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51章 圈套(四)

  接下来几天,郭大侠等一直紧盯着张铁柱,发现他几乎每晚都到王燕的宿舍过夜。
  为了方便进出,王燕将自己宿舍的钥匙给了张铁柱。张铁柱趁无人之际,常拿着钥匙熘进王燕宿舍。他谎称自己的钥匙丢失,让王燕将她的钥匙给他,他好去配一个新的。王燕从包里拿出一串钥匙,正要将宿舍门钥匙取下给他,他一把夺过说自己赶时间。他将王燕整串钥匙全部配过。
  王燕在场里是仓管员,管管场里的办公用品和劳保用品,白天要在仓库里守着。张铁柱趁她上班时,偷偷熘进她的宿舍。
  张铁柱反锁门,手颤抖着拿出钥匙,一个个试,企图打开王燕书桌最后一个抽屉。皇天不负有心人,抽屉终于打开,他满怀期待打开抽屉一看,顿时傻了眼。偌大的抽屉里只孤零零地躺着一本旧相册。他翻开相册,一页页仔细查看,每页都粘贴着照片,满满一本。他用手去撕那些黏在黑纸页上的照片,谁知粘得真紧,几乎就要将照片撕烂了,他这才死了心。这相册真是本普通相册,相片是真真实实地粘贴在上面的,并没有夹层之类。他懊恼地将钥匙往地下一扔,人瘫坐在地上。
  他呆了一会儿,嘴边泛起冷笑,让人见了不寒而栗。他将相册摆回原处,再重新锁上,出了门。
  老肖从屋顶上下来,这些天他和文彬轮流盯着张铁柱也实在是累得够呛。
  “他在王燕屋里找什么?”郭大侠背着手在宿舍走来走去。
  “你别这么晃着,还背手呢!跟国家主席似的。”文彬说她在眼前晃得他心烦。
  “藏宝图?”余杉问。
  “张铁柱怎么就认定了王燕有藏宝图呢?难道他也知道什么?”老肖问。
  “可能他当年也知道些什么!但是他并不知道王燕这么关键,否则他早就去勾引王燕了。这是扇子提醒了他。张铁柱人长得老大三粗,心却细着呢!扇子和王燕之间的交谈,他全听在耳里,记在心里。我怀疑他突然转性跟王燕走得那么近,实际上是为了宝藏。王燕真是可怜。”余杉说。
  郭大侠点点头说:“有道理。可能刘锋从云南带回来的宝藏并没有离开前岭。老肖,你有没有印象?赵队死的时候,我们去查过他的家庭资产。赵队很有钱,对不对?他的工资基本上没动过。虽然赵队儿媳妇说赵队祖上有钱,但是越是有钱的人在**********中被批斗得更惨,哪还会有钱留下来?赵队时不时送珠宝给他老婆,说是假东西,但是我猜,那肯定是货真价实的宝贝。说不定,就是这批云南珠宝之一呢?”
  老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说:“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真是啊!可惜赵队是死于意外,他的财产太可疑了!并且,他位于渡村的那块地皮是刘锋送他的。现在很好解释刘锋为什么会送自己老家的地皮给他,这个刘锋原也是假刘锋,根本就不是渡村人,不想回渡村。但是他为什么别人不送,单单送给赵队呢?难道赵队知道他的身份?”
  “自范平死后,赵队明白当年的秘密瞒不住,所以就去找了假刘锋。说不定是去劝假刘锋自守的,结果在回家的半路上,被假刘锋杀死?”郭大侠大胆想象。
  “赵队死于意外。”老肖提醒她。
  “但是你不觉得赵队的死和这事有关吗?”
  “怀疑归怀疑,赵队就是死于意外,已经结案了。”老肖再提醒她。
  “你们别争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文彬问。
  “我看,张铁柱这几天无功而返,以他的性格,他沉不住气,很快就会再逼燕姨的,我们只要盯紧点。一旦张铁柱暴露自己的真面目,燕姨必然心灰意冷,大失所望,我们这时再乘虚而入,将燕姨攻克下来。现在除了她,没人能告诉我们真相。”郭大侠说。
  大家只能再盯紧点了。
  扇子老头这些天已经恢复了。他端着一碗热粥蹲在传达室门口吸着,时不时和进出场门的人搭几句话,看起来精神不错。
  王燕在传达室里帮他打扫卫生,对于那天他晕倒的事情只字不提。扇子也是聪明人,乐得装傻。他突然想明白了,这个侄女是怎么逼她也无用的。现在瞧她满面春风的样子,步态轻盈,边干活还哼着欢愉的小调子,便知她和张铁柱已经相好上了。扇子心中冷笑:好去吧!总有你后悔这天。平日王燕待他是孝顺的,他想着自己的余生说不定真得指望这个侄女。其他的事,想想也就作罢。至于她和张铁柱能不能修成正果,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这些天热,他身子也才恢复,王燕不让他去食堂大灶上去吃饭,天天过来帮他煲一锅清粥,再弄几个清淡的小菜。
  “燕!你和张铁柱的婚事咋滴弄啊?”扇子知道王燕家乡父母已经过世,他算得上是她的一个长辈,自然要关心多问。
  王燕接过他手上的空碗,红着脸说:“我是说尽快勒!他说得摆酒请客,热闹一番。”
  “摆酒请客还不容易吗?还有什么贵人可请啊?同事们就在食堂里摆就好了。”扇子说。
  “我也是这么说呢!家里的亲戚就回乡再办!但是他说他好歹是个厂长,怎么也要请局里的领导啊!在场里请不行啊,这破地方,怎么拿得出手?”王燕说着张铁柱的难处。
  扇子心中又是一阵冷笑,嘴里又不揭穿张铁柱的谎言,“你这事多上点心。你虽然年纪不轻了,但一直是有着好名声的黄花大闺女。他张铁柱是破鞋一只,钻人被窝钻惯了。凡事你得多为自己着想,别为这种人污了自己的名声。这些日子,场里的闲话又多起来了,我听得都觉得臊得慌。虽说现在时代不同了,但是你始终是女的,这事你吃亏。”
  王燕被扇子点破痛处,脸一红,心中有愧,连忙说:“叔,我知道。”她说完,又急急地向扇子告辞,连忙回宿舍了。
  她在路上无法控制,眼泪在脸庞上无声地淌着。
  她知道扇子的意思,场子里现在传她和张铁柱的闲话。虽然他们是男未婚女未嫁,但这始终不是好事,她心里也委屈着呢。她心里害怕好不易得来的爱情转眼又失去,只能巴巴地讨好张铁柱,事事依着他。每和他谈起结婚的事,他总是左右推诿,说这不行那不行。她也痛苦啊!
  她回到宿舍,脸都未洗,直接扑倒在床上小声啜泣。爱情带给人不是欢乐吗?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泪水?
  她哭了一会儿,张铁柱开门进来。
  她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拿了纸巾擦擦自己的双眼,问:“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也不怕叫人看见。”
  “我怕什么?我们是单身男女,自由恋爱,不行约会吗?”张铁柱未觉察她的异常,摸上床去,将她推倒在床上,伸手就去解她的纽扣。
  王燕挣扎一番,张铁柱才发现她双眼红肿。
  “怎啦哭啦?为场里传我们俩这些破事吗?你要是在乎这个,那我们也就迟早一拍两散!”张铁柱说着有些气恼。这些天他想寻的寻不找,场里又传起他和王燕的流言蜚语。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他想着在这里等竞聘上岗,还不如靠着柳金花还能上调到局里混个科长,早早离开这穷乡僻壤。现在柳金花的老公在市林业局当局长,要调他到市局当科长也是属于平级调动,不是个难事。
  他并非不喜欢王燕,也想过和她好好过一辈子,但是这烦心的事一桩接一桩。昨天护林队和附近村里的人又起了冲突,村民偷伐树木和护林队打起来了,一名护林队员脚被砍伤,住进了医院。今年前岭的植树指标完不成,珍贵树木反而越来越稀少,他压力大啊。
  他越来越想离开林场,到市里去生活。可是他大钱没存一个,拿什么到市里安家。现在王燕又在他面前哭哭啼啼,他原想着能来这温存一番,谁知也没个省心的。
  他气得转身要走。
  王燕赶紧拉住他。
  爱情的天枰已经失衡,爱得更深的那个要拼尽全身力气付出,这注定会失去更过。
  王燕真不想他来了又走,尽管她此刻心里也不好受。但是只要他在身边,她心里还是充实的,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她委曲求全,紧紧揽住张铁柱的胳膊,怎么也不放他走。
  张铁柱叹了口气,柔声说:“你怎么这么怕事呢?”
  王燕红着眼说:“我们年纪也不小,早点将结婚证拿了,再在场里请几桌,那么场里的人就不会再说闲话了。至于你说局里那些人,放在后边请吧!”
  “你说得轻巧,结婚这事。”张铁柱抱着头,无奈地坐在床沿上。
  “怎么啦?”
  “这些天我心里总是不安定,想着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昨晚我姐打电话来,说我爸,哎!他刚在医院里查出来得了重病。”
  “啥重病?”王燕担心地问。
  “肺癌!现在家里没钱,问我还治不治?”张铁柱红着双眼,也要哭出来了。
  王燕深知,这种病在农村,等于就是死刑宣判。有条件的人家,可能还会四处奔波救治一番,没钱的人家,直接拉回家等死。
  “这哪能不治呢?”王燕说。
  “哪来的钱?我真是没用!白当了这个厂长这么多年,对家里没一点儿贡献,还迟迟结不上婚,让爸妈抱不上孙子,他死不瞑目啊!”张铁柱说着又朝墙上撞去。
  王燕赶紧拦住他说:“在我这先拿点吧!这么些年我也存了点钱,你先拿去用。”她说着打开自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
  “我们村有个规矩,老人去世得守孝三年。如果我爸去了,这婚暂时是结不成了。”张铁柱说。
  “啊!”王燕失声叫出来。
  “不过我妈说,如果有适合的对象,就赶在前头结了,也好冲冲喜。”张铁柱话锋一转,将王燕沉入湖底的心又拉回来。
  “冲喜!这也好,那我们就尽早结婚啊。”
  “哪有这么简单!这冲喜就更得大操大办,办得热热闹闹。哪来的钱,我爸还得医病呢!”张铁柱一筹莫展。真是一文钱,难住一条六尺高的英雄汉子。
  “钱的事我来想办法。”王燕面露喜色。她只要知道他有心早早结婚就好办,至于钱的事,她是有办法的。
  “你有啥办法?”张铁柱问。
  王燕面露微笑说:“这你别管了,总之我们的婚事,你爸治病的钱,我有办法搞定。”
  “是吗?”张铁柱听了心中暗喜,不再追问。
  两人大白天里又是温存一番。
  王燕想着结婚在望,粉脸含羞从床上爬起,拿起桌上一只小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支已经褪了颜色的红色绢花。
  “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王燕笑嘻嘻地说,这是电影里的台词,王燕似在说玩笑话,“我送你件礼物!这代表着我的心意。你拿着它,它会给你带来好运的。”她将绢花取下来,递给张铁柱。
  张铁柱还想着她会不会送出什么宝贵的东西,弄半天就是这么朵残旧绢花,心里难免失望,面上还是不露悲喜将绢花接下。
  他穿好衣物,拿着绢花出了门。
  王燕急急地追到门边,抱着他的腰舍不得他走。
  两人在门边又是摸又是吻,好一阵亲热,将屋顶上的文彬气得两眼发直。两人终于舍得分开了。
  张铁柱出门一直低头摆弄着这支绢花,这和家里摆放着那些假花一个模样,有啥特别之处?真是,他气得将绢花扔在路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