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53章 前岭往事(一)

  柳金花不能久留,她每天还得接送孙子上下学,匆匆忙忙走了。张铁柱经过林场大门时,看见扇子蹲在传达室门口,兴灾乐祸看了他一眼,他突然明白,这就是扇子搞的鬼。
  柳金花怎么会突然来呢?并且还能直冲王燕的宿舍?说不定是这老小子告的密。他心中愤恨,恨不得将这个一脸讪笑的扇子撕成碎片,但是还得强忍住。他想起王燕,心中又生愧疚。王燕是好,但是他不甘愿这样平淡的过一生,只能对不起她。她突然反口说钱的事泡汤了,心里已经对他起疑心,再加上今天柳金花这么一闹,他们肯定是分了。
  人算不如天算,这难道就是他张铁柱的命?还好柳金花这时候来,他心里有些庆幸。靠着柳金花他也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他是一刻也不想呆了。从旁经过的人捂着嘴嘻嘻笑,在他背后指指点点,他难道不知道吗?这些年他听这些话还少吗?他抬头挺胸,快步流星往前走。哼!自己和王燕是单身男女,这不算个什么问题,影响不了他。
  他走到王燕的宿舍门口,停了停,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停顿了几秒,他还是走了。
  “张厂长刚在门外,没进来,又走了。”文彬在门缝里往外看。
  王燕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摇摇头说:“现在他来不来又怎样呢?”
  她打开抽屉,拿出一本旧相册。
  文彬忍不住说:“你知不知道,张铁柱他趁你不在宿舍时来翻过你房里的东西。他还用钥匙打开了这个抽屉。”文彬嘴快。
  王燕无奈地摇摇头说:“这些我都知道。这本相册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它是怎么摆放的,谁动一动我心里都清楚呢!我只是一直在骗我自己,不愿去想罢了。”
  王燕翻开相册第一页,指给大家看说:“这就是我和湘姐。那一年我刚进场,是她带着我,帮着我。”
  她又拿起抽屉里的绢花,“这是湘姐托我保管的东西!我差一点就违背了我当年的承诺,做了对不起湘姐的事。还好,最后还是没有犯下大错。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今天都说了吧。”
  王燕喝了口水,缓缓而言,“这是二十多年的事情了。我记得那时我才十七岁,到林场来投奔我叔。叔叔安排我在林场里做临时工,每天上山植树。我真幸运,和湘姐在一个队里。她长得漂亮,又有文化,能拉会唱,很受大家欢迎。但是她出身不好,和她交心的人不多,除了我。她很乐观,她常对我说,不要埋怨命运,不要埋怨这场运动,这是生活赐予的磨练。她边劳动边唱歌,她说有三餐饱饭,还能在如此美丽的环境中工作,还有什么不满?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回到她的故乡去看一看,她的故乡在云南,在美丽的孔雀寨。像她这样对生活充满期待的人会自杀吗?不会的!场里人说她是因为王芳当众羞辱了她才自杀的,我不信。我叔一直都以为是他逼死了湘姐,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湘姐没有怪过他,我叔也是可怜人,她心里清楚。我叔平日待她很好,常常帮助她,这她是知道得。她对我说过,像扇子这样可怜人,也曾经帮助过她,她又怎么忍心怪他呢?所以,她的死和我叔也没关系。我不知道她怎么死的,说实话,她突然从场里失踪,大家都说她跳崖死了,但是又找不到尸体,我真希望她只是逃走了。”
  “她怀孕了!她肚里的孩子是谁的?她的相好不是范平,是刘锋对不对?”郭大侠忍不住提醒她。
  王燕惊奇地看了她一眼,说:“你怎么知道?”
  “她什么时候和刘锋好上的我不知道,她对我说时,我也很吃惊。刘锋年轻有为,为人正直,在场里还是干部,是场里的重点培养对象,他怎么会和湘姐好呢?湘姐一直都很仰慕她。她说:场里的男人除了刘书记,其他人都是贪慕她的美色,只有对刘书记,她才是真心爱慕。刘锋刚到省里学习,范平就打起她的主意,将她的宿舍调开,也将她调到了办公室,和我分开了。有一日,她突然找到我对我说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话。”王燕说到这停了下来,紧蹙双眉。
  “她说什么了?”郭大侠问。
  王燕的思绪已经飘远,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梁湘苦着脸敲开了她的宿舍门。
  “怎么啦湘姐?”王燕见她脸色不好,赶紧扶她进来。
  梁湘坐下来,低垂着头,神色哀伤,但是不言语。
  “怎么啦?”王燕给她倒杯水。
  梁湘才接过水杯,突然手一抖,剧烈呕吐起来,王燕赶紧将面盆递给她。
  王燕明白了十之八九。
  “你怀孕了?”
  梁湘止住呕吐,头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泪水沁出眼角。
  王燕不敢再问,拿了手帕递给梁湘。
  梁湘擦擦眼泪,点点头说:“是怀孕了。”
  王燕见她神色悲切,问:“是范平吗?”她知道刘锋已经去省里学习几个月,最近范平一直在追求梁湘,所以这么问。
  “不!不是!”梁湘轻声叫起来。
  “那是谁呀?”
  “是刘锋。”梁湘说。
  “刘锋不是去省里学习了吗?”王燕不解地问。
  “他前个月回来过,只留了一晚便回去了,没惊动场里。”梁湘说着低下了头。
  王燕体贴地替她擦干眼泪说:“你和刘锋是真心相爱,这怕什么。他到省里学习也快到期了,等他回来,你们结婚便是了。”
  梁湘惨然一笑说:“话虽这么说,谁知道他回来后又是怎样呢?燕子,场子里这么多人,我只信你一个。你要替我保密,不把这事说出来。我家庭成分不好,虽然刘锋是真心待我,但是真要结合也是困难重重。我也不想因为我而连累他的仕途。”
  “你别这么想。大家都是有眼睛看的,刘锋书记为人正直,深受大家的爱戴。他若嫌弃你的家庭,怎么又会跟你相好呢?他自有他的法子,你别多想,对胎儿不好。”王燕小声安慰。
  “哎,我真不想要这个孩子,我真不想要。”梁湘五官拧在一起,显出她内心的痛苦。
  “哎!要不要这个孩子,也得等刘锋回来,你和他商量商量呀!”王燕说,“快了,也就一个月了,你再等等吧!”
  一个月后刘锋回来了,梁湘的状态并未好起来,反而更显憔悴。家里的亲戚捎带了些鸡蛋给王燕,王燕想着给梁湘送过去,她现在正需补充营养。
  她见梁湘直挺挺地躺在宿舍满脸泪痕,人已经瘦成了一根竹竿,心下一惊,赶紧扶着她起来。
  “湘姐,你怎么啦?”
  梁湘气若游丝,“你来了!”随后凄苦一笑,头歪在一边,不再说话。
  王燕赶紧到隔壁借了炉子,做了一碗鸡蛋羹,就着热气喂梁湘。
  “湘姐,我记得你对我说过,现在受的苦,受的难,都是上天的考验。咬咬牙挺过去,上天会补偿给你的。你不是还想回云南,回孔雀寨看看嘛?你赶紧好起来,我陪你去。”此时正值冬天,天寒地冻,梁湘屋里没有生火,更显得冰冷。看她摆在桌上的碗筷,一碗饭菜已经冻成了冰疙瘩,想是摆放了几日,梁湘都未进食。现在刘锋已经回来,再瞧见梁湘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
  王燕是极端聪明之人,不再提刘锋名字,只是想着办法鼓励梁湘。
  “你若是一人也倒算了,你肚子里还有孩子,它是无辜的呀。你好歹吃点吧!”王燕挖了一勺鸡蛋羹,送到她嘴边。
  豆大的泪珠沿着梁湘的脸颊流下来,王燕忍不住悲痛起来。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这么命苦呢?如果没人认她肚里的孩子,她还怎么在场里待下去啊!
  梁湘听到孩子两字,似乎动容了,她张张嘴,将鸡蛋咽进肚里。王燕赶紧再说:“湘姐,你若是不想要这孩子,我有办法呢!”
  梁湘听了,眼睛闪过一丝光亮,问:“你有什么办法?”
  “我有个远方亲戚在隔壁县做妇科医生,医术可高明呢!她常为人打胎,听说一点儿都不痛。她离我们这又远,没有熟人。咱们请几天假,去一趟就行了。”王燕说。
  “这样行吗?”
  “行!肯定行!”王燕说。
  “我真不知道刘书记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王燕回想到这,无奈地摇摇头。
  “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刘书记。”郭大侠回到。
  “不是刘书记?不是刘书记?那是谁啊?”王燕惊叫起来。
  “你先别管这个,接着往下说,我回头再解释。”郭大侠说。
  “怪不得刘书记回来之后跟变了个人似的。我本来和湘姐约好了请假到我亲戚那去打胎的,谁知中途又出了个事故。我没亲眼见,听说王芳当众打了湘姐,还骂她狐狸精。湘姐当天就失踪了,听同事说,她跳崖自杀死了。我不信,我不信,事实果然如我所想,我又见着她了。”
  “我记得那是快到年关,前岭下了好大场雪。我想着湘姐肯定躲在前岭某个地方,现在大雪漫山,天寒地冻,湘姐该怎么过呀!我走到她屋里,像往常一样给她打扫卫生,我相信她有天会回来的。这晚我刚走进她屋子,场里突然停电了,整个场区黑漆漆一片。我也不想走,就在她屋里坐了会儿,突然门被推开了,有人走进来。这人见了我吓一跳,我连叫:湘姐是你吗?她这才慢慢走过来,就着雪光我看清她真是湘姐。她穿得破破烂烂,头发也乱七八糟,但是肚子有些大了。她叫我别出声,我知道她躲在山里,激动得抱住她直哭。她说她要把孩子生下来,先在山里躲着,让我别说出去。我当然不会说出去,问她怎么生活呀?她说回来拿点过冬的衣服,至于食物方面不用操心,她有钱。她说她祖上给她留了些宝物,她藏在山里了。她又拿出一块布说,现在有人千方百计想得到她的宝物,一直在山里寻她。她将宝物藏在山里,画了张地图在这块布上,让我先替她收着。”王燕将桌上的绢花拆开,裹住花枝的布一层层散开,摊在桌上。这是从一件衣服上撕下来的一块布,脏兮兮,皱巴巴,正是一张简单的地图,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字。
  王燕露出胜利的笑容说:“张铁柱寻的不就是它吗?我已经给了他,但是他却不识货,当垃圾一样扔在路边。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谁能想到她将这么宝贵的东西缠绕在一支假花的花枝上呢?如果张铁柱知道他扔下的是什么,该多么后悔呀?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还好我保住了湘姐的宝物,张铁柱也不配得到它。湘姐说,这些宝物她托我保管着,她在这块布上列了清单,有些她已经托人变卖了。剩下的这些,都在山里藏着。她说我如果有需要就拿来用吧,如果有一****的家人来寻她,务必将这些宝藏还给她的家人。”
  “她的家人?是呀?她还有什么家人?”余杉问。
  “她父母死的早,她上头还有一个姐姐。她说的家人指的就是她姐姐吧!”王燕说。
  “没有人来找过她!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场里呆着,但是从未有人来找过她!此后我再也没见过她,我想她总有一天会回来的。那些宝物我去看过一次,很精美,也许很值钱,但对我来说有什么用呢?我对着清单点了一遍,还在的,我都打上了小勾勾。她如果回来,我要还给她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