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侠探案 > 第九十五章 合作(二)

  龙川早些年的活动区域主要在市里,他的发家史至今是个谜。他就如从天而降的财神,做起了房地产生意。那时当地除了各村农民的自建房,所有政府机关、业单位的员工住的都是单位福利房或集资建房,真正在市场上自由流通的商品房非常少,而龙川集团是本地第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
  龙川一个外地人,带着巨额资金,来到这个小地方成立房地产公司,初来乍到,自然也要有能依靠的人。在龙川集团成立之前,市里大小楼房都是由一个工程公司永洋建设承建。龙川集团只不过是房地产开发公司,建房子还得靠工程公司,正所谓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比如征地纠纷、村民骚乱、打点政府关系,没有本地的工程建设公司支持,龙川集团是建不起楼的。
  永洋建设是本市最大的工程建设公司,它的成立和发展也具有传奇色彩。永洋原是市中心的一个村,乃交通便利,商业繁华之地。不可避免的,在城市发展滚滚浪潮中,它是第一个面临被拆迁的村子。
  改革开放初期,政府为了顺利征得永洋村的地,开出了十分丰厚的条件,其中之一便是拆迁之后所有的工程建设必须由村民承建,解决村民的工作问题。在永洋村的村长带领下,永洋村成立了股份合作社,旗下再成立永洋建设。接下来近二十年,全市包括周边区域,几乎70%的建设工程都被永洋建设所垄断,其他30%的工程,也是由永洋建设出去单干的包工头承建。龙川背后关键的人物就是当时永洋村的村长兼永洋建设的董事长陈远洋。
  其实永洋村股份合作社也打算成立自己的地产开发公司,何必将最大的利润让给龙川,但是陈远洋不知被龙川灌了什么迷魂药,不顾其他股东的反对,坚持与龙川集团合作。
  “龙川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郭大侠好奇地问。
  黄智呵呵一笑,反问她:“你说呢?什么药能称得上迷魂药?”
  郭大侠恍然大悟,说:“我明白了,原来如此,那么陈远洋现在呢?”这是早些年的事,郭大侠还是学生,孤陋寡闻正常,永洋建设她听过,但是具体的人她并未听闻。
  “死了!”黄智惨淡下来,说:“吸食过量的毒品而死的。”
  郭大侠“啊”了一声,不禁唏嘘。
  陈远洋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带领村民与政府谈判,为永洋村争取到最大的利益。现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都是永洋村的资产,村民每年每股租金分红比一个普通工人一年的年薪还多,堪比华西村。更何况几属垄断企业的永洋建设也是由他控制。陈远洋在当地犹如土皇帝,叱咤风云一时,这样的一个人物,居然已经死了。
  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永洋村的懒人多起来了,因为他们从出生起就自带工资,无需工作。赌博、吸毒,等等丑闻呈出不穷从永洋村一件件爆出来,永洋村的废人也多起来。
  毒品真是害人呀。
  “龙川是云南人,靠的是毒品起家。”黄智点透了。
  龙川的确是云南人。
  “包括他现在,主要的经济来源仍是毒品买卖。这么短的时间,龙川集团开发了这么多住宅、商场、酒店,都是为了掩饰他真正的经济来源,在洗钱。谢队已经盯了他很久了。”黄智说。
  谢队真是不简单啊,下这么长远的一步棋。
  郭大侠听完黄智的肺腑之言,明白他身上的重任,自己的小委屈根本不值一提。侠之大义者,为国为民,个人小德有些缺失,不计较了罢。于是放下心结,三人连夜商定了作战计划。
  郭大侠凌晨才回到家,倒头就睡,睁开眼已经是下午近黄昏了。她匆匆忙忙洗漱完毕,正埋怨老妈为什么不叫醒她吃饭,客厅里却空空荡荡,她这才想起爸妈这两天出远门去探亲戚了。
  她翻出饼干,先填填肚子,门外响起喇叭声,是老肖来了。郭大侠打开门一看,老肖真借了辆小车,车上还坐着小金和另外三个同事。刚好赶上今天是农歷十五,也就是传说中龙川消失的日子,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龙川的老巢。
  老肖在车上介绍龙川现在的去处,下午接到黄智通知,说自下午一点起,他就跟着米兰去了龙湖大酒店,说是龙川集团在开会,现在米兰还未从会议室出来。
  郭大侠说:“这不明摆着吗?天外天查过多少次,股东和法人代表及实际经营者都是米兰,和龙川有什么关系?龙川集团开会为什么要叫上米兰,天外天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龙川。”
  老肖说:“从法律意义上讲,龙川和天外天是没有关系的。”
  小金说:“龙川只是借米兰的名义开了这个夜场,一是洗钱,二是散货。这种娱乐场所,鱼目混杂,现金交易多,账目不好查。”
  在龙湖酒店的会议当然不是以会议的名义召集的,龙川分布在各行业的代言人收到宴会请柬,表面上是晚宴,实际上是会议,这只有已在内部的黄智才清楚。
  龙湖大酒店有前门后门,两个安全通道,再加地下停车场,大大小小,一共五个出口,郭大侠一行五人,戴上耳麦,分散在五个出口处候着。
  老肖在大门口候着,装作客人,坐在酒店大堂沙发上看报纸。黄智迎面走来,在老肖前方蹲下身系鞋带,暗暗做Ok的手势。老肖立刻通知大家,要散会了,注意人流。
  旋转楼梯三三俩俩的人群陆续走下来,没有发现龙川这个大高个。老肖又通知大家打起精神,不要看漏。
  小金原来守着安全通道,恰巧一个安全通道正在维修,已经封闭,他连忙赶到车库来支援郭大侠。小金和郭大侠将车停在出口一侧,死死盯着不远处龙川常用的黑色奔驰轿车。
  四个黑衣人下来,分别进了车库里不同的四辆车,并将车开走,但是并不包括龙川常用的那辆奔驰车。
  小金问:“怎么办?一共出去四辆车,都只有一个司机。”
  “我们是来盯龙川的,而不是盯车的,我们的目标是见人,其他不用管了。”郭大侠坚定信念,“除非他将车开进酒店里接人,否则无论如何龙川都要在这几个出口现身。
  郭大侠昨晚没睡好,有些犯困,小金推推她说:“下来了。”龙川很好认,因为他个子高,几个黑衣保镖跟在身后,几人坐上黑色轿车,迅速离去。
  小金开车紧跟,在出口不远处,老肖和另两个同事已经汇合在一起,一起上车。
  龙川的车停在一家四川菜馆,郭大侠一行人停在门口,在车里等候。五人轮流盯着大门,两个小时过去,龙川还没有出来。
  “吃什么饭要这么久?”小金焦急地看着表,开始坐立不安。
  这时候一个黑衣保镖出来,径直上了黑色轿车,将车开走。
  小金正要跟上去,郭大侠拦住他大叫:“不好,我们上当了,这饭店有后门,我们赶紧开到后门去。”
  小金反应迅速,扭转方向盘朝饭店后转去,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只看见四个车屁股,分别还是不同的方向。
  “妈的!”小金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现在怎么办?”一个同事问,“我们这就回去吗?”
  “碰运气吧!否则又得等15天了,我们追那辆七座的商务车。龙川身材高大,自然是商务车坐得舒服。”
  追就追吧,小金车技了得,立马脚踏油门,奋起直追。大家跟着商务车左拐右拐,郭大侠在车上颠得几欲作呕,这种情景她似曾经歷。她终于明白,他们没跟错,龙川就在前面的商务车里,他要去的地方是金家岭翠松山上的那座别墅。
  果然,车兜兜转转最终到了金家岭。
  郭大侠一行人不敢再跟上去。
  这栋别墅是龙川的,怪不得张宏要躲在附近的砖窑。
  车停在山脚的松树林里,上山只有这一条路,龙川下山一定要经过这。说来真是巧,松树林里居然还有另外一辆银灰色的车停着。大家不怀好意猜测可能是偷情的男女,躲这偏僻地方了,于是推着小金出去将他们吓唬走。
  小金不情不愿嚷嚷着出了车门:“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亲,这话你们懂不懂,真是造孽勒。”车里老肖还叫住他塞给他一个手电筒。
  小金刚下车,银灰色的轿车门也开了,车上走下一个汉字,拿着手电筒直射,气势汹汹朝他们走来。
  车里几人磨拳擦掌,看看来者何人,竟然还敢先来找茬。
  郭大侠看清楚了,拉住老肖他们,叫住小金说:“哎呀,那是市局的小刘啊。”
  小金被电筒光射得睁不开眼,听郭大侠一说,叫了声:“小刘。”对方这才关了手电,走近来,果然是小刘。
  真是他乡遇故知啊,小金和小刘拥抱在一起,就差热泪两行了。
  小刘挤进他们的车厢,说:“你们人多力量大呀,我一个人太惨了,跟着王深到这。”
  小刘这些天一直跟着王深,他已经辞去了银行的工作,每日在家闲着,已经在家几日,足不出户,今日才出来。小刘一直跟到金家岭,他也想到张宏出事那天,郭大侠和老肖是跟着王深到金家岭,无意中发现了张宏,于是提高警惕,想在山脚下守着。谁知一守就到半夜,正觉得凄凉无比,这么巧碰到队友,真是分外欢喜。
  小刘忿忿地说:“这样守着也不是办法,他们在别墅里干吗我们不知道呀,要想办法进去才行,又不能打草惊蛇。”
  王深居然能自由出入龙川的别墅,他和龙川的关系不得而知。
  郭大侠暗笑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一起去云南的几个人之中,龙川真正派去的人是王深,翠翠和林军只是幌子。因为王深和余杉的关系,郭大侠一直未真正怀疑他,实际上一行八人中,只有她和余杉是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