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15章 发现凶器

  郭大侠见她脸红似晚霞,知说中她的心思。打铁要趁热,于是又嘿嘿两声问:“我想问点关于你爸爸的事,行吗?”
  “你问吧!”刘玲玲低声说。
  “你爸爸抽烟吗?”郭大侠想起老肖在湖边捡到的打火机。
  “我爸爸不抽烟,我哥抽。”
  “何勇不抽吗?何勇什么时候到你家来的?”郭大侠问。
  “勇哥不抽烟。他来我们家快一年吧。”
  “从哪请来的?他和你家人相处得怎样?他长得挺帅的哈!”郭大侠也不知为什么非要说最后那句:他长得挺帅的哈!这句话毫无意义,但是就这么自然而然脱口而出,像心中赞叹一件举世闻名的国宝,不吐不快。她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对老肖的感情。
  她为了掩饰自己,又多嘿嘿了两声。
  刘玲玲突然欢悦起来,连着声音都分外清脆:“连你都觉得他帅啊!他原来在物业管理处当保安。人也很NICE,和业主相处得很好。我爸爸想请司机,听说他在部队当过汽车兵,就请他了。我哥哥脾气很大,很挑剔,但是对他都没话说。我很少在家,但每次放假,要出去玩,只要他知道,都会主动问我需不需要接送。”
  “你哥哥脾气很大,很难相处吗?”
  刘玲玲耸耸肩说:“他简直就是怪人。前段时间爸爸还被他气得住院了。”
  “什么事?”
  “不清楚,只听妈妈在电话里提过。我哥哥有洁癖,从来都不让人进他的房间;又小气,不许人乱摸他的东西。稍微触犯一点,就大发雷霆。每个女朋友都谈不长,全被他的臭脾气给吓走了。为了这事,爸爸和他吵过好几次呢!”刘玲玲不停嘀咕。看来她对这个哥哥意见很大。
  “你爸妈感情好吗?”
  “当然好了。我爸爸很大男子主义,在家什么都不做,只吃我妈做的菜。他根本就离不开我妈。”
  “你爸爸有仇人吗?”
  “仇人?没听说过!爸爸以前是做大官的,巴结他的人不少,结仇的没听说。”
  郭大侠被她那句“做大官的”吓倒了。这真是将门出虎女。那理直气壮的淡定派头,官得做到多大才有这气势!
  问完话,老肖和表弟在公园兜一圈也回来了。
  郭大侠叮嘱表弟说:“对人家没意思就说清楚,别拖拖拉拉的。”
  表弟吐着舌头说:“我懂!”
  表弟带着刘玲玲离开。郭大侠和老肖坐在红亭的台阶上。
  “问出什么了吗?”老肖问。
  “刘锋和刘伟的关系不太好。其他人没什么可疑。”郭大侠说完又迅速补充一句:“刘伟抽烟。”
  “再不好也是亲生父子,不至于杀人!何勇没可疑吗?”老肖问。
  “何勇的可疑就是长得那么帅,为什么要待在刘锋家做司机?简直是暴殄天物。”郭大侠坚持说。
  老肖立刻站起身,甩下郭大侠往前走。
  “等等我啊!”
  “你今天见过何勇之后就跟失了魂似的。”老肖话中带着不满。
  “我有吗?”郭大侠摸摸自己的脸,仰起头说:“我没有啊!我一直都很清醒。”
  老肖伸手捏住她的两颊,轻轻往外拉:“以后不要再让我见你那副花痴流口水的样子。”
  郭大侠捂着有些生疼的脸,坐在车上一路都在想自己见何勇的时真这么失态吗!
  回到家,太阳已经下山。
  老肖不是第一次到郭大侠家吃饭。
  郭大侠吃得飞快,腮帮子鼓鼓的。她赶时间,吃完饭要再去昨晚的案发地点。
  老肖被郭妈妈和郭爸爸盯得脸红耳赤,几乎都不好意思吃饭。
  郭妈妈见他俩一起回来,心里明白了七、八分。她也想过,老肖不是有女朋友吗?没几个月这就分手了吗?再想,现在时代不同,谁结婚前感情没遇到点挫折呢?结婚可不能凑合,只要能遇到合适的,多谈几次恋爱没问题。她可不是老派的家长。
  她一直喜欢老肖这男孩子。老实、忠厚、还能吃亏,受得了她宝贝女儿的欺负。她看着红着脸、低头不语的老肖,越看越欢喜,不住得往老肖碗里夹菜。一会儿,老肖的饭碗里的饭菜堆得如小山似的。
  吃过饭,两人赶着出去。
  吃饭时一直沉默不语的郭爸爸突然对老肖说:“我们谈一谈。”
  郭爸爸将老肖带到房里。
  “你坐!”郭爸爸示意老肖坐下,“你和郭靖认识也一年了吧!”
  老肖点点头。
  郭爸爸笑着说:“我这女儿其他还好,就是有点疯疯癫癫。”
  老肖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其他还好,就是有些疯疯癫癫。这是什么概念?就如同说一个人什么都好,只不过是个疯子。
  郭爸爸想了想也觉得这词形容得不对,立马纠正:“有点天真。”
  老肖再点点头。
  “你来我们家不只一次两次,连郭店外婆家都去过,和文彬还是好朋友。你对我们家应该很了解。”
  老肖低垂下头。
  “有人早熟,有人晚熟。再天真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变得不天真。你的家庭情况我们不了解,但是能买得起那种车的家庭,经济条件应该不错。我们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也算知识分子家庭,书香门第。自古结婚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这是有道理的。我不是老古董,不会干涉儿女恋爱自由。但是我希望我女儿能过得舒心,不能让她受委屈。”
  郭爸爸这些话如重锤一般砸在他心上。砸得他的心七零八落,心思怎么也聚拢不起来。
  郭爸爸还是那样笑眯眯地看着他。慈祥而又睿智的眼神能穿过他的身体,看到他脑里、心里去,甚至能穿越时空,看到他的家庭。
  老肖不知怎么出的门。郭大侠一直扬着小脸看着他,嘴里不停地问郭爸爸和他谈了什么。
  他俩来到君山湖畔的小码头。
  郭大侠看了看时间,刚好六点钟。小码头上空无一人,湖面也没有。看来刘锋的死,让大家暂时都不敢再下水了。
  两人走到昨晚发现刘锋尸体的地方。
  郭大侠指着湖面说:“昨天我就是站在这里看到刘锋的尸体。这里斜过去十几米远,刘锋的尸体就在那浮着。应该被水下的大石拦住了,才没继续往下漂。这么大的湖,只有这一块有修建码头留下的大石,尸体还真撞得上,真巧。”
  两人沿着湖堤走,翻过墙,来到中学湖边的小松树林。
  两人来到松树林的空地处,将地上横七竖八的大石一块块搬开,仔细在地上,石隙间、杂草丛中仔细搜寻。
  郭大侠两只手指捏着一颗红色纽扣,笑眯眯地站起来说:“有颗女人衣服上的纽扣。”
  老肖看了一眼,“现在男人也穿红衣服,也有红纽扣。”
  郭大侠将红纽扣放进塑料袋里。
  大石下的杂物不少。有塑料袋、瓜子壳、苹果核、烟头、废纸屑等脏乱的垃圾,他俩都拾了往塑料袋里装。
  老肖见郭大侠咬着牙,憋着气,与他合力抬起一块块大石。她神情专注而认真,头上冒着汗珠,不怕脏不怕臭,蹲着用手在地上翻捡着垃圾。老肖突然觉得心中有愧。
  他柔声说:“歇会儿吧!”
  郭大侠没有抬头,“翻完这块就好。抓紧时间,一会还要去码头那看看呢!对了,你下水吗?”
  “不下了。小金他们已经在这一片水下摸过,没发现凶器。”
  “凶器是什么?”
  “伤口外观长八厘米,宽一厘米。伤口往里深十厘米,下窄上宽。凶器应该是铁制的长匕首或者剑之类。”老肖答。
  “铁制的凶器?往水里一扔立马就沉下去。如果谨慎点,在水里挖个坑,埋了,再用大石压住。这沿岸一片,水底全是大石。”郭大侠叹着气。
  两人翻寻完,郭大侠将老肖带到中学的小码头。
  小码头台阶上仍摆放着几堆衣物,几个学生在湖中戏水。
  果然,不怕死的都是不经事的少年。
  郭大侠和老肖两人走下码头,看见旁边系在堤上的小木船。
  郭大侠勐地跳下船,晃了几晃,险些跌倒。等站稳,她朝站在台阶上的老肖伸出手说:“你下来,我扶住你。”
  老肖无可奈何跳下船。
  “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不要凡事都冲锋陷阵。”老肖说。
  “谁冲还不一样吗?这里我熟啊,我上午来过。”郭大侠没有理会老肖强烈的自尊心,边说边低头解开小船系在湖堤大铁钉上的草绳。
  船里放着两根长木棍,底部系各系着一块长方形木板,这就是船桨了。郭大侠借了绳子,老肖将木棍抵在湖堤上,想将小船退入湖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突然从湖中跑过来,大喊:“你们别动我的船。”
  郭大侠回头看,还是上午那个小男孩。
  郭大侠从包里拿出一张钞票,说:“借我们玩一下。我给钱。”
  小男孩靠近木船,摸了摸脸上的水说:“不是我不借你们,这船坐不了两个人。”
  是吗?还好没下水。
  郭大侠和老肖赶紧起身上岸。
  小男孩将绳子重新系住,说:“你们要坐船到对面去啊!哪里还有游艇呢!别打我这船的主意。这船是学校的,用来在捞捡湖面垃圾。”
  郭大侠说:“这船是用来捞捡垃圾的吗?你上午不是问谁偷了你的鱼叉吗?我还以为是用来捞鱼的呢!”
  “捞捡垃圾的同时又叉鱼,两不误。”
  “你的鱼叉找到了吗?”
  “找到了。”
  “在哪啊?我怎么看不见。”郭大侠开玩笑说:“你还有这本事,能用鱼叉叉鱼,我不信。”
  小男孩伸手到船底掏出鱼叉。
  这分明是把木柄已经折断的杀猪刀。
  “妈的!不知是谁偷用了我的鱼叉,将长木柄折断了。它原来是长木柄。”小男孩持着那把杀猪刀站在码头边上示范了,“换成长木棍,就能站着叉鱼。很好用。”
  郭大侠看着这把由生铁所锻,粗制滥造,头尖身长,如果换上长木柄棍,十分像长矛的杀猪刀,心中狂喜。
  郭大侠手上还拿着刚掏出来的钱:“这鱼叉我喜欢。能不能卖给我?”
  小男孩将鱼叉扔到郭大侠脚下。
  郭大侠从包里又拿出五块钱,递给小男孩说:“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这钱就给你了。”
  小男孩接过钱说:“问吧!不过要快点,我赶着回家吃饭。”说着,哆哆嗦嗦捡起地上衣服穿起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