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43章 林场场区(四)

  张厂长这么粗壮的汉子竟然有些羞涩,黑黑的脸庞泛红,停了停又接着说:“梁湘那时候风头正劲,厂里追求她的人很多。”
  “那她有跟谁好吗?”郭大侠问。
  “没有!那些人只不过是些绿头苍蝇,想占些便宜,不敢动真格。梁湘出身不好,谈情说爱可以,谈婚论嫁没人愿意,所以她也一直独来独往,没有真和谁谈过。后来文艺队解散了,她被调去上山植树,那是最苦最累的活。梁湘还真是乐观,成天笑呵呵,小豆总爱跟着她上山。她有个好朋友叫王芳,你们应该知道了,就是范平的老婆。王芳一直很照顾她。但是范平这人心术不正,打起了歪主意。原来的刘锋书记到省里去学习,场里提拔了范平。他原来是什么人?好吃懒做的二流子,靠得一副好皮囊蒙住了王芳,靠女人才上位。刚上位没几天,就将梁湘调到办公室,在他的眼皮底下工作。如此一来,两人眉来眼去,搞在一块了。”
  老肖等听了大吃一惊,又不好打断张厂长,只由得他说下去。
  “没多久,梁湘的肚子被搞大了。你们想想,那个年代乱搞男女关系是什么罪?范平还要不要他的仕途了?王芳得知后闹上门去,当着众人的面打了梁湘,骂她狐狸精。梁湘是知识分子,面子薄,何况纸也包不住火,肚子一天天大起来,她往哪里躲?是因为这,她才被逼得跳了崖!哎,真是可怜啊!”
  郭大侠是第一次听到梁湘怀孕的事,想起在山洞里发现的一件婴儿衣裳来。难道梁湘没有死?到底怎么回事?
  张厂长继续说:“听说为了这事,小豆哭了好些天,说再也不来这儿了。事情就是这样!虽然梁湘受了点委屈,但是的确是自杀的,不存在什么疑点。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回宿舍的路上,老肖问:“你们觉得张厂长的话是真的吗?”
  “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吧!”余杉说。
  “真真假假暂且不说,可以肯定的是他有所隐瞒。他完全没提到扇子大爷跟这个事情的关系?那扇子大爷紧张什么呢?”郭大侠说。
  “对呀!”文彬点点头。
  “张厂长看起来五大三粗,心里精明得很,我们不要被他蒙蔽了。”郭大侠说。
  “他不说实话的话,我们也没法逼他呀!”余杉说。
  “如果豆姐来了,他是不是就会说实话?”老肖问。
  送走老肖等四人,张厂长望着窗外奔腾不息的孤江水,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段让人难以忘怀的回忆,更是让人难以启齿的悲伤故事。
  那时他还不是张厂长,他是张铁柱。一个十七、八岁,正值最好的青春年华的好小伙子。他高中毕业,出身好,长得一表人才,从小又在林场长大,工作之后如鱼得水。在场里结识好友三三两两,又有些小姑娘对他暗送秋波,过得好不潇洒。
  场里的三姑六婆总爱开玩笑,说他这么好的后生,要将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他微微一笑,未放在眼里。他的心很大,场里的女孩子他一个都看不上。要找,就得找像梁湘姐那样能歌善舞,满腹诗文的女孩子。
  直到有一天他跟着护林队到何村驻点,见到一个小女孩。说起来她是有点小,小得让他自己都摸不清自己的感情。她穿着粉色的连衣裙拦在老马的宿舍门口,细声细气对他说:“你这么高啊?”说完还用手指头轻轻地戳了戳他的手臂。
  他当时笑了,脸色绯红,刚才还没将小女孩放在眼里,现在才细细打量她。她大约十一、二岁,身子已经扯开了条,在门口倚着,像湖边的杨柳婀娜,她长得如此好看,奶油般的皮肤,乌黑的眼睛睁得圆圆地盯着他。
  “你找我舅舅吗?他上山了。”小女孩告诉他。
  “你是老马的亲戚吗?你叫什么名字?”他笑着问。
  “我叫豆豆,老马是我舅舅。”她笑着说,对他一丝防备都没有。
  他带着她上山找老马,刚好碰到正在植树的梁湘。豆豆也被梁湘迷住了,两人一见如故。待下山时,豆豆怎么也不愿随老马下山,最后只能让梁湘带回场里,和梁湘一块住。
  豆豆一个暑假都住在场里,他每天都能见到她。她随他们一块巡山,总是好奇地问这问那,指挥他这傻大个。
  “傻大柱,帮我把那朵花摘下来!”
  “傻大柱,帮我捉住那只蝴蝶。”
  场里只有她敢这么叫他,他被指挥得团团转,但不亦乐乎。
  梁湘教大伙拉手风琴,大家笨手笨脚的,红着脸,琴都不敢摸。只有豆豆,她很快就学会了。乘着大伙儿还未出山的功夫,她早早地在院里拉琴,梁湘在一边指导她。她有天赋,待暑假结束时,她已经能拉一首完整的曲子。
  他端着饭碗蹲在一边看她认真的样子,偶尔她在间歇中朝他一笑,他的心都醉了。
  夜晚他躺在床上,豆豆的笑脸总在脑中浮现。他这是怎么啦?他明知道这不可能,但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情感。常常半夜忍不住起身,叫上几个同事,带着她去山里抓小青蛙,为的就是能和她多待一会儿。
  “她还小,但是我也不大。我只比她大五、六岁,我要等她长大。”他暗暗下决心,甚至已经想好要如何表白。在他的想象中,豆豆已经接受了他的表白,含情脉脉地望着他,说要他等她。他整夜整夜如此安抚自己,一夜难眠。
  周围没有人发觉他的异常,他经常鼓起勇气要约豆豆单独出来,她总是稚声稚气地问:“你带我去哪儿呀?”他有种莫名的罪恶感。
  又是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实在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绵绵不断涌出的热情,他起身来到梁湘的宿舍。
  他蹲在墙根下思前想后,正不知如何开口,突然远远见一人影走过来,他赶紧躲在大树后头。
  那人渐渐走近,原来是看门的扇子。
  他来这干嘛?
  扇子走到墙根下,轻轻地敲了三下窗户,听得门“咯吱”一声开了。
  看来这敲三下窗户是暗号。三更半夜,梁湘怎么和扇子有约定呢?他心中不解,猫下身,耐着性子要看个究竟。
  扇子闪身进了门,他趴在窗前,竖起耳朵听。
  屋里灯一直没亮,看来他们俩人如此相约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心中暗笑:“梁湘被人捧得如仙女一般,将林场里男人迷得神魂颠倒,但是大家也就敢嘴上占占便宜。梁湘平日独来独往,不和任何男人走得近,犹如圣女。听说范平这小子想打她主意也没得手,怎知人家就喜欢上这看门的呢?”他不禁觉得好笑。
  黑暗中,他听见梁湘说:“怎么是你?”
  扇子淫笑道:“不然你以为是谁?”
  “你滚出去,不然我就叫了!”梁湘有些愠怒,强忍着不快。
  “你叫啊!你敢叫吗?我今晚见着老马将那小姑娘带走了,这才有机会来与你相会。”
  屋里响起衣服撕扯的声音。
  他又听得一声急促的“啪”一声,是梁湘一巴掌扇在扇子脸上。
  “你居然敢打我?”扇子声音有些狰狞。
  扇子冷冷说:“我不勉强你,但是你自己要想清楚你自己的处境。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丑事?你的肚子要一天天大起来,掩都掩不住,看看谁会来救你。你这样的家庭出身,就是再美若天仙,也没人愿意娶你。只有我不怕,我家祖宗八代都是贫农,不嫌弃你这样的资产阶级大小姐。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过了这村没这店!这个时候你和我结婚,还能将你的丑事掩一掩,肚子要是大起来,我还怕人笑我戴绿帽子。你考虑清楚。”
  “你这个卑鄙小人!”梁湘怒不可遏,却又有把柄被人抓住,又气又怒又羞,无计可施之下忍不住呜呜哭起来。
  扇子见她哭了,心肠一软,柔声说:“你别哭别哭!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为肚里的孩子想想!再说了,你不是还得顾及你相好的仕途嘛?他的名誉比我们金贵多了,你忍心为这事将他多年经营得来的一切毁于一旦嘛?”
  梁湘哭声越来越小,想是被扇子这番话唬住。扇子见她不再吭声,胆子大了些,又伸手去扯她衣服。
  张铁柱在窗外听着,心里暗想:“扇子这人真是卑鄙无耻!靠这番威胁恐吓,这么漂亮的姑娘也弄上手了。而我张铁柱相貌堂堂,自己喜欢的姑娘还远在天边,碰不着。我怎能过得比他还不如了呢?我偏不让他得逞。”他听得屋里梁湘“嗯嗯”了几声,竟然毫无抵抗之意,如此就范了。他心中邪火又起,气直冲上脑来,憋得满脸通红。
  他伸出手来,在窗上敲了三下,又勐咳嗽两声,屋里的人果然慌了神。
  扇子夺门而出,如飞箭一般窜入夜色之中,不见了身影。
  “这龟孙子熘得还真快!”他暗想。
  梁湘宿舍的门紧紧关上,里面传来一声悲切的、压抑的痛哭声。
  “这么好的人命却这么苦!哎!今天是无心救了她,只怕扇子晚晚要来找她呢?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哎,如果有人这么欺负豆豆,我非将他碎尸万段!”他心中叹气,自行回宿舍了。
  豆豆要开学了,她离开了前岭,他心中空寥寥,如被人在胸膛里挖了个大洞。他不再爱笑爱闹,转眼消瘦下去,憔悴不堪。谁也不知道他心中埋藏的心事,他也无法诉说。谁能想到他竟然为了一个小孩子如此神魂颠倒,不思茶饭。
  他无暇再关注梁湘和扇子的事。
  没多久,他听说梁湘被王芳扇了巴掌。他只想到原来梁湘肚里的孩子是范平的。后来,又听说梁湘跳崖自杀,心里又想,她这是死了解脱得好。范平这种软骨头怎么会担当责任?委屈自己跟扇子过一辈子,还不如死了好。他钦佩起梁湘来。
  他有时想忍不住要下山,常走到半山腰又不知该往何处去?豆豆家在哪儿啊?他要去哪里找她?
  如此人不人鬼不鬼过了大半年,又到了豆豆放暑假的时候了。豆豆来了吗?
  他常一人独自摸上山,想起他们曾经游玩留下欢声笑语的地方,心越发的痛了。翻过遇龙山过了绳索桥就是何村了,他要去看看。他刚出场门,就见着豆豆远远走过来。这是梦嘛?
  他揉揉眼睛,真的是她!
  她长大了,身材更高了,她不再是小孩子了。
  豆豆朝传达室走来,他跟着进去。
  传达室里只有他们俩人。
  “豆豆!”他激动万分。
  豆豆朝他笑了笑,神色甚是敷衍,他也没有察觉。
  豆豆自行在信件报刊中翻寻,她在为舅舅寻找信件。
  豆豆背对着他,他受了冷落,心中不免委屈起来。
  “我等你这么久,你竟然如此对我!”他难以抑制心中悲愤,伸出两手按住豆豆的双肩。
  豆豆迅速转过头来,惊恐地望着他,“你干吗?”
  她与他如此贴近,少女的气息冲入他的鼻中,他两脚飘起来,脑袋晕晕沉沉,双手紧紧地抱着豆豆。
  豆豆奋力挣扎。
  “豆豆!我想你想得好苦!你别拒绝我,别拒绝我。”他嘶声叫着。
  接着他感觉到自己胳膊上一阵痛楚,他这才清醒过来睁大眼看清眼前人。这哪里是豆豆,这分明是一个陌生的姑娘。
  扇子冲进门来,气急败坏问:“你敢欺负我侄女小红!看我不打死你。”
  这姑娘不是别人,竟是扇子的一个远房侄女。
  他悔恨万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