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18章 老肖的秘密(三)

  转眼就毕业了。南下广东的人不是他,而是她。
  这是多么讽刺,如果早知道这个结果,当初是不是可以不分手。
  他收到妈妈的第二封信:他的小弟弟夭折了。
  妈妈在信中提到了死,所以他不得不回去。
  他赶回家,见躺在床上、泪已流尽、形同枯藁、只剩一口气的妈妈,心软了。
  看样子她的新丈夫在失去儿子之后将所有的气都撒在她身上了吧!
  “还有我呢!”他轻轻说。
  妈妈眼里终于有了生气,这条命算保住了。
  他决定留下,留在妈妈身边。
  他再一次审视并确认自己内心的软弱和迁就。这些就是眼前这个人遗传给他的,他一辈子都甩不开。
  陈远江望着眼前这个又高又壮的侄子,也可以说是“儿子”,意识到自己还是输了。他输给了自己的哥哥,尽管他一直不服输。他觉得他为公司付出太多。公司是在他手里发扬光大的,而哥哥只是仗着年纪比他大,在村里做了村长,又顺上了改革开发的快车,靠运气建起了永洋帝国。但是哥哥是大股东,他是微不足道的小股东;哥哥有儿子,他没有。
  侄子比他还高一个头,五官分明,长得像他妈妈,不像他们陈家人。唯一让他觉得他还是姓陈的是他眼里闪出的光芒,和他那精明一生的大哥一模一样。陈蔚是像他妈妈,或许太善良,太退让,太不善言辞,但是绝不好煳弄。他心里比什么都清楚,只是在忍让。
  陈远洋心中叹气:硬碰起来,自己未必能占上风。何况自己又没儿子,还争什么?斗什么?只要能在有生之年,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名望就好。
  他微微叹气,极是痛惜,为自己。
  “哎!快毕业了,有什么打算?”他尽量装得像个长辈。这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交谈。
  陈蔚淡淡说:“没想好!”
  “回公司吧!我也老了。”这话或许是真心的,他有时候是觉得有点累。
  “不!我想去一个离这不太远的地方。工作稳定就行。”陈蔚已经想得很清楚。如果眼前这个叔叔不是他妈妈的合法老公,他想怎样都可以。只要他不碰公司,这些人便不会有机会兴风作浪。他和他妈妈还能在这个大家族中维持表面平静的生活。况且,公司是他想碰就碰的吗?叔叔表面说得这么平静,他如不拒绝,恐怕早已变了脸色。两个姐姐、两个姐夫、姑妈、堂叔、表叔等等他认不全的亲戚,都分散在股份社下各个行业,如大树泥土下的根系盘根错节交织在一起。他不图这些,只希望他和他的妈妈能过得舒心些。
  他被安排到市下最大的一个县公安局工作,离家不远也不近,条件还可以。叔叔待他算不错。
  他回到学校将自己的姓改了,改姓肖。从此他叫肖蔚。局里没有人认识他,只当他是普通员工,这正是他喜欢的。
  他早已搬出家,在离家不远处租了房子,为的是探望妈妈方便些。他一星期回去探望一次。
  他对刑侦这份工作没兴趣,工作并不积极。还好他分在刑侦二队,队里有比他更不积极的赵队和豆姐,这显得他还积极了些。他没有细想过将来,对眼前的生活还挺满意,只望着能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如此浑浑噩噩混了几年,平静的日子终于在去年这个时候被打破。
  公安局再加上下面的派出所,男多女少,单身汉尤其多,年轻未婚的女孩子简直是珍惜动物。听说今年要来三个刚毕业的女学生,局里的男青年常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他也很想看看她们是什么样子。时间是治愈伤痛最好的良药,他没有忘记肖飒,但是伤口已经愈合。妈妈总是催促他:年纪不小了,该找个女朋友,该成家了。
  他也是这么想。
  无疑,引起轰动的是田甜。
  他看到田甜时,身如中了箭似的全身发软。
  其他人情绪高涨,兴奋不已,正讨论如何向田甜要得联系方式,他退出人群,大汗淋淋回到办公室。他认识田甜。
  他坐在办公室里出冷汗,豆姐取笑他是不是被田甜的美貌震傻了。他心里清楚。他感觉自己像一颗身穿几层外衣混在玉米地的玉米棒子。田甜跑过来,一层层撕下外衣,说:“大家看,这其实是棵萝卜。”
  他其实就是那颗被扒光外衣的萝卜,暴露在空气中,被四周的玉米棒子取笑、嘲讽、另眼相待。
  附近住着叔叔的好友田局长一家,田家美丽的女儿早已艳名远播。他听过,也见过,并不觉得这与他有关系。
  田甜是很美,局里的单身汉被迷得晕头转向。
  在他眼中却很一般。
  他眼中的第一眼情人是像肖飒那种英姿飒爽,走路带风的高个女孩,而不是这种甜美的娇小姐。
  第一天他在饭堂里与她对视,她自然单纯而羞涩地笑了。他感受得到她眼中的善意,放下心来。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女孩。她知道他家中的纷乱和不堪,更了解他躲得远远的原因,又怎么会揭穿他?她只会怜悯和加倍的爱他。
  他是敏感的!田甜的笑容他看出善意也看出了其他。
  撇开家庭背景,他在局里真算得上是人才吗?当然不是!田甜为什么要对他另眼相看。田甜是有目的而来,甚至是受了某人的委托。
  他无所谓!
  他觉得自己喜欢的类型如肖飒那样,再也难得一遇。何况,遇见了又怎样,相处不来还是徒留伤心。
  他可以放低标准,哪怕是他叔叔安排的。只要这个女孩子好,两人能和睦相处,就可以。
  他做好了心里准备。如果田甜主动追求她,只要性格差异不要太大,他会接受。
  他既然已经退让,已经凑合将就着生活,便可以一而再、再而三退到底,即使是婚姻。
  他以为事情可以如他所料顺利进展,万万没想到珊珊来迟另一个女孩,如一个毛躁的小孩,贸然在平静的湖面投进一个石子。这面湖中荡起的涟漪,不会那么容易再平静下来。
  他还记得那是七月的一天。
  他无所事事跑到一队找同事聊天。这群雄性荷尔蒙正旺盛的男青年聚在一起谈论的主题是新来局秘田甜。他装作不认识,附和着大家,该说话的时候要说,该笑的时候就笑。
  豆姐匆匆忙忙跑来叫他,说队里来了一个新同事,是个女孩子,非拉他回去看。
  他嬉笑着回到办公室,看见一个有些胖乎乎,脸带稚嫩的黄毛丫头。
  他心想还是小孩呢!一个叫郭靖郭大侠的小孩。
  他以为她是小孩,笑着打招唿,还开玩笑。
  他没放在眼里,但她总出现在眼前。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她坐在他前面。
  她严肃认真地对着电脑打字,将以往的档案逐字逐字敲进电脑。她不觉得枯燥,她热情高涨。她一个上午屁股都没挪一下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字“啪啪啪”打得飞快。
  她一本正经地在和豆姐讨论档案中未结的案件。她显露出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英勇决心。
  他觉得很好笑,很幼稚!
  第二天赵队开会,说要调查校园失窃案,他随口出了个主意,于是将自己都扯了进去。
  郭大侠是小孩,是古灵精怪、想法奇特的怪小孩。
  他天生一副好心肠,当她如小孩般哄着,任她胡搞瞎搞。她还真是运气好,居然侦破了校园失窃案。
  直到在前岭上山的那天,当时他背着田甜,郭大侠横在山路上,指着他的鼻子,气鼓鼓地让他背田甜下山,才意识到这个他以为的小孩喜欢自己。
  他好气又好笑的心情无与言表,当时山上还有其他人,包括她的亲戚,他沉默不语。她非要表露得这么明显?难道不需要问过他,他喜不喜欢她吗?她就能理直气壮让他背田甜下山?他人生中第一次见这么单刀直入的人。
  他原想找机会跟她谈谈,但是发现他错了,他们根本不能好好的谈话。她生怕别人看出她心思,急于掩饰,一会儿又去讨好田甜,对他忽冷忽热。一会儿对他含情脉脉,一会儿又黑着脸不理他。反反复复如此,她那点小心思,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她还浑然不觉。他当时心里愁得!他本来还打算接受田甜,中途杀出这样一个莽撞冒失的程咬金。他有点抓狂。
  他并不讨厌她,还很喜欢和她在一起玩,喜欢和她表弟文彬在一起玩。他刚认识文彬,知道小琴是文彬的继妹,不明白他们怎么能相处得那么融洽。他们打打闹闹,亲密无间,他有点儿妒嫉。但欢乐的气氛也感染了他,他很久没这么开心。他甚至期待,郭大侠接下来能干出什么撼天震地的事,他还得做好心里准备,一一受了。
  事情又出乎他意料,她就是这么与众不同,让人匪夷所思。她居然舍生忘死,救了侯队一命。他看着侯队抱着浑身湿透、脸色苍白、已经昏死过去的她跑上楼,小金在后面开玩笑说她暗恋侯队这么深,当时震惊得都傻呆了!她对谁都是这么奋不顾身吗?她走过之处,非要这么残忍,寸草不留吗?她就不能将她心里所想稍微收一收,好好掩饰一番!非要这么惨烈地、不顾后果地扒给人家看吗?侯队可是有老婆的人!他见到她总是红着脸,偷看侯队,自己都被弄得精神错乱。是他想多了,她真还是个孩子。
  她是单纯的,但是不傻,可能还比一般人聪明些,所以在前岭她又立了大功。他还是想找她谈谈,结果她变得怪里怪气,人迅速消瘦下来。
  她得罪了李局,被放了大假,消失了。
  那段时间他常常找文彬。(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