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61章 收尾(三)

  窗外小雨仍是淅沥沥,办公室里只有豆姐一人。窗户没关,偶尔有飘零的雨点打进来,淋湿了桌面。她开始是不顾的,心事重重在看一本时装杂志。书上的内容她一个字都没看清,不住地叹气。
  原来赵队书桌上摆放的花花草草由于长久没人打理,有的枯萎了,有的如杂草般长得乱蓬蓬,她再看原来郭大侠的办公桌也许久没人坐了。回想起郭大侠在的日子里,这办公室里多了多少欢乐?
  办公室里唯一的电脑还在桌上摆着,新来的两个小伙子是英勇积极的,但是没人愿意坐下来跟她聊聊天,说说笑话,甚至待在办公室里的时间都很少。
  眼见雨点越来越大,噼噼啪啪落在电脑上的雨水也多了,她这才站起身去关窗户。她关好窗户转身,见小金脸色暗淡倚着门框站着。
  她不禁担心问:“怎么样?”
  小金面无表情地说:“李局死了!”
  “啊!”豆姐捂住自己的嘴巴惊叫了一声。
  小金扯动着嘴角说:“嗯!真的死了。”
  豆姐抱紧双肩全身不住发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盯着桌面上的一支笔发呆。
  小金又说:“我们前几天去看他时他还好好的,刚回来没多久,就说病危了,抢救了好几天,最终还是走了。听说是心脏病突发!没听说过李局有心脏病啊,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豆姐仍是死盯着那支笔没说话。
  小金继续说:“李局那边你代表我们队去看看吧!我们这几天比较忙,刘锋的案件有新进展。”
  豆姐抬抬眼皮问:“什么进展?”
  小金说:“我们将刘锋的儿子刘伟带回来了,原来他跟刘锋的司机何勇有不正当的关系。呵呵,真是想不到,两个大男人。另外,我们发现王玉可能和这个案件有关系!”
  “王玉?”豆姐勐地抬起头。
  “嗯!”
  “她怎么会和刘锋的案件有关系呢?”豆姐问。
  “这现在还不能说,总之,这事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小金说:“我先去忙。”
  小金离开后,豆姐立刻收拾东西出了办公室。
  她一路开车来到青原寺,急匆匆进了寺庙。
  她一路直奔来到里面厢房,期间一个尼姑拦住她她也不顾。她推开厢房门,王玉正在里面打坐念经。
  “你!”豆姐怒气冲冲。
  厢房里大包小包已经收拾好,这也是她最后一天在这念经打坐了。
  豆姐见她紧闭双目,气定神闲,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心中的怒火忍了又忍,最后盘腿坐在一旁问:“你什么时候走!”
  王玉仍未睁开双眼,齿唇轻启说:“这柱香完,就该走了。没什么事,你回去吧!”
  “你答应过我什么?”豆姐问。
  “我答应你的事我都做到了。”王玉轻声说。
  “胡说!你为什么不放过李局?你答应过我的!”豆姐质问她。
  王玉大吃一惊,睁开眼望着豆姐问:“李局怎么啦?”
  “李局死了。”
  “死了?哈哈!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他的报应,与我何干?”王玉凄声笑起来。
  “你还笑?”
  “我当然笑啦!他死了,你为什么来找我,这和我没关系?”王玉说。
  “和你没关系?李局一向身体很好,这次住院也是小问题,怎么会突然心脏病发?”
  “他有没有心脏病难道还亲口告诉你吗?病发了就是病发,这是天意!”王玉轻声说:“真和我没关系!你看,这些天我一直在这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答应过你,怎么会反悔呢?你相信我。”
  豆姐再问:“真的和你没关系?”
  “没有,我没必要骗你。”
  豆姐自知问不出什么,站起来只能离去。
  门外突然嘈杂起来,豆姐推门问厢房前走廊上行色匆匆的僧人:“外面怎么这么吵?发生什么事了?”
  小僧人说:“不知哪来的疯子,说要将正殿的佛祖雕像给砸了。你看,现在可不热闹吗?”
  豆姐还未出声,王玉腾地站起来,急着问:“佛祖雕像砸了吗,砸了吗?”王玉急红了双眼,扯着小僧人的衣领。
  小僧人吓得快说不出话来,“我这不也是听说,正赶着去看嘛!”
  王玉松开小僧人的衣领,发疯一般直奔大殿,豆姐也在后面跟着。
  郭大侠这天起了大早,老肖已经在外面等着她。
  她往嘴里胡乱塞了点面条便急忙忙出门,老妈拉住她问:“这几天跟疯子一样在外乱跑,不着家,女孩子像什么话,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说什么闲话?谁说啊?你告诉我谁说的?你告诉她,对我有什么好奇的就亲自来问我,我一定一一如实回答,绝不虚瞒!”郭大侠撅着嘴,想想还是不解气地说:“是不是后面那排的老曾太太?老八婆!天天在你耳边说她读初中的女儿每年寄几十万回来给她盖房子是吗?哼,我还想问问她勒!她女儿在东莞干什么这么能耐,一个毕业没几年的初中生能寄这么多钱回来给她?她平常总在背后笑话我是吗?哼,非奸即盗!!她敢不敢来跟我对峙!”郭大侠提高声量,大声嚷嚷。
  老妈连忙捂住她的嘴说:“姑奶奶,你别这么大声,她要是听见,左邻右舍还能相处吗?”
  “哼!谁让她说我?谁怕谁?”
  “谁敢说你啊?一张嘴就伤人,人家是关心你,就这么问问。”
  “不怀好意地问!行了,这事我不计较。总有一天让她们这些碎嘴婆子知道我的厉害。你有什么事快说,我赶着出门!”
  老妈问:“你和老肖的事倒底怎么想得啊?你现在整天和他在一起,当然,现在时代不同,这些事我不管,但是双方父母也得见见吧!你说呢?”
  “双方父母?”郭大侠突然好奇起来。
  “是啊!你见过他父母吗?他们喜不喜欢你?他爸妈在哪个单位上班?啊?他家住哪?你去过吗?家庭条件如何?”老妈一连串问了这么多。
  “我不知道啊!我没见过他爸妈,也没去过他家,好像也没听他提过耶!”郭大侠一脸茫然摇摇头。
  “你个傻孩子!”老妈一听,顿时胸口发闷,一口气咽不下去,“你个傻孩子,这些都不清楚就成天和人混在一块,还在外面过夜。你真是气死我了,真是女大不中留,不重留。”老妈捂住胸口,气倒在沙发上。
  “妈!瞧你说的!就像我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那你说实话,倒底有没有?你有没有吃亏吗?”老妈焦急地问。
  “我还想呢,可惜就是没有!”郭大侠笑嘻嘻地回到。
  “你个傻孩子!”老妈气得伸手就要打她。
  郭大侠跑出门回头说:“你放心啊,不管他穷还是富,他对我就行,我都跟定他了。彩礼什么的你们就将就些,不要太在意。我走哈!”郭大侠蹦蹦跳跳出了门。
  老妈本来生气,听她这么一说,又被她逗得直笑,只得摆摆手说:“去去去,眼不见心不烦。”
  郭大侠上了车,老肖问:“什么事?等你这么久呢?”
  “嗯!我妈问起你呢!”
  “问起我?”老肖立刻紧张起来:“问我什么?”
  “她说我们双方父母是不是该见见面。我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啊,我还没去过你家,没见过你爸妈呢?你说他们会喜欢我吗?”
  “哦!”老肖回答说:“是该见见。等忙完阵子,我带你去我家。”
  郭大侠嗯了一声说:“好啊!你爸妈会喜欢我这样的吗?”
  “我喜欢,他们就喜欢。”老肖说。
  郭大侠这才放心,又问:“你家有没有钱?”
  老肖开着车,转头看了她一眼问:“问这多尴尬,就不能婉转点,这么直白?问这干嘛?”
  “我又不是为我自己问的。我妈今天说起彩礼的事,你知道的,我妈哈!她穷了一辈子,就等着将我卖了挣钱呢!”郭大侠嘻嘻笑起来。
  “万一她跟你提到彩礼的事情?我先探个底!”
  “就你这样还能卖钱?我觉得你爸妈得倒贴钱给我?谁要你哈,放在家还添堵。”老肖故意取笑她。
  “哎呀,我说真的啦!”郭大侠搂着老肖的胳膊摇来摇去。
  “行了,我开车呢!你放心啦,你妈提多少我给多少就是,绝不讨价还价!”老肖说。
  “真的吗?”郭大侠又问:“听文彬说你家挺有钱的,是吗?”
  老肖沉默了几秒问:“他还说什么?”
  “你这么一问我还忘了,他有一天对着我说了些很莫名奇妙的话,具体是些啥我现在真忘了,只记得提到你家好像挺有钱,你有事情瞒着我之类的。有钱不需要瞒我哈,我喜欢有钱人,不用担心。”郭大侠得意地笑着。
  老肖拍拍她的头说:“财迷!”
  两人来到青原山。
  郭大侠跳下车,吐着舌头说:“这次看我的啦!”
  两人刚走进寺门,文彬已经在里面等着他们。
  “这么晚?我都急死了,生怕他们随时离开。豆姐来了,刚刚进去。”
  “那现在来得刚刚好!文源在吗?”郭大侠问。
  他们三人一边说,一边往里跑。
  “******,一大早我就见他在这,真是气死我了,这个不争气的家伙。放着好好的博士工作不干,掺和这事干嘛?”文彬越说越气。文彬原想着文源和这事真的没关。郭大侠说这几天文源一定会在青原寺出入,他原不相信。谁知,今天一早来看,文源果然已经到了。正是怒其不争。
  余杉也在正殿里等着。
  郭大侠冲上前,勐拍文源的后背。
  文源转过身,一看是她,有些意料不到,随即便恢复常态,笑着问:“这么巧?你今天怎么来了?”
  文彬和余杉挤上来异口同声说:“我们都来了。”
  文源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仍是笑着说:“真巧,真巧。不过时间不早了,我也正要走了。”他说着就要往殿外走。
  郭大侠高声说:“老肖!这正殿的佛祖神像怎么有些怪异啊?”
  文源听到这,脚步停了停。
  余杉也接着话说:“我感觉也有些不对,有点儿像我们在云南见的佛像,清瘦了很多啊!”
  老肖纵身一跳,跳进隔开香客的木栅栏,伸手摸去摸雕像的脚趾头。
  “咦!那天我见一个小孩在这划了一道口子,怎么不见了?难道这雕像翻新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