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111章 隐情(一)

  第二天郭大侠早早起床,桌上摊着英语词典,A、B、C、D……二十六个字母在眼前飘来晃去,分开还认识,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郭大侠心中百转千回,终究还是忍不住出门。
  她来到昨日垂钓的绿柳林边。此时天色尚早,林子里有三两个早锻炼的人。她坐在昨日曾坐过的大石上,撑着下巴,望着波光粼粼的湖心。
  昨晚就在离这十多米远的地方发现刘锋的尸体。这四周的巨型条石还挺多,比如她身下坐的这块。她站起来走近水边,离脚边不远的地方,湖水还算清冽,可见水底横七竖八躺着大块乱石。
  昨晚刘锋的尸体在不远处停住不动,应该是被水下的条石拦住。不然,刘锋的尸体会顺着水流往下漂,他们未必能这么早发现,真是万幸。
  一个身穿白色太极服的老头刚在林子里打完太极,也走到岸边驻足远望,不住叹气。
  白衣老头对郭大侠说:“哎!才五十多岁,还算年轻啊,就这样走了,太可惜。”郭大侠见他下巴留着长长的白须,穿着白衣白裤,有几分道骨仙风,年纪应是过了古稀。刘锋这个年纪对他来说,自然是年轻。
  “我常叫他别逞强,他不听,结果出事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白衣老头甚是遗憾。
  “他逞什么强?”郭大侠问。
  “他非说自己能游到对岸,再游回来。你看看,这一来一回,少说也有上千米。这在泳池里好说,这可是在湖里呀。运动为强身健体当然是好,不可以勉强啊,这个道理都不懂。游到湖心,如果身体不适,遇到手脚抽筋,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等死。哎!”白衣老头所言极是,但是他并不知刘锋的真正死因。
  刘锋是被人刺伤后背,失血过多导致休克,溺水身亡的。也就是说,他是被人蓄意谋杀,绝非意外。
  郭大侠问:“你昨晚见他游到哪?”
  “昨天我见他在岸边做热身,还好意提醒他别游远了。他不理我,一头扎进水里,游得飞快。他昨天下水时已是黄昏,游过去三、四十米外远,哪还看得清?”
  白衣老头说得有理。
  昨晚天黑得太快,她见刘锋时他还没有下水,等他们准备好渔具开钓时,天已经暗下来。她一直坐在岸边大石上,尽管小码头离这不远,也有几个人在小码头附近游泳,但她始终未留意那边的情况。
  太阳升起,金色的阳光照射在湖面上,湖面如锦鲤的金鳞般闪闪夺目。多美的湖,却总是与种种不幸联系在一起。
  “大侠!”身后有人叫她。
  她回头看。老肖轻快地朝他跑来,迎着阳光,脸上还带着细微的汗珠。
  “我在路上还在想会不会碰见你呢!”老肖露出洁白的牙齿,开心地笑,似早就料到她会来。
  小金从后面跑过来,见郭大侠还有些吃惊。
  小金不是原来那个普通警员小金,现在要改口叫金队。自赵队死后,二队一直没有队长,经侯队推荐,局里将小金调到二队来当队长,再给二队配了两个今年刚毕业的毛头小伙,就是昨日英勇下水的那两个。
  如今二队也算兵强马壮,金队就等着大案练练手。小金刚上任就碰到大案子,紧张和热情劲自然是与往常不同。
  小金对郭大侠说:“大侠,有什么发现没?”
  “我可不是你的下属。我只是到湖边走走,这就回去。”郭大侠想着有人民警察在调查,她干吗起大早来凑热闹。
  郭大侠挥手告辞。老肖追上来伏在她耳边说:“我忙完到你家来找你。”说完又匆匆跑开。
  郭大侠走出小区,透过铁栏往里望。这时小金他们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群众,七嘴八舌,听不清说什么,但主动爆料的精神算可嘉。
  她家离别墅区步行不过十来分钟。中间隔了一所中学,左边是高档别墅小区,右边是普通单位家属区。距离虽近,差别却远。
  郭大侠想起这所中学靠君山湖边上也有一个小码头,她曾经还在那打过水漂。
  郭大侠拐进中学,朝小码头走去。
  刚放暑假,校园稀稀拉拉要有些未回家的学生,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踢足球,还有的在湖中游泳。
  郭大侠穿过足球场,走下阶梯,来到小码头。她的右手边是一片小树林,与别墅区的绿柳林子相接,左手边也是小树林,沿着湖岸连绵至她住的小区。码头的石阶上放着一两个书包,几堆衣物,不远的湖中,几个学生在湖中戏水。
  郭大侠不知怎么着突然想起西游记里猪八戒偷看七只蜘蛛精洗澡,变成大鸟将她们放在湖边的衣服叼走的故事。她想着想着,忍不住呵呵笑,还真想将码头上的衣服藏起来,看那些胆大的小毛孩怎么上岸!又转念细想,这不是当自己是猪八戒吗?真想扇自己耳光。
  她在湖边住得久了,但从未在这湖中游泳过。
  自她搬到这,每年陆陆续续听到在这湖中淹死的人加起来可以组成一个足球队。她总感觉这湖表面上风光旖旎,湖底却水草丛生、杂石乱横,一脚踩下去,尽是黑臭的淤泥,不小心便会陷入湖底不得动弹。敢在湖中游泳的人在她心中都是真的勇士,这夏季才刚开始,昨晚就死了今年的头一个,不能不说邪!
  湖中一个只穿着三角内裤,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孩跑上岸,走到码头下不知用力在推什么。郭大侠走上前往码头堤下一看,原来堤下停靠着一辆破旧的小木船。
  小孩大喊:“啊!我的鱼叉怎么不见了!你们谁拿了我的鱼叉!”那小孩解了绳子,将小木船推入湖中,起身一跃,跳入船中,摇着双桨朝湖中驶去。
  小船游到不远处,被水中的几个男孩围住,大家争先挤上船来。船上的小男孩故作惊唿:“不要上来!船要翻了!”话音还未落,小船已经侧翻,船中的小男孩跌入水中。
  郭大侠见那小男孩在水中扑腾,旁边的小伙伴还在一旁嬉笑,她心中惊慌,大声喊:“没事吧!”
  小男孩突然从水中跃起,嘴里骂骂咧咧朝一个曾爬上船的小伙伴追去,那生龙活虎的劲头,哪里有事,是她想太多。
  郭大侠一直坐到那群小男孩纷纷上岸,就算他们当着她的面换衣服,她也顾不得回避。
  郭大侠语重心长说:“你们看见学校在这立的牌子没?严禁游泳!”
  那群小男孩嘻嘻哈哈,没人理会她。
  郭大侠苦口婆心:“这里游泳太危险!”
  她不知怎么劝阻他们。她想起昨日刘锋的尸体在湖中浸泡着,血流尽在这湖里,就在离这不远的上游,要是不小心呛了几口水,不就等于喝过刘锋的血水,想想都觉得恶心。如果不是乱石拦住,说不定他们还能碰见顺流而下尸体,这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几个小男孩朝她做鬼脸:“怕死就别来。”
  “上面游泳的人还多呢,你怎么不去管,光来管我们!”一个小男孩很不服气。
  郭大侠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憋出一句:“上面是大人,你们是小孩。”
  “大人就了不起啦!有本事来比比。我们能横穿这条湖,游到湖对面,上游那些老头子有没有这本事?次次都是游到湖中心往回走,龟孙子!”一个小男孩开始骂骂咧咧。
  “谁次次游到湖中心往回走?”郭大侠心中一惊。
  “一个自以为是的老头,总爱穿一条白花的泳裤。我们好几次在湖中心遇到他,他发脾气,赶我们走,生怕我们拦了他的道。这湖这么大,有本事横着游。还以为他多了不起,也就是唬唬人,还时不时游到我们的码头来。哼,老色鬼。”
  游泳的老头不少,但是穿印有白花这么夺目的泳裤的老头不多,这方圆几里,也就是刘锋。
  郭大侠再问:“你们为什么叫他老色鬼?”
  几个小孩互相推搡,嘻嘻哈哈不肯说。最终一个小孩忍不住笑着说:“没放假的时候,我们这有女同学游啊!”
  郭大侠惊得张大嘴,这信息真是太劲爆。
  郭大侠回到家,叫了几声,没人应她,她以为爸妈都不在家。她经过爸爸的房间,见房门虚掩着。她推门而入,爸爸坐在书桌旁,手里捧着旧相册,表情呆滞又难掩哀伤。郭大侠蹑手蹑脚悄然走到爸爸身后,探头看他手里的相册。
  郭大侠心中顿时如刮起狂风,她大惊问:“爸爸,你认识他们吗?”
  爸爸手中的旧相册,正中一张俨然就是那张从前岭带回来已经发黄的合影。
  爸爸这才发觉身后有人,手忙脚乱想盖住相册。郭大侠眼明手快,一把抢过,伸手就去拿那张合照。谁知这合照紧紧地粘在相册上,她稍微一用力,一角都快被她撕烂。
  爸爸拦住她说:“你别撕我的相册,你的照片在这里。”
  爸爸打开身前书桌的抽屉,从一本书里翻出郭大侠从前岭带回来的照片,还给她。
  郭大侠紧紧护着照片,质问爸爸:“你为什么要偷我的照片?”
  爸爸责怪她说:“你怎么能这么问呢?怎么算偷?我在你房间地下发现这张照片,还以为你拿了我的呢!你没见我也有一张。这照片是我照的,底片也在我这,怎么算也只能算是我的呀!”
  “这照片是你的?”郭大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呀!”爸爸翻开手中相册,指给她看,“你看,我在前岭蹲了几个月的点,照了不少,这还有很多。”
  爸爸又拉开一个抽屉说:“就是用这台海鸥照的。”
  那个时候爸爸下乡蹲点,在前岭林场住过几个月。他的主要工作是勘探森林资源,单位给他配了当时算非常奢侈的工具海鸥照相机。他走遍前岭的山山水水,认识了前岭林场的员工和原住村民,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用这台相机给他们照相留影,以做纪念。
  郭大侠默哼一声,指着相册中那位长相标致、气质出群的大辫子姑娘问:“她是谁?”
  “不记得了。”
  郭大侠嘟着嘴巴说:“你不说实话是吧!一会老肖过来,我就把这相册给他看。你看看你,这合影上的八个人都是你的旧相识吧,现在已经死了五个,你不主动向组织汇报情况,还偷偷躲在家里哀悼。”
  “死了六个!”爸爸唉声叹气说。
  “这个死了很多年了。”爸爸指了指照片上的大辫子姑娘。
  郭大侠瞪大眼睛,锲而不舍再问:“她是谁?怎么死的?爸爸你要说实话,不说实话恐怕剩下两个也要死了。这是有预谋的连环谋杀案。”
  郭大侠一个个指给爸爸看:“这是范平,一年前就在前岭被人杀害。虽然最后他老婆认了罪,但是她也在前岭自杀身亡。接下来是赵队,他掉进甘蔗地,头陷进淤泥里,窒息而亡,最后认定的是意外。爸爸,这不是意外,只是没有证据而已。再接着是余杉的爸爸余行长,他是被人用枪射杀的。现在市里全在传他是因为工作矛盾,得罪了龙川集团,所以才被杀。这事肯定另有隐情,你仔细想想,龙川要杀个人还不易吗?他只要出钱,想替他杀人的人多得是,非要挑余行长女儿订婚日子再设这么大个套吗?昨晚是刘锋,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是淹死的,你亲眼所见,他背后有刀伤,是被人蓄意杀死的。我不知道这照片上另外两个人是谁,我只知道一件事,你再不说出实情,这两个人也活不长。”郭大侠憋了这么久的话,终于一口气全说了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