历百年时间所形成的历史原因,在万历皇帝之前就已经很明显了,与德庆皇帝并无关系。
但德庆皇帝的掌控欲极强,也精擅于帝王心术,他自然是无法容忍辽东镇拥兵自重的局面。
所以,德庆皇帝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都在设法动摇辽东镇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在德庆皇帝的种种手段之下,辽东境内光是总兵就有三个半,而何宇只是其中之一!
何宇乃是辽东镇守总兵,手握十五万雄兵,自然是实力远强于其余几位总兵,但另外那两位半总兵也一直都是虎视眈眈,想要取代辽东镇的地位。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