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九十九章 擒龙行动(三)

  白玲忐忑不安在家等了一个星期,终于等到龙川的电话。
  带着些许期待,她接听了电话。听完电话,勐然间如从云端跌到了谷底。龙川约她明天去医院,将孩子打掉。
  她站在阳台上,彻夜流泪,连跳下去的心都有了。完了,一切都完了,米兰说的是对的,当她想得到时,这场游戏就结束了。她为什么要赌?虽说结果可能一样,但是未必会这么快,更何况,她肚子里真的有小生命啊。
  她双手扶着栏杆,想自己闭上眼,往下一跳,风在耳边唿啸,身子重重摔向地面,所有的屈辱和痛苦的就结束了。这场赌局她已经输了,还活着干什么?
  电话铃又响了,是黄智的电话,再听听他说什么吧,结果是不会改变了。
  “在干嘛?”黄智在电话那头淡淡地问。
  “想死。”白玲凄凉回他,“龙川约我明天去医院,将孩子打掉。”
  黄智沉默一会儿,问:“因为这就想死了?难道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我不爱他,我恨他。”白玲痛苦地摇头。她恨他,恨他用钱引诱了她,玩弄了她,最后还要杀死她肚里的孩子,夺走她唯一的希望。
  “你既然不爱他,当初和他在一起的目的也是为了钱,明白着不能长久的,那么早分开和晚分开又有什么区别呢?赢了自然好,输了也别太伤心,你还年轻。你想想,你死的话,只会让他逞心如意,彻底摆脱你这个累赘,连钱都不用再花。但是你父母呢?你弟妹呢?你的朋友呢?伤心的只是他们?”黄智说。
  “朋友?我哪里还有朋友?”白玲说。
  “有啊,我就是你的朋友啊!还有小花也是你的朋友,她一直很关心你,你知道吗?”黄智安慰她。
  白玲泣不成声:“你?小花?我的朋友?她不怪我吗?”
  “不!她不怪你!我和她的事与你无关。白玲,我们都是你的朋友,真心的。”这真的是实话。
  “但是我不舍得打掉这个孩子,我不忍心。”白玲忍不住流泪。
  “不舍得就别打吧,这是你的自由,谁也勉强不了你。这次你也看清楚龙川的真面目了,所以,及早抽身也是好的,免得将来伤害更大。孩子你想留就留,别想得太多,我们都会帮你的。”
  黄智也没想到龙川会如此绝情,真是棋差一招,让白玲走到这条绝路上,他开始自责了。他怪自己刻意接近白玲,甚至在言谈中引导白玲对龙川报以期望,结果伤害了白玲,还差点搭上白玲的性命。如果白玲真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他这辈子也完了。
  他想起白玲曾傻傻地追求过自己,那颗纯真无邪的少女心一直紧紧地系在自己身上,自己却利用了她。虽说白玲最后是为了钱出卖肉体,但是凡有其他办法的,谁又想走到这一步,白玲原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孩子。瘫痪在床的爸爸,身体不好无法外出务工的妈妈,还在读书的弟弟妹妹,家里大大小小这么多张嘴,吃、穿、住、行,全都靠她。她初中才毕业,能做什么挣大钱的事,支撑得了这个家庭?唯有牺牲自己,在夜总会做服务员,天生丽姿,还要坚持自己的原则,绝不卖身,在包厢里任客人打骂羞辱,强颜欢笑,只为讨得客人欢心,多赏几个小费。她是个懂事的、有孝心、有责任心的好女孩子。他想起白玲在天外天为他过生日,满心欢喜,只想跟着他这个夜场的小保安,但这都让她失望伤心了。她没有办法,才去跟龙川吧。
  黄智勐捶自己的头,暗骂自己混蛋。
  他对白玲说:“你明天如约去医院吧,你别怕,我在医院等你。如果你想留下孩子,我带你从后门离开,以后就和龙川断了吧。”
  白玲捂着嘴,只能发出呜呜声,说不出话来,黄智挂了电话。
  第二日一早,龙川的车已经在楼下等了,车上只有一个司机,龙川并没有来。白玲心如死灰,漠然上车。
  司机说:“医生已经约好了。”
  白玲扭过头看着车窗外,眼睛已经被泪水煳花了。
  连司机都同情她了,长长叹气说:“哎!你别太难过了。你这样的人还是少见,从未提出补偿要求。龙老板很大方,之前的女孩子没跟他几天,都在他身上捞了不少钱。吃一堑、长一智吧,出了院还是好好地谈谈条件,这年头,讲感情都是假的,钱落在自己的荷包里才实在。你跟他也算久了,更何况你肚子里……龙老板不会亏待你的。”
  钱,这不就是她一直想要的,也是她最初的目的吗?现在为什么这么心痛难过?因为人始终是情感的动物?她还是想要个安稳的港湾,而不是这种朝不保夕,每日战战兢兢的日子。
  车到了医院,司机下车替她开门,说:“罗医生在302房,她已经在等你了。龙老板要我在这一直等你出来,再送你回家。他说迟些天会来看望你的,他这几天忙。”
  白玲高昂着头,一言不发下了车。
  她听见司机在她身后叹气。是的,连司机都同情她了。工作无贵贱之分,司机也是用勤劳的双手挣口饭吃,所以,他可以瞧不起她,也可以同情她。
  她进了医院,走上三楼,来到302诊室。
  她敲了敲门,一位中年女医生开了门,这就是罗医生了。
  罗医生冷冷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你去四楼的手术室等我一下吧,我一会儿就过去。”说完就关上了门。
  白玲又慢慢地上了四楼。
  手术室门上写着大大的“人流”两个字,触目惊心,她心中发凉。
  一个捂住着小腹的女孩子在护士的搀扶下走出来,脸色惨白,双腿无力,一出门就坐在走廊上的长凳上,头靠在墙上,双唇紧闭,不停地说:“好痛、好痛!”倒吸着气。
  白玲捂着肚子,想到冰冷的钳子就要伸入她的腹中,将她肚里的孩子绞碎,她顿时觉得窒息。她跌跌撞撞逃离手术室,打电话给黄智问:“你在哪呢?”
  黄智在门诊大楼和住院部之间的小花园里等着。
  白玲一见黄智,犹如抓到救命稻草,扑上去痛哭,鼻涕泪水将黄智的肩头都打湿了。黄智拍拍她的背说:“快走吧!”
  白玲刚要走,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提包不见了,想是刚才在四楼手术室门外,一时慌张,掉了。她赶紧回头去找,刚好在四楼走廊上碰见罗医生。
  罗医生手上正拎着她的包,又见白玲慌慌张张跑过来,有些责怪说:“去哪了?连包都不要了!”
  白玲接过包,只说自己急着去洗手间。
  罗医生说:“你先坐着等我吧,我去打个电话。”
  白玲只能先坐在走廊的长凳上,盼着罗医生早点消失。
  罗医生走远些,低声讲电话,时不时回头看看她。她还真不好偷走,想着黄智还在楼下等她,又着急起来。
  罗医生讲完电话,朝她走过来说:“你先回去吧!”
  白玲瞪大眼睛站起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罗医生笑着说:“手术不做了,回家好好养身体吧。我看你脸色苍白,回去注意多吃点补血的东西,鸡鸭鱼肉都要吃,不要挑食。我先忙去了。”
  白玲张大嘴“哦”了一声,木然站起,脑中一片空白。
  手术取消了吗?孩子保住了?她走到楼梯口,黄智正上来找她。
  她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黄智,黄智哼了一声说:“这龙川真不是人。”
  白玲也不是煳涂蛋,明白过来,想着直到罗医生讲电话前,龙川还在试探她。他在试探她会不会用孩子来威胁他,太险了,如果不是黄智在支撑她,她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后果不堪设想。她心中滴血,她这才看清楚了,龙川的心机这么深,手段这么狠。
  她清醒过来,对黄智说:“你先回去,司机在楼下等我,我回去再给你电话。”
  黄智见她双眼含泪,神情却无比坚定,不禁有些担心,问:“你确定要回去吗?”
  白玲眼泛着泪花说:“我一定要先回去,我不甘心就这么走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龙川是在乎孩子的,我不会有事。”
  黄智知道无法再劝服她,说:“有什么事给我电话。”
  白玲“嗯”了一声,正要下楼,又转身说:“帮我约约小花吧,我想见她。”说完,凄然一笑,转身走了。
  司机正在医院门外等她,见她小跑出来,就知她是过了这一关,不禁长吁一口气,心里替她开心。他对白玲的印象不错,这个是懂事乖巧的女孩子,对龙川的下属也客气礼貌,不像以前那些浅薄的女孩子。如今过了这一关,她和龙川的关系就有了质的飞跃了。正所谓今时不同往日,这女孩子年纪轻轻,却这般有忍耐力,前途不可估量呀。成正宫娘娘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到那时,她可不是抬不起头来被包养的二奶,而是堂堂正正的老板娘啊。
  白玲望着车外街景,问司机:“你带我去哪啊,这不是回家的路。”
  司机嘿嘿两声说:“龙老板心痛你,想让你住得舒适些。我们现在去君山湖畔的别墅。”
  仅仅一天时间,白玲从天到地,再从地到天,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她几乎都要承受不起了。
  车子开进君山湖畔的别墅,在一独栋别墅前停下。白玲并不是第一次来君山湖畔的别墅区。她还在天外天上班时,时常经过这里,站在小区外往里看,心里不知天高地厚想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这么好的别墅,那真的是个梦,如今梦都实现了吧。
  她走进别墅大厅,高挑三层的客厅,水晶灯在头顶上璀璨生辉,照得厅里亮堂堂,真如宫殿一般。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正在厅里打扫卫生,转过头来一看,居然是以前在天外天负责清洁的娥姐。
  白玲和娥姐是旧同事,还是一个村的老乡,这份亲切之情更是不用言表。
  娥姐放下手中的抹布,走上前来说:“你回来了,米兰请我回来照顾你的。”
  米兰请娥姐回来的,这么说米兰全都知道了。恐怕这别墅除了壳架是龙川的,所有的装修、家具、摆设,包括眼前的娥姐,甚至还有她自己,都是米兰负责搞定的。她心中冷笑,米兰真是聪明啊。想起今日在医院的事,她仍后怕,冷汗直冒,她得到的这一切,几乎是用一条命换来的。而米兰呢?米兰深知如何能长久的留在龙川身边办法,她才是龙川身边的女人,她掌握了一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