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66章 收尾(八)

  这戏演下去,不是一拍两散的鸳鸯蝴蝶,而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众人见了,心里也不是滋味。是责怪王玉太过残忍,还是痛惜一个前途光明的博士,如此葬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真是不值。
  文彬实在忍不住,走上前去扶住文源。
  文源两眼含泪,激动的情绪渐渐平缓下来。大家注视着他,等他开口。
  文源凄然笑道:“真是应了一句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是的,这一切都是我设计,是我做的。”
  王玉低沉道:“你这又是何苦?”
  “是我做的,我心甘情愿受罚。”文源说:“刘锋是我杀的。是我租了电动艇,在湖心杀死了刘锋,随后将鱼叉的木柄投掷在湖心小岛。王玉早已在小岛上等候,她立即就地烧毁了木柄,并将灰烬投入湖中。”
  “那赵队是怎么死的?”郭大侠问。
  豆姐听了惊唿起来,“赵队难道不是死于意外?”
  “赵队当年拿了好处,最后又出卖了梁湘,按理说,他当之无愧该第一个死。”郭大侠说。
  文源回答:“你很聪明!”他盯着郭大侠的脸,目光在她脸上游走。郭大侠想起他曾经似乎是“追求”过自己,还从未用这么热辣辣的眼光望着自己,不禁面红耳赤起来。
  文源微微叹息:“你很聪明,如果不是……”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
  郭大侠似乎明白他的意思。文源是聪明人,他喜欢聪明人,如果不是他和王玉相遇在先,也许他会真心追求郭大侠的。她心里是这么想,思绪已经荡然飘远。如果文源是真心追求她,她又会怎样呢?也许,也许……可惜,这世界上没有如果,也没有也许。
  “我和王玉早就认识,但是之前一直都是普通朋友。前几年,她突然找到我,委托我帮她寻几个人。我多年未见她,发现她变了。她很美,很落寞,很凄苦,婚姻也不幸福。她向我讲诉了她的身世,她家庭的变故以及她此时回来的目的,我鬼使神差地爱上了她,也答应帮她的忙。”
  “你怎么不劝她?你们是怎么杀死赵队的?”豆姐疾声问。豆姐气得脸都变了形:“你是博士,这么高智商高素质的人怎能如此煳涂?非但不拉她一把,还和她同流合污。”
  豆姐如此指责文源,文彬听了不服气:“豆姐,你光说别人,你自己呢?你不也是助纣为虐。”
  豆姐顿时结舌,停顿了一会儿才说:“我怎么和他一样?我一直是在劝说她的。她答应过我,不会杀人的。在前岭,我们明明都见了,范平是王芳杀的,不干王玉的事啊!”
  “真的不干王玉的事?我看未必!我看她不但勾引了文源,还迷惑了范平是真。你看看她的脸,小模样挺俊的,和梁湘还有八分相似。范平此生说不定最遗憾就是当年没得到梁湘,还落了个干爹的名声。见了王玉,还不扑过去?”郭大侠说。
  豆姐沉思不语,又说:“我和湘姐有缘,一直很敬重她。当我知道她的死讯时,我很悲痛,但是不意外。虽然在前岭我和她生活的日子不长,但是她的苦我看在眼里,我很清楚。我和王玉初见是在少年宫,我见她和湘姐如此相像,便问了她的家事。一问才知,她真是湘姐的亲戚。我们都觉得这是缘分,所以成了好朋友。何村雨夜,湘姐跳崖的事我舅舅对我提过,也知道湘姐还有一个孩子失踪。王玉知道我舅舅一直在前岭,特求了我带她去见舅舅。她哭哭啼啼跪在我舅舅身前,我舅舅实在不忍心,告诉了她真相。”
  “真相是什么?”小金问。
  “住在何村的何大爷就是真刘锋,他的孩子就是湘姐另一孩子。于是,她们一家终于重逢团聚,这是好事。但是我真不知道,他们重逢后不好好享受天伦之乐,还会一起预谋报仇的事。那晚雨夜之后,舅舅知道梁湘还有一个孩子失踪,好几天没日没夜上山搜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三日后让他发现躲在山中,奄奄一息的刘锋和另外一个孩子。”
  刘锋此时突然说:“老马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晚我和梁湘一人抱一个孩子正要下山,范平带着几个人突然出现。我记得清清楚楚,有范平、王芳,还有两三个陌生面孔,后来才打听到其中一个姓余。”刘锋看了余杉一眼,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姓余的陌生面孔就是余杉的爸爸。
  “他们冲上来不容置辩便说要将我们拉去派出所。我情急之下说自己是刘锋,让他们回去调查清楚。谁知他们拎起棍子狠狠打在我的背上。”刘锋说时后背微微耸了耸,五官纠结在一起。当时必是很痛,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怖。
  “他们一棍将我打翻在地,我这才明白,他们是取我们的命来的。就算是跟着他们到了派出所,随意安个罪名在你身上,也是死路一条。我假意说愿意跟他们走,并安抚好梁湘,抱着孩子跟着他们下山。山路他们没有我们熟悉,走到半山时,我朝梁湘使了使眼色,她明白我的意思。我们俩突然立即分散逃去,他们一时愣住,为我们争取了点时间。梁湘心急想去见她的姐姐,赶着跑回何村,我则带着孩子逃进山中。天黑路滑,又下着雨,这个孩子也是命大福大,居然整晚都在沉睡,没有哭过。就这样,我躲在山里几日,直到老马找到我们。至于梁湘和另外一个孩子,你们都知道了。她带着孩子跑入何村,将孩子交给自己的姐姐,又引着范平他们到断魂崖,自己跳崖自尽了。”
  众人听了垂头不语。
  豆姐说:“我就是知道真相,所以才一时煳涂,在前岭帮了她。我将湘姐的手帕扔在李局的房门前,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引起他内疚而已。谁知,李局真得被他们害死了。”豆姐说完,嘤嘤地哭起来。
  “我没有害李局。”王玉辩解。
  “李局没死,我是故意骗你的。”小金说。
  豆姐“啊”一声,终于松了一口气。
  “说吧,你是怎么害死赵队的?”郭大侠转过去问文源。
  文源说:“你们在现场发现了什么?”
  “说实话,除了一些沙土,没有其他发现。”郭大侠如实回答。如果文源不承认,那么赵队的死只能做意外处理。她盯着文源,希望文源能说出真话。
  “道理很简单,只要在赵队回家的必经路上设置障碍,天时、地利、人和这三个条件缺一不可。我将早已准备好的沙包堆在赵队回家的下坡路上,到赵队惯性下坡极速前进时,他撞到沙包,连人带车就会飞到半空,再重重掉下来,不死也残。随后再迅速将沙包抬上车运走,一点痕迹都不会留。那些天一直在下雨,旁边的烂泥地如沼泽一般,掉进去不是那么容易出来,再说了,他碰巧是头先入地,省了不少事。”文源说到这竟然笑了,似乎在为自己的绝顶聪明做自我赞赏。
  “禽兽!”豆姐狂怒起来,立刻跳起来想冲出去暴打文源。郭大侠赶紧拦住她。
  文源笑毕铁青着脸对王玉说:“你现在满意了吗?”
  王玉说:“我早将生死度之事外,如不是为了好好安置我们祖传的珍宝,我这条命怎么会留到今日?”
  “何勇和何坚都是苦命的孩子,这件事不关他俩的事,放了他们吧。我只是对不起……”
  余杉抢说:“你对不起你自己的亲弟弟,是吗?你找到了他,又将他扯入这仇恨编织的网里而不可自拔?我想,丁雯一定也是你们的族人,她没有死,现在一定还在王深身边是吗?他们在孔雀寨只不过是演了一出戏而已,为的就是这两尊神像!”
  余杉如此一说,郭大侠恍然大悟。
  “是王深开枪射杀了余行长?”郭大侠质问。
  王玉冷笑:“不是!”
  “不是他是谁?”小金紧跟着问。
  “我怎么知道?你们自己不会去调查吗?”王玉诡异的笑容扩散出来。
  王玉突然站起来,她走到两尊神像前,跪下,双目垂闭,双手合一,口中念念有词。
  郭大侠刚想出声讽刺她这个时候临时抱佛脚,已经太晚。王玉勐地站起来,拿起老肖刚才落在一边的铁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朝神像砸去。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神坛上的黄玉佛雕碎裂开来,碎片纷纷散散落在地面,大大小小的石块散了一地。
  其他人这才幡然醒悟,赶紧上前想拦住王玉。
  还未拉得到她,锤子又砸向了孔雀神像。翠绿的翡翠随着“哐”地一声,飞溅开来。郭大侠冲上前抱住王玉,谁知她如疯了一般,又挣脱开来,双手抡着锤子,将地上稍微大些的石块统统砸碎。
  郭大侠被她一推,跌坐在地上,屁股压到了一块碎石,刺得生疼。她伸手往屁股底下一摸,掏出一块原石,竟然是一块完整的月光宝石。她见四下众人要不就在震惊之中,要不就涌上去拦住王玉,没人注意到她,她便偷偷将这块宝石放入自己的口袋。
  神奇的事发生了,已不成形的翡翠散落在地,它不再有光泽,它失去了灵性,变成了平淡普通的石头。众人纷纷捡起碎石,无一不扼腕叹息。王玉哈哈大笑,她披头散发在石块中手舞足蹈哈哈大笑。只要谁接近她,她便拿着铁锤砸向谁。
  笑声越来越凄厉,笑声越来越悲凉,大家都不敢再接近她。
  “她不会疯了吧?”余杉拽拽郭大侠的手臂,轻声问。
  郭大侠还未回答,王玉停止了狂笑,又挺直了腰,面对神台盘腿坐下。她双眼紧闭,双手合十,一动不动,如僧人入定。大家等了良久,她仍是不动,小金有些不耐烦了。
  正殿不知什么时候亮起了灯,屋外已是漆黑一片,原来是深夜了。
  文源靠在神坛木腿上,神色黯淡,眼镜也不知什么时候跌落了,两眼无神直盯盯的望着前方。
  小金发话说:“天也晚了,将他们带回去吧。”
  豆姐走上前轻声叫:“王玉。”并推了推她。
  王玉仍是一动不动。
  文源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郭大侠见了,心中暗叫:“糟糕。”
  这时候王玉身子朝后倒去,再仔细看她的脸,脸色发黑,鼻孔和嘴角流出血来,已经气绝身亡。
  豆姐情绪失控,跳起来惊声喊叫,郭大侠和余杉两个人合力抱紧豆姐,安抚着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