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九十七章 擒龙行动(一)

  市局的小刘拿了照片过来。郭大侠一见照片就认出上面站在青原寺门前的女子正是前岭的王玉,她就是龙川的老婆。郭大侠将照片递给老肖,老肖低头沉思一会儿说:“龙川的老婆不叫王玉啊,户籍科给的资料上面……”
  “你要不要这么傻?王玉这个名字当然是假的啦,她在前岭给我们看的身份证是假的。很有可能是她和王深相认后,用了王深的姓。”郭大侠说。
  “她和王深是什么关系?”
  郭大侠皱眉说:“亲戚关系。”
  桌上摊着龙川和王玉的结婚证复印件。结婚证上龙川和王玉肩靠着肩,头靠里微侧,甜蜜幸福之情溢于言表,好一对天造地设的佳人。王玉当然不叫王玉,年纪也不是她想的那么小,保养甚好。
  好好的夫妻怎么会走到今日的局面呢?一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欢场得意,公然包养二奶,一个躲在青原寺里念经拜佛。郭大侠回想王玉在前岭时说她是一个信佛的人,逢庙必拜,这话竟是真的。但她和范厂长的关系就太值得怀疑了?
  她和龙川是结发夫妻。龙川有钱有势,年富力强,英俊潇洒,她怎么可能和范厂长搞在一起?这肯定是假的!范厂长和范夫人已死,如今死无对证,她为什么要撒谎?想掩饰什么?
  老肖张着嘴吐出一句:“她和范厂长。”老肖也开始怀疑了。
  郭大侠点点头说:“前岭的事还有蹊跷。她一定在撒谎,她去前岭的目的是什么?她在掩饰什么?她和范厂长的死脱不了干系,但范夫人全认罪了呀。”
  郭大侠百思不得其解。
  线索只有这么多,再往前推进太难,跟踪下去也是望不到尽头,这样耗下去是不行的。
  侯队在会议室拍桌子,大声吼:“突破口,突破口在哪里?你们动脑筋想一想,不要再做无用功。”
  大家都很累了,耷拉着头,忍受侯队的狂批。
  散了会,郭大侠对老肖说:“龙川太狡猾了,如果没有内部人举报,我们从外围是无法下手的。”
  “谁是内部人?”老肖长长叹气。
  在咖啡馆里,白玲望穿秋水,等了近一个小时,才见黄智姗姗来迟的身影。
  黄智刚坐下,白玲迫不及待问:“怎么样?打听到了吗?”
  黄智点点头,喝了口水,微笑说:“你别急,慢慢来。”
  白玲仍是焦急:“我真的等不及了,你快说!龙川的太太是谁?长什么样的?他们感情好吗?他们有小孩吗?”
  黄智说:“你放心,龙川太太再美也不如你呀,何况你这么年轻。”
  白玲听了,这才放宽心了些。
  “感情早就没有了吧,他们结婚这么多年没有小孩。听说龙太太常年在寺里拜佛念经,甚至有出家为尼的打算。”
  “出家为尼?为什么?那么龙川怎么想的呢?他们会离婚吗?”白玲睁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
  “为什么出家为尼就不知道了,这得问她自己。离不离婚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我打听不来。我今天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你记住我说的话,凡事不能太急,慢慢来。”黄智说完,起身走开了。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白玲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又无法直接问龙川的情况,思前想后,身边只有黄智能帮他。
  黄智是米兰的保镖,而米兰又是龙川的得力助手,这是靠得最近的线了。米兰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实乃人中之凤,她将天外天经营得风风火火,龙川十分信任她,开始让她参与地产开发的生意。这几个月,在公事上米兰俨然是龙川的助理,集团大小事物,她都能过问。虽然并未挑明,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米兰对龙川的喜欢。尽管米兰心中有数,分寸拿捏得很好,两人相处一直以礼相待,老板和雇员的界限分明,但人总归是情感的动物,在工作场合,龙川出现的地方,米兰八九不离十要跟在身边。注意到了这一点,白玲将目标锁定到黄智身上。
  通过黄智来打听龙川的事也就是通过米兰来打听龙川的事。白玲想不明白,米兰喜欢龙川的事在集团上下传得沸沸扬扬,偏偏龙川佯作不知,也不避讳,工作上仍交与米兰重任。
  白玲并不嫉妒,米兰只是单恋吧,龙川不喜欢米兰,也不会给米兰机会,具体的原因她并不清楚,这是她的直觉。如果龙川对米兰有意的话,就不会专从米兰管理的夜场带走一个又一个年轻女孩子了。龙川这点做得真是残忍,直接将米兰的来路封死,他们俩之间,是永远的君臣关系。米兰再美、能力再强又能怎样?龙川就不喜欢这号,她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龙川的合法妻子。现在看来,不管是什么原因,龙川夫妻俩的感情早已破裂,而且还没有孩子,这事好办许多了。
  白玲做了龙川最喜欢的几道菜,在家默默等待。
  时间真是难熬啊,墙上秒钟走过留声,竟然那么刺耳,刺得她坐立不安。
  她一直做得很好,从未主动打过电话给龙川,想他日理万机,就是打给他又说些什么呢?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她要做的,是实质性的改变。
  龙川终于进门,她走上前帮他脱下外套,再递上拧干水的热毛巾。
  龙川抹完脸,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
  白玲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
  无疑,就外形来说,龙川真是出类拔萃。她自小身材高大,妈妈曾说:“你这么高,长大怎么找对象啊?怕要找比你矮的啰。”她自己也担心过,她穿上高跟鞋,周围几乎没有比她还高的男士。龙川却这么高、这么高,就是与他站在一起,她也能做小鸟依人状。
  龙川鼻梁高挺,眼窝深遂,睫毛又密又长,这样立体轮廓不是中原汉族人所能拥有的。这样一个高大英俊,身家万贯的男人有谁不喜欢呢?虽然说年纪大了些,或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人哪能十全十美?瞧他一进门就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面露憔悴,管理这么大的公司,少不了劳心劳力。
  龙川睁开眼睛,见白玲柔情万种,坐在一旁盯着他。他轻声问:“我睡多久了?怎么不叫醒我?”
  白玲也轻声回应说:“没多久,醒了就起来吃饭吧。”
  桌上都是龙川爱吃的菜。龙川并未对她提过,是他们一起外出吃饭时,她留意了龙川爱点和常夹的菜,自己估摸了一张菜单,再要了方子摸索做的。做法不难,为求口味纯正,她反反复复去饭店试过多少次,但是龙川从来也是自顾享用,不说一个赞子,谁又能明白她这份苦心。
  龙川吃了几口,见白玲迟迟未起筷,问:“你怎么不吃?”
  白玲迟疑了一会,拿起筷子夹了一口,放进嘴里,立刻“呃”了一声,随即捂着嘴,冲进洗手间,对着马桶呕吐起来。
  白玲有气无力走出来,龙川问她:“你不舒服的话,我先走了,我叫司机送你去医院。”龙川拿起电话。
  白玲靠在洗手间门框上,直直地盯着龙川,眼泪如珍珠一般,一颗颗滴落。
  龙川有些严肃,似不耐烦,问:“你有话对我说吗?”
  白玲见他神色有变,又流露出不耐烦的语态,心已经灰了一半,但是事情已经进展到这,硬着头皮都要赌一把了。
  白玲怯生生说:“我怀孕了!”说完,她低下头,用手轻抚自己的肚子。
  她低垂着眼帘,从下往上,偷看龙川的表情。
  她设想过无数次,他也许会欣喜若狂吧,他或许会暴跳如雷吧,又或许会愁肠百结吧,但他都没有。她最担心的一种情形出现了,就是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
  龙川缓缓站起身,面无表情对她说:“我今天先走了,你等我电话吧。”
  龙川拉开门,就这样走了。白玲扑到门口,门外不见人影,只有一阵冷风袭来,她心头绝望,想着“完了!”转头扑倒在沙发上,嘤嘤痛哭起来。
  哭到声嘶力竭,她才想起给黄智打电话,话未说上一句,她泣不成声。
  黄智问:“别哭,好好说。你和他摊牌了吗?他生气了吗?”
  白玲呜呜声说:“摊了,他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那你哭什么?他没生气就说明他并不反感,什么都不说,可能是因为他一时接受不了,要回去慢慢想清楚。这不是坏事,你别太担心,耐心等待吧。你切记,千万别给他打电话。”黄智已和白玲结成了同盟,成为白玲擒龙行动的军师。
  白玲这才静下心来,想想也是,龙川没有生气,这已经是喜报了。
  她多么急切地想知道答案,想知道她在龙川心里的地位,或是她肚里的孩子在龙川心里的地位,她能不能转正就看这一次了。她已经忍了这么久,还忍不了这一时吗?
  她将手机关机,不带在身边,每日出门疯狂购物,用不完的钱尽情挥霍吧,只有这样才能发泄她心中的怨气,才能够填满她空虚的大脑,不去想这事。就这样,她独自一人熬过了一个星期,这是前所未有的事,龙川还从未这么久不找她的。
  她整夜对着手机,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她多想打电话去问问啊,但是不行。最后她狠下心来,将龙川的号码从手机里删去,当她按下删除键的那一刻,恐惧涌上心来。她从未主动拨打过这个号码,但是这个号码已经深深嵌入她的脑海里,她怎么删除脑中的记忆。她是爱上他了吗?还是爱他的钱。爱他的身份?
  就在几近绝望之时,她的手机响了,那个刚刚删除却熟悉无比的号码一直在闪动。她激动得热泪纵横,无论是生是死,总归是有个结果了啊。
  龙川在电话那头淡淡地问:“你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收拾一下,一块出去吃吧。我二十分钟后到,在小区门外等你。”
  白玲扔下电话,马上跳起来洗漱打扮,她今天一定是最美最亮的那个。她忍不住又打电话询问黄智接下来该怎么应对。
  黄智对她说:“他应该是在考验你。你都熬到这时候了,不差那么几天。你要神态自若,别把这当事,不要再提,更不要逼他表态,他还在考虑之中。你别急,等你肚子大起来,他自然会告诉你该怎么办?”
  “如果肚子大了,他说不要孩子呢?”白玲担心问。
  “这点风险都承受不起吗?你们现在比的就是谁沉得住气,谁先主动,谁就输了?孩子是他骨肉,他自己不会想吗?如果他不想要的话,无论你的肚子大不大,都影响不了他的选择。”(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