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断尾求生

崔信被王瘦石从睡梦之中叫醒,得知晋王召见,不敢怠慢,随便洗了把脸,穿上衣裳随着王瘦石赶赴中军大帐。这时整座军营已经得到传令,各军伙房开始生火造饭,睡着的兵卒也被喊起,整备军械、穿戴甲胃、喂食战马,连绵十余里的军营一片忙碌,人喊马嘶混乱不堪。
不知发生何等紧急状况,崔信心中惴惴抵达中军大帐,入内见到李治,见礼之后被请入座。
“不知殿下深夜召见,有何吩咐?还有,这军中如此紧急,可是发生了什么紧急军情?”
崔信接过王瘦石递来的茶水,没喝,蹙着眉头询问。
李治沉声道:“薛万彻已被策反,即将羊装与我军会师共同赶赴华胥陵渡河袭击长安,此刻想必已经率军渡过渭水,追着咱们的尾巴而来。”
崔信大惊失色:“这如何是好?”
他虽然一辈子不曾出仕,也不曾领兵打仗,但毕竟学识广博、通晓古今,历朝历代的兵书也看过不少,更是聪慧过人,脑海之中几乎一瞬间便模拟出当下局势,以及薛万彻衔尾而来所造成的危险。
这场仗打起来损兵折将还好说,只要能赢,不仅可以快速与尉迟恭会师,亦可提升晋王的威望,大大增强军队士气,也会使得那些观望者对晋王更加充满信心。
可若被薛万彻给死死咬住无法脱身,那就将引发连锁反应,有意支持晋王的人都会偃旗息鼓,甚至为了向皇帝表忠心,干脆渡河来袭群起而攻之……
李治看着崔信,道:“为今之计,只有断臂求生。”
崔信想了想,想明白了李治的意思,顿时再度变色。
所谓“断臂求生”,自然是以一部分兵力阻击薛万彻给大部队争取时间,而大部队则快速脱离战场,直奔华胥陵。
自然,这一部分阻击薛万彻的部队是很难有好下场的,不仅如此,薛万彻麾下的右武卫战力强横,寻常部队很难成功阻击,必须要战力够强且人数够多才行。
而目前晋王麾下能够完成这一任务的部队,只能是清河崔氏的精锐私兵……
李治自然知道崔信舍不得,温言道:“当下局势实乃千钧一发,一旦被薛万彻纠缠不得脱身,下场想必母须本王多言,崔公您心里清楚得很。崔氏私兵精锐骁勇,乃是军队的主力,不仅崔公舍不得,本王有何尝舍得?但眼下也只能断尾求生,还望崔公体谅。不过本王可以给您一个承诺,清河崔氏今日损失多少私兵,他日成就大业之时,便准许豢养同等数量的私兵,虽然不归于大唐军队之序列之内,却可世代存留,与国同休。”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现在虽然旗帜鲜明声势浩荡,实则一无所有。
一个人坐拥天下、富有四海的时候,想从他手中抠出半点利益都难如登天;然而当一个人一无所有的时候,任何承诺都舍得给,因为无论给什么,都不是他现在所掌握的,甚至永远不可能掌握……如此,为什么还要吝啬呢?
他若是逼着崔信,崔信也不得不派遣精兵阻截薛万彻。可那样一来势必心不甘情不愿,军队的战力难以保障,面对右武卫那样的虎狼之师,如果不抱有必死之心,如何能成功阻击?
必须让崔信及其麾下的崔氏私兵自愿才行,如此才能有死无生、视死如归,爆发出最大的战力。
崔信双眼圆瞪,呼吸粗重:“殿下此言当真?”
他知道想要阻击薛万彻,没有一万人肯定不够,必然导致清河崔氏伤筋动骨。毕竟这些私兵皆是青壮,战时为兵、闲时为农,乃是清河崔氏得意维系家族传承、门楣不坠的根基所在。
可如果今日有了李治的承诺,他日清河崔氏就有可能成为天下唯一可以依法拥有私兵的门阀,不需一万人,哪怕只有五千……甚至两千,都意味着清河崔氏成为天下第一等的门阀。
这不仅是荣耀,更是传承之本!
当然他也有担心,现在局势危厄迫在眉睫,李治自然不管不顾什么承诺都可以给,万一将来成功夺取大位,又觉得今日之承诺太过奢侈想要返回怎么办?
时过境迁,李治当真存了反悔之心,清河崔氏毫无办法,总不能去大理寺告状说李治言而无信吧……
李治冲着王瘦石招手:“笔墨伺候!”
“喏!”
王瘦石取来纸笔,在砚台中添了一点清水开始研墨。
李治纸笔饱蘸墨汁,在宣纸上一挥而就,将自己的承诺具于纸上,而后加盖玺印,更抽出一把匕首割破左手拇指,摁下一个带血的手印。
“空口无凭,以此为证!”
崔信激动的心脏砰砰乱跳、面色潮红,双手恭敬的接过字据,逐字逐句看了一遍,仔仔细细的对折收入怀中,然后一揖及地,慨然道:“清河崔氏忠于殿下之心,虽海枯石烂、山崩地裂亦不能动摇分毫,一万崔氏健儿愿意为了殿下之大业抛头颅、洒热血,纵然马革裹尸、粉身碎骨,亦在所不惜!”
崔信看得很透彻,如若此战晋王败北,清河崔氏作为号召山东世家招募私兵、倾力支持的罪魁祸首,绝难有好下场,眼下的家业、私兵怕是尽付东流、一无所有。
既然如此,何妨拼尽全力去换取晋王一个可以让崔氏流传千年、与国同休的承诺?
再大的牺牲也值得。
……
回到营帐,崔信依旧难以平静,从怀中将李治的字据掏出,展开,放在油灯下仔仔细细、逐字逐句的又看了一遍,每一个字都令他身心愉悦,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当然,再美好的憧憬也只能在未来,眼下,却要经历一场对崔氏来说不啻于敲骨抽筋的剧痛。
此次随同私兵前来的四位族人陆陆续续赶到,待悉数到齐,崔信命人关好门,留下仆从在外守候不许旁人靠近,这才指了指桌上的字据,对众人道:“都过来看看。”
四人本来因为今夜大军忽然准备拔营赶到惊诧,现在被崔信叫来没头没脑的看什么东西,愈发一头雾水,等到起身靠上前去,凑着灯光看清那份字据,一个个张大嘴巴,震惊莫名、不可置信。
年方二十的崔君实嘴皮子都在哆嗦:“祖父,这这这……晋王殿下何以赐下如此大恩?”
作为崔氏的杰出子弟,崔君实自然明白这份字据对于崔氏的地位、传承会发挥何等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只要这份字据将来实现,那么清河崔氏就是事实上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普天下的门阀世家,除去李唐皇族,当以清河崔氏第一。
太重了,所以有些不现实。
崔信沉着脸,道:“欲先取之,必先予之,若非晋王殿下对崔氏有所殷望,又岂会做出此等攸关国本之承诺?”
另外一个族人断然道:“只要有这份字据在,便是为晋王肝脑涂地又何妨?若果真如此,请从吾开始。”
崔信哼了一声,道:“岂止是肝脑涂地?你的脑袋又值几个钱?薛万彻已被策反,即将羊装与大军会师攻伐,然后骤然发动突袭……晋王为了避免被薛万彻缠住从而导致局势崩坏,故而决定留下一支军队阻击薛万彻,而放眼军中,这个任务除去咱们清河崔氏,旁人不能胜任。”
四人哑口无言。
出身与清河崔氏这样的门阀,又能在万千族人当中被崔信选中随军而来,各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李治为何给了清河崔氏这样一个承诺。
即是酬功,又是诱饵,更是对于忠心追随的麾下之愧疚。
阻击兵强马壮、战力强悍的右武卫……几乎可以肯定,留下来的这一支军队最终必然难逃全军覆灭之结局。
这对于崔氏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
现在再看这份字据,便不是那么诱人了,尤其是字据下方那个带血的指印,红得刺眼……
崔君实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正如祖父所言,欲先取之,必先予之……如此沉重之承诺对于清河崔氏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清楚,晋王也清楚,所以若是不能做出巨大牺牲,人家凭什么给?祖父,此事可为!孙儿恳请统帅族中私兵留下来阻击薛万彻,为清河崔氏挣下这一份足以使得家族荣耀百年的功勋!”
言罢,跪在崔信面前:“恳请祖父成全!”
其余几人互视一眼,也都相继跪下:“我也愿意留下,以我之骨肉鲜血,捍卫我清河崔氏之荣耀!”
“不过一死而已,能够重于泰山,死得其所!”
崔信老泪纵横,看着面前几个族中最杰出的儿孙辈无所畏惧甚至有些狂热的表态,拍拍这个,摸摸那个,喟然道:“非是老夫心狠,愿意看着你们去死,实在是纵然拒绝了晋王,他日晋王兵败咱们崔氏的下场必然凄惨无比。如今既能置诸死地而后生,又能给家族留下传承荣耀的根本,老夫又能怎么选呢?”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