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宅世学园反穿记 > 外传第一章 来自另一个时代的……?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属于深夜的静谧如令人心安的气息般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不真切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中山公园的小湖宛如一面镜子,皎月倒映在湖面上。湖水附近树旁的几盏路灯,那淡淡的灯光映在水里,犹如一颗颗闪亮的星星,围绕着池中的月亮。

    这样一处幽静又诗意盈然的地方,若非时间实在太晚,想必会有很多人观景陶冶下情操吧。然而这样的美景无法持续下去了,因为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惊扰了此处夜晚的“居民们”。

    公园亭子处的空气忽然产生了一阵异样的震动,要形容的话就像施工工人在用钻头钻地面一样,非常粗暴的声音。

    随着响动得越发大声,也许蟋蟀等虫子们是察觉到了令人不安的事物在接近,受惊的虫鸣声也开始安静了下来。

    大约五分钟后,随着一声粗鲁的爆破声,空气被炸开了,并未对物质地面和周围的草丛等设施植物造成任务损坏,只有空气被开了一个黑色大洞,紧接着一台像钻井机一样的简易工程车从不大的黑洞里面挤了出来。

    钻井机一样的工程车停在了一边,当驾驶座上的防护玻璃打开后,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从里面很是狼狈地从座位爬了出来,如沙漠中迷路数日的落难者般,少年好不容易爬到湖边开始猛喝起水来。

    “咳咳!咳咳咳!可恶,喝太快呛到了……”少年又清洗了一把脸,才像得救似地长舒一口气,他望着那台只能坐一个人的简易工程车,“太不稳定了,差点就死在那里面了,不过也没办法,毕竟是最初的试验品,本身就只是为了作纪念而特意留下没销毁的,拜其所赐也捡了条命了。”

    少年浮现出一丝安心的笑脸,但那笑脸更多的却是无奈和嗟叹。

    突然间,又一股不详的异动响起了,与少年粗暴的登场方式不同,这次的声响要悦耳得多,犹如水滴湖面般,事实上空气也恰如其分地产生了一股一人高的涟漪,空间仿佛一张纸一样,被一把小刀轻轻切割,什么东西要割裂空间从虚空中出现了。而且还不止是一个,陆续的,两个、三个、更多的如漩涡般的空间裂缝出现了。

    “居然追到这儿来了!”少年的脸色顿时惨白,“不能在这里被抓,只有他们,只要找到他们就有可能对抗这些叛徒了,可是,这个时代的他们真的有能力对付他们吗……”

    没有多想的时间,少年快速取出一颗胶囊,这胶囊就像空间戒指似地将比胶囊大数十倍的工程车收了进去,完成这一工序后,少年从另一个胶囊里变出一辆扶在空中的无轮摩托快速飞走了。

    ===================================================================

    “马上就要临近期末了,现在我要布置一个特别的作业,你们就以‘十年后的自己可能在做什么’为主题写一篇作文吧,明天交上来。”讲台上,蓝瑟这个数学老师居然开始抢那个朱胖子的饭碗了,真想等着看他怎么被爆菊,“交不上来的明天我免费奖励他双倍作业。”

    台下的小伙伴们全部都惊呆了。

    “我没学过占卜,不懂怎么预知未来,怎么破啊,达令!”小吕樱像要打针似地哭丧着脸。

    “我也没学过易经,也没法预知未来,而且还是十年后的未来,我该肿么办呀。”阿沈也泪流满面,表示无能为力。

    “算了,大不了做三倍作业就是了……”台下已经有诸多败犬开始认命了,在他们想来数学作业文本量又不多,反正只要抄的话就算是三倍也可以很快就抄完了。

    殊不知蓝瑟早料到如此,腹黑的他像所有精通算计的腹黑男一样扶了下眼镜,淡淡地追加了致命一击:“忘了说了,三倍的作业是:十年后的自己为题的作文、二十年后的自己为题的作文以及三十年后的自己为题的作文。”

    “我们誓死完成任务!”一群见风使舵的墙头草们。

    ……

    放学后

    “十年后的自己吗……”

    背着双肩包走在回家的路上,阿沈仰头望着晴空下软绵绵的白云,不禁陷入了走神状态,感觉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呢,明明从那天开始到现在过得并不算久,却又好像过了非常久似地,真是让人头大,响彻在耳旁的是只属于城市所有的各式杂音,经过一家面馆时,甚至可以闻到里面传出的阵阵肉香,连肚子里的蛔虫都因此开始不安分了。

    还是很快回家吃饭吧,今晚吃回锅肉呢~!要是被净土那个熊孩子全挑光了可就糟了!

    抱着愉悦的心情,阿沈一边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一边加快了愉快的步伐。

    “我回来……哇!什么状况!”

    阿沈直接就被剑拔弩张的两人震住了,眼前自家的外公和老妈就像两武林高手对决前一样以凌厉的眼神瞪向对边,几颗小石子从两人的脚下浮了起来,更增添了几分武侠气场。

    “阿沈你至于回来了!”

    阿沈的亲爸,在两人气场下战战兢兢的肖照看到自家儿子回来了,就像找到了依托似地赶紧求救,“你妈和你外公因为净土的事吵起来了,差点大打出手,你快过去阻止他们呀,要是房子被这两怪物拆了我们又没得住了!”

    阿沈这个头痛啊,上次打架还是在自己五岁的时候吧,印象最深的是两人一时没收住手差点把整个房子给拆了,后来记得是去亲戚家借助了一个月才修好,这次又来!

    阿沈为难地问道:“爸呀,你是不是又惹外公他老人家生气了?”

    肖照用你这不是废话吗的表情反问道:“你看我有那个命惹他生气吗?”

    “我想也没有,在你惹他生气前就已经先挂了才对。”阿沈恍悟地捏着下巴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阿沈的某些性格方面和其母唐月英一样强势,肖照与阿沈的关系比起父子,更像是好友,真不知肖照的教育是成功还是失败。

    “那到底两人为嘛又吵起来了啊?”阿沈开始直取核心。

    “为了你弟弟净土的事。”

    “关他什么事?”

    “还记得你小时候你外公和你妈为什么吵架甚至打起来吗?”

    “那么小的时候我怎么记得啊……”

    “你外公想让你继承他们家族的绝学,于是提出想把你带去深山里深造,结果你妈不肯,于是两人就打起来了。”

    “……最后看来是妈赢了,我真替自己感到庆幸。”阿沈捏了把冷汗,那时真要被带走的话自己肯定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

    “不,最后的结果是你妈用第二胎暂时稳住了你外公。”肖照忧心忡忡地将视线上移,一副遥想当年的姿态回忆道:“那一年给出的承诺是会尽快生出第二胎然后把第二个孩子让给你外公去继承他的绝学的,可是你妈又不愿意与亲生孩子分离,于是一拖再拖拖到现在。”

    “拖了十年净土才三岁,这时间拖得略久呀。”阿沈情不自禁地吐槽,接着略担心地望向一无所知在看动画的净土,“于是两人现在又为净土的归属争论起来了么,虽然平时闹得很不和谐,但真不想和净土分开呀。”阿沈愁得咬了一口巧克力。

    “真担心的话就把巧克力放下。”

    ……

    “外、外公。”我维持着僵硬的笑脸打招呼。

    “喔!小沈呀,有些年没见了呢,外公教给你的火统拳有好好练习吗?”

    “啊…呃……有、有啊,火统拳早就已经大成了!”我摸着后脑勺心里那个汗。

    “真的!?”外公一脸惊喜,拉着我就往外走,“快!让外公看看你的火统拳招法如何。”

    我43度角对老妈和老爸询问歪头,两人回以“你安心地去吧”的点头。

    ……

    火统拳,双手合十做出最适合最快速出拳的姿势,正如其名,讲究的是拳出如枪统,出拳如子弹般凌厉快捷,令人防不胜防,一招制敌!

    阿沈扎了个马步,深吸了口气,双手握拳缓缓举起,然后合拢成掌,作出祈祷的动作,下一瞬间,右拳擦着左掌飞快击出:“单統拳!”

    然后,一杆鸟枪从拳头处冒了出来。

    外公大怒曰:“你tm在逗我!”

    阿沈抱头鼠窜……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