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玄烨拿着烤肉吃了,吮着手指,目光看向帐中的一个个大汉。
那些大汉也都在看着他。
他们就这般对视起来。
王玄烨眼睛很漂亮,带着天真和聪慧,最后又化做些不耐烦。
“你们看我做什么?”
这句话又是地道的蒙语。
他也不是第一次说蒙语了,但这次,吴克善却努力摆出亲切的笑容,问道:“你听得懂蒙语?”
“当然,我娘是蒙古人。”
“好!”
喝彩声猛地响起,只见吉日格勒一下站起,拍手大呼道:“小王爷说的太好了!不愧是小王爷!你是神箭哈撒儿的后裔……”
“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什么。”王玄烨道。
吉日格勒有些尴尬起来,挠了挠头,又坐了下去。
王玄烨一把抱着王笑的脖子,道:“爹爹,我吃饱了。”
“吃饱了,和舅舅,还有这些伯伯们聊聊天。”
“我不想和他们聊天,他们臭臭的。”
王笑也不应,向布木布泰道:“你看好孩子。”
说着,他一把抱起小儿子王融,起身走出去,就在帐外的草地上带孩子玩耍。
大帐里,吴克善讪讪一笑,又向王玄烨道:“到舅舅这来,我们聊聊,好不好?”
王玄烨站起身来,却不过去,故作老成地背着双手,踱了几步。
“就这么说呗,我才不过去。”
“那好吧。”吴克善问道:“玄烨当我们漠南行省的总管,好不好?”
“我就知道,你们刚才商量的时候我都听到啦。”
“那好不好嘛?”
“舅舅你等一下。”
王玄烨这次又一把搂住布木布泰的脖子,用汉语小声问道:“娘,总管是什么呀?”
那边吴克善支着耳朵听,只听到布木布泰贴着王玄烨的耳朵小声说话,却是听不清楚。
母子二人说了一会悄悄话,忽听王玄烨嚷了一声。
“不嘛。”
吴克善只懂一点点汉语,这个字眼还是听得懂的,登时有些紧张起来。
又听王玄烨连接嚷嚷了好几句,吴克善忙向身后的通译问道:“他说什么?”
“小王爷说草原上什么都没有,他不想留这里当总管,他要回京城去……”
吴克善便感到了些许担忧。
如果他自己能当,他当然也是愿意当这个漠南总管的。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以自己的才干肯定是不行的。
那王玄烨就成了他最好的人选,毕竟是自己的外甥。再说了,这孩子这么小,到时肯定是布木布泰在背后掌权,对科尔沁是最好的。
至于诸部首领,想的就各不相同了。
有人认为漠南若成为楚朝一个行省,必然要与别的行省争些好处,比如多运些中原的货物过来,那王玄烨的身份就表示他能给漠南带来最大的利益;
有人是与别的部落有仇,害怕对方上位;
有人是怕王笑委派一个汉人来;
有人则单纯是想巴结王家……
总之诸部是各有各的想法,但大多都愿意推选王玄烨任这个漠南总管,就算有不愿的,迫于楚军的凶狠、王笑的强势,也不敢开口反对。
事实上,他们都看出来了,王笑与布木布泰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
至于王玄华不愿意,这是大家没想到的。
不过这事也好解决,孩子嘛,总归是要听娘亲的……当布木布泰脸一扳,王玄烨最后也只好委委屈屈的答应下来,蛮不情愿的表示愿意当这个漠南行省总管。
末了,他却是又凶巴巴地瞪了那吉日格勒一眼。
吉日格勒却只是赔笑,塔一般的大汉显得有些憨……
~~
漠南总管之事就这样确认下来。
几日之后,王笑与布木布泰走在一条小河边,带着些离别前的情绪。
“这些蒙古大汉有时候看还蛮可爱的。”王笑随口说了一句。
“你驯服了他们,才觉得可爱。”布木布泰道:“否则你只会觉得他们凶残可怖。”
“也是。”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也是这样?”
“嗯?”
“我可爱吗?”
王笑愣了一下,转头看去,见布木布泰微昂着头,漂亮还是非常漂亮的,但那种表情神态分明还是女皇帝般的威风,说可爱总是不贴切的。
他笑了笑,在草地上坐下来,看着河水,道:“我会常来看你和玄烨。你也可以偶尔带着他进京述职。”
布木布泰也坐下来,抱着他的胳膊,问道:“你还没回答我。”
“别闹,你不是那种风格。”
“可你驯服我了啊。你抢了大玉儿,说到做到。”
王笑叹息了一声,道:“不说驯服,说感化。”
布木布泰道:“草原上都是狼,被圈养了,就不再是狼。偏你还要满口仁义道德,说什么感化、教化。虚伪,越来越虚伪。”
“我真心的。但好奇怪,所有人都觉得我虚伪。我以前也不这样,但近来是真心的越来越爱好和平。”
“你的爱好和平,还不是把地盘越占越大。”
“把仁义和平带给更多人嘛。”
“虚伪。”
王笑也不答,微微笑了一下。
布木布泰搂住他,低声道:“我不要你的名份了,给我你的真心,好不好?”
“嗯。”
“常来看我和孩子。”
“嗯。”
布木布泰脸上又泛起些危险的笑意,道:“你若不常来,我和玄烨就造你的反。”
“你们要怎么造反?”
“我要让他立国称汗,建一个科尔沁汗国。”
“哦。”
“无趣。”
王笑道:“我要是有趣些,装作被你的玩笑吓到,你又要怪我不信任你。”
“我想听你说你有多信任我。”
“让你和玄烨留在漠南就是信任。”
布木布泰道:“你回京以后,改一个国号吧,晋王的爵位也太低了。往后再要吞并漠北,楚朝、晋王,这些名号已显不足,多有不便。”
“好,我回去再想想。”
“我打算在那边建一个王宫,给我银子。”
“好。”
“你夏天要来避暑。”
“好。”
“我依你的布置做,往后这片土地再没有割据称汗的条件,你可满意?”
“嗯。”
“我可爱吗?”
“不要这么执着,我再给你想个词。”
王笑说着,转头见布木布泰脸上满是不舍之情。
他叹息一声,柔声道:“我把融儿带回去,不是要让他成为人质,你若想他就回京看他,也不算远。”
“嗯。”
布木布泰眼中的不舍又渐带了些幽怨,王笑想说自己对不起她与玄烨母子,接着却又觉得与她的恩怨情仇又不是一句对不起能说清的,终是无言。
布木布泰却不想理清那些爱恨纠缠,玉手搭在王笑肩上一推,贴着他低声道:“我很早就想与你在这草原上……”
~~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