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
奇泰本来看到蒙古壮汉们汇聚在一起还很高兴,这些人强壮、骑术精湛、箭术不凡,怎么看都是一支雄兵。
然而忽然之间,噶尔玛德参一刀砍下去,居然把阿布奈的头砍了下来。
奇泰本还在笑,笑容登时就凝固住,嘶吼着问道:“为什么?!”
噶尔玛德参没空回答他,举着刀就向奇泰冲过来,又要一刀斩下。
奇泰才想反抗,人已经被几个蒙古大汉摁得死死的。
他只觉脑子一团乱,恍在梦中。
噶尔玛德参刀风破空,忽有人喊道:“这人是沈阳来的,交给楚朝是不是有功劳啊?”
“对哦!”
一声重响,弯刀斩在奇泰脑袋旁边的一块石头上,火光四溅。
四周到处都是厮杀,叫喊,噶尔玛德参哈哈大笑。
“快!把阿布奈的人杀光,哈哈哈……”
“为什么?!”奇泰又喊道:“为什么要背叛大清?!”
“你娘!”噶尔玛德参一脚踹在奇泰头上,“你吵死了!”
“为什么?”
“还问?打不过楚军啊,有什么为什么。还有,你娘的,前脚说好了给爷封亲王、送财宝,后脚就把爷的外甥宰了,爷怎么信你们?!”
奇泰一愣。
“阿霸垓郡王,是不是误会了?你哪位外甥被宰了?谁干的?我大清一定会替你……”
“装傻是吧?还哪位外甥……蠢材。”
奇泰又挨了一下,喃喃问道:“总不会是……小阿哥?他马上要受封襄亲王……”
“襄你娘!博穆博果尔都死了,还瞒着爷,这就是你们大清说的与我阿霸垓部共享荣华?想骗爷去帮你们打王笑那种硬茬?”
“死了?襄亲王……”
“闭嘴吧你!”噶尔玛德参又是一脚踹过去,终于把这人踹晕。
“快!动作都快点,把马匹武器财物都搬走,快去和楚朝说我们归顺了!”
突然,“轰”的一声,有火炮落在阿布奈的中军大营,又是一片人仰马翻。
噶尔玛德参骇然不已,喃喃了一句。
“阿布奈这个蠢材,费了那么大力气把楚朝卖过来的铁锅都熔成刀了……有什么用?”
~~
十数天之后,这一场变乱的消息终于传至盛京。
岳乐在阿霸垓部安排了细作,也知道了全过程。
噶尔玛德参最后投靠楚朝的原因之一,就是博穆博果尔的死,这或许可以说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果没有这件事,阿霸垓部也许就会与察哈尔一起袭击王笑。
也许……王笑就死在这场草原上的动乱中呢?
这件事是否有这个可能,现在谁都说不准了。
问题在于,博穆博果尔的死讯分明是被严密封锁的,就算是那个楚朝细作魏凭曾试图传递消息,也被追回来了。
岳乐于是知道,盛京城内还有细作。哪怕他一直以来花费了巨大的精力去清除这些蛇虫鼠蚁。
凭着心里的直觉,他第一时间就扣押了纳兰明珠。
……
又是同一间牢狱,不久前纳兰明珠还在这里审人,如今却成了被审的一个。
“我……没有……”
“还不肯招是吧?!”狱卒又是一鞭子下去,直打得纳兰明珠皮开肉绽。
“我真的……没有,让我见安亲王……”
岳乐其实就在远处看着。
他看着虚弱地纳兰明珠,心里是带着期待的。
他期待对方真的是楚朝派来的细作,然后他控制他,使一招反间计。
大清与楚朝马上要开战,到时候只要有些情报用得好,也能扭转局势……
岳乐很自信。
他知道王笑如今管着一个泱泱大国,根本就没有把太多精力放在辽东。负责伐辽的无非是秦玄策、苏明轩、小柴禾这些人。
而开战之前互相派遣细作的这一局,他远胜过小柴禾。
想着这些,岳乐在牢外站了很久,看着狱卒不停对纳兰明珠用刑。
终于,他皱了皱眉,走了进去。
架子上遍体鳞伤的纳兰明珠低垂着头,还在喃喃着:“我没有……”
“明珠,招了吧。”
“安亲王……真的不是我……”
岳乐叹息了一声,缓缓道:“你额娘、福晋、妹妹都在我手上。”
“我若是……细作,就不会带她们回来了……我只求安亲王杀我之后……不要公开此事……否则寒了所有想回归大清之人的心。”
“你在威胁我?”
“不是。”纳兰明珠努力抬起头,看着岳乐,眼中满是诚恳。
“安亲王,明珠愿意一死……唯求死后,对外称我是病死……”
“若不是威胁我,你是想感动我?”
纳兰明珠勉强牵动嘴角,苦笑了一下。
“不信就不信吧……明珠唯死而已……”
“死到临头还嘴硬。”岳乐道,“你且等着,我已派人去将你的家眷带过来。”
……
纳兰明珠家中,韦成文按着刀站在假山后,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他已看到来提人的清兵转进院中,正与几个奴才纠缠。
“怎么办?动手吗?”一名奴才打扮的汉子低声问道,“我们绝不能让她们出事。”
“不要慌。”韦成文低声道:“情报确实不是明珠泄露出去的,他说过这情报不重要,不值得他冒险。岳乐未必不是在试探我们。”
“但要是建虏查不出来,认定是明珠呢?不如先护住她们……”
“别慌,他娘墨尔齐氏是蒙古察哈尔部贵族,母族暂时是归顺清廷的,我不信岳乐真敢动她……”
“可……”
下一刻,墨尔齐氏与纳兰明绣已经被带了出来,母女二人被吓得大哭。
尤其是纳兰明绣,每一次见这样的场面,哭得很是可怜,惹人心疼。
已有清兵上前要按着她们走……
韦成文刚才说的还算淡定,此时神情却还是变了。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刀,一点一点往外拔着。
忽然,远远的大门外传来马蹄声,一名清名快步奔进来。
“快住手!”
那清兵大喊一声,转向墨尔齐氏与纳兰明绣,竟是直接就跪下来。
“贵人们,奴才们不懂事,多有得罪了……”
~~
大牢中,岳乐亲手解下了纳兰明珠身上的镣铐,一把将他搀扶住。
“明珠……”
“安亲王,我没有……”
“我知道,我知道。”岳乐道:“消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是我错怪你了。就在刚才,我已找到真正泄露消息的人”
纳兰明珠无力地垂着头,低声问道:“那是谁?谁敢背叛我们大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