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21章 恋爱需要学

  老肖又轻轻叫了一声:“大侠!”
  郭大侠眉头皱起,带着嫌恶说:“我不喜欢人家叫我大侠!”她捂着胸口站起来,走几步坐到书桌边,拧开书桌上台灯。灯光直刺双眼,她顿时溢出泪来。
  老肖见她古古怪怪,像变了个人似的,与之前刚从前岭回来的神态一样,心中有些担心。
  “大家一直都是这么叫你的啊!”老肖说。
  “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叫什么名字。”
  “小静,安静的静。”
  老肖差点要笑出声来。她叫郭靖,天生一个大侠名。平常大家都叫她大侠、大侠,她答应得挺欢乐,实际上却不喜欢,真是难为她了。
  小静就小静吧!老肖想。
  老肖见她稍微正常了些,试探着说:“说到名字,我也有话要说。我原来也不叫老肖。”
  郭大侠突然“呵呵”笑起来。
  老肖明白过来,她在装呢!一直在逗他。
  “你当然不叫老肖,你叫肖卫嘛!”
  “原来不是卫生的卫!”老肖接着说。
  “什么卫?”郭大侠将台灯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回着话,人却心不在焉。
  “你在想什么?有没有听我话说?”
  “你在说什么?”郭大侠一脸茫然。这不是装出来的,他刚才的话,她真没听进去。
  老肖还未开口,郭大侠接着说:“妈的!不把王玉抓起来,我是没心思看书了。”
  郭大侠这话并不是对着他说的,而是对着书桌的墙壁,似在自言自语,手上还不停地将台灯开开关关。
  他是来干嘛的?
  他几乎一夜未眠,一大早起床到局里开了一上午的会,午饭还没吃上,大中午顶着烈日跑来找她。结果她这种反应。他怀揣着的话在嘴里含了一夜,又含了一上午,就想奔来向她倾诉。现在可好了,她是有些疯疯癫癫不正常。他想说的话,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郭大侠停止开关动作,双手撑着下巴,对着墙壁发呆。
  “哎!小静!”老肖叫她。
  郭大侠转过头看他,很讶异地问:“你叫我什么?”
  老肖真是有些生气,提高声量说:“是你说不喜欢人家叫你大侠的,是你让我叫你小静的。”
  郭大侠身子震了一震,手掌勐拍自己的额头。
  郭大侠站起来,面带愧疚,主动拉着老肖的手说:“对不起!我都记不清自己刚才做了些啥,说了些啥。控制不住!”
  “你中邪了?你刚才说了王玉。”老肖没有怪她。
  “嗯!我梦到她了!每次发恶梦都是因为她!”郭大侠叹气说:“不搞清楚我是没法看书了。走吧,我们现在去湖对面看看。”说着,拉着老肖就往外走。
  老肖拉住她,不解地问:“你这样我真是搞不懂了。现在我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除了案件就不能谈点别的吗?”她是后悔,还是真不懂?
  “说什么呀?”郭大侠心急如焚。
  老肖怎么这么不理解她呢!时间多紧迫?不将刘锋的死因搞清楚,她没心情看书。她诚惶诚恐,心里悬着吊着,怎么再谈其他?先苦后甜这个词老肖懂不懂?案子破了,研究生录取通知书也来了,他们才能愉快的比翼双飞。
  老肖不肯走,脚一踢,“砰”一声,半开着的门关上了。这一脚沉闷而有力,如他现在的心情。
  窗帘拉下来,门也紧闭着,房里光线阴暗。
  老肖和郭大侠手牵着手,面对面站着,气氛一下暧昧起来。
  郭大侠一直闹腾的大脑这才空出地来想老肖昨天向她的表白。她是有些过了,太不解风情。她红着脸,不说话。
  “我刚才进来时见你捂着胸口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你心里受伤了吗?我觉得现在是我捂着胸口走出去。”老肖轻声细语,并未有真责怪她。
  她听了更不好意思。
  “心真累!都快累穿孔了!无端端让我叫你小静!还是安静的静。真叫了,又黑着脸让我叫回你大侠!以后叫你小静大侠!”
  老肖这番话说得她恨不得找地缝往下钻。
  老肖见她仍是低垂着头,脸红得不敢抬眼望他,心里一软,轻轻将她揽进怀里。
  郭大侠靠在老肖怀里。
  老肖的怀抱那么温暖,双手那么有力,她动都不能动,只能静静地靠着。她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感。他是可靠的,他承诺过的事一定能做到,如果能靠一辈子就好了。她慢慢伸出手,将老肖紧紧抱住,心里的坚硬一点点软化,开始暗骂一万遍:“去******考研!讨厌!看******破书,再也不想看了。”
  真是不容易啊。难得她在他怀中这么安静了几分钟,他将她慢慢松开。
  “你在想什么?”
  老肖低声问她,头也慢慢低伏下来。
  郭大侠双眼瞪大,瞳孔渐渐放大,他的头越来越低,离她越来越近。她的心砰砰直跳,都快跳出胸膛了。
  难道他要吻她?天!这会不会发展得太快了?昨天才表白,好歹也得有一个正常的交往好不好!要不要推开他?怎么办?
  她左思右想,不敢看他渐渐逼近的脸,赶紧闭上双眼。
  她红着脸闭上眼睛,感觉老肖行动真是太慢太慢。
  “我还以为你脸上有墨水迹呢,原来是颗小痣!”老肖如发现新大陆般,用手指甲在她左脸颊上刮了刮,“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今天才注意,是新长出来的吗?”
  没劲!郭大侠睁开眼,一把推开老肖,不悦说:“一直就有,胎记!”
  老肖见她红着脸,一脸恼怒,笑了。
  他伸手将她拉住,抱着在她额头上轻轻一点说:“行了!别闹了,走吧!抓紧时间。”
  郭大侠这才转怒为喜。
  她身子往外走,头还恋恋不舍望着自己书桌说:“哎!我的书怎么办?今天又看不成了。”
  “你要再提这个,我把你的书扔了!”
  两人来到湖对岸。
  湖对岸她走过无数遍。
  沿湖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绿道,绿树成荫。临湖立了石栏,石栏外是山石修建的湖堤,垂直入湖水。趴着石栏往下看,可见山石上青苔累累,颜色枯绿。那是水位下降留下的痕迹。
  一路走,一路看,经过了天外天等几家夜总会,郭大侠停下。她指着对岸说:“这里直对过去就是聚山湖畔别墅的小码头。说凶手伏在这等刘锋游过来再下手,那真是脑子进了水的凶手才会这么干!”因为绿道从傍晚开始,直到深夜,散步纳凉的人络绎不绝,凶手能藏哪?
  两人继续往前走了数百米,郭大侠说:“这里对过去就是中学的码头。你看看,直线拉过去,有多远?游泳奥运冠军都不一定有兴致天天游上个来回,刘锋就能做到?”
  七月热情而又无情的烈日此时当头挂着,两人大中午在湖边行走,一会儿出了一头汗。郭大侠伸手遮住双眼,避免光线刺伤眼睛。她其实有些晕眩,但是坚持往下走。她昨晚只睡了几个小时,头一直晕晕沉沉,又做了一个噩梦,惊出一身冷汗,此时被烈日一烤,神志都有些不清了。
  她挥着手掌,往自己脸上、脖子上扇风,希望能扇起点凉风。再走远些,她满头满身尽是汗,那股咸味自己都闻得到。
  她靠在一棵柳树上不住地喘气。她眯着眼望着同样满头大汗的老肖,两人对望一眼,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苦不堪言。她想起自己和黄智在凌冽寒风中曾在这湖边吹过西北风,现在又和老肖在炎炎烈日下的湖边如腌好的咸鱼一般被暴晒。她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泄气,谁谈恋爱像她这么悲催?
  “喂!我觉得有点晒!我们别在这湖边走了,天黑了再来吧!”她坚持不住对老肖说。
  老肖松口气说:“你终于觉得有点晒啊!是很晒、很晒。我还怕打击你的积极性,一直不敢出声,陪你晒了这么一阵太阳。”老肖嘿嘿笑。
  郭大侠心中涌起奇怪念头。如果是黄智,早就开口抗议了,不会陪她干这么傻的事。唉!老肖这个人还真是有点儿呆、有点二……有点儿什么她没想好用什么词来贴切形容。总之,老肖这个人还真是对她挺好。她笑起来,这样的人,天底下怕也找不到第二个,偏偏她碰到了。
  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她抿着嘴,又嘻嘻地暗笑起来。
  老肖见她又开始暗笑,不解地问:“你又笑什么?”
  郭大侠嘻嘻笑说:“笑你有点傻!”
  “我还觉得你有点傻呢!”
  “是嘛!”郭大侠控制不住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嘴都合不上。
  老肖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嘴合住。她笑得花枝乱颤,合上的嘴“呲呲”地往外漏风,这样都不能阻止她狂笑。
  “你笑得这么恐怖,像是阴谋得逞的笑!我听着毛骨悚然。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我怎么有点上当受骗的感觉?”老肖松开手,笑着问。
  郭大侠捂住自己的嘴巴,上气不接下气说:“是啊!要把你从田甜手上骗回来,没两把刷子怎么行?呵呵,我聪明得很勒!才不傻!什么事都瞒不过我的火眼金睛!你知道我小时候的外号叫什么吗?不是大侠哦!我的外号叫猴子,你去问我表弟那是什么意思!火眼金睛,说的就是我。”她还得意地指指自己的眼睛。
  老肖听了,心中泛苦。她这种充满自信的状态,如何向她解释他为什么姓肖而不姓陈呢!他原打算今天坦白,看情况,还是暂时先不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